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八章:吐露心跡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五十八章:吐露心跡字體大小: A+
     

    皇上說,他已經在花轎的必經之路上安排了五城兵馬司的人在那裡清理道路併到時候可負責他的安全。

    花轎昨日睿王府就已經備好,高頭大馬也已經繫上了紅花球只等寧致遠垮上其背,迎親隊的鑼鼓嗩吶手都是皇上派來的宮廷樂師,在睿王府前院已經擺滿了桌子椅子,可謂萬事俱備只欠新娘。

    書太監一走,廚房裡的御廚就開始忙碌了起來,寧致遠將一些事情安排了下去,之後便就清閒的與杜先生坐在後院喝茶賞菊。

    “昨日纓盈在沈府犯了病,父皇把寧蕭那丫頭罵了一頓,聽說那丫頭哭了一天了,也不知道今日會不會來了!”

    杜先生並不是普通的幕僚,寧致遠對他的尊重一方面是緣由杜先生的真才實學還有運籌帷幄的腦子計策之外,還有另一層的關係。

    他雖養在府中深居簡出,但難免還是有些人容不得他,皇上身在宮中顧及不了太多,於是,就派了這麼一位聰明睿智的杜先生來替寧致遠看着,寧致遠也尊重杜先生的身份除了他的真實心思之外所有的事情都是與杜先生坦白實言的,今日是他大婚,皇上肯定是會來的,到時候杜先生少不得要與皇上報告自己的情況,所有寧致遠必須先試探一下杜先生的口氣。

    “聽說是因爲小公主偷偷溜出宮,又吃了不能吃的東西,大公主對小公主可是真心的疼愛,這就給氣得犯病了!”杜先生可是打探消息的一把手,據寧致遠所知,皇上將杜先生派過來的時候還給他秘密撥了一些人任用,這些年他打探外界的消息都是從他這裡得知的。

    “纓盈那病御醫還找不到根治的法子,這長久下去可不是辦法!”寧致遠眉頭緊皺,放下了手中的茶盞。

    杜先生只是瞥了一眼寧致遠的神色,就低頭吹散了漂浮在茶麪上的茶沫,呷了一口茶。

    “國師什麼時候回來?”寧致遠知道杜先生已經將自己這番話裡對寧纓盈的關懷之意記在了心裡,又轉到了別的話題上頭。

    “按着原本定下的日子,還有五天!”杜先生不假思索的回答。

    “想十九年了,前幾日我去皇陵祭拜母妃,還覺得恍如隔世,母妃離世前估計最想看到的就是今日了,可惜…………”

    “睿王殿下莫感傷,蘇妃娘娘臨終前的最後一句話就是保孩子,睿王殿下保守病痛折磨活了下來,蘇妃娘娘在天有靈,也該瞑目了!”

    “瞑目?杜先生,當真以爲我不知道麼?”寧致遠擡頭,凝視着杜先生。

    杜先生一愣,嘴角抽了一抽。

    “我是說笑的,杜先生,你在我府上呆了,有五年多了吧!”

    “五年多了。”杜先生點了點頭。

    “杜先生爲我盡心盡力籌謀,我對杜先生,當真是感激涕零,今日我新婚之喜,杜先生可要多喝幾杯纔是!”

    “一定一定。”杜先生笑着低下了頭。

    “杜先生,你說這江山如何?價值幾何?”寧致遠卻是端起了茶盞。

    “關山萬里路,明月共長河,我大賀江山如畫,更是固若金湯,價值,無可計量!”杜先生不緊不慢的朝着北方拱了拱手。

    “前日,我在外頭聽到了一首打油詩,也不知道是誰人所做,豪情萬丈朗朗上口,只聽了一遍我就記得了,杜先生可願一聽?”

    “願聞其詳!”

    “龍在沙灘被蝦戲,虎落平陽被犬欺。虎伏深山聽風嘯,龍臥淺灘等海潮。海到盡頭天做岸,山登絕頂I我爲峰。如日東山能在起,大鵬展翅恨天低。誰無虎落平陽日,待我風山再起時。有朝一日龍得水,必令長江水倒流。有朝一日鳳囬巢,必讓長城永不倒。有朝一日虎歸山,必要血染半邊天。有朝一日獅入林,我要氣吼山河震。有朝一日遊地府,我讓地府底朝天。有朝一日遊天邊,衆神跪在我身邊。有朝一日鳳翔天,我要天下盡我鳴。有朝一日我出頭,我要天下唯我尊。天下英雄出我輩,一入江湖歲月摧。宏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杜先生說,這首打油詩如何?”寧致遠飲了一口茶,笑着斜睨着杜先生。

    杜先生臉上笑容不減半分,握着茶盞杯蓋上頭把的手慢慢的放了下來:“朗朗上口,通俗易懂,不錯不錯!”

    寧致遠搖頭。“不是,我問的是這打油詩的詩意如何?不知杜先生在這首詩裡聽出了什麼?”

    “豪情萬丈壯志凌雲,大是激勵人心,讓人聽之振奮不已!”杜先生眼皮一眨,嘴邊的茶盞也放了下來。

    “好是好,只是其中有一句大是不妥,有朝一日我出頭,我要天下唯我尊。霸氣有之,但不敬君主,宏圖霸業談笑中,不勝人生一場醉。有些人一生圖謀大業,有些人卻只願一醉!杜先生覺得前者好還是後者優呢?”

    “如人飲水,冷暖自知,前者也許圖謀大業而不成,後者也可能難以入醉,看的,不過是各人的想法罷了。”杜先生一邊說着一邊掃了一眼寧致遠的雙眼,深邃而堅定,這番話,果然是說給他聽的,這打油詩已經涉及到了天下唯尊,其中的深意他哪裡會不明白。

    “我看老大老二老三,可都是一心要做這九五之尊的人!杜先生說,若是他們得了權勢,我會如何?杜先生這些年在我府上爲我排憂解難解決的事情也有不少了!”

    有些話是紙包不住火的,他有奪嫡之心遲早會被皇上得知,他之所以一直瞞着杜先生,就是怕這婚事有變,現在馬上花轎就要出門了,就算皇上想要把他拉回來也已經來不及了!今日借杜先生之口讓皇上知道自己的心思,總比日後皇上在自己的所作所爲裡得知要好!

    “皇上讓老夫到睿王府爲瑞王殿下排憂解難,就是想讓睿王殿下離開這一潭渾水好好的安逸無憂的過完餘生,睿王殿下又爲何要讓自己深陷泥沼前功盡棄讓皇上擔憂呢?”杜先生直視着寧致遠,已然不顧君臣之別。

    “子非魚,安知魚之樂!父皇以爲安逸無憂度過餘生便是我所求,可他卻不知道我其實想要的是什麼!杜先生,別忘了我這一身病,是如何得來的!”

    瞬間冷卻的眼神,陰氣沉沉的額頭,讓杜先生有些慌亂,不知不說寧致遠實在是把他這種心思僞裝得太好了!他在府中五年,寧致遠一直也只是安逸的過着自己的日子深居簡出,今日卻突然說出了這一番豪情萬丈的話,這與他印象裡那個寧靜以致遠淡泊而明志的寧致遠判若兩人!他本以爲這個從小羸弱的皇子該是幾位皇子裡的異類,全不想還是殊途同歸!

    都是皇子,離着九五之尊也就是一步之遙,誰會甘願放棄屈居人之下?很顯然,寧致遠是要告訴他,他已經選擇了前者,圖謀大業的霸者!

    “睿王殿下,踏入此途,睿王府就再也不會有今日的寧靜了!”縱然寧致遠說得如此斬釘截鐵,杜先生還是想要勸說,這五年寧致遠對他禮待有加,他相信自己的話還是有幾分可信度的。

    “杜先生,今日的寧靜,也只是表象而已!人生短短不過百年,而我,最多也就是五六十年,杜先生,安逸可是大丈夫所求?”

    “不是!”杜依依搖頭。

    “眼前無憂可能一世無憂?”

    “不能!”杜依依還是隻能搖頭。

    “圖謀大業與舉杯一醉!杜先生選的前者,我自然選的也是前者,杜先生,我知你是父皇的人,可這些年對我的忠心耿耿也不假,今日我與你坦白心跡,不是要求你爲我隱瞞,而是想讓你,爲我做一個改變往後人生的抉擇!”

    說着,寧致遠就站起了身。

    “睿王殿下既然已經有了抉擇,何來還要老夫抉擇!”杜先生也站了起來。

    寧致遠屏氣凝神朝着杜先生深深一躬:“杜先生,聖祖規定皇儲立長不立嫡,可治理國家卻是非賢者不可,父皇乃一世明君,自會抉擇,我要一爭,成敗不計,只求不再一生渾噩,不再一事無成,不再被人鉗制!”

    “睿王殿下,有皇上庇護,你這一生必然會是無憂平安,爲何偏偏卻是要走那條不歸路!”杜先生忙上前托住了睿王的雙臂。

    “杜先生,說句大不敬的,若是父皇百年殯天之後呢?”寧致遠直起腰身,神色凝重目光堅定,今日他是要說服杜先生的,而不該是杜先生說服他!

    “睿王殿下!老夫定會請求皇上降旨,讓睿王殿下一生不受迫害不受鉗制無憂安逸一生的!”

    奪嫡,這是一條不歸路,踏上了這一條路,除非你可以成爲九五之尊,否則就是一條死路,就目前這個局勢,太子之位哪裡有寧致遠的半分機會,再說寧致遠還有這那個病,若是上期爲了此事憂心傷神,只怕根本就等不到他可有入主東宮的那一天!

    “杜先生,我意已決,就算父皇責罰,我也不改初衷,杜先生對父皇忠心耿耿,定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杜先生不必覺得爲難,旦直說無妨便是!日上頭頂,吉時將至,本王要去迎親了,杜先生請自便!”

    話音未落,人卻已經先行,參與到奪嫡之爭中並非是寧致遠一時意氣一時衝動,而是這些年他苦心蟄伏之下的爆發,更是他向不公的命運發出的絕響!

    不論成敗,死在征途上,總比死在牀榻上要好!

    寧致遠遠去,杜先生卻依舊呆愣在原地,他原本一直以爲寧致遠只是真心喜歡杜依依而不顧一切迎娶,而不是因爲沈客手中的權勢,想必這半月皇上也是一直這麼覺得!這樣的城府心機與耐心…………若不是他有病,或許還會有一線機會,可是…………杜先生不敢相信皇上在知道這個消息之後會是怎樣的震驚與憤怒,可寧致遠,卻要表明了自己的態度,就算皇上責罰,他依舊不改初衷!

    若是野心勃勃的寧致遠迎娶了杜依依爭取到了沈客的權勢……只怕這顆野心滋長欲要一爭高低生死的心更是堅定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
    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綴術修真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