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七章:父與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七章:父與子字體大小: A+
     

    而那個與寧致遠着裝打扮一致的男子,也是寧致遠在幾年前命令秦淮去尋來的,雖說與他只是七八分的相似,但在有些地方還是能用得上的。

    寧致遠下了馬車,秦淮也隨在他的身後,在那男子上馬車之前寧致遠與他低聲交代了一些話,男子連連點頭之後寧致遠才那男子的馬,另一男子也將馬給了秦淮,目送着他們馳騁而去。

    馬車遠去,那要替代寧致遠的公子才上了馬車,而另一人則是自主額做了馬伕坐在了外頭駕着馬車緩緩出發了!

    從這裡到靈隱寺快要半天的時間,慢的話一天的時間肯定是要的,青瀾與徐媽媽的目的就是儘量的拖延時間,所以能多慢就多慢了。

    而這裡到姚州,馬車須得兩天的時間,騎馬的話少說一天一夜也是要的,兩人是坐着馬車走的,依着現在的時間來看杜依依肯定是還在路上,這一路必須得是快馬加鞭,纔不至於會撲了一個空。

    今日寒風正緊,秦淮擔憂寧致遠身體羸弱無法太快一直在提醒着寧致遠的速度,寧致遠今日穿得本來就多,但這無孔不入的寒風還是刺得他臉頰手腳發麻,不過就這些他還是受得了的,所以秦淮的話他也沒放在心上,只顧着揚鞭驅馬。

    同一條官道,不同的路段,寧致遠正在急速追尋,杜依依也沒忘了後頭的猛虎一直在催促着馬車快馬加鞭,昨夜見烏雲閉月,還以爲會今日會是滂沱大雨,沒想到今日卻是一個好天氣,好天氣與寧致遠來說是一件好事,對她來說同樣是一件好事,昨夜的時候她坐在車廂外學着馬伕駕了一段路程的馬車,只靠一根繮繩一根馬鞭來控制的東西到底不難,她學了一陣子也算是順了手,在馬車疲累的時候她就會替換着馬車趕馬車,到也不至於會浪費時間。

    至於後頭的追兵,她也想了很多,走大路,是最招搖危險的,寧致遠不知自己的去處,定然是四處撒網,這姚州必然也有他的人,可坐馬車無法走小徑,而顏行祿又不會騎馬,帶着這麼一個拖油瓶,杜依依苦思冥想了一晚上也沒能想出一個可行的法子。

    “昨夜一晚沒睡,你就別左思右想了,還是安安心心的睡一覺吧,就算會追來也不會這麼快的。”

    顏行祿擔憂的勸說只換來了杜依依的白眼:“要不是你跟着,我走小路就可以避開這些人了。這麼大個男人,連騎馬也不會!”

    “我們已經走了這路程的大半了,明日這個時候應該就能抵達姚州了,你若是怕姚州有他的人,可以在別的地方先停一停!不走官道小徑,翻山越嶺也是可以的!”

    從昨日開始,顏行祿的臉皮就越來越厚了,先前杜依依白眼諷刺他還會臉紅耳赤,但現在絕對是面不改色。

    “只有過了姚州幷州幽州出了並幽關到了江南,我才能鬆一口氣!翻山越嶺?等着被豺狼野豹填肚子麼?”杜依依沒好氣的嗤笑一聲,低頭繼續苦思冥想。逃出了睿王府逃出了京城並不是真正的逃離,只有去往了更廣闊的天地,她纔可能真正的成爲一隻遨遊天地的飛鳥。

    “有道是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安全有什麼用,難道要我一輩子藏着不見人不露面不見天日?”杜依依又是利嘴反擊。

    “你放心,去了江南,我倒是可以幫你!”顏行祿拍了怕胸口。

    “都極少出京城的人,南下過江南?”杜依依霍的一笑,轉頭看向了車窗外。

    顏行祿不以爲然昂首:“我有一個朋友,在江南呆過幾年,前段時間他從舒州回來與我說了那裡的景色風光百姓,要不,我們這一路就直下江南去舒州?”

    “先過了眼前一劫再說,我總覺得這一條路我們不能再走下去了!”杜依依望着窗外疾飛的馬兒,握着車窗沿的手不由得擰了擰,她總是不習慣不喜歡寧靜,寧靜不會讓她心緒沉澱,只會讓她心緒繁雜!

    “如此,你我共騎一騎?”顏行祿笑着挑起了眉頭。

    “胡說些什麼!”杜依依臉色頓時就冷了下去,現在的局勢已經很複雜了,她可不想泥足深陷。

    顏行祿呷着嘴,滿是幽怨的瞥了一眼杜依依,自覺的把身子縮到了車廂角落。

    杜依依不是傻子,她很明白自己這一逃意味着什麼,起先只有寧致遠這個可被沈客制約的追兵還好,現在卻還有了顏柳!她須得好好想想,如何在這三方勢力的交叉下逃過一劫,帶着顏行祿實在是太顯眼了,可甩又甩不掉,也只有,等到了姚州再說了!

    ********

    雖然今日陽光明媚,但在陽光下站了半個時辰之久的書如海卻只覺得寒意刺骨,並非是這難得和煦的風,而是因爲身前九五之尊的威嚴畢露。

    昨日皇上回來之後就是冷着一張臉,今日大早收到杜先生送來的那封書信之後皇上就是一言不發連着早朝都免了,明明昨日去睿王府之前還是一臉喜色,爲何卻是會有這樣的轉變?書如海觀人入微,自然知道皇上情緒變化是爲何。

    兩次,都只因爲皇上見過了杜先生。

    也就是說,是與睿王殿下有關了!

    皇上素來最疼愛睿王殿下,現在睿王殿下卻惹得皇上這般…………就是書如海,也無法斷定皇上會不會再下一刻就怒火攻心發怒。

    是了,一心擔憂着皇上,倒是將一件事忘了,今日,不該是睿王殿下協同睿王妃入宮請安的日子麼?怎麼到了這個時候還未見着人?莫非與杜先生遞上來的那封書信有關?

    “書如海。”

    矗立良久的皇上終於張開了沉默許久的嘴。

    “皇上,老奴在!”書如海畢恭畢敬的躬身。

    “你說,睿王爲人如何?”

    書如海心一顫,偷偷擡頭望了一眼身側的皇上,果然是與睿王有關,可他到底要怎麼回答?

    “回皇上,老奴不敢妄論!”

    “朕讓你回答!”皇上一擰眉頭,不過是睥睨一眼,嚇得書如海就是雙腿一軟跪了下來。

    “回皇上,睿王殿下是個好人!”

    皇上呵的一笑,卻全然不見喜色。“你爲何覺得他個好人?”

    “睿王殿下重孝義重仁德,我們做奴才也都是寬厚有加,老奴覺得,睿王殿下,倒是與年輕之時的皇上十分相似!”

    書如海畢恭畢敬。

    “你說得不錯,他與年輕時候的朕,是十分的相似,真的是十分的相似,十分相似,呵呵。”皇上嗤笑一聲,伸手捋了捋鬍鬚。“這般相似,全無不同,連那野心,與朕年輕之時也是一般。”

    “皇上…………”書如海心中打顫,一時拿捏不準皇上的心態,只能唯唯諾諾的叫了一聲皇上。

    “起來吧!他是幾個兒子裡最像朕的,朕坐上這個皇位,最後悔的就是當初,所以,也想讓他過安寧的生活不要沾手這些污穢不堪的東西,也是,與朕有着一樣心性的人,怎會甘心就這麼窩窩囊囊的活着!說到底,他還是像朕!”皇上一番宛若自言自語喋喋不休的話,讓一旁耳朵書如海駭然失神,他在皇上身邊服侍過年,皇上對寧致遠如何他一清二楚,難怪皇上會如此喜怒失常,原來,居然是睿王有了要奪嫡的心思…………

    “蘇妃出殯那日,朕可是對着她的牌位發誓要讓他一聲平安過無憂無慮的生活的,而今,朕是要失言了麼?”皇上怔怔一笑。

    “皇上,要起風了!回宮吧!”書如海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躬身立在皇上身側。

    “野馬脫繮,他是沒給自己留回頭路,明知朕對他有怒氣,卻一大早趕去靈隱寺還願,你說得不錯,他倒是一個十分重孝義的人,他這性子,確實十分像年輕時候的朕,狂放不羈。可朕,卻不想他走朕的老路,書如海,你說要如何是好?”

    朝堂上英明不可一世的君王,幽幽哀嘆一聲,眉頭皺成了川字。

    翻手爲雲覆手爲雨的皇上居然像一個卑微低賤的太監詢問如何是好,這是書如海莫大的榮耀,卻也是一顆燙手山芋。

    睿王沒什麼不好,若是身子強了點沒有那個病,若是沒有當年之時,或許,皇上還會不顧一切的推翻立長的規矩,書如海兢兢業業的服侍了皇上十多年,哪裡不知道皇上此時心中所想,皇上不是怕睿王走了他的老路,而是怕當年的事情,會被睿王血淋淋的揭開,讓父子之間的情誼蕩然無存!

    “皇上,睿王殿下身體羸弱,上次發病又是那般嚴重,靈隱寺香火旺盛又是佛家聖地,不弱讓睿王殿下在那裡靜修一段時日,多聽聽佛音聽聽佛家教條靜靜心,說不定,這個念頭也就沒了!”

    書如海弓着身子,頭卻微微側着打量着皇上的神色。

    “讓他遠離這趟渾水去聽聽佛經參悟,心靜自然明,倒不失爲一個緩和的法子,書如海,既然如此,你就代朕擬旨,命人送去靈隱寺吧!”

    “是!”

    ……………………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
    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我在末世有套房當醫生開了外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