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七章:吉日良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七章:吉日良辰字體大小: A+
     

    等到杜依依強打着精神任幾位姑姑上下襬布的把壯畫好了之後,陸湘雪身側的靈兒與李媽媽就來了,現在沈府已經開了門接客,只要再過了不久就該會有賓客臨門,睿王與沈府先後擺宴,但除了少數皇親可以隨着花轎去睿王府再吃一頓喜酒之外,大多的人是不能吃了這家吃那家的,按着京城嫁女的風俗,若是有人兩家都認得都是賓客,女眷就可到嫁女一方來道賀吃酒,而男人則是去娶妻的一家!到時候來沈府的大多是夫人與小姐,到時候這些人吃了酒定然也會到杜依依這裡來,所以陸湘雪先讓靈兒與李媽媽過來,省得等下這裡忙不過來!

    靈兒與李媽媽還未站住腳,果然前頭就傳來了爆竹聲,這第一掛迎賓客的爆竹響起,說明已經有人來了!

    沈客今日穿上了陸湘雪爲他做的一身新長袍,長短合適,全身都是由一塊紫色綢緞匹上的綢緞製成,躬拘之間印在綢緞上的那些福壽圖紋若隱若現,而陸湘雪今日也是一身奼紫的褙子,與沈客並肩而立,看着就是夫唱婦隨的夫妻情意濃厚,這第一個來的不是別人,就是沈客的岳父當朝丞相陸以安與岳母陸夫人。

    隨在陸以安身後進門的,則是一個大箱子。

    “父親母親!”

    “岳父岳母!”

    陸湘雪與沈客並肩將陸以安陸夫人請入。

    “一點薄禮,老夫的一點小小心意。”陸以安進入府中之後,在衣袖裡掏出了一張禮單。

    沈客接過看也未看,就交給一旁的賬房讓他登記入冊!而那口大箱子也在庫房守衛的指引下送往了庫房!

    “湘雪。”陸夫人在陸以安與沈客交談之際走到了陸湘雪身前關懷的握住了她的手,因在府門口吹了些風陸湘雪的雙手有些冰冷,陸夫人趕忙是幫她揉了揉:“留灃是個大男人細緻處他也關懷不來,你可要自己照顧好自己的身子纔是!”

    “母親,我身體好着呢!母親放心!”陸湘雪舒心一笑。

    “別人不知道,難道我還不知道麼!”陸夫人一聽就不樂意了。

    陸湘雪苦笑不得的只能打馬虎眼:“好了好了!今日是大喜的日子,說這些做什麼!母親,稍後還會有客人來,你也未曾到過沈府來,不若讓父親帶着你到沈府走一走?”

    “好!今日你們忙,我就與你父親去走走!”陸夫人寵愛的又是揉了揉陸湘雪的手。

    “招待不週,岳父岳母擔待擔待!”

    沈客與兩位抱了抱拳。

    陸夫人甚是歡喜的點了點頭說了聲無妨,就拉着欲要與沈客喋喋不休的陸以安到了一旁。

    沈客現在是武將之首,而陸以安則是文臣之首,自古文臣武將就是聚不到一處的,沈客雖是出類拔萃,但陸以安對這位女婿其實還有不滿之處,倒是陸夫人對沈客是幾位的歡喜十分的放心,在她如陸湘雪這般年紀的時候也是對陸以安芳心暗許之人,所以她更是能明白陸湘雪的心情,雖說沈客是武將無法與陸以安說到一處,但這畢竟是皇上賜婚,沈客又是皇上信臣,而這有是女兒心裡歡喜的人!要去哪裡找這麼一個乘龍快婿?

    “你這個老婆子!哎呀!”陸以安一路被陸夫人託着彎彎繞繞一直沒入了後院才停了下來,陸以安是沈客的岳父,特意帶着陸夫人來本也是打算今日幫着沈客兩人一些忙的,陸夫人這一拖二拽的又說不明白,他當然就有些不快了。

    “你能幫上什麼忙,我看沈府井然有序,不用你幫忙。”

    在沈客與陸湘雪之前,陸以安與陸夫人餘蓮也是大賀的佳話,陸以安年紀輕輕才華橫溢,一舉高中狀元,從一個沒有任何背景的寒門書生到今日的一朝丞相文臣之首,可說是大賀年輕人的奮鬥榜樣,加上他又是貌似潘安玉樹臨風,藉此更是虜獲了一大批少女芳心,而她,就是讓那些少女羨慕嫉妒眼紅的陸夫人,他們之間,是陳世美與秦香蓮故事裡前半段的最完美的詮釋,而讓這個故事更完美的是這個更完美的結局。

    他本是寒門士子,與江南小戶人家小姐的餘蓮情投意合並珠胎暗結,怎奈餘蓮父母陸以安無父無母家徒四壁嫌棄不願成全,趁陸以安赴京趕考之際,餘蓮父讓陸以安定下了約定,若是陸以安高中三甲,他就可以成全兩人,若是落榜,陸以安也不用回來了,餘蓮腹中胎兒也要打掉,命運眷顧,那一年陸以安高中狀元,身戴紅花跨高馬,帶着戶部下達的任命官文一同找到了餘家。

    這是那些寒門士子與書香門第小姐鍾情的老掉牙故事,但這樣的故事就算髮生一百遍一萬遍,都不會有人覺得膩煩,這樣的故事,如此美好,如此難忘。

    兩人的後半段故事,並沒有那些書生始亂終棄的悲劇,也沒有家族棒打鴛鴦的悲情!那年陸以安與餘蓮成婚,之後餘蓮就隨着陸以安到了京城,他在官場摸爬滾打,她在家中養胎,十月懷胎,在一日大雪飄飛時產下陸湘雪,而之後雖餘蓮再無所出,陸以安身居高位,但他從未有留戀花叢沾花惹草更沒有納妾填房!兩人之間初見時就萌發的濃切愛意,就一直保養到了今日!

    時至今日,就是她自己也多不會記起自己的名字,無論在家還是在外,她更喜歡的是陸夫人這個稱呼!

    “我想去看看那個杜依依,雖說現在要出嫁了,可那也不是一個省心的人,女兒嫁過來,你放心我可不放心!你也不聽那段時間京城裡的傳言!”

    “你這個老婆子,你要去看拉着我去幹什麼?你去就是了,我去幫着沈客會客。”陸以安掰開了陸夫人的手。

    陸夫人看了一眼四周,壓低着聲音說道:“誰知道那個杜依依是不是厲害的角色,等下我要是招架不住那就丟臉了!還是你陪着我一起去的好。”

    “你一把年紀,還怕她一個小姑娘欺負你不成!”陸以安想笑不敢笑。

    “那你去好了,你去好了!”陸夫人置氣的推了推陸以安。

    “杜依依我見過,雖說傳言是有些不好,但人看着還是挺善良的,湘雪好不容易纔把她嫁了出去,你等下可不要自找麻煩!聽到了嗎?到時候這花轎一出門她就是睿王妃了,你肚子裡那些話還是爛在肚子裡的好!”

    “我…………”陸夫人被陸以安一語戳中了心思,尷尬又氣惱的掐了陸以安的手臂一把。“那我就一個人去了,你去前堂會客好了,反正你老頭子這一點面子還是有的!”

    說着陸夫人就頭也不回的走了。

    “這個老婆子!”陸以安揉了揉痛處,苦笑着按着原路返回!

    堂堂丞相,在朝堂敢呵斥公侯,背地裡對這位妻子卻是百依百順,兩人的和睦相處,跟兩人對彼此的理解是分不開的,他們如此,沈客與陸湘雪也是如此!

    但願今日這一對新人,也是如此!

    *******

    “小姐,陸夫人來了!”李媽媽靈兒是從丞相府裡出來的,陸夫人是出了名的好脾氣待下人寬厚,這李媽媽原就是她身側的婢女,現在隨了陸湘雪李媽媽還是會時不時回丞相府看看,一見着陸夫人自然是倍感親切。

    杜依依已經畫好了妝容換上了喜服,因爲那頂鳳冠實在是重,杜依依與幾位姑姑商議之後幾位姑姑已經答應讓杜依依等過半個時辰再戴了!

    “陸夫人!”陸湘雪嫁到沈府三個月,她在牀上躺了兩個月,丞相陸以安見了一次,一直就未見過這位陸夫人,不過從陸湘雪的性子來看她想這位陸夫人該也是一個性子溫和的人,所以她倒是不怕生!

    “杜小姐!”陸大人在李媽媽的攙扶下款款而入。“現在留灃與湘雪正在外頭會客,我一個老婆子閒着無事,就來看看你了!”

    “求之不得,求之不得!”杜依依趕忙讓徐媽媽給陸夫人拉出了桌子下的圓凳子。

    陸夫人是長輩,對一個晚輩無需多禮,看徐媽媽有此動作,她也就不客氣的坐了下來:“過了今日,可是要叫杜小姐一句睿王妃了!”

    杜依依也隨即坐在了一旁:“陸夫人是長輩,哪裡要如此見外客氣,叫我依依就好了!”

    “沈客是你哥哥,雖只是義兄,但這直呼姓名也是不妥的,依依啊!湘雪就沒與你說這些?”陸夫人這一下就揪住杜依依話裡的沈客二字。

    “嫂嫂讓我隨意。”杜依依斜睨了一眼陸夫人,對她的此番來意有了重新的認識,這感情是母雞護小雞來的!

    “這不成體統不成體統,以後還是改了吧!”陸夫人嘴角一抿,擡起眼皮對視着杜依依。

    “依依明白!”杜依依今日可不想去計較這些。

    看得杜依依通情達理,陸夫人眼裡審視的目光當即就少了幾分。“湘雪是我的獨女,你呢,又是沈客唯一的親人,我呢,沒有別的奢望,只期望你們姑嫂和睦,就算你出了嫁,也要常回來看看纔是!”

    杜依依又是一頷首:“依依明白!嫂嫂對依依情深義重,依依不是忘情負義之人!”

    杜依依這幾個明白可將陸夫人心裡設計好了若是杜依依頂嘴不通情理就不客氣的話擋在了心裡,不過就算如此,陸夫人也是歡喜的,看來自己女兒在沈府的情況比之自己想象的要好得多了:“有你這句話我也就放心了!睿王儀表堂堂,依依又是亭亭玉立,你們今日成婚,可是天作之合啊!”

    也許在三個月前,很多人就是這麼與陸湘雪說的!

    時至今日,她坐到了陸湘雪的位置上,一樣是皇上賜婚,男方一樣是人中之龍,可不一樣的是,陸湘雪有父母關懷,陸湘雪那時的心底,是喜歡着沈客的!

    命運的公不公,她無權去指責!就算寧致遠不是她心頭的人,她也一定會讓自己活得幸福!

    見杜依依只是沉默,陸夫人心裡咯噔的就想了一下!她想,她不會是還對沈客念念不忘吧!

    非也,杜依依只是,想起了自己,想起了那位老婆婆。

    “說到天作之合,哪裡及得上陸丞相與陸夫人的伉儷情深!”

    她是嫉妒着沈客與陸湘雪的人,老婆婆是當初嫉妒過陸丞相與陸夫人的人!殊途同歸,老婆婆到最後不也是活得幸福喜樂?

    被杜依依一言說中自己這一生最得意之處,陸夫人面上不由一喜,再看杜依依的目光也柔和了幾分:“我們都老夫老妻了,我倒是羨慕你們年輕人啊!”

    “執子之手與之偕老,陸夫人才是讓我羨慕啊!”

    兩人皆是輕聲一笑,外頭守着的靈兒急急忙忙的走了進來,同行的還有一個身穿大鑲大滾灰鼠風毛棉緞對襟褂子的婦人。

    “小姐,;吏部尚書肖大人的夫人來了!”

    “杜小姐大喜啊!”那肖夫人還未進屋,聲音就響了起來。

    “肖夫人好啊!”杜依依因這一身穿着不便,也就起了身並沒有出屋。

    陸夫人也起了身:“肖夫人來得真是快啊!”

    “我說在外頭看到了陸丞相怎麼不見陸夫人,原來是來了這裡,哪裡有你們這做岳父岳母的來得快啊!”肖夫人一邊說着一邊走進了屋。

    “我那老頭子說要來幫忙,所以來得早了些,肖夫人快坐快坐!”在陸夫人的指揮下李媽媽搬出了凳子。

    “怎是羨慕陸夫人,都這樣的年輕了兩夫妻還這麼和睦,杜小姐,啊不!”肖夫人捂了捂嘴笑着說道:“睿王妃!恭喜啊!”

    杜依依低頭羞澀一笑,陸夫人自然的就幫她接過了話頭:“肖夫人,她年紀小,你可別臊她,你看,那不是楊夫人?”

    順着陸夫人的目光望去,杜依依肖夫人果然在大開的院門外看到了一個身着肉桂粉淺銀紅錦緞對襟長褂的年輕婦人正帶着一個老媽子款款而來。

    “楊夫人的速度也不慢啊!”陸夫人肖夫人相視一笑,並肩就走出了屋朝着那婦人喊了一聲。

    “陸夫人肖夫人,你們來得可真是快啊!”那楊夫人進了院門,就呵呵的與兩人一同進了屋。“這就是今兒個的新娘子吧!嘖嘖,真是標緻啊!看這未來的睿王妃就是不一樣,宮裡居然也都派了姑姑來!”楊夫人一進屋,目光就在屋子裡掃了一遍。

    “這是肯定的,杜小姐要嫁的,可是當今皇上最疼愛的睿王殿下啊!”肖夫人呵呵笑道。

    “這次可是熱鬧了,等一會兒估計來的人更多了,我們這來得早,倒是打擾了杜小姐梳妝了!”楊夫人看得杜依依還未盤發,說話也就自然說到了這上頭。

    “是這鳳冠太重,見着時間還早,就讓幾位姑姑等一會兒再戴!”杜依依忙不迭的解釋着。

    “小姐,顏夫人來了!”

    靈兒又是急匆匆的跑了進來。

    往日冷清得沒有一絲人氣兒的院子在一位位盛裝打扮的夫人小姐光臨漸漸變得活泛熱鬧了起來,靈兒李媽媽在屋裡院裡來回奔走,而杜依依也是一位一位夫人的打着招呼,雖說大多的人她都不認得,但在陸夫人的幫助下也沒出什麼岔子,今日是沈客嫁妹睿王娶親,不論是王孫貴族還是公侯大臣的夫人都到了場,沈客的那些在京城的舊部下也有人捎來了賀禮,大而空泛的沈府在三個月後的今天總算是熱鬧了一回,處處張燈結綵之中是貴人云集,在這其中,有兩個身着一身嶄新布衣的老公公老婆婆在華服雲集的貴人堆裡很不顯眼,若不是他們腰間沒有那一條紅凌布,甚至會有人把他們當做是沈府的下人,老公公老婆婆跟在沈府一位下人身後在人羣之中穿梭,漸漸的就沒入了後院。

    沈府這頭忙得不可開交,睿王府的現在卻還是算安靜的,因爲花轎出門的時間定在午時前三刻,所以這個時候睿王府並沒有賓客臨門,不過寧致遠也並沒有安靜的日子過,一大早的書太監就臨了門,書太監將皇上的一長串話一直不落的轉達給了寧致遠,擾得寧致遠一腔睡意消散全無。



    上一頁 ←    → 下一頁

    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
    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抗日之超級戰神都市之少年仙尊歐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