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三章:不計生死,無謂死活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三章:不計生死,無謂死活字體大小: A+
     

    杜依依今日若是找不回來,她們這些陪嫁的婢女老媽子絕沒有好果子吃,可若是此事傳揚了開來,這不單單是睿王爺臉面無光,就是皇上也定然會龍顏大怒,到時候說不準就是沈府也會受到牽連,眼下最緊要的,就是讓人把杜依依尋回來。

    “常媽媽,你是睿王府的人,我是沈府的人,但王妃嫁了過來,我們也就是一家的婢女不分彼此了,今日之事,還請常媽媽莫要聲張,皇上與文武大臣還在府中,若是此事宣揚了開來,對睿王爺的臉面也是大不好的,常媽媽,王妃許只是一時貪玩跑出去玩去了,還煩勞你帶着她們去前院後院尋一尋,要是實在尋不到,再由我去與睿王爺說!”

    “好好好!”常媽媽早已沒了主意,杜依依離開而她們卻沒有阻止,這事若是被睿王爺知道了自己等人肯定也是少不了一頓責罰,雖說她們幾人對沈府的這些人頗有微詞,可此時卻是不得不連成一線,安了安心神之後,常媽媽沒有耽擱,當即就當着幾人走了,因怕這裡會有人來,連翹與徐媽媽就留了下來。

    徐媽媽如此大包大攬,常媽媽自然是高興,到時候若是出了事她們的過錯也可推脫減輕一些,其實,她卻不知徐媽媽還有別的心思。

    杜依依是什麼性子,徐媽媽比睿王府的人要清楚,她既然打暈了自己與香草掩人耳目的溜了出去,此時人必然已經不在了睿王府!要想不着聲色的尋到杜依依已經是不可能的事情,此事,必然要支會睿王。常媽媽要推脫,她可不會給她這個機會。

    “連翹,你在這裡好好的看着,不要讓閒雜人等靠近一步。”看得常媽媽走遠,徐媽媽當即一遍吩咐着連翹一邊出了門。

    連翹與徐媽媽都是沈府來的人,在睿王府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這個時候自然也就沒有那些心角的勾鬥,徐媽媽是老人,這些事情處理其他必然要順手許多。

    徐媽媽一路匆匆趕到了後院,望見正是喧鬧熱鬧的酒席,她就低下了頭,匆匆穿過了那些桌子,來到了最前頭。

    “奴婢見過睿王爺!”

    聽到有人說話,正是目送着皇上等人離去的寧致遠回了頭,徐媽媽他當然認得,但這個時候的她不是該在懷瑜居怎麼到了這裡?

    “睿王爺,奴婢有事稟告,還請王爺借一步說話!”事情緊急,徐媽媽也顧不得許多。

    看徐媽媽一臉慌張,寧致遠倒是忽略了徐媽媽話裡的不敬,一頓首之後,寧致遠就帶着徐媽媽到了一處僻靜的地方。

    “可是杜依依出了什麼事?”徐媽媽能在這個時候慌慌張張的來尋他而且還要避着人,必然肯定是杜依依又在興風作浪了!

    “還請睿王爺恕罪。”徐媽媽一斂眸,提着褙子前襟就跪了下來。

    “到底是何事?”寧致遠冷笑一聲,果然與自己猜想的一般。

    “睿王爺,是奴婢看護不力,王妃她…………王妃她失蹤了!”徐媽媽俯首在地,聲音哽咽帶着啜泣。

    “什麼…………”寧致遠一鄂,不禁退後一步靠着假山發怔。他想到杜依依必然不會聽天由命,但本想都已經拜過了堂她就算有脾氣也不會再有逃離的打算,可他哪裡想到,杜依依居然會在自己宴請賓客的時候逃出睿王府,她當真是不要命了麼?難道不知父皇現在就在睿王府中?

    “睿王爺恕罪恕罪!是奴婢看護不力,肯定是有歹人,肯定是有歹人將王妃虜了去!”徐媽媽咚咚咚的就磕了兩個響頭,再擡頭時額頭上已經有了一團淤紫色。

    “哪裡是有歹人,明明是她膽大妄爲不知死活。”寧致遠冷顏厲色怒哼一聲:“此事有了多久?”

    “回睿王爺,大莫有了半個多時辰。”徐媽媽一語被寧致遠戳破,再也不敢多言。

    “半個多事情,定然已經離開王府了,此事切莫聲張,我自會處理,你去沈府一趟,將此事告訴給沈將軍,讓他晚上一個人過來王府一趟!此事若是走漏了半點風聲,我唯你是問!”

    杜依依,爲何你這般不知死活?容忍着你跑了一次,你又要在這個時候跑第二次,你將我寧致遠的顏面置於何地!

    寧致遠心中有怒火,可卻不能發作,此事若是傳揚了開來,以皇上的脾氣,必然不會繞過杜依依,那他的苦心謀劃不就要化爲泡影了?這件事,絕對不能讓皇上知道!

    “你再替本王做一件事,做得好,本王恕你無罪,如若不然……”寧致遠一壓眉角,生出了一股煞氣。

    “奴婢上刀山下火海在所不辭!”徐媽媽又是咚咚磕了兩個響頭。

    “睿王府的下人沒人認得你家小姐,今晚,我會會找到你家小姐。到時候你不敢看到什麼,就向以往對待你家小姐那般,你可明白?”

    杜依依詭計多端,這次逃了出去再要尋找無異於大I海撈針,上次還有沈客可引君入甕,這次卻無計可施,但杜依依必須要出現在睿王府,不然,此事就會被皇上知曉,今晚,他必須要找來杜依依,不管真假。

    “是!”寧致遠這話,明明是在告訴她若是找不到真的杜依依就會找一個假的回來充數,這倒是不失爲一個可以保全睿王名聲與杜依依性命的好辦法,只是紙包不住火,一旦事發,這事又該如何處理…………

    “懷瑜居的下人我會安排,你現在就去沈府,回來之後就去懷瑜居,全當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記住,今日,什麼事情都沒發生過!”

    寧致遠緊緊握着身後假山的棱角,腦子裡已經開始爲此事設定了幾種應對方法!

    按着禮儀規矩,明日杜依依該是隨着自己入宮請安纔是,皇上皇后是認得她的,就算自己找來了假的也只能瞞過睿王府裡的人,明日,就算揹負着不顧祖宗規矩放浪形骸不尊長輩的罪名,他也必須要帶着假杜依依離開!

    徐媽媽一走,他也沒了再與大臣們飲酒的心思,讓常流幫着擋了擋後他就到了書房寫了一封信,讓隨從秦淮帶着離開了睿王府,杜依依離開了王府會去何處?不可能回沈府,也不會呆在京城等死,一定是離開京城,京城有四個城門,她會是從哪裡離開?皇上的勢力眼線遍佈軍中,他不能讓沈客出手,這個時候,他只能動用自己多年蟄伏積攢起來的力量了。

    杜依依!這一次你要爲你自己的的胡作非爲付出代價!

    在書房喝了一盞茶壓壓驚之後,他整理好了自己的情緒,讓自己回到了喜氣上眉梢的新郎狀態離開了書房去了後院!

    杜依依想過,自己若是離開了京城,就要實現自己前世今生的願望,好好的遊歷山川名流,讓自己要無拘無束逍遙自在一回,當然,爲之,她要背上罪名,乃至是要放棄自己的性命,可她毅然無懼,昨夜她想着自己站着分岔路口的兩種生活,越想越是發現自己難以如陸湘雪一般相夫教子,與其沒有骨頭沒有志願的活着,她還不如去做一些自己想做的事情。

    讓她欣慰又頭疼的是,她碰到了顏行祿,碰到了他,而不是其他人,在王府那一刻,若是換了其他人,恐怕她根本見不到現在的藍天白雲,可偏偏就是他,就是出了京城,還要對自己戀戀不捨跟隨左右,她可以不顧性命的做出這個選擇,那是因爲這條性命已經完完全全的是屬於自己的,但顏行祿的命,卻不單單只是屬於他自己的,他有父母,有錦繡前程,此番一去,必然就是再無回峰。

    “我此去就可安然脫離,你大可放心,不必陪着我浪跡天涯。”

    “此去姚州山高路遠,我反正是閒着無事,送你安全抵達了姚州,我就離去!”顏行祿低着頭,很有耐心的將掛在車廂木板縫裡的一根枯草拔了出來,用指甲慢慢的將其掐成了一小段一小段的碎屑。

    “若是你父母發現你失蹤報到了順天府,那我的罪名可就又多了一項了,逃婚,還順道着拐了太尉家中公子私奔。”杜依依偏頭嘖嘖笑道:“要是被人逮住了,那可是得浸豬籠的吧!”

    “若是浸豬籠,有我做伴,也算是一樁佳話了!”顏行祿擡頭,明眸皓齒。

    “被人鄙夷唾棄還差不多,什勞子的佳話!”杜依依翻了個白眼。顏行祿不但是個呆子,還是一個抽風的呆子,先前還在睿王府說着男女授受不親,現在卻是死皮賴臉的坐着不走,實在是讓她無法理解。

    “其實我也想過,若是皇上沒有賜婚,你會不會嫁給我?”

    “……………………”

    這已經超出她可以理解的範圍了!

    當初那不過是她的一時戲言,他卻當了真…………這麼的呆頭鵝,是如何成爲京城聞名遐邇的才子的?

    “你可不要癡心妄想……”杜依依誇張的一把抱住了自己的雙腿向後縮了縮。



    上一頁 ←    → 下一頁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
    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修羅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