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四十五章:只爭朝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四十五章:只爭朝夕字體大小: A+
     

    寧承幼呆呆傻傻的愣着,嘴角一抽就是一聲冷笑,書如海等了等,見他沒有吩咐,就靜悄悄的退了出去。

    書如海的腳纔出了屋子,呆愣的寧承幼就是一個轉身將方纔書如海坐過的椅子砸了一個粉碎。

    “憑什麼,憑什麼,我纔是你的兒子,你卻要偏袒一個外人,我纔是你的兒子!”

    飛腿橫掃,椅子茶几轟然傾塌。

    正匆匆而來的管家正要一步踏進屋子,被一塊木頭打中,臉頰頓時就腫了起來。

    “三殿下息怒,奴才帶來了一個消息!”管家捂着紅腫的半張臉,走進了屋子。

    “快說。”寧承幼生下來就有奇力,七歲小孩才能舉起的東西他兩歲就能輕輕鬆鬆的舉起來,要是如此他纔會被國師看中,帶着去了習武,他原本一直是慶幸的,要不是有國師,他不可能有這一身武藝,也不能在學成歸來之後當了衛指揮僉事,可他也是不幸的,他成了材,比他更有才能的沈客卻是橫空出世迅速崛起獲得了皇上的信任,而他這個生來就被譽爲骨骼精奇天生神力的皇子,卻多年一直屈居在這個正四品的位置上不得提升,國師雖待他親厚,但皇上信道而不信迷,國師在朝中並沒有實權,皇上不疼,母妃不愛,他往後的命運可想而知。

    要是他是一個樂天知命的人,那或許還能湊合着過下去,可他卻是一心一意要與他那些兄弟一爭高下的人,現在的局勢,對他來說,簡直就是熱火亨油。

    原先他還妄圖着可以和沈客同仇敵愾,可現在這個想法已經徹底破碎了,他現在想的,只是如何扳倒沈客!搬開眼前腳下的這塊擋路的石頭。

    “從艾城傳來的消息,艾城的侵地案已經有了眉目了,大殿下的摺子已經呈到了皇上面前,此事與李國公有關,現在大殿下正在回京城的路上!”

    管家被打腫了半邊臉,說話都有些含糊不清,但這些關鍵的人和事,寧承幼聽得十分清楚,李國公與此案有關,有原來陽明伯的例子,李國公會是什麼下場?皇上當真是要動這些世襲的王侯公爵的勳貴了嗎?

    從這幾年這些勳貴簪纓之家的敗落來看,皇上是有這樣的打算的,只是李國公那可是有聖祖金牌的,單因爲侵地,還不足以奪爵毀劵。

    “姚州那邊呢?”

    “那邊也已經呈回來了摺子,二殿下在正在往回來的路上趕,這件案子牽扯倒是不大,原來是那姚州知守在背後興風作浪,那知守已經收押一併帶回來了!”

    “這麼順利?”寧承幼凝眸。

    “大理寺卿饒肅是斷案的老手了,有他在自然事半功倍一帆風順!”管家回道。

    “讓陶德不要鬆懈,再盯着一段時間。”

    “是。”管家領命,匆匆退下。

    李國公!皇上這是要拿着老大做刀劍把李國公砍下來麼?

    想了想,無頭緒,寧承幼喝了一口飲盡了一旁桌上那杯冷透了的茶,又沉思了起來。

    *******

    翌日大早,宮裡就來了馬車,杜依依的行李只有一箱子的衣服與一些雜物還有送給幾位娘娘的禮品,徐媽媽也只有一小箱子的東西,有下人擡着,與沈客陸湘雪道了別,徐媽媽就扶着杜依依上了馬車去往了皇宮。

    杜依依一走,沈客就換上了一身朝服坐着轎子趕去了皇宮上早朝,昨日皇上的話還響徹在耳,沈客昨夜想了一夜輾轉難眠,對今日的事情已經初步有了判斷,皇上既然要他去李國公府走一趟,絕對不是請來澄清案子,應該是有別的想法,能讓他帶着人去,也就只有是抓人了,可以李國公的聖祖金牌,單就侵地這樣的案子是不能同陽明伯比的,皇上今日,應該還會有別的事情宣佈纔是。

    李國公也是傳承了兩代的簪纓世家,現在卻可能要敗落甚至是隕落,沈客心頭,多多少少有幾絲惆悵難解,就是換朝服的時候,他還失魂落魄的少扣了一個釦子,還是陸湘雪細心爲他扣了上去,皇上這些年一直在拿着這些世襲的王侯公爵下刀,先是安國公奪爵毀劵一家滅亡,後是臨安侯清平侯被奪爵毀劵,再是陽明伯奪爵,現在又是李國公,現在算起來,那些世襲的勳貴世家都差不多奪爵的奪爵敗落的敗落,也就只剩下幾家不成氣候的了,想着當年那些歷歷在目的回憶,沈客冷不禁的打了一個哆嗦,放下了一手撩起的轎窗簾子。

    杜依依也沒想到,走到半路上會看到了站在御街前翹首以盼的老婆婆與老公公,兩人互相攙扶着站在御街那風口上,伸長了脖子朝着裡頭看着。

    這麼大早,老公公也沒帶着擔子,杜依依一想,就明白了這該是來尋自己的。

    她讓馬車停了下來,披上了兔毛披風走到了兩人面前。

    “姑娘,總算是等到你了。”老婆婆一見杜依依,高興的一把就拉住了她的手。

    “爲了等你,她硬是拉着我起了個大早,一直沒等到你,還在抱怨我起晚了!”老公公趕忙替老婆婆捻了捻鬆開的衣領。

    “老婆婆,你找我什麼事啊?”杜依依拉着老婆婆走到了一處可避風的地方。

    “姑娘,我得了你那樣大的好處,心裡總覺得對你不住,聽說你要進宮去學什麼禮儀,就爲你帶來了一些香囊,你進宮要見那些娘娘是用不着,但用來送給那些內侍宮婢也是好的。”老婆婆說着將背上的包袱交到了杜依依的手上。

    杜依依沒有推辭,將其給了身後的徐媽媽。

    “老婆婆,那我就收下了,現在你該是安心了吧!”

    老婆婆高興的點了點頭。

    “好了,這裡風大,你先回去,等我成親的那日,必然請你們來喝喜酒。”

    老婆婆連道了幾個好又握着杜依依的心念叨了一會兒,才戀戀不捨的與老公公走了,風中互相攙扶的兩人雖老態龍鍾臨近日暮,可這份難得的相親相愛,又是幾對夫妻有的?杜依依看着兩人走遠,才緊了緊披風回了馬車。

    昨日下了聖旨之後,宮裡就替杜依依收拾出來了一處宮殿,是一處空了挺久的宮殿,打掃打掃歸置歸置也是煥然一新,因着杜依依是進宮來學習禮儀只帶了一個老媽子,皇后已經讓內侍處爲她爲她安排了幾個婢女,放好了東西,沈府的下人就出了府,杜依依也不忙着收拾,先帶着徐媽媽去了皇后娘娘的長安宮。

    因杜依依進宮是大早,又正好碰上了其他幾位娘娘來與皇后請安,現在婚事已經定了下來,常妃是不可能再與她套近乎的,一看到杜依依入內,她那張笑臉就冷了下來,倒是德妃與陳妃是對她含笑怡然滿是讚許。

    “見過皇后娘娘,常妃娘娘,德妃娘娘,陳妃娘娘!”

    皇后雖對寧致遠橫刀搶奪之事心有記恨,但這個時候她肯定是不能發泄表露出來讓常妃看了笑話的,事實在皇上與她說要讓杜依依進宮學禮儀之後,她就挑選了三個姑姑,都是她的心腹,只要她交代一句,就可以讓杜依依在後宮這半個月的日子過得不通順。

    “起來吧,大早的奔波勞累,該是先歇歇再來我這的。”皇后說着讓宮婢奉了茶賜了座。

    等到杜依依謝恩入了座,皇后就笑着與常妃三人打趣了起來:“原本本宮還想想是誰會有這樣的好福氣娶了依依這樣的姑娘,沒想到居然是老四,嘖嘖,這可算得是天作之合的一對啊!”

    常妃一咋舌,就聽懂了這天作之合的意思,當即就莞爾一笑道:“皇后娘娘說得是,夫妻姻緣都是百世修來的,不是一隊,誰也撮合不到一起,德妃你說是吧?”

    德妃抿嘴輕笑道:“皇上賜婚,這是天大的恩典,依依啊,以後你可得好好孝敬你這個公公了!”

    皇后與常妃的話中之意杜依依豈會聽不出來,一個是譏諷她與寧致遠的短處,一個在譏諷皇后的癡心妄想,德妃說了一句體貼卻讓她很不受用的話,倒是一直和善笑着的陳妃讓她覺得親近。

    “好了,皇后三位娘娘,依依有點小小心意。”杜依依說着,讓徐媽媽一一奉上了陸湘雪爲她準備的那些禮品。

    “你倒是有心了。”皇后只是看了一眼,就交給了身後的柳姑姑。

    杜依依盈盈一笑,躬身行禮。

    常妃三人也是將東西交給了身後的宮婢誇獎了杜依依幾句,常妃坐了一會兒,就借承身體不舒服走了,德妃與陳妃也知道皇后該要與杜依依安排調教的姑姑了,所以才也識趣的退了出去。

    皇后安排的三個姑姑都是宮裡的老人做事向來是有規有矩又是她一手帶出來的,對禮儀這些東西耳濡目染也是精曉得很,這三人都是她的人,柳姑姑更是她的心腹,這些人安排到杜依依身邊,她當然是放心的,很放心。

    杜依依謝過了皇后,就帶着幾位姑姑走了,宮裡這些娘娘的心思陸湘雪也與她提過,讓她防着一些,畢竟當初她險些是與寧朝戈成婚的人,一見到這三個全是皇后心腹的姑姑,杜依依心裡的猜想就應證了八九分,自己在宮裡的這半個月,怕是不比在宮外難過了。

    她住的地方名叫芳菲宮,是先皇一位妃子的宮殿,在先皇逝世之後,這這裡就沒人住了一直空着,這兩天才收拾了出來,本是殘舊的窗花換上了厚厚的高麗紙,羅紗帳也已經收進了箱子裡,厚厚的被褥也已經鋪好,一應俱全的傢俱器物,寢宮裡燒着一個火爐,將屋子烘得暖暖和和的,杜依依睡在這頭的寢宮,中間是大殿,另一旁就是一間已經封上了的屋子,在她寢宮外有兩間隔間,是給守夜的宮婢睡的,因爲徐媽媽要服侍杜依依而三位姑姑要照看杜依依的一舉一動,這件隔間裡就成了四人的住處。



    上一頁 ←    → 下一頁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
    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最強仙府升級系統妾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