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五章:同病相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五章:同病相憐字體大小: A+
     

    常流知道寧致遠對他這些個兄長最是是處不來,見寧朝戈並沒有離開的意思,便就又說道:“睿王殿下,稍後還要泡藥湯!我先去給你準備!”

    “四弟大婚臨近,想四弟情深意重,此番心想事成,日後必然會是一位好丈夫好父親了!”寧朝戈對這些話罔若不聞,只是笑了起來。

    “多謝二哥美言了。”寧致遠禮貌的頷首。

    “只是那杜依依性情乖張個性張揚,對沈客呢,又是情根深種,爲兄只是擔心,日後那杜依依…………”寧朝戈一挑眉。

    “這就不勞二哥費心了。”寧致遠頷首接話。

    “確實是我想多了,四弟,保重,二哥告辭了!”寧朝戈哈哈一笑,不等寧致遠起身相送,就起身拂袖轉身離去。

    早知道自己這樁婚事不會那般順利,寧致遠早就做好了心裡準備,寧朝戈兩句不痛不癢反是可看出他嫉恨的話,寧致遠當然不會往心裡去。

    “常流,你可知道我爲什麼一定要娶杜依依?”望着那三人前後離去的背影,寧致遠驀然一笑。

    “不知。”

    “這是一個秘密!”寧致遠似乎是對自己賣的這個關子很是滿意,哈哈大笑着起了身去了後堂,他要娶杜依依,卻是原因之一是他要與天爭一爭,但原因之二,卻沒有人會知道。

    當然無關情愛,連面都沒見過從未有過交集的人之間是不可能有情愛的,這是一個秘密。而現在並不是揭開這個秘密的時間。

    每個人的心中,都會有一個秘密,杜依依的秘密不是對沈客的愛戀,而是她來自異時空的那抹靈魂,寧致遠的秘密不是對杜依依的愛慕,而是一往莫深的過去,而他也有一個秘密。

    對愛情,杜依依有一躍跳下城樓的果斷,寧致遠有捨棄多年久治成效的健康的堅決,而他,卻世面都沒有,他只是將這當做了一個秘密,埋在了心裡。

    死去的樊御史是他父親的故交,是他可親可敬的伯父,可他卻沒有如同天下士子一般怪上杜依依,在他的書房裡,杜依依那一封信就夾在他最喜歡的那一本精裝詩集裡,在他的腰間,杜依依命人送來的牡丹花瓣爲香料做成的香囊就掛在那裡,而那一抹求而不得思寐難忘的倩影,更是被他藏在心中深處,久久縈繞在他腦海之中。

    文人有傲骨有高風亮節,杜依依那一跳,大多人只看到了爲人不齒的愛情,他卻看到了她的勇敢,換個角度看世界,黑白其實也不過是顛倒之間,他喜歡她,從對她那一跳抱有敬畏之時開始。

    他望她自重自愛珍重自己,她卻回了他一句挑釁的話,他的倔強與偏執從那時候開始,就開始與他嬌較起了勁,從那時的被激將,到後來的登門求娶再到後來的被拒,起起落落間,他泥足深陷。

    她的乖張,在他看來是直爽灑脫,他眼中的她,什麼都是好的,唯一的不好,就是即將要成爲別人的妻子。

    聽到那些謠言的時候,他寧願被人嘲笑的替她去解釋,在樊御史身亡的時候,他在沈府樊府之間奔走,這麼做確實是有些傻,可他傻得很快樂。

    他雖不敢表白自己的心跡,卻用行動在維護着自己的愛情。

    那一朵早已綻開怒放卻永遠見不得光的灰色花朵,就是他的愛情。

    他在想,若不是自己多管閒事,也許,自己還不至於深陷泥沼!但命運是從來讓若不是如果也許這些詞出現的。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生者可以死,死可以生。生而不可與死,死而不可復生者,皆非情之至也。”

    放下手中濃墨筆,他將泛黃的宣紙高舉,陽光透過半開的花窗打在宣紙上,投出了一格一格的陰影。

    昨日他隨着友人一同去聽戲,聽了一出《牡丹亭》,這句話,是他最喜歡的,今日興致突起,便就一揮而就寫了下來,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若他這般,就是了!

    “公子,公子!”屋外一個小廝矗立,在小廝身後,站着一位身着白衣腰繫玉帶的俊朗公子。“楊公子來訪!”

    “快快讓楊公子進來!”顏行祿趕忙放下手中紙撫了撫額頭理了理衣衫邁步。

    窗外小廝恭敬的向着身後的翩翩公子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帶着他進了書房。

    那翩翩公子才邁入了門檻,顏行祿就伸着雙手迎了上去。“楊兄,一別半載,別來無恙啊!”

    那公子趕忙握住了顏行祿手臂,煞是激動的凝望着顏行祿說道:“一別半載,顏兄還是一如當初如沐春風啊!”

    顏行祿做了一個請的手勢將人請進了屋,又讓小廝去端了茶,等人入了座,他才說道:“楊兄,若不是當初我心有羈絆,早隨着你去舒州遊歷了,當初你不是說一年後纔回來麼?怎麼這麼快?”

    “李國公一事,父親大事緊張,就修書將我召了回來,昨日剛到的,心中還惦念着顏兄,便就登門拜訪了!”

    “李國公一事鬧得京城人心惶惶,滄明公才你早日回京,也是怕你在外頭有事,楊兄,這一去半載,可有什麼收穫啊?”

    這位翩翩公子,並非普通人,正是滄明公的二公子楊懷瑾,因受大哥排擠,半年前遠赴舒州遊歷,半打算一載後歸來,如今卻被滄明公一封書信召回京師。

    “舒州靠海,風光自不是京師可比擬的,顏兄,你若有時間也應該去看看。富貴令人驕奢,整日浸在京師,早晚是要被同流的,唯有山川河流,才能洗滌了我這一身的銅臭迂腐氣啊!”楊懷瑾接過小廝呈過來的茶盞呷了一口。

    “浮天滄海遠,去世法舟輕,這等風光,未嘗一見,罔在世間走一遭,當初楊兄一句身如不繫舟,滄海任沉浮的豪情萬丈,至今響徹在耳啊!”顏行祿哈哈笑着凝視着楊懷瑾,目光中頗有幾分羨慕之意。

    “顏兄若是願意,我倆大可毗肩仗劍遨遊山河,只是這樣的日子,實在是短暫,這次我回來,就不知何時才能走了!”楊懷瑾嗟嘆一聲,低下了頭。

    “楊兄不必感傷,等一時風平浪靜,自可整裝待發。”

    “只是這風浪,卻不會平靜了,從十年前的安國公到現在的李國公,聖祖將開國有功十大功勳虎將封公侯,本是昭顯皇恩浩蕩,有福同享有難同當,可現在聖祖已逝,先祖也已經羽化,就是對苦勞功勞的李國公李閒都是快刀斬亂麻,我們這剩下的五大功勳世家,前途迷茫啊!”

    一口茶,一聲嘆,翩翩英姿公子,可染上了一絲頹廢哀傷。

    “當初聖祖封功勳公侯,賞賜的土地佔了大賀的三分之一,皇上要推動土地改革,你們自然首當其衝,楊兄,你本不是棧戀富貴之人,爲何不勸說滄明公獻地消災免禍呢?”

    “顏兄,我雖不圖富貴最愛無拘無束,但祖上打下來的底子,我捨得了,我父親兄長卻是不能捨的,獻地可避一時之禍,卻消不了一世之災,顏兄不知,這些年功勳世家隻手遮天,族中子弟在朝中大多擔任要職,在民間也依靠家中勢力壟斷了一些生意的買賣,皇上要改革,自然,這些都是要掐斷的,哎!”

    聖祖對這些功勳世家十分的關懷寬容,五十多年的發展,這些功勳世家不單是在朝堂就是各行各業幾乎都伸進了手,皇上要土要地是其一,要將這些不可見的隱患拔除也是其一。

    “那你打算怎麼辦?”楊懷瑾是滄明公二公子,承襲家中爵位的乃是他的兄長,楊懷瑾淡泊名利不圖富貴,爭不爭權勢與他無關,可若是滄明公被皇上懲處,他是家中男丁,定也是逃不掉的,想李國公的幾位公子…………

    “一家人,當然是要同氣連枝,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李國公之死剛引發了京城的軒然大波,皇上應該不會急在一時下手。”楊懷瑾搖頭嘆了一聲,撐着身子站了起來,走到花窗前看到那幾行字,他卻不由自主的頓了一頓,隨即嘴角就勾起了一抹笑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顏兄,難道這半載,你遇着了意中佳人?”

    “楊兄莫要說笑了,這是昨日去聽《牡丹亭》,一時有所感觸,才寫了下來。”

    雖是這般回答,但顏行祿那顯得有幾分慌張的目光卻沒能逃脫楊懷瑾的注目。“正是心有佳人,纔會有這番感觸,顏兄,你好不夠意思,連這也要瞞着我!”

    “楊兄說笑說笑了!若真是有,第一個要告訴的就是你了!”顏行祿訕訕一笑走到了楊懷瑾身側。

    “這話可要算數,其實不瞞顏兄,這次父親讓我回來,其實也是想讓我娶親!”

    “這可是好事啊!”

    “顏兄,這話我可只與你說,你可不能傳了出去!”楊懷瑾臉上卻不見半點喜色,反而是凝重了起來。

    顏行祿收起自己的戲謔,將小廝驅了出去關上了門。

    “這次在舒州,我倒是遇上了一個小姐,江南小戶人家的小姐,與我意氣相投,我其實已經答應了她這次回京定會稟告父母,八擡大轎明媒正娶的將她娶回來,可是…………”

    楊懷瑾搖了搖頭。

    “滄明公不答應?”顏行祿與楊懷瑾是自小一起長大的玩伴,他纔是那個最瞭解楊懷瑾的人。

    “非但不答應,還將我訓斥了一番,此番就是覺得苦惱,纔會來尋顏兄一解憂愁的!”

    滄明公既然是想讓楊懷瑾娶親,自然是已經相中了兒媳,時間之間的婚姻向來講究門當戶對,江南小戶人家的小姐,怎會入得了滄明公的法眼!望着眼前一臉苦楚的楊懷瑾,顏行祿好不容易壓下去的感傷又浮了出來,自己與這位好兄弟,真是同病相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
    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系統之鄉土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