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六十八章:兄與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六十八章:兄與妹字體大小: A+
     

    長安宮中,平日大早前來請安完事就走的幾位妃嬪今日卻是遲遲沒有離去,本來是要等着睿王協睿王妃前來請安,可這左等右等卻了無音訊,就是方纔,皇上又是讓書太監來送了信,說是寧致遠居然一大早去了靈隱寺還願,雖說是一片孝心,但如此不懂規矩不分先後,實在是讓人惱怒,皇后心裡本就醞釀着對寧致遠杜依依的怒火,今日看寧致遠如此不尊自己這個皇后,更是牙癢癢的咬牙切齒。

    常妃素來與皇后針鋒相對,她雖對寧致遠有戒心但遠不如皇后那般小心提防,連有皇后鎮國侯撐腰的寧朝戈都不能傷寧誠分毫,一個吊着半條命的寧致遠難道還能翻了天?如今看皇后緊緊揪着寧致遠,她更是落了一個隔岸觀火的清閒與樂子。

    德妃蘇妃向來是不說半句閒話的,寧致遠去靈隱寺還願也是孝心一件,兩個沒有兒子的女人在宮裡是說不上話的,所以也一直是顧左右而言他的閒扯着其他的話題。

    今日的日子不同,就是得了皇上的寬待免去了請安的習淑媛都到了,習淑媛而今已經有了三個多月的身孕,算着日子明年春尾夏初之時該就是她母憑子貴的時候了,李國公被流放,雖說空出來的空位暫時還沒有委任空置,但沈客待她父親卻是越發的器重起來,連着一些軍機大事也會讓她父親參與其中,這空置的官位日後定非自己父親莫屬了,父親仗着女兒之勢高升,女兒仗着父親之事在宮中行走,這等好事,更是讓習淑媛這幾日越發的容光煥發。

    相比之習淑媛現而今的高調,其他四嬪則是要低調了許多,因小公主齊蕭昨日被皇上在睿王府的酒席之上呵斥,在母儀天下的皇后與聖寵不衰的三妃還有趾高氣昂的習淑媛面前,齊昭儀就成了最擡不起頭的那個,進了長安宮請了安之後就是低着頭沉默寡言。

    睿王大早去靈隱寺還願一事,除了皇后聽了一肚子的火氣之外,其他這些等着許久的三妃五嬪卻是一句閒話都沒有。

    “罷了罷了,柳惜,替本宮更衣,還以爲他大早會進宮請安,累得本宮早早的就起來整裝打扮穿上了這身褘衣帶着這沉重的鳳冠等了這許久,他倒是逍遙自在,居然跑去了靈隱寺。”

    皇后的怨怨艾艾之言諸人聽之垂首,就是以往素來愛與皇后頂撞的常妃都只是低着頭捂着嘴笑着。

    “是,娘娘!”

    皇后盛怒柳姑姑哪裡不知,這個時候誰敢說半句忤逆的話。

    “娘娘,國舅夫人在外求見!”

    守在長安宮外的宮婢簌簌而來,雙手撐地跪了下來。

    “嫂嫂?”皇后呢喃一聲,放聲道:“快些請進來!”

    “皇后娘娘有事先忙,臣妾就先行告退了!”三妃五嬪也是識趣,宮婢才走出宮,她們就一個個站起了身,皇后也無心挽留,就擺了擺手讓她們都走了。

    國舅,鎮國侯乃是大賀頂尖的簪纓世家,當初皇后進宮封后後,鎮國侯二子也就是皇后的親哥哥,就被封了國舅,平日與皇后是最貼心知心的人,才一見到跨過門坎款款而入的國舅夫人,皇后那張冰冷的臉就有了一絲喜色。

    “見過皇后娘娘!”

    “快快起來,快快起來。”皇后一個眼神,柳姑姑的急忙忙的下了臺階將國舅夫人扶了起來。

    “嫂嫂怎麼來得這麼突然?”按着以往的習慣,這個時候她是不會來的啊!今日倒是出奇了!

    “皇后娘娘,臣妾此次前來,是有事相告!”國舅夫人在柳姑姑的攙扶之下起了身,又走到了一旁落了座。

    “哦?何事要勞煩嫂嫂親自來一趟?莫不是景兒又惹是生非了?”皇后側目。

    國舅夫人屈身頷首:“景兒最近安心讀書,並沒有惹事,有勞娘娘掛心了,還請娘娘屏退左右!”

    聽着這事情居然要屏退左右,皇后的神色當即就凝重了起來與柳姑姑揮了揮手,柳姑姑遵命帶着一干宮婢內侍退到了宮外。

    “娘娘,此事,與睿王有關!”國舅夫人起身也不顧君臣之別,兩步就跨上了臺階到了皇后身側。

    與睿王有關?皇后一思忖,繼續聽了起來。

    “昨夜半夜,老爺正從二殿下的府中離開,居然看到了沈將軍一個人去了睿王府!”

    “隻身一人?三更半夜?沈客去哪裡做什麼?”皇后不由遲疑。

    “娘娘,這都是一家人了,能這般避着人的,又能是什麼好事!老爺怕此事會對二殿下不利,所以才讓臣妾進宮來與娘娘說一聲。”國舅夫人看一向精明的皇后居然遲疑,當即也就捅破了那一層紗,直接了當了說了自己與國舅的猜想。

    “皇上器重沈客,睿王與沈客聯姻已成定局,雖說裡頭有些見不得人的事情,但沒抓到把柄本宮也是無可奈何啊!”

    皇后垂眸斂睫,無奈的搖了搖頭。

    “娘娘,若是不趁着睿王羽翼未豐之時將他拔除,日後只怕會養虎爲患啊!今日大早睿王就去了靈隱寺,依臣妾看,也不只是還願那麼簡單,娘娘,天高山遠,爲何不…………”國舅夫人說着話意頓,一擰眉頭做了一個抹脖子的手勢。

    “不能輕舉妄動,若是成功還好,若是不能成功,那朝戈的未來就要毀在這上面了,此事還要徐緩圖之,不能操之過急,哥哥既然有心,那就派幾個信得過的人去看看,免得他在靈隱寺做些見不得人的勾當!”

    雖現在不能一解後顧之憂,但找幾個人去監視着總是可以的,沈客深夜見了寧致遠,這兩人之間肯定是打了什麼商量了,不然這麼多年不見寧致遠去靈隱寺,爲何卻要今日一大早的招呼都不打一聲的就去了!這裡頭肯定有什麼貓膩!

    “老爺一直讓人在睿王府與沈府外盯着,只是今早也沒料到睿王居然是去靈隱寺而不是進宮,才棋差一招的讓睿王從眼皮子底下出了城,現在已經派了人過去看着了,老爺說,但凡娘娘有任何吩咐,只要娘娘一聲令下,他一定竭盡全力爲娘娘分憂解難!”

    國舅夫人正是賣寶的時候,雙眼小心的注意着皇后的神色變動,臉上的笑容也拿捏得十分得當。

    “哥哥的一番心思本宮是知道的,只要朝戈當上了太子順順當當的坐上了皇位,本宮這個親妹妹,還能虧待得了自己的親哥哥與嫂嫂。”皇后莞爾一笑,握住了國舅夫人的手:“嫂嫂大早進宮不宜,看着雙手都是涼的,來人!”

    柳姑姑聞聲匆忙進了宮。

    “快去拿個暖婆子來!”

    “是!”

    “多謝娘娘!”國舅夫人臉色一喜,盈盈福身道了謝。

    “自家人,關起門來沒那麼多規矩,本宮礙於身份無法在宮外行走,這些年也都仰仗着哥哥嫂嫂爲朝戈張羅了,這份情意,本宮心裡都是有數的,只是本宮雖是皇后,朝戈卻不是皇上的長子,前有寧誠常妃咄咄逼人,後有寧承幼虎視眈眈,現在又冒出了一個寧致遠,朝戈以後的路還長着,皇上正值壯年英明神武,冊立太子之事也是一拖再拖,嫂嫂!哥哥替朝戈拉攏朝臣,要是手頭不寬裕你就來與本宮說!”

    這些年皇后坐鎮後宮,爲寧朝戈在外頭張羅拉攏人心朝臣的卻是她這個哥哥與父親鎮國侯,她雖已經是母儀天下,但也明白能讓她登上皇后之位的助力是什麼,她是斷然不敢忘本的。

    “娘娘,前頭娘娘賞賜的金銀珠寶還有些,老爺做的生意現在盈利也不錯,娘娘只管放心好了!老爺常說,有了一個做皇后的妹妹,他這個做國舅的做哥哥的也總不能給娘娘丟臉纔是,鎮國侯的爵位他插不得手,文不成武不就,但做生意老爺卻是一把好手!家裡那些虧本的生意這幾年都被老爺盤活活了,這也有仗着娘娘提攜,要不然公公哪裡會讓老爺沾手這些……”

    國舅夫人說着斜睨了一眼皇后。

    “哥哥有本事自然是好事,他不是族中長子,我雖貴爲皇后,但也不好太偏倚着自己的哥哥,嫂嫂不必擔憂,只要朝戈坐上了太子之位登頂大寶,這鎮國侯的爵位,遲早都是他的。”皇后哪裡不明白國舅夫人的意思,這話裡的意思,不就是在提示自己當初應承的那些東西…………

    就算是親兄妹,也沒有全然不計酬勞苦心費力奔波的,國舅並非鎮國侯府長子,鎮國侯世子之位並非是他之物,國舅是皇后信任之人,他當上鎮國侯對皇后國舅來說就是兩全其美的事情,當年皇后爲了讓自己這位哥哥掏心掏肺的幫助寧朝戈,對他允諾了鎮國侯的爵位,這些年國舅百般奔波勞累無怨無悔,爲的也就是這個爵位。

    “有娘娘這句話,我們夫婦就算是赴湯蹈火也是在所不辭。”

    國舅夫人接過柳姑姑遞過來的暖婆子,一雙手漸漸變得暖和了,一顆心也是被皇后這一句話說得火熱不已,只要有個做皇后的妹妹與皇后關係打得好,日後寧朝戈成了皇上,就算沒有鎮國侯的爵位,國舅日後飛黃騰達也是不愁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
    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儒道至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