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五十章:無形的刀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五十章:無形的刀劍字體大小: A+
     

    回到了長昌伯府的長昌伯呆呆傻傻的已經坐了一上午了,越是坐,他越是覺得自己手腳冰涼心裡慌得厲害!手邊的茶水早已涼了,可他還是猛的灌進了口,冰涼的茶水沁入心脾,他才覺得心裡的惶恐緩解了一些。

    皇上太狠了,比之軍部一把手的李國公,他自認自己是比不得的,皇上連對李國公下手都是毫不猶豫,更何況是對自己!

    他的未來,他今日就已經看到了!他是第二任的長昌伯,先祖隨着聖祖開疆拓土打下萬里河山立下不世功勳,聖祖封賜世襲爵位代代相傳,潑天富貴早已在先祖手頭打下,若是聖祖還在,他們該是大賀活得最滋潤的人之一,可如今是寧巢執政!

    原先在安國公陽明伯等人奪爵之時,他們還心有僥倖,覺得皇上不會這麼狠心對待他們這些功勳世家,可如今,他們不敢再有這種妄想了!皇上殺伐果斷,現在顯然是要將他們這些世家摧毀了!他該如何辦?如何才能保住陳家的家業,如何才能留住這富貴?

    若是不想等到自己成爲下一個李國公,難就只有兩個選擇!

    主動爲皇上讓路拱手獻出長昌伯府五十多年的富貴,或者…………

    越想,他越是惶恐不安,一杯杯茶水下了肚,卻依舊緩解不了他現在的慌張!

    李國公出事的消息伯爺夫人早已得知,她很明白自己的丈夫此時是在想些什麼,除了將一杯杯的茶水端到丈夫的面前,她什麼也不能做,現在皇上的刀已經架在幾大功勳世家的脖子上了,她也一樣心慌意亂。

    喝下了一杯茶,唊了唊嘴皮子的長昌伯還是沒能做出選擇。“快去準備筆墨紙,我要寫信!”

    這個時候,剩下的五大功勳世家一定要抱成一團。

    從長昌伯府送出來的書信,很快的送到了滄明公府,隨之,一封封的書信,開始在五大功勳世家之間傳遞,一個個消息開始彙集,各人心中的想法也開始初露端倪。

    皇上慢火亨油,他們已經慢慢感覺到了那股隨時會讓他們斃命的溫度!

    他們的這些小動作,瞞不過一些人的眼睛,寧元宮裡,皇上看着書如海的稟告,上揚的嘴角讓人如臨冰窖。

    “就他們瞻前顧後的膽子,量他們也鬧不出什麼,這次不過是被朕嚇到了而已,上次清平侯被奪爵之時,他們不也是如此!”

    書如海哈着腰讚了兩句皇上英明,就開始說起了李閒等人離京之事。

    此事瞞不過運籌帷幄的皇上,也自然瞞不過有心盯梢的沈客,雖說這幾家已經沒了往日的風光,可要真是一聯合起來也是一股子力量,更何況這是在幾位皇子都在爭奪太子之位之時!

    雖是大逆不道的想法,可要富貴要權勢,就不得不劍走偏鋒!現在看的,就是那些人有沒有這樣的膽子。

    狗被逼急了也會跳牆,更何況這些都是都有着一個功德蓋世的先祖,皇上要十年磨一劍!可這十年!也太急躁了一些!

    隨之艾城侵地案的告破與李閒一家男丁的落魄離京,寧誠與寧朝戈的風光回京,便就成了在睿王婚事臨近這當口一件較爲轟動的事情,雖說李國公被頂罪流放邊關寧誠只是其中媒介之一,可還是有人將兩件事合併了起來,將寧誠拉入這一場波詭的爭鬥之中。

    與之寧誠的倍數矚目勢頭大漲,只是破獲了一起殺人案的寧朝戈就顯得有些被冷落了,一回到府上,寧朝戈就讓下人稟告了他不在的這些日子京城發生的事情,聽着發生在沈客身上的那一檔子事情,他是屁股都沒坐熱就跑去了沈府!

    這次他雖與寧誠都沒有辜負皇上的信任,但比之自己那毫不起眼的案子,轟動了京城的李國公一案卻是讓寧誠賺足了風頭,想着皇上居然把這麼重要的事情交給了寧誠而不是自己,寧朝戈心裡那股火就更是憋得難受,沈客雖與寧致遠結了親家,但還是有拉攏的必要的,就算拉不攏,只要給沈客留下了好感在皇上面前多多美言對他也是有利的。

    外頭的謠言剛剛平息,羣臣也因爲李國公之事心驚膽寒都縮在家裡沒有動靜,皇上大幹了一場現在也是風過浪靜之時,沈客自然是樂得清靜,雖說在婚事上皇后因寧致遠而怨恨起了杜依依,但他也相信皇上不會讓快要臨近的婚事再出什麼岔子,陸湘雪說着要進宮探望也被他攔下了,正是陽光明媚的清閒一天,沈客還是第一次與嬌妻提起了要去岳丈家一趟!

    丈夫有此心意,陸湘雪自是心花怒放,哪料這人還沒出門,就被急急忙忙趕來的寧朝戈堵住了。

    “沈將軍這是要去哪啊?”

    “難得清閒,去岳丈家走一趟!”

    有了皇上心頭的提醒,又有皇上點了杜依依與寧致遠的鴛鴦,這個時候沈客可不敢與幾位皇子走得太近。

    “原來是夫妻雙雙去岳父家!看來本殿下來得不是時候啊!”寧朝戈故作訕訕一笑,其實心裡頭卻在等着沈客的挽留。

    沈客也不去理會寧朝戈臉上做出來的神情,只是摸了摸腦袋說道:“二殿下,今日實在是不湊巧!”

    “那既然如此,本殿下改日再來拜訪了,聽聞外頭興起了一些有損沈將軍名譽的不實傳言,沈將軍可別介意纔是!”寧朝戈雖留不成,但來意總是要說出來的,自己爲了沈客爲特地跑了一趟,這好意必須讓沈客領受了。

    “有勞二殿下關心!那些話沈某也就左耳進右耳出了,要是什麼都往心裡去,那不知自找苦吃!”沈客笑着朝着寧朝戈抱了抱拳,隨即就換來了管家!

    “沈將軍這般豁達,本殿下也就放心了,那本殿下先告辭了!”

    “同行吧!”

    沈客與寧朝戈走在前頭,陸湘雪帶着李媽媽與靈兒還有兩個拿着禮品的下人走在後頭,沈客與寧朝戈一路結伴走到了堆花街,就分道揚鑣的散了。

    陸湘雪看着寧朝戈離去的身影,擔憂的嘆了一口氣,現在沈客經了一事而聖寵不衰,那些大臣巴結得也是越積極了,要不是皇上點了杜依依與寧致遠賜婚,幾位皇子還指不定要怎麼拉攏沈客,她是婦道人家,只能在家主持家中事務,有了上次的擔驚受怕,現在的她最擔憂的就是沈客萬一有了一天會有何不測!

    宮外頭風浪作祟,宮裡頭也並不平靜,皇上雖現在要剷除功勳世家,可到底在當初登基之時爲了讓這些世家一心一意助他坐穩江山的時候也對世家有過示好,就說如今宮中的皇后娘娘還有常妃與德妃,就是這些功勳世家裡出來的。

    李國公被流放邊關,這事在功勳世家裡製造出來的震盪已經波及到了宮中,在寧誠到宮中與常妃請安的時候,常妃就特地讓寧誠去了一趟常勝侯那裡走了一遭。

    常妃惶恐,皇后更是忐忑,她現在是一國之母,但還是要仰仗着孃家人的支持,特別是寧朝戈若是想扳倒寧誠的話,以她一人之力是斷然行不通的,爲了自己也是爲了自己的寶貝兒子,皇后當即讓柳姑姑出宮把鎮國侯夫人傳進了宮。

    皇上如此不留情面,讓皇后更爲自己日後的地位擔憂,特別是聽着柳姑姑回稟了她皇上讓書如海去了芳菲宮有的沒的說了一大通之後,她更是對自己的將來憂心忡忡,若是將來寧朝戈做不成太子,那她這個皇后將來也就沒有好日子過,一旦讓常妃得了勢,她這個皇后之位更是岌岌可危!

    宮中波詭異常,但一心只是學習禮儀的杜依依所住的芳菲宮卻是依舊平靜,這不過是她進宮學習禮儀的第二天,她就開始對自己的人生產生了懷疑,自己九死一生的活了過來,就是要死在這些繁瑣禮儀上的?

    好在這一日皇后把柳姑姑叫了去,馬姑姑韓姑姑也是心猿意馬的並沒留心杜依依給了杜依依開小差的機會,幾大功勳世家感覺到了危險,杜依依卻不用擔憂,皇上不會爲難睿王,而沈客也真是得寵的時候,比之那些眼看着就要一落千丈日暮西山的功勳世家,沈家卻是如日中天。

    可那些功勳世家也曾有如日中天的時候,今日大早她去長安宮的時候皇后與她說的那些話一直在她腦海裡縈繞不去。

    皇后說:“功勳世家,大多是與聖祖並肩打江山的大將!皇上提拔沈客封了驃騎大將軍掌管大都督府,爲的是什麼?不過就是爲了在這些世家手中奪取兵權!沈客現在是風光,但這些世家一旦全數剷除,沈客也就沒了價值!”

    她細細品味體會過,這番話,不假!但凡君王,就不會用心費力的去提拔一個將軍讓他手握兵權,不管是盛世還是亂世,兵權都是至關重要的,沈客的如日中天,皇上難道就不擔心?

    而且,皇上爲了讓沈客成爲第一權臣,將丞相之女陸湘雪賜婚給了沈客,文臣第一武將第一的聯姻!是造就了沈客的無限風光,可卻也埋下了隱患!沈客,並不會永遠風光下去,或許比之其他大臣平步青雲日後榮歸故里不同,沈客的將來,會很坎坷!

    “君心難測!要說這天下最能最會玩弄權術人心的人,除了坐在龍椅上那個僞善的君王,又還能有誰能比得上他!”杜依依放在那張青鸞牡丹團刻紫檀椅扶手上的雙手不停摩挲着,目光陰沉,臉上凝重!

    “小姐,快些起來,等下讓兩位姑姑看到了可就又該說了!”徐媽媽惱的嘖了一口氣,她不過就是出了一趟門杜依依就坐了下來,好在馬姑姑韓姑姑正在外頭說這話,不然看見了又是一通好說歹說了!

    “徐媽媽,你是李國公府裡出來的人,今日李國公府出了那樣的事情,你若是要去看看的話我就給你一天假好了!”杜依依並未起身,只是擡起了頭。

    徐媽媽本就沉重的臉色又是一暗,她是在李國公府裡呆了多年的老人了,要不是被李國公送到了沈府,現在的她就應該是在李國公府等着被遣散了,不過是半年不到的功夫李國公就糟了這樣的大變,她的心裡也不好受,大早聽到那個消息的時候心都涼了半截,“小姐!你一人在宮裡我也不放心!”

    “這不是還有兩位姑姑,你去吧,主僕一場,李國公夫人待你也不錯,不去看看,倒是顯得沒一絲人情味兒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
    龍王殿大唐貞觀第一紈 都市極品仙帝蛇王纏身:老婆,生個蛋我跟天庭搶紅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