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二章:金蟬脫殼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六十二章:金蟬脫殼字體大小: A+
     

    跑,也還是在這睿王府,只要她行跡敗露,就不可能再有跑出去的機會,可若是等着顏行祿走進,那就更是傻逼行爲,難道要等着他揭穿自己?跑也不是不跑也不是,該是如何是好!

    看見杜依依呆傻在原地,那頭的顏行祿卻是加快了速度奔跑了過來。

    “你怎麼會在這裡?還這副打扮?”依他所想,現在的杜依依該是鳳冠霞帔坐在新房裡纔是!爲何卻會穿着一身下人的衣服在這長廊裡奔走?

    “你若是要幫我,就什麼都別說。”長廊人多口雜,在這裡對峙着總會引起旁人的注目,杜依依一邊說着一邊拉住了顏行祿的衣袖。

    顏行祿錯愕尷尬靦腆的道了一句男女授受不親,卻也知道長廊不是說話的地方,故而沒有掙脫隨着杜依依到了一旁的假山後。

    “你這到底是要做什麼?難不成你是要…………”杜依依如此慌張出現在這裡直奔二門,原因就只可能有一個了!

    “對,你想得不錯。”杜依依沒有狡辯,在她的認識裡,顏行祿人雖木訥,但卻是俠骨柔情,對自己,似乎也是有那麼一些好感的,要說服他該是不難。

    “實在是膽大包天,你可知道你這樣做會有什麼後果?”

    成婚之日逃婚,皇上怪罪下來,杜依依這條小命很可能就要玩完了!

    “我知道!但我這麼做有我的理由,你不想幫我,但也別害我,今日你就當沒見過我!”杜依依密切注意着四周的動向,儘量壓低着聲音壓制自己的焦急萬分!

    “你當真不怕死?”顏行祿眉頭緊鎖。

    “死不足爲懼,我怕的,只是日後無法解脫!”

    “這麼說……你不喜歡睿王?”顏行祿驀然一怔,在杜依依看得焦急萬分的時候,他的嘴角突然的咧出了笑容:“我帶你走!”

    杜依依不愛睿王,不想嫁給睿王,這不是他一直期盼的事情?從來都是循規蹈矩的他,如今,也只想如杜依依一般,爲了自己的幸福,瘋癲一回,瘋狂一回!

    杜依依沒有料到顏行祿會是這麼回答,他是可以袖手旁觀的。

    “不行,此事一旦暴露必然會牽連到你,我完全可以自己走出去!”對於顏行祿,她心頭其實還是有一分歉意的,而今自己是走上一條不歸路,沒來由把顏行祿也拖進去,他是太尉之子,日後步入仕途必然是平步青雲扶搖直上,沒來由要爲了自己而觸怒了皇上觸怒了睿王斷了一生的錦繡前程!

    杜依依的堅決神色,讓顏行祿詫然一笑:“我只是,想送你一程!”

    “你若是想幫我!替我去準備一輛馬車,在城南門等我!”此行離開睿王府,京城是不能再呆下去了。

    “好!我等你!”顏行祿開懷一笑,看得杜依依肯定的與自己一點頭,隨即就快速奔跑着出了二門,若是顏行祿同時與她出府,之後必定會給人留下證據牽連到他,讓他先去準備馬車,倒是省了自己一些事!

    顏行祿一走,杜依依掃看了四周確定沒有異常之後,立即一溜煙的跑着出了二門。

    因爲皇上皇后三妃都到睿王府,今日的睿王府加重了三倍不止的防衛,府門口的守衛更是森嚴,不過嚴密的盤問也是隻針對進府的人,對於出府的人就要鬆懈得多。

    “你是幹什麼的?”

    在府門門坎前,杜依依就被攔住了。

    “大哥,我是王妃的陪嫁婢女,得了王妃的允許出門去辦些事情。”杜依依從容鎮定的道。

    “二子,方纔花轎進門的時候我見過這些婢女,是這樣的裝扮!”一旁一直打量着杜依依的護衛低聲說道。

    “走吧!”護衛打看了兩眼,不耐的揮了揮手。

    杜依依盈盈福身道了謝,快步跨過了門檻,匆匆離開了此地。

    睿王府的後院正是觥籌交錯,皇上皇后幾位娘娘坐在第一桌的上席位,而幾位皇子公主則是坐在下頭,睿王乃是今日的主角,少不得就要應酬陪酒勸酒,不過睿王身體羸弱飲不得酒,還是寧誠在幫着他解圍勸酒,纔可讓他酒過三巡已經是面不改色,在寧誠的黨派讚頌寧誠之時,皇上也是高興的連連讚揚了一番。

    皇上雖知幾兄弟的奪嫡之爭,但心底卻是期望看到一家和睦的,怎奈這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十大功勳世家一手遮天,他寧願揹負罵名也要將其剷除肅整朝綱是爲了自己的萬世功業又何嘗不是爲了來日他的兒子繼承了他的江山之後能夠順順利利無阻無礙,而他這幾位兒子,與那些功勳世家都是有着千絲萬縷的聯繫的,一時不好,說不定就是一場浩劫,人人都想做頂天立地的英雄功蓋千秋的霸主,可有誰知道他這個皇位座得有多不容易?而今,最讓他欣慰的寧致遠卻也要參合進來!他若是有了閃失,讓他有何面目去面對黃泉之下的蘇妃?

    心中有事,皇上不免就多喝了幾杯,皇后看着皇上已經有了醉意,低聲勸阻了兩句,哪知皇上卻似乎是充耳不聞,反倒是藉着酒意呵斥起了小公主寧蕭。

    “你前兩日是不是跑出宮了?還把你五姐氣得發了病?”

    “父皇,這事您不是說不再追究了嗎?怎麼…………”寧蕭癟着嘴,小聲的說着,那日在沈府回去之後皇上就知道了在沈府裡發生的事情,當即就讓她與大公主去了寧元宮詢問了一番,在大公主的袒護與權勸慰下,皇上已然平息了怒氣,說是最後一次不得再犯,怎麼這還藉着酒意秋後算賬呢?還是當着這麼多大臣的面,“五姐……”

    “好了,你別說話。”大公主拂開了寧蕭的手,起身走到了皇上身後,“父皇,您醉了,要不要去休息休息?”

    皇上咧嘴一笑,“好好好!還是五丫頭體貼朕。”

    正在陪酒的寧致遠與寧誠正好輪完了一圈,一看寧蕭癟着的嘴與皇上身後的寧纓盈,就知道了這定然又是皇上斥責寧蕭了,這種事情對他們來說已經見怪不怪了,寧蕭雖是小公主,但卻不得皇上的歡喜,偏偏又不安守本分喜歡惹禍生事,每次只要是家宴皇上見到了寧蕭,少不得就是一頓斥責,只是這次到底是寧致遠的大婚,這樣鬧着是在是不成樣子,寧致遠心裡又因爲杜先生那事不敢與皇上多說話,也就只能在一旁看着。

    皇上在皇后與寧纓盈的攙扶之下緩步離開了酒桌,寧誠這個素來最會表現自己一片孝心的長子也緊步隨在皇上身側走了,大臣們看着皇上離去怔忡了一瞬,隨即卻是涌到了寧致遠的身邊,用着各種賀喜吉祥的話意圖灌酒。

    後院此時一派喜慶,但現在的懷瑜居里的一干婢女老媽子,卻是被眼前的一幕嚇得瞠目結舌渾身發顫。

    杜依依的離去,已經有了半個多時辰,一直沒見’香草‘返回’,常媽媽就進來支會徐媽媽一聲,誰知道她這一走近,才發覺歪着頭看護着牀榻上王妃的徐媽媽,居然早已昏迷不省人事。

    而更是讓常媽媽心驚膽顫的是,在她叫了幾聲王妃無迴應掀開了被子之後。

    哪裡還有王妃!這根本就是香草!

    香草與徐媽媽具昏迷不省人事,那提着馬桶走了的香草………………

    一想到這種可能背後帶來的大禍臨頭,常媽媽雙腿一軟,癱坐在地。

    “這可如何是好,如何是好啊!”

    常媽媽本就是懷瑜居這些侍婢的頭,看得她都沒了方寸,幾人也都是顫顫兢兢的縮在一角不敢有動作,還是連翹一急之下拿了一盞涼茶潑在了徐媽媽的臉上。

    徐媽媽是幾位陪嫁婢女裡的頭,杜依依失蹤,說嚴重就是逃婚,這種事情若是傳揚了出去禍事就不止會降臨到杜依依頭上了,很可能連她們這些陪嫁婢女也會造謠,這個時候她也不敢擅自拿主意,現在皇上還在府上,若是觸怒了聖顏,今日的喜事,很可能就會變成禍事了!

    冷水潑面,徐媽媽幽幽的醒了過來,纔要伸手去摸隱隱陣痛的後腦勺,一睜開眼卻看見了一屋子的人。

    徐媽媽心裡一涼,暗道了一聲不好,方纔自己遭受襲擊,肯定是小姐出事了。

    “可是生了什麼事?”

    “徐媽媽,不好了,王妃不見了!”連翹指了指依舊昏迷的香草。

    “什麼…………”正要起身的徐媽媽一怔,呆鄂的坐了下來。

    “徐媽媽,現在可如何是好?”常媽媽也已經從驚慌失措回過了神。

    徐媽媽到底在李國公府也是經歷過一些事情的,前番杜依依跳城樓也是她一手服侍着,對於杜依依做出如此乖張莽撞的舉動倒是並不如常媽媽一般手足無措,她撫了撫有些凌亂的鬢角,定了定心神問道:“什麼時候的事情?”

    “有大半個時辰了,王妃扮作香草的樣子走的,我們一時疏忽,等到發現已經是晚了!”常媽媽在紅錦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
    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百煉成仙重生軍營:軍少,別亂來重生之武神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