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一章:長廊遇、君心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五十一章:長廊遇、君心明字體大小: A+
     

    “小姐,那奴婢就去走一趟,很快就回來!”徐媽媽思忖着捻了捻衣領。

    杜依依端起了桌上的茶盞呷了一口茶。“去吧!”

    徐媽媽唉唉的應了一聲,轉身就走了,走到屋外的時候,她也交託了兩位姑姑一聲,讓她們好生照看着。

    “兩位姑姑,今日不是要繼續練走路,陽光明媚,不若兩位姑姑帶着我去御花園走一趟吧!”放下了茶盞,杜依依就起身出了門,今日難得柳姑姑不在可以乘機偷懶,正好可以到處去走走,看看皇宮景色。

    “是!”兩位姑姑盈盈福身。

    一到這個世間就是在牀榻上躺了兩個月,好不容易下了牀又是各種煩心事,現在還不容易想開了那些事情心情暢快,她當然想要多去走走。

    芳菲宮因着靠近一汪湖泊,若是有風吹來就會比之別處格外冷一下,今日她換下了進宮時穿的茶色潞綢螺紋裙子,穿上了一件月白印靛青小團花圖案薄棉衣,不冷不熱,正是適宜。

    深秋牡丹謝,但讓大賀文人歌頌讚揚的不畏風霜寧抱枝頭死的菊花,卻正是開得勝,各色的菊花從御花園的入口一直襬到出口,讓人目不暇接,杜依依端莊嫺雅的走在前頭,蓮步輕移,上身如坐禪一般一動不動,兩位姑姑隨在口頭,雙眼無暇無欣賞着滿園的美色,而是落在了前頭的杜依依的身上。

    走路學容易學,但最重要的是要看你能不能時時刻刻在記得不記得的情況下能不能依舊保持這種姿勢閒庭信步,杜依依練了一日,要領已經掌握,一般走路的時候也會在上頭留一份心,只要不是心頭有事,就不會出錯。

    御花園比之沈府的花園可要大了很多,但這個季節,除了那些長青蔥鬱的樹木灌木之外,也就只有這些菊花開得盛一些,滿目的金黃色,將這皇宮襯托得更是金碧輝煌富貴鼎盛!

    昨夜寒風緊,今早又是打了霜,就算是寧抱枝頭死的菊花,也有不少是被寒風折斷了的,杜依依彎腰信手把那只有一張皮連着在枝上的菊花摘了下來。

    “皇上要來遊園了!閒雜人等一律請出!”

    還不等她直起腰身,前頭不遠處就傳來了一個尖細高亢的嗓音。

    “主子,皇上要來遊園了,主子還是避一避吧!”馬姑姑一聽,趕忙上前一步說道。

    “走吧!”既然宮裡頭有這個規矩,她也不能在這個時候失禮。

    才走出了御花園,卻看到了一頭匆匆而來的柳姑姑,柳姑姑大早去了長安宮之後就一直呆在那裡,現在腳步匆忙神色慌張,杜依依身後的兩位姑姑一看,就大覺不好。

    “馬姑姑韓姑姑。”

    “柳姑姑,何事這般慌張?”

    “見過主子!”柳姑姑與杜依依躬了躬身,又與馬韓二人說道:“你們兩人隨我去長安宮走一趟!”

    “這…………主子出來身側沒帶下人,我們走開了只怕…………”馬韓二人一聽柳姑姑的話就該知道是長安宮有什麼事了,可現在她們將杜依依一個人丟在這裡也是不行的,要是杜依依報告給了書太監,這一頓罵是少不了的了!

    杜依依善解人意的賣了一個人情:“兩位姑姑,既然是皇后娘娘有請就快去吧,免得耽誤了,這裡離着芳菲宮也就一程路,我自己走回去就是了!”

    “那既然如此!奴婢就先行告退了!主子若是不想回去,就在這裡坐一會兒,稍後我們就回來!”馬韓兩人與杜依依行了禮,就隨着柳姑姑匆匆的走了。

    先前柳姑姑差人送了信,說是皇后召見了鎮國侯夫人,這纔多久的時辰,能有什麼事情這麼慌張要用到馬韓兩位姑姑?

    想了想無頭緒,也就只能作罷,這些人都走了,自己倒是逍遙自在!雖說御花園去不得,御花園外的景色卻也是不錯的。

    陽光正好,微風不燥,閒庭信步,她可從來沒有這樣的放鬆過,御花園外,是一大片的花圃,只是奼紫嫣紅都已凋零,只剩了蔥鬱綠葉隨微風而動,繞過花圃,她走上了那一條被青藤遮掩的長廊,因着御花園有公公在清人,有些在御花園滯留的下人都一股腦的從這個門口涌了出來,不過這一條長廊倒是沒人來,杜依依尋了一個陽光最多的位置坐了下來,仰着頭開始看着被藤條切割成無數小塊的天空。

    三個月,一轉眼,就有三個月了,這三個月,她總算是踏出了沈府,總算是化解了與陸湘雪之間的矛盾與隔閡,本說該做的能做的事情自己都做到了,回到沈府也是自己心甘情願,可自己爲什麼卻依舊有一種被人把持操控的無奈失落感?

    是因爲婚期臨近了麼?也許吧!還有十三天,她就不在是一個待嫁閨中的小女子,而要束起長髮綰起青絲成爲寧致遠的妻子,她不是陸湘雪,不及她十分之一的容貌,不及她百分之一的心智,從姑娘到婦人之見的轉變,來得這麼快,一開始她的排斥與反抗,並沒有因她的認命而消亡。

    爲何,自己此時腦海裡浮現的,不是自己未來的夫君?卻是沈客的容顏?

    難道自己無形之中,真的已經被杜依依感染影響?

    沈客的稟冽慍怒,沈客英姿颯爽,沈客的冷顏厲色,沈客的不禁一笑,都鮮活的活在她的腦子裡,往日不思量,卻也沒這般刻骨銘心,到底是什麼時候,沈客已經開始進入自己的心裡?是當初月下的關懷?還是他第一次與自己輕喚一聲依依的時候。

    依依…………

    “大白日的,你在做什麼白日夢?”

    一個爽朗聲音的響起,突兀的擾亂了她的胡思亂想。

    她緩緩睜開眼,沈客的容顏消逝,映入眼簾的,正是她未來的夫君。

    “聽說你是進宮來學禮儀的,原本還以爲你少不得要受些苦,現在看看,倒是蠻優哉遊哉的嘛!”

    長廊中,寧致遠一襲月白色銀絲暗紋團花長袍,一手執扇,搖搖生風。

    杜依依沒有哼聲,只是起了身,轉身就走。

    “唉!你走什麼!”寧致遠再無法淡定搖扇,飛快的趕到了杜依依的身側。“正尋不到一個與我說話的人,說話那日我送你的畫你收到了麼?”

    杜依依攥着拳頭,繼續沉默前行。

    “你要往哪去?我送你?”

    “我正閒着無趣,父皇在御花園與幾位御史說談事,我懶得去與那些老頑固攙和,聽說你住在芳菲宮,帶我去看看如何?”

    “嘖嘖,板着一張臉做什麼,本來就長得不好看一張大餅臉,這一板着更是…………唉,你別動怒啊!”

    “喂,杜依依,你當真不與我說一句話?”

    寧致遠拔步緊緊跟着杜依依身側。

    杜依依咬了咬牙,停下了腳步:“睿王殿下!大婚在即,男女見面已經是有傷風化了!”

    “又沒人看到,怕什麼?再說你就要是我娘子了,我說會兒怎麼了?掉肉還是折壽了?”寧致遠滿不在乎的負手昂首。

    杜依依啞口無言,這寧致遠明顯就是來找自己的消遣的。

    “杜依依,那日在沈府看你還是伶牙俐齒張牙舞爪,怎麼今日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可是皇后身邊的那三個老婆子給你苦頭吃了?”

    杜依依皺了皺眉,掐了掐手臂讓自己保持清醒,繼續前行。

    “杜依依,你倒是與我說句話啊!”寧致遠不得不又拔步緊隨。

    杜依依忍無可忍的停步:“你到底找我是要幹嘛?”

    “這只是巧遇,巧遇!”寧致遠輕咳了一聲。“那日你送了我一副字帖,字寫得不錯,就是寫廢了,我只是想問問,你是不是還記恨我?”

    倏然正經嚴肅起來的話,澆滅了杜依依心頭正要升騰爆發而出的怒火。

    “你也知道我記恨你?”

    “我們終究是要做夫妻的,你可有怨我,但可不能恨我!”

    “聽說你爲了求皇上賜婚,曾在寧元宮發病?”杜依依冷笑了一聲。

    “我早就知道你與別的女子不同,所以心裡一直放心不下,覺得要給你一個解釋纔好!”寧致遠卻忽略了她的冷笑,低着頭踱步。“你喜歡沈客!這點,全大賀的百姓都知道,也確實,你長得不好看,性格不好名聲敗壞,人人都說王妃必然要大戶人家出來的大家閨秀,你佔了大戶人家,卻連閨秀的腳後跟都夠不上,單你是一個聰明的人,除了對感情愚蠢了一些,對人對事,很聰明,我們的婚事,本就摻雜着一些權謀,所以我不想騙你,今日,我就與你打開天窗說亮話,這也是爲了我們往後能夠和睦的生活,實話就跟你料想的一樣,我娶你,是因爲沈客是掌管大都督府的驃騎大將軍!”

    這是杜依依心裡早就認定的原因,若不是有一個風光正盛的兄長,誰會娶她?聽着寧致遠如此淡定而從容的說出這番話,杜依依心頭躁動的情緒反而是漸漸的得到了安撫,這些話雖說出來很殘忍,但至少,這是誠實的實話!她與寧致遠之間沒有愛情,但卻要結爲連理,尋爲一個和睦相處的平衡中和之道,是眼下的寧致遠急需的,因爲他不想娶一個與自己的意願背道而馳更會在背後扯他後腿的妻子。



    上一頁 ←    → 下一頁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
    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重生之賊行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