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九章:各懷鬼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九章:各懷鬼胎字體大小: A+
     

    “但是!”

    凡事加上一個但是,就意味着轉折,態度,打算,決定!

    皇后一個但是,讓沾沾自喜的國舅夫人一時愣住了。

    “李國公的下場你也是看到了的,上次我把大娘召入宮,與她說的就是此事,皇上現在的態度,想必你也是知道的,鎮國侯的爵位,不是本宮不願幫哥哥,只是本宮還是要奉勸一句,目光要長遠一些!”

    一說李國公,國舅夫人僵硬的臉色立即就變得煞白,自從李國公被流放之後她也去李府探望過那一府的婦孺,原本都是京城裡頂尖的勳貴,個個簪金戴銀前呼後擁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現在卻是連過日子都成了問題,要不是皇上體恤還保留了李國公的食祿,只怕連吃飯都是問題!這十年來功勳世家倒了一家又一家,皇上的態度有此可見,皇后一提點到此,國舅夫人自然就想到了這上面。

    “不當這個鎮國侯,日後還有退路,若是當了這個鎮國侯,好的是李國公那樣的下場,若是不好,嫂嫂可還記得十年前安國公一家?”皇后一斜睨,就看到了國舅夫人渾身一顫。

    安國公一家被人滅口的時候,國舅夫人還只是閨中小姐,但那時的事情她卻一清二楚,安國公上上下下一百多口,一夜之間死於非命,查了幾年都沒個結果只能草草結案,若說這裡頭沒有皇上的影子誰又會信呢?

    “娘娘的話,臣妾一定帶給老爺,坐上鎮國侯爵位雖是老爺的夙願,可若真是有這兇險的後果,還不如讓張留仙坐了去!”

    “這話在理,哥哥有你這麼個明白事理的人在一旁服侍伺候着,本宮也放心了!”自己的一番話已經取得了想要的結果,皇后與皇上到底是夫妻,有些話不能說得過了頭,國舅夫人被皇后一嚇也已經是心猿意馬六神無主,聽着皇后的話也只是直點頭認同。

    “你就先回去吧,有了情況再來與本宮彙報,哥哥既然能把族裡那些虧本的生意盤活活了,本宮也會找大娘來說說讓她把族裡的生意交給哥哥打理的!”

    “謝娘娘,謝娘娘,臣妾告退了!”

    天下熙熙皆爲利來利往,國舅夫人大早頂着寒風入宮,爲的也就是在第一時間將這些消息告訴給皇后讓她知道自己夫妻兩人的忠心耿耿一片赤忱,皇后加以許諾給予好處,也不過是要讓國舅兩人得了好處能更安心替她辦事,這裡面的算盤,都是打得精明得很,誰也不會讓自己吃了虧。

    “柳惜,你替本宮去朝戈那裡走一趟,讓他小心注意着沈客這幾日的動靜!”皇后扶了扶頭頂的鳳冠,起身在馬姑姑的攙扶之下進了寢宮。

    “是!”是柳姑姑盈盈福身,款款退出了大殿。

    朝戈府中,寧朝戈正在看着一封摺子,不時與左手邊坐着的一位老頭子笑上一笑。

    這老頭子雖看着其貌不揚,但這一身乾淨平整全無褶子的錦緞華服,卻是彰顯出了他的非同一般,那梳理的平順整齊的頭髮更是將這麼一個上了年紀的老頭子襯出了幾分精神奕奕。

    這個老頭並非尋常老者,正是當朝左督御史孫裴!

    而寧朝戈手中握着的,正是他方纔在家中擬好的奏摺,只消寧朝戈過目之後,便要送去皇宮的。

    “孫老果然是儒學大拿,這一封奏摺,在情在理無可推逆,相信定能起到它的效果,這一手好字蒼勁有力,倒是頗有幾分王逸少之風啊!”合上摺子,寧朝戈一昂首,眉角也顯露出了幾分喜色,這一封摺子,正是他讓孫裴寫的,參奏的,正是不尊長輩的寧致遠!

    “二殿下謬讚了,肅正朝綱,以正傳統,正是微臣的分內職責,睿王殿下違逆祖宗規矩,此事決不能縱容姑息。”孫裴獻媚一般的拱手垂首。

    “若無孫老這神來之筆,哪裡能說動父皇,此事,就交給孫老了!”

    寧朝戈心中暢快,仰頭大笑了兩聲將摺子交給了孫裴。

    “二殿下請放心,此事微臣一定爲二殿下辦得妥妥帖帖!”孫裴雙手接過摺子,放入了懷中。

    “那我就在這裡等着孫老的好消息了!”寧朝戈呵呵笑着起身,居然向着孫裴拱了拱手。

    孫裴受寵若驚,趕忙也是鄭重一躬身拱手,這才離開了大堂。

    柳姑姑正隨着管家從外頭而來,看着孫裴匆匆離去,不由駐足看了看,思忖了一會兒之後,才邁步到了大堂。

    ……………………

    寧致遠一大早就離開了京城,這讓一直把目光放在他身上的寧朝戈與寧誠都是興奮了起來,寧朝戈這頭在組織着御史進諫參奏,寧誠那頭也沒有停歇,正在籌謀着如何給寧致遠來個背後一刀。

    沈客夜會寧致遠的消息有國舅夫人送給皇后,自然也有人送給常妃與寧誠,已經投靠到了寧致遠那邊的沈客已經不再是寧誠眼中的絕世良將,而是一個除之而後快的眼中釘,既然不能爲己所用,那就只能想方設法的除去了,皇上對沈客信任器重有加,要讓他失寵失勢並非一朝一夕可做到的事情,所以,他只能籌謀運算,一步步慢慢來了。

    沈客而今掌管着大都督府,大都督府雖說是超然三書六部之外歸皇上直接管轄,但這裡頭卻是一灘渾水,前初皇上將年紀輕輕的沈客提拔到這個位置上的時候,反對的人有,但不多,大多的是其實都在等着看沈客的好戲的,都督府裡的大多是功勳世家的後人,在軍部裡有紮實的人脈擁護後盾,又都是抱做一團,對沈客這個外來人自然是一致排斥,可讓所有人都沒想到的是,沈客不但在皇上的支持下坐穩了這個位置,更是幫着皇上剷除了臨安侯清平侯贏取到了皇上更多更大的信任一舉成爲了天子信臣成爲了武將第一人!隨之李國公的被流放,沈客的地位更是紮實穩固,連外頭那麼多的流言蜚語都沒把沈客有損傷,要剷除沈客,只下表面的功夫是決定不行的,還是必須要從大都督府下手,皇上能不拘一格提拔沈客,自然也能棄之如敝履,沒了皇上的信任,沈客只不過是一隻沒有牙齒的老虎!

    皇上要剷除功勳世家,爲的就是推動改革收回兵權,沈客只不過幸運的成爲皇上看中的推手,皇上要集權,就是怕有人對江山不利,如此,就可見皇上對沈客也不是推心置腹的信任,一個年紀輕輕就有了無數戰功在身又大力整頓大都督府破除了功勳世家的將軍,若是讓他膨脹起來,皇上有如何信得過?

    要毀沈客,就必須讓皇上相信,沈客有一個不安分的心!

    沈客是一個精明的人,要抓到他的把柄難如登天,連這唯一的妹妹嫁人也是皇上賜婚沒給外人留下一點詬病,可這一次,卻是一個機會。

    沈客隻身一人夜會寧致遠,一個是風光無重的大將軍,一個野心初露的皇子,只要坐實了沈客與寧致遠的聯手,皇上自然而然會對沈客產生間隙。

    到時候,君臣猜忌,流言蜚語攻不破的信任就不攻自破了。

    “大殿下,大殿下……”

    一旁站着的管家已經看着呆愣的寧誠了許久,現在又是突然的笑了起來,心裡就不由得緊張了起來輕喚了兩聲。

    “何事?”

    好好的盤算美夢被打斷,寧誠像是泄了氣的皮球一般,無力的擡起了頭。

    “奴才…………”管家揶揶揄揄的眨巴眨巴了嘴,神色曖昧,正要說話之時,外頭一個下人就匆匆跑了進來。

    “大殿下,宮裡頭熱鬧起來了!”

    此人乃是寧誠安排在皇宮外負責傳遞來往宮中消息的,只要宮中出了什麼事情,此人必定會來稟告,現在匆匆而來,也是因爲宮裡頭鬧出了事情!

    “那些個老頑固,父皇敬他們一分,他們倒是不自量力的前進一尺了,這個孫裴,看似正氣得很卓爾不羣的人,卻偏偏不領本殿下的情居然屁顛屁顛的跑去巴結老二!把本殿下這個長子當做什麼了!這次受了父皇的斥責,倒是解氣!”寧誠呵呵笑着摸着光潔的下巴,咧出了八顆潔白整齊的牙齒。

    “還是大殿下聰明,將冷御史遣了回去,不然這次皇上罵的,就該是冷御史了!”管家掐媚的巴結道。

    寧誠暢快爽朗大笑:“槍打出頭鳥,又不是不知道父皇對蘇妃之死多內疚,老四藉着還願之名出了城,就算不合祖訓,父皇又哪裡會動怒,這些個御史,就是閒不住,總是要把這一潭子水攪渾,本殿下乃是父皇的長子,太子之位當仁不讓,老二老三老四就算要攪合也只能靠邊站,管家,我讓你想法子把人送進沈府,這件事你可辦好了?”

    “回大殿下,此事交給我您放心,已經辦得妥妥當當!沈將軍嫁妹妹的時候帶走了幾個丫鬟,現在沈府正是缺人的時候,塞個人進去不是問題!”

    “姿色如何?”寧誠偏頭側目。

    管家咧嘴一笑,一臉的淫I蕩:“那可真是閉月羞花的人兒,大殿下只管放心,沈將軍那到底也是個男人,見着這麼個千嬌萬媚的主兒,奴才就不信他會不心動!”

    “心動了纔好,擡了做妾室,到時候打探消息也就方便了!今早我讓你給常勝侯世子帶的話你帶到了沒有?”寧朝戈有鎮國侯,寧誠也不只人單勢薄,常妃出自常勝侯一族,雖非常勝候之女只是常勝候之弟之女,但與常勝候一家的興衰榮寵也是緊緊聯繫在一起的,現在常妃在後宮得寵寧誠在朝堂得勢,常勝侯就沒少得好處,寧誠要想擺脫幾個弟弟的窮追猛打,是斷不能離開常勝侯的扶持的!

    就算皇上有心要除常勝侯,這碗暫時可解困頓的毒藥還是必須要喝下去的。

    “常世子說了,此事包在他的身上,!”

    “好,常世子愛美酒,你先去準備着,若是此事一成,本殿下還是真得好好感謝他啊。”

    “是。”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
    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重生軍婚:首長,早上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