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五章:四方雲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五章:四方雲動字體大小: A+
     

    “什麼…………”沈客冰冷的眸子驟然緊縮,“她怎麼能這麼胡鬧!睿王殿下,等找到了依依,沈某一定會好好管教,還請……”

    “好了,沈將軍!”睿王擡手打斷:“本王早知她性情乖張,只要她安分守己,本王可以不予追究,在大喜之日逃走,傳揚出去對本王顏面也不利,此事本王找來沈將軍密談,就是想與沈將軍尋求一個共同解決的法子如何將她尋回息事寧人,若是本王要追究,何須等到現在!沈將軍,我們現在,可都已經是一家人了!”

    這加重的‘一家人’三字的語調,就像是冬日裡的一捧溪水,讓沈客的心就像從夏日直接就涼到了冬日,就算睿王有皇上的寵愛,他也從不在自己的選擇之中,偏偏,這個睿王卻要這麼不安分,而依依也要這般胡鬧逼得自己不得不與睿王關係曖昧起來!

    “睿王殿下乃皇子,沈某一介武夫,不敢當不敢當,沈某自然也是想將依依尋回來,軍部有皇上的眼線,但沈某這些年也培養了一些自己的心腹,沈某這就讓他們從各城門而去去追尋,睿王殿下大可放心。”沈客抱拳低頭,明亮的眸子直直的看着被燈光扭曲拉鋸的影子。

    “沈將軍何必如此見外,依依是沈將軍的妹妹,說來,本王還需叫沈將軍一聲大哥纔是!”睿王斂眸一笑起了身走到了沈客身側。

    “睿王殿下,沈某受不起,依依必須儘快尋回,沈某會傾力追尋,還請睿王殿下,好好保護府中的王妃!沈某告辭!”

    沈客不會與睿王糾結在這稱呼的上頭,事實上若是沒有今日的事情,他是絕對不會到睿王府來的,皇上要他擇木而棲,他當然要避嫌,可偏偏…………依依啊依依,當初我將你在血泊冰雪中救起,可不是要讓你一時意氣死在皇帝手裡的。

    望着沈客轉身離去的背影,寧致遠冷笑一聲,朝着那背影喊道:“沈將軍慢走,本王不送了!”

    沈客頓足,伸手抱拳朝着身後的寧致遠一拱手,大步闊闊離去。

    今日,是他與他在之間關係迥然突變之後的第一次交鋒!

    沈客重新認識了寧致遠的心機,寧致遠也重新認識了威武不屈,寧致遠能將杜依依的逃走變成鉗制沈客肘腋的利劍,沈客自然也能見招拆招將其化爲無形。

    一切的關鍵,就是杜依依。

    沈客方走,一個黑影就從書房的屋頂飄飛了下來落在了寧致遠的面前。

    “秦淮,事情可辦好了?”

    “回主上,四處人馬已經從各城門而出沿着官道追尋,顏府現在已經發現了顏行祿失蹤,不過卻不見顏太尉有所動靜,沈府一如既往。”

    “沒有動靜?顏行祿是顏家獨子,顏夫人向來疼愛,怎會沒有動靜,看來,這顏太尉,定然是知曉一些東西了!”

    說着,寧致遠就走進了書房提筆疾書寫了一封書信封好交給了秦淮:“你去一趟顏府!務必將這封書信交到顏太尉的手中!”

    “是。”秦淮領命,一躍上了屋頂翻飛而去。

    事情到了雖現在這種緊急的關頭,但要矇住天下最高處的那雙眼睛,他就不能慌張,只要能在顏太尉那裡有所收穫,今晚耽誤的時間完全可以追回來。

    而且明日的靈隱寺一行勢在必行。

    ********

    是夜,燈火寂寥,顏府之內,顏太尉正是呆坐在書房幽幽嘆息。

    突然,寒風乍起,吹得燈火搖曳,熄滅。

    書房內,頓時陷入了黑暗。

    顏太尉對着外頭叫了一聲,卻沒有下人迴應。

    “就知道偷懶。”顏太尉嘟囔一聲,起身在懷裡摸索着找到了火摺子,點燃了蠟燭。

    寒風乍起頓息,這就是深秋的寒夜,顏太尉關上了窗,重新坐回了原位。

    眯着的一雙老眼伴着緊皺的眉頭攢動,他起了身,迅速的走到了窗前推開了自己方纔才關上的窗,寒風呼嘯,燈火寂寥,四下無人。

    “長洲!長洲!”

    無人迴應,顏太尉迅速的跑到了屋門前打開了屋門。

    門一開,守夜的下人長洲,就歪歪斜斜的向裡頭倒了進來。顏太尉趕忙將其抱住,探了探,還有鼻息,顏太尉一抖衣袖伸手用拇指用力掐了掐長洲的人中。

    “老爺~老爺~”長洲幽幽醒來,見自己居然失禮的躺在顏太尉的懷中,顧不得腦後疼痛立即一個翻身跪倒在地。

    “方纔你可看到了可疑之人?”顏太尉眯着眼望着屋外,一如既往額屋外。

    “老爺~小的,小的不是有意睡着的,老爺恕罪,老爺恕罪!”長洲說着,咚咚咚就是磕了幾個響頭。

    “沒你的事了,罷了,你出去吧,去換擇平來守着!”顏太尉回眸看了看書桌上的書信,心裡卻是盤和了開來,這深夜到訪不入正門的人該是誰呢?送這麼一封信給自己意欲何爲?自己近日也沒在朝中得罪誰啊?平日大皇子二皇子之爭自己也沒參合到其中,到底是誰三更半夜還在惦記着自己呢?

    長洲領命起身,順手帶上了書房的門,顏太尉緩步走到了書桌前,斜睨了一眼窗外拿起了桌上的書信。

    *****

    一夜寒風盡,天地一線白。

    今日,四處可見地方上柳枝上附着一層雪白的霜,雖然已經是天大亮了,可還是看不清遠處的宅子,寒霜逢大霧,天地茫茫,就是今日個的寒風,也比之往日勁了一些。

    早起的人無不是加上了厚厚的襖子,有些畏寒的更是燒起了爐子,連着大街上叫賣的小販的聲音也比之往日也小了許多。

    今日大早,一向有睡懶覺習慣的寧致遠卻是盯着寒風凜凜起了牀,梳洗更衣。

    在寧致遠起了去了後院,‘杜依依’才支開了下人只讓徐媽媽服侍着懶懶的起了牀,昨夜一夜,徐媽媽與香草都在這二門外矗立着聽吩咐,雖說徐媽媽對杜依依的胡作非爲很是惱怒,可那畢竟是自己的主子,再說杜依依平日對她也不薄,好端端的大喜之日卻讓別的女人睡在了寧致遠身旁,徐媽媽心裡別提是有多不情願了!唯一讓她有幾分欣慰的,是寧致遠到底對杜依依的情意是真,昨夜與一個大美人兒睡在一起,居然沒聽着有合歡的動靜!

    只要小姐能回來,這王妃之位還是小姐的,這個姑娘也就是受了一些好處,就算睿王爺看順了眼,以後頂多也是擡了做個填房小妾,起不了什麼幺蛾子,徐媽媽如此舒緩着自己的心裡的憋屈替‘杜依依’梳了妝更了衣,今兒個外頭風大,這個‘杜依依’到底是要去外頭走動的,單薄的一層面紗徐媽媽覺得還是有些不妥,於是在昨夜她就替‘杜依依’備了一頂幃帽,這樣的雙重保護,總是能安心一些。

    讓徐媽媽還算是欣慰的是這假‘杜依依’是一個好脾氣,知道自己的身份,對她說話也是客客氣氣的全不敢拿捏着架子,徐媽媽也不是一個心腸惡毒的人,‘杜依依’敬她一尺,她自然敬她三分,兩人之間的相處倒是融洽。

    “娘娘,外頭寒風正緊,您還是披上這件雀氅吧!”徐媽媽雙手握着一件大紅羽紗面鶴氅的兩端。

    “好吧!”正在斂衽的‘杜依依’展開了雙手,讓徐媽媽替她穿上了。

    “娘娘,您這些時日需要的衣裳都已經備好了,香燭紙錢元寶也都備好了,馬車就在院子外頭等候!”

    穿戴整齊,徐媽媽又替‘杜依依’戴上了幃帽。

    “王爺呢?”面紗蒙面,幃帽遮面,看着相似的身形,聽着這一模一樣的聲音,徐媽媽滿意的點了點頭,應道:“王爺讓娘娘先讓馬車,他處理了手頭上的事情就來!”

    “好吧!”

    徐媽媽恭敬的將她扶上了馬車,又一步不離的守在了馬車旁,香草等人湊在馬車外頭與撩着簾子的‘杜依依’說話,全然沒有察覺到眼前人的異樣。

    現而今是陪嫁那頭的婢女得勢,常媽媽等人除了乾巴巴的看着也就找不到了別的法子,看着徐媽媽那緊張兮兮的樣子,素來就是心直口快的紅錦又是低聲嘀咕了起來。

    那些個昨日受了委屈的侍婢聽着也是附和着拿着白眼的看着,常媽媽一直在剋制壓制着自己的情緒,握着手絹的手也是一直緊緊的握着,她本是這懷瑜居身份最高的老媽子,從來都是她頤指氣使,何時要輪到她受別人的氣,徐媽媽一來就讓她難堪與她過不去,她這心裡頭豈能好受!

    “常媽媽,我看這懷瑜居有她們就行了,還要我們做什麼!”紅錦正說得起勁,看常媽媽臉上難看看着徐媽媽的目光也夾帶着幾分怨毒,也知道了常媽媽此刻的心思。

    “七嘴八舌的說什麼!有得你清閒還不夠?好好在這裡看着,娘娘走了我們也不能鬆懈。”常媽媽正是心煩意亂的在想着如何壓制徐媽媽掙回面子奪回自己的地位,紅錦這一句,可正是落了她的下處。

    常媽媽憤憤的離去,紅錦憋着嘴嘟囔了幾聲,心頭還是覺得不解氣,也就只能繼續與一干侍婢說道着議論着。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
    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我真的長生不老傭兵的戰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