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四十六章:有人搭橋,有人作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四十六章:有人搭橋,有人作舟字體大小: A+
     

    杜依依帶的一些衣服在徐媽媽與三位姑姑的忙活之下放進了衣櫃之後,首飾匣子也放到了梳妝檯前,徐媽媽的東西則是搬進了隔間,整理好了東西,徐媽媽才與三位姑姑到了杜依依面前。

    柳姑姑是三位姑姑裡年紀最長的一個,杜依依也聽陸湘雪說了,是皇后的貼身宮婢,而另外兩位馬姑姑與韓姑姑,雖不是雖皇后一同進宮的但也是追隨在皇后身側十多年的,也算得是皇后信任之人。

    初次見面,她多少也算個主子,但往後又要在她們的眼皮子底下過活,這見面禮自然就少不了的了,好在陸湘雪給她準備的金銀首飾還有一些,她也不含糊,讓徐媽媽一一給三人拿了一件。

    “往後就要麻煩三位姑姑了。”

    “主子折煞奴婢了,宮裡的禮儀學着不難,就是繁瑣了一些,只要主子記得住就行了!這東西主子還是收好吧!”柳姑姑是三位姑姑之首,這個時候當然是她出面了,拿人家的手短,在昨日皇后就已經與她們交代了這半月她們的使命,這個時候她們是肯定不會收下這金簪子的。

    “三位姑姑莫須客氣,今後這半個月還要勞煩三位姑姑,這是小姐的一點點心意,三位姑姑就收下吧!”徐媽媽見三人不接,就耐着性子勸說了起來。

    “要是讓皇后娘娘知道我們一見面就收了主子的東西,我們三人可就逃不過一頓責罰了,這見面禮,還是等着主子離開皇宮再給奴婢們留着這個念想吧!”柳姑姑宛宛嬰嬰一番話說得誠懇,杜依依見她們客氣,也懶得推推搡搡的勸說,就讓徐媽媽把東西都收了起來。

    就是徐媽媽剛收好了簪子,屋外站着看門的宮婢匆匆走了進來。

    “主子,書公公來了!”

    書如海?莫不是有皇上的吩咐?杜依依趕忙起了身出門相迎。

    書如海身後跟着兩個人,一個手中捧着一頂鎏金鏤空的鉢子,一個則是捧着紅漆盒子。“杜小姐,皇上差咱家給小姐送些東西來,芳菲宮許久未主人,皇上怕裡頭會有些異味,就讓咱家給杜小姐送來了這頂薰香爐,這盒子裡的則是一些香料。”

    “勞煩書公公了,還請書公公代爲轉達謝意!”杜依依盈盈福身讓徐媽媽與兩位姑姑把東西接了過來。

    “皇上說了,杜小姐是初學宮廷禮儀,難免有些難適應,幾位姑姑也要擔待着,只要教得好,皇上重重有賞!”

    “奴婢明白!”三位姑姑齊齊福身。

    “杜小姐,宮中規矩多,自是不比沈府自在的,還請杜小姐多是忍耐一些,半月的時間緊迫,杜小姐該是一心一意的將心思放在這上頭,其他的事情有奴才去幹就是了。”

    “依依明白。”皇上先是給三位姑姑一個敲山震虎,又給自己一個暗中警告,看來這日理萬機的皇上的心思,還真是縝密有度。

    “杜小姐要是有缺了的東西,直接讓這芳菲宮裡奴才去內侍處領就是了,要是有什麼不習慣的,也可以到與奴才說說。”最後這一句話,書如海似乎刻意的提高了聲音,眼神也是漂浮一般的從三位姑姑身上帶過。

    “多謝書公公了!”杜依依還記得陸湘雪的吩咐,與徐媽媽使了一個眼神,徐媽媽點了點頭,趕忙上了前用身子擋住了四周人的目光塞給了書如海一個錢袋子。

    “那奴才就不打擾杜小姐休息了,奴才告退!”書如海含笑默然將錢袋子收入囊中,躬身告退。

    三位姑姑不該收杜依依的賄賂,書如海卻收了,加上那一番旁敲側擊敲山震虎的話,書如海這一趟的來意,三位姑姑細細一體會就明白了。皇上日理萬機,居然連這樣的小事都讓書如海來鋪個路子敲山震虎,柳姑姑一品,就品出了其中對皇后不利的成分,其一皇上這是不信任皇后怕她藉機報復,皇上對皇后這種態度對皇后日後在宮中行事都是不利的,其二,皇上這是直接的表達出了對寧致遠的喜歡與對這一對要成婚的新人的歡喜,柳姑姑知道,若是沒有寧致遠橫插一槓子,杜依依現在就該是二皇子寧朝戈的王妃,現在皇上還不顧着皇后顏面這般對他給予關懷,這裡面傳達出來的意味,可是會關係到日後寧朝戈的命運的。

    有了書如海這些話,杜依依心裡的壓力總算是消散了一些,有了皇上書如海在一旁看着,皇后也不敢做得太明顯,但暗地裡有些事情她還是鬆懈不得的。

    原先在沈府只要防着一個陸湘雪,現在卻要防着柳馬韓三位名正言順調教自己的姑姑,往後的日子,杜依依想都不敢想會是如何的舉步維艱!

    三位姑姑收買不得,她總是能收買一下芳菲宮的宮婢的,老婆婆給她的那些個香囊這時發揮了作用,陸湘雪給她備的那些銀子也更有妙用,這主僕第一次的見面禮,說不得要多貴重,但一定要讓他們念着你的好,這樣事事纔會一心一意對你,芳菲宮五個宮婢四個太監每人十兩銀子發了下去,杜依依就能明顯的感覺到這些人對自己態度不同了。

    她並不是新進宮與後宮那些妃嬪爭寵的才人,她是沈將軍的妹妹,半個月後又是睿王王妃,這個身份,自然值得那些想要一心往上爬的才女們巴結,芳菲宮不遠處的兩側有兩處宮殿,都是宮裡那些主子裡身份最低的才女居住在此,聽着芳菲宮的動靜,又看着書太監來了又去,這些才人就都活泛了起來,一個個帶着自己的心意到了芳菲宮探望。

    杜依依哪裡認得這些才人,還是三位姑姑在旁提點,她才知曉了這幾個才人的身份,皇上雖未有大肆選秀充裕後宮,但在他立了太子的時候也受了幾個人在身側,登基之後這些個原本是妾室的人就封了才人,而後皇上也有過幾次與宮女風流的事情,這些宮女也都擡了才人,雖都是皇上的女人,但這些才女與三妃五嬪的身份是截然不同的,畢竟這些出身都不高,八個人裡頭身份最高的也就是京城一家小門戶裡的小家碧玉,這裡大多人都與皇上只是一夜風月,其實並不得皇上歡喜,皇上給了她們一個名分之後,就再無臨幸,一個個都是寂寞空花開的人。

    皇上不寵幸,她們卻一直想法設法的要博得皇上的寵幸,平日的時候也沒少巴結着三妃五嬪,這次聽得宮裡來了杜依依這麼一個倍受皇上關懷的人,自然少不得她們。

    八位才人生得都只能算清秀夠不上魅力漂亮這兩個詞,加上這例銀也不如三妃五嬪的多,身上穿的頭上戴的也不如三妃五嬪那般貴氣逼人,只要大眼一看,就能發現大多都是過時的老款式,其中年紀最大的一位,鬢角還有一絲絲的白髮,看着年紀感覺與皇上也是差不多。

    “杜小姐果真是話裡一般的人啊!多年不出宮,連宮外時興什麼首飾都不知道了,看這貴氣的打扮,嘖嘖!”

    柳姑姑看杜依依的目光在這位徐才人臉上飄着,就俯身伏在她耳畔解說了起來。

    “這位徐才人,是皇上還是皇子之時收的一位妾室,本也是婢女出身。”

    柳姑姑這細不可聞的聲音似乎是被徐才人聽了去,只見她臉上笑容僵了一僵,隨即就以手帕掩口的笑了起來。

    這個徐才人,說話是刻薄了一些,不過倒是會演戲。

    杜依依瞭然的點了點頭,儘量將嘴角挑高露出了最好的笑容:“我這次進宮也給各位才人帶了些見面禮,都是時下京城最時興的首飾,幾位才人可一定要笑納啊!”杜依依說着話的時候,徐媽媽就拿着幾個盒子從裡屋走了出來,都是杜依依帶進宮的方纔本要給三位姑姑她們不要,現在給了這些才人也可以。

    “杜小姐客氣了,以後這半個月,我們可就算得是鄰居了,哪裡要得你的禮物。”嘴上雖是這麼說,坐在徐才人身側的那個郭才人卻是伸手接過了盒子將其打開了一條縫看了一眼,一看到裡頭那金燦燦的簪子,她面色一喜,忙的又說了幾句恭維的話。

    其他幾位才人看着郭才人的神色,就明白自己手上盒子裡的東西分量該也不輕,她們可不會如同郭才人一般無禮冒失當着杜依依的面打開盒子。

    “杜小姐一番美意,我就不客氣了,杜小姐學習禮儀時間緊着呢!我就先不打擾了,改日等杜小姐有空了,我再來拜訪!”

    說話的坐在最下頭那位年紀最小的何才人,原也是宮婢出身,被皇上一朝寵幸擡了才人,雖成了主子,卻也一直不如意。

    “那何才人您可慢走了,徐媽媽你去送送吧!”杜依依並不介意何才人拿了東西就走人的勢利勁,這些才人雖是主子,可在宮裡也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人,多半都是沒有出頭的機會的,除了這半個月以後也不會有什麼接觸,要是這些人一個勁的纏着自己那纔是頭疼。

    徐媽媽送着何才人離去之後,又有兩個才人藉着這個藉口離去了,之後又是四個拉扯着一起走了,最後留下來還坐着不走的,也就是八人裡最有姿色的朱才人。

    “杜小姐這裡真是熱鬧啊,不似我那裡冷冷清清,連個人都沒有!”朱才人喝着茶,似乎是漫不經心的說着。

    “也就是大家第一次來走動走動,過了今日,也是冷冷清清了!”杜依依哪裡不明白這何才人的意思,留在這裡不走,不就是想與自己再親近一些!

    聽杜依依並沒有按着她想象一般的給自己回答,何才人的臉色也只是沉了一沉,嘴角的笑容卻還是依舊燦爛:“杜小姐是未來的睿王妃,芳菲宮哪裡會冷清!”

    “皇上是讓我進宮學禮儀的,整日只是待客只怕皇上會怪罪,冷冷清清纔好,若是不冷清,我還得閉門了!”是杜依依呵呵笑着回道。

    “杜小姐說得也是…………”何才人訕訕一笑,放下了手裡的茶杯起來身:“那今日我就先走了,改日有空再來!”

    杜依依正巴不得清淨,當即就讓徐媽媽送着何才人走了。

    何才人一走,柳姑姑就開始說道了起來:“主子可小心着些,這位何才人可不是一位正派的主。”



    上一頁 ←    → 下一頁

    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
    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龍王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