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九章:迎親(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九章:迎親(一)字體大小: A+
     

    杜先生在致遠府多年,寧致遠對他禮待有加,他對寧致遠也是欣賞的!他雖從根本上說是皇上的人,可到底現在在爲寧致遠謀劃!對寧致遠,他還是有一份忠誠之心的!這番話他不能隱瞞,他必須要取一箇中和之道!讓皇上對此釋懷坦然!

    迎親隊伍已經準備就緒了,前頭高頭大馬脖子上繫着紅花球,後頭就是八人擡的花轎,而更後頭則是鑼鼓嗩吶長號角的樂師,再後頭是舉着避退牌子的睿王府護衛,最後頭的則是一干提花籃的侍女!

    有五城兵馬司的人開道護航,從堆花街到沈府的道路已經暢通無阻,知道今日是睿王大婚的百姓無不是圍在了這道理兩側,踮着腳伸長了脖子等着看新郎打此而過!

    高頭大馬胯下騎,大紅花球身前掛,從這高馬背上看兩側擁擠的百姓,一股豪氣霸氣油然而生,讓寧致遠一掃方纔的陰霾,嘴邊掛出了一絲笑容。

    鑼鼓嗩吶長號角,鞭炮鮮花紅地毯,寧致遠這一樁婚事比之三月前的沈客大婚也毫不遜色,遠遠的,守在花轎必經道路上的沈府下人就聽到了鞭炮與鑼鼓聲,在確認了是迎親隊伍之後下人趕忙一路狂奔到了沈府,與沈客稟明瞭花轎現在的方位!

    沈府的酒宴已經吃得差不多了,聽得花轎快要臨門,那些還握着筷子的夫人都是放下了手中筷起了身,一簇擁到了府門口等着花轎的到來。

    後院裡屋子裡的杜依依早已戴上了那頂沉重的鳳冠,只是遮面的紅蓋頭還握在她的手中,現在沈客在前院陪客,陸湘雪也總算得了空到了她屋裡來,屋子裡的一干奴僕早已做好了準備,紅棗花生蓮子都已經灑在了牀榻被褥上頭,火盆也已經點燃,到時候只等新郎臨門她們恭賀一聲討個紅包彩頭就是了。

    沉重的鳳冠壓着杜依依一直縮着脖子,但她心裡頭的那份忐忑卻沒有被這貴重沉重的鳳冠壓下去,要不是有着陸湘雪在她身旁寬慰着,只怕她是一刻也坐不住!

    “夫人小姐,花轎已經到了堆花街街頭了!”

    守在院門口的靈兒聽得了管家的消息,匆匆就進了屋稟告。

    “那就快了,都準備着,到時候可不能讓新郎輕易的就揹走了新娘纔是!”這屋子裡的都是沈府的婢女老媽子一等女眷,這些人滿滿的擠在屋子裡當然不是杜依依這需要這麼多人,而是爲了等下的行動,新郎進了二門,沿途都會遇上這些奴僕,這給的紅包越多,才越是顯得新郎有誠意,今日是沈府難得的大喜之日,陸湘雪當然也要讓奴僕得一些好處才行!

    “依依,還是把蓋頭蓋上吧,等下迎親的人進了院子看見了可就不好了!”陸湘雪說着就去鬆開杜依依握着蓋頭的手。

    “嫂嫂。”杜依依咬着牙不願撒手。

    “依依,你無需緊張,等下睿王進門,會將你一路揹着上花轎,香草會在旁邊給你引路,來,把蓋頭蓋上!”陸湘雪與杜依依笑了笑拍了拍她的手背。

    杜依依深吸了一口氣,又緩緩吐盡,才鬆開了手。

    大紅的顏色,她是怕的,從心底的怕,那日,她一睜開眼,雖頭顱無法轉動看不到那一汪血泊,但那刺鼻的血腥味卻是直接在她腦子裡留下了血泊的影子,那日她身着的那一身喜服雖說依舊被一把火燒了,可在沈客抱起自己的時候自己看到的那抹鮮紅,卻一直在她腦子裡無法消退!

    紅,是血的顏色,是大凶,也可是大吉,當然杜依依跳下城樓,那一汪血泊是大凶,而今日滿眼簾的紅色,卻是大喜!可是在她生命的開端,紅色,就已經是被設定爲大凶而讓她恐懼的。

    她很怕,怕這紅蓋頭蓋住了自己的雙眼,怕自己的時間只剩下了這大凶的紅色!

    但陸湘雪說,這是成親必須要走的一遭。

    沒有一個女子出嫁不會蓋上紅蓋頭,因爲新娘當日的容貌,只能讓新郎一個人看到,被丈夫掀開自己的蓋頭是一件幸福的事情,當初的陸湘雪雖未有一個完美的洞房花燭夜,卻也曾體會過沈客掀開她蓋頭時的幸福。

    大紅的蓋頭,終究,還是籠罩在了她的世界!

    杜依依儘量儘可能的低着頭看着自己的雙腿雙手,一樣是紅色,就是手上那隻鐲子,也是紅的。

    身側坐着的陸湘雪感受到了她的緊張,又是安撫的拍了拍她的肩頭!

    “不用怕,不用緊張!”

    杜依依不可能會不緊張,她從未有過這麼的害怕,怕這種無處不在的紅色,怕這種代表着鮮血的顏色!

    前院,震天的鞭炮聲響了起來,伴隨夾雜的還有號角鑼鼓嗩吶的聲音。

    “夫人,花轎臨門了!”

    靈兒又是匆匆跑了進來。

    花轎臨門,新郎拜見過代表高堂的沈客之後就該入二門了,陸湘雪欲要起身,可杜依依卻是緊緊握着她的手,無奈,她只得俯身又安慰了杜依依兩句再掙開了手。

    “香草徐媽媽你們二人留下來,其他人都隨我出去。”

    “是。”一衆婢女老媽子異口同聲的應了一句是,魚貫而出的跟在了陸湘雪身後,徐媽媽等得都退了出去,就讓香草守在門口。

    可她方轉身,就看到了杜依依的臉與那隻掀開了蓋頭的手,“小姐,使不得!”

    她慌忙奔了過去,欲要將杜依依頭上的蓋頭放了下來。“這蓋頭蓋了上去,可就只有新姑爺能掀開的。”

    “徐媽媽,我悶得慌,就一會兒!”杜依依死死握着蓋頭的邊角。

    徐媽媽思忖之下,想出了一個折中的法子。“小姐,也就一時半會,等下你入了花轎再偷偷掀開一會兒就是了,現在可掀不得啊!”

    “人還未來,一會兒就是了,等下香草看人來了就給我一個消息,我再蓋上就是了!”杜依依卻是不肯依。

    “那就依了小姐的意思。”徐媽媽再三思忖,只得點了點頭。“香草,你可好哈看着!”

    “好勒!”香草目不轉睛的望着屋外,高興的指着不遠處的那一串隊伍說道:“徐媽媽。新姑爺已經進了二門了,馬上就到咱們的院子了!”

    徐媽媽歡喜的應了一聲好,俯身欲與杜依依說兩句討喜的話,可才一低頭,她就看到了杜依依緊緊握着的雙手。

    哪個女子出嫁前不是緊張忐忑的,徐媽媽笑着說道:“小姐,等下新姑爺揹你,你可要小心着些!新姑爺身子弱!”

    這點,是陸湘雪與她說過的,起初杜依依囔囔着要減肥徐媽媽也一直是想到了這上頭,寧致遠身子弱,而杜依依這幾月又長胖了不少,這院子到府門可是有一段的距離,若是累壞了新姑爺,那可就不好了!

    “我知道!”杜依依縮着的脖子根本無法自如的運轉自己猶如灌鉛的腦袋,只能應了一聲。

    “小姐小姐,新姑爺進院子了,進院子了!”門口,香草歡快的蹦了起來。

    隨着她這句話一響起,屋外也傳來了那些婢女老媽子討喜說着吉祥話的聲音。

    “小姐,快些蓋上蓋頭!”徐媽媽也顧不得杜依依的堅持,立即就去挪杜依依的手。

    杜依依深吸了一口氣,心頭百種念頭一閃而過,最後,還是隻得乖乖的放下了手,蓋上了紅蓋頭。

    “看賞!”在睿王身側,就跟着睿王府的管家,今日的他,可是名副其實的財神,一粒粒碎銀子在他手中的錢袋子裡被拿了出來賞給了婢女老媽子,而寧致遠也是憑藉着此一路暢行迅速的抵達了這院門口。

    今日是難得的大喜日子,寧致遠又出手大方,這些奴婢老媽子是一口一句吉祥話樂此不彼的說着,拿了一粒碎銀子還想要第二粒,寧致遠也不惱怒也不多說,看着也就讓管家給了。

    有錢使得鬼推磨,寧致遠這個財神爺一路破阻礙,順順利利的就到了陸湘雪的前頭。

    “見過嫂嫂!”寧致遠抱拳躬身。

    “睿王殿下請起。”陸湘雪今日乃是新娘的嫂嫂,自然日後也是睿王的嫂嫂,在平日顧及君臣之別不可能會當受寧致遠一禮,而今日卻是不同,寧致遠要入閨房,可必須要過她這一關,一身嫂嫂,自然當得。“睿王殿下是千金之軀,依依也是我與夫君的心頭肉,依依偶爾有些小性子,今日你們結成連理,日後睿王殿下可要多多擔待纔是!她有什麼做得不對的,睿王殿下也要多多包涵纔是!”

    “嫂嫂訓示,齊睿銘記在心!”寧致遠直起腰身,在管家的手中接過了一個紅包。“嫂嫂,這是齊睿一點心意,嫂嫂務必要收下才是!”

    “好好好,今日大喜,我也討個彩頭!”陸湘雪未有推辭接過了紅包交給了身側的李媽媽。同時也先寧致遠一步進入了屋子裡。

    “幾位姑姑今日也辛苦了,這是我一點小小心意,請收下吧!”寧致遠也不會爲了屋檐下站着的幾位姑姑。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
    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白月光男神自救系統[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