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四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五十四章: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字體大小: A+
     

    驃騎大將軍嫁妹嫁入天家,這一場傾注了皇上沈客無數期望的婚事自然是要大半特辦風風光光,入目滿眼簾的張燈結綵,來來去去腳步匆忙的下人,將沈府以往的冷冷清清一掃而盡。

    “依依,這十日你在宮中可是時瘦了許多!”才一入杜依依的閨房,陸湘雪就拉着杜依依的雙手展開左右看了起來,原本讓杜依依苦惱不已因爲滋補過頭而積累的脂肪在宮中這十日的辛苦學習之下大多已經燃燒成了她的熱量,現在腰間雖還有一圈肚腩,但臉頰卻是瘦了一大圈。

    “清瘦一些纔算得是窈窕淑女啊!”杜依依對鏡摸了摸自己的臉頰。

    “還好還好!嫂嫂千盼萬盼,總算是盼來了你出嫁的這一天,再有兩日,就是嫂嫂都要尊稱你一聲睿王妃了!”陸湘雪含笑打趣。

    千盼萬盼這確實是一句真心實在的話,不過現在的杜依依卻也不想在這上面計較,從她到這個世界的三個月裡,雖與陸湘雪有過糾葛,但陸湘雪也教會了她不少的東西,對她來說,沈客是她想親近而不敢過分親近的人,而陸湘雪,卻是她唯一可以親近的親人!

    “嫂嫂。”

    一聲嫂嫂,滿含的是她的真情實意。

    陸湘雪還要打趣,看得杜依依認真的眼神,不由得一愣,嘴邊也是認真的唉了一聲。

    “嫂嫂永遠是我的嫂嫂!”

    陸湘雪抿脣輕笑,笑了良久,才點了點頭說道:“女兒家出嫁前總是感觸要多一些,我出嫁的時候,亂七八糟的事情想得比你還要多,你與嫂嫂不同,夫君雖是大將軍,但終究只是臣子,你現而今是要嫁入天家,日後的公公就是皇上,這些出嫁前的交代,嫂嫂不說你哥哥斷是不會與你說的,你嫁了過去,一定要好好相夫教子,睿王性情灑脫豁達好相處,但宮裡頭那些卻都是大意不得的,你這性子,也該是要收斂一些了!”

    杜依依怔了怔,緩緩環住了陸湘雪的腰:“嫂嫂,我真是羨慕你!”

    “你這傻孩孩子,羨慕我做什麼,睿王爲人和善,你與他也定能相敬如賓舉案齊眉的!”陸湘雪本要推開,可想了想,卻也沒有動作。

    “相敬如賓固然好,可我想要的,卻是相濡以沫攜手白頭。”胸前的輕聲呢喃,讓陸湘雪不由莞爾一笑:“世間安得萬全法!就是嫂嫂,也不敢有這樣的奢望。”

    “嫂嫂,一個女子,出嫁從夫,嫁錯了人就是一生的事情,什麼事情還是要靠自己去爭取的,你與沈客本就是天作之合,沈客的爲人我是最清楚的,對感情最是木訥癡呆,有些事情,還是要你去主動爭取才是!”

    “嫂嫂記得了。”陸湘雪心中一暖,嘴角的笑容也更是燦爛,徐媽媽李媽媽兩人看着這情形,各自笑着打了一個眼神,就退到了屋外帶上了屋門。

    “幸福這東西,是必須要自己去爭取的,嫂嫂,人活一生不過百年,事事被人操控如傀儡,那實在是太沒意思了!”杜依依鬆開了雙手。

    陸湘雪緊張的看着杜依依:“依依,難道你……”

    “嫂嫂放心,我不會再做讓你們爲難的事情的!”杜依依長舒了一口氣:“睿王這個人心性總算不壞,我並不討厭他,只是我嫁給睿王,倒是讓沈客爲難了,皇上提拔沈客至而今的風光無限,皇上有正值壯年,他自是不想看到他的信臣與皇子結成黨派。”

    “這些你哥哥自會有選擇,你只要安心的出嫁,別的事情不要想得太多。”陸湘雪寬慰的拍了拍她的肩頭。

    杜依依笑着低頭,輕聲呢喃道“有些事,由不得不想,一步錯,就是步步錯悔恨終身。”

    那日一衆御史在御花園跪諫,皇上派書太監把御史們狠狠敲打了一頓,那些御史雖是老頑固寧折不屈,但最終還是架不住天子威嚴退了步,不過這件事卻還是傳揚了開來,京中不少才子以此爲題作了文章,將杜依依又是拐彎抹角的抹黑了一通,而寧致遠因爲大罵御史,也被才子們稱之爲不尊老不敬大儒。

    杜依依在宮中,這些風吹雨打無懼,寧致遠也是一個灑脫的性子,對這些口誅筆伐更是不屑一顧,再說天子威嚴擺在那裡,這件事沒有杜依依與寧致遠的迴應,不過是幾天,就也退卻了溫度無人再說道了。

    張燈結綵喜氣洋洋的不單單是沈府,此時的睿王府因爲要有一場酒宴上下更是忙得不可開交,從大門口那對石獅子到後門門楣的對聯都是煥然一新,就是府上的下人也全都發了一條紅色綢緞帶系在腰間,不單單是樑柱門楣花窗上繫上了紅緞帶與花球,就是院子裡的石桌子石凳子也添了一抹紅,就在禮部與內庫的冊子上就只說紅色鍛匹這一項的支出,就有了百匹之多。

    原本來往在睿王府敬賀的人也都識時務的不在登門拜訪,這倒是讓寧致遠尋到了一個清淨的機會,大婚的一應事務都有禮部內庫宮中的人打理,他除了要那天換一身他一向不喜歡的大紅色新郎服帶朵紅花去迎親拜堂喝喜酒入洞房之外,其他事情根本都不用他去忙活,

    今日的寧致遠正在書房裡偷閒,纔不過一會兒,管家就來報,說幾位殿下來了。

    睿王府向來是幾位皇子不屑一顧的地方,可今時往日不同,寧致遠婚事臨近,他們這些做哥哥的不來走一趟,難免會招人非議。

    寧致遠也不打算躲着,大開中門親自迎接。

    龍生九子子子不同,他們四兄弟之間出了一母所出的寧誠與寧承幼之外,臉上都看不到半點的相似,寧誠寧朝戈習文,一身儒雅氣,寧承幼自幼習武,身材健碩剛毅有餘,而寧致遠因自幼體弱,倒是看着羸弱有餘陽剛不足,像個十足的小白臉!

    三人都是帶着禮品而來並肩進門,平日事事相爭的三人此時也是不願有所退步,連着走路也不想讓身側的人比自己快一步。

    “三位皇兄今日可是好興致啊!”

    寧致遠乃是睿王府之主,此時自然當之無愧的走在前頭。

    “四弟大婚,我們兄弟,當然是要來把酒言歡一回了!”寧誠正要說話,寧朝戈卻是搶先說出了口。

    “我也正有這樣的意思,我們兄弟四人,自離宮之後就極少聚在一起,今日機會難得,管家!”

    “在!”管家恭敬的行了一禮。

    “去酒窖裡把那兩壇紹興花雕拿出來,今日我要與三位皇兄不醉不歸!”

    “是。”管家匆匆離去。

    “睿王殿下,你身體有恙,喝不得酒!”一個聲音從三人背後響起,引得四人同時回頭。

    常流不知何時從何而來,就站在幾人身後。

    “是是是,四弟身體要緊,這喝酒,來日方長,來日方長!”方纔被寧朝戈搶了話的寧誠一擡手,第一個說出了話。

    “是,四弟身體要緊。”

    “這是這是!”

    寧朝戈與寧承幼也就只有了隨聲附和的份了。

    “哎!我這身體也不是一天兩日了,喝一些無妨!”

    寧致遠又是爲自己辯解了起來。

    “睿王殿下,要是皇上問起來,屬下就不好回答了,還請睿王殿下莫要讓屬下爲難!”常流的聲音再次響起。

    寧誠唉的輕聲責備了一聲:“四弟,你就算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可別惹得父皇擔憂,今日就不喝酒了!再說你要喝酒,大婚之日,有你喝個夠!”

    “四弟可不能貪一時嘴上之歡。”

    “等四弟大婚之日,我四兄弟再一醉方休也是可以的!”

    “那我就,聽三位皇兄的了!”寧致遠拱了拱手,笑着帶着幾人入了大堂。

    寧誠三人各自落座,寧致遠則是坐在了正堂。

    “四弟啊!前幾日樊御史過世一衆御史在御花園跪諫,你一番大罵惹得京城士子口誅筆伐,那些士子也實在是迂腐頑固,居然不知君臣民之別,不過四弟也太是孟浪了,父皇尊大儒敬儒教,那些御史雖是迂腐,但也是儒教的泰斗,不過好在此時不聲不響的就落下了帷幕,不然好真是替四弟擔憂啊!惹毛了那些窮書生,可是一件頭疼的事情啊!”寧誠這一番又是痛惜又是寬慰又是擔憂的話裡的弦外之音,讓大堂的幾人臉上的笑容頓時更是五彩斑斕,看着寧致遠的目光也更是戲謔。

    “累得大皇兄擔憂了,那些御史就是父皇太把他們當一回事了,他們纔會不知天高地厚迂腐頑固冥頑不靈,不過好在父皇明鑑御史們體諒。”

    寧朝戈右手一擡打斷了寧致遠的話:“唉,四弟,這些御史是不得不敬的,他們門生衆多遍佈天下,引一發而動全身,你這次是險些鑄下大錯了。”

    寧承幼是見好就收,爲兩人這些話做了一個總結:“好了,今日我們是來恭賀四弟大婚之喜的,說這些不高興的。”

    這幾人,說是來恭賀自己大喜,卻有在這裡說這些不着邊際的話,明明是來給自己難堪的,寧致遠面色一沉,給了常流一個眼神。

    常流心領神會,趕忙上了前:“睿王殿下,該是要吃藥了!”

    “天天吃藥,我這病什麼時候才能好!”寧致遠似是惋嘆似是責備的一拍手畔的高腳茶几。

    “睿王殿下之病,應當細水長流用藥調和才能康復,不能操之過急!”常流躬身。

    “四弟身體爲重,你還是好好休養,我就先走了,這幾日可有得你操勞了,本還是來看看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現在看你睿王府井井有條,我也就放心了!”寧誠莫是關心的起身走到寧致遠面前按了按他的肩膀。

    “四弟繁忙,我也不打擾了,先走一步了!”寧承幼向來是雷厲風行的性格,走字才說出了口人就起了身,一抱拳就走出了大堂。

    寧誠也不在留,與寧致遠一頷首後便就走了。

    未有寧朝戈,卻是沒有行動也沒有做聲。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歡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
    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萬古第一神次元手機網遊之末日劍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