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四十三章:小人之心一指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四十三章:小人之心一指量字體大小: A+
     

    “夫人,是將軍不讓奴才稟告的!”管家哈着腰賠着不是。

    “好了,聽管家說你給我燒了爐子又煮了薑湯,宮裡的風大得很,可凍得我手腳冰涼,快帶我去暖和暖和!”沈客握住了陸湘雪的手,拉着她走去了裡屋。

    陸湘雪從旁打看了沈客幾眼,見他是沒有什麼閃失,這才問起了進宮面聖的事情,聽得沈客說婚事照舊,她捋了捋胸口唸了一聲菩薩保佑,才高高興興的挽着沈客的手回了逸夅居。

    “婚事照舊?”燒着爐子房門緊閉只一扇窗開了一條縫的屋子裡,正在臨摹着顏真卿的《裴將軍帖》字帖的杜依依聽着徐媽媽的話一時沒收住手,一張好好的字帖被她這多餘的一筆生生破壞了美感意境。

    “是,跟着將軍入宮的劉子說,將軍在寧元宮站了半個時辰之久皇上才召見了將軍,您是沒看到,回來的時候將軍那嘴都是紫色的!睿王殿下也去了,皇上先見了睿王殿下,依奴婢看,八成是睿王說動了皇上,這婚事纔會照舊的!”徐媽媽知道杜依依對這事上心,也不等她詢問就一股腦的全說了出來。

    “皇上是心裡有明鏡一樣的人,哪裡要別人去說動。”杜依依冷笑一聲,又拿起了一張宣紙照着一旁的字帖臨摹了起來。

    “小姐,不是奴婢多嘴,這女子出嫁從夫,睿王殿下到時候可就是您的夫君,您可不能與他鬧得太僵了。”徐媽媽也是知道昨日的事情的,要不是睿王前來報信,沈府里根本就沒人會知道杜依依已經跑了,現在杜依依意氣用事,到時候出了嫁那就是隨夫姓了,到時候睿王秋後算賬,那杜依依還不得是有苦沒處說?

    “徐媽媽,你說我這個劍字寫得如何?”杜依依偏頭問道。

    “小姐,您寫錯了,是劍,非賤!”徐媽媽低頭一看,立刻指出了杜依依的錯誤,可話才說出了口,徐媽媽的臉色就變了。“奴婢該死。”

    “我說的不是你,是寧致遠,賤,就是賤,要是不是他多管閒事,事情會是這樣嗎?”杜依依拿着手中的筆拼命在那個賤字上戳着,知道看到墨汁將這個字淹沒,她纔像是發泄了一口氣一般的放下了手裡的筆。

    徐媽媽緊緊的咬着嘴脣,根本就不敢再說半句,杜依依乖張的脾氣現在的京城聞名的,她可不想維護睿王而讓自己沒有好日子過。

    “就算我嫁給了他,他也別想騎到我的頭上意圖左右我,徐媽媽,將這字帖裱一裱送去睿王府,一定要親自交到睿王殿下的手上!”杜依依還是覺得不解氣,捲起字帖就交給了徐媽媽。

    “小姐息怒啊!”徐媽媽哪裡敢接,簌簌的退後了半步。

    “你不去,自然有別人去!徐媽媽,你可是我的陪嫁老媽子,事事袒護睿王,你就不怕我找你的消遣?”杜依依將字帖向前一推,推到了徐媽媽的懷中。

    “小姐……”徐媽媽顫顫巍巍的跪下,握着手中的字帖就像握着燙手山芋一般。

    “睿王殿下深明大義,不會怪你,這是我跟他的事情,徐媽媽,你還是照着我的吩咐辦吧!”

    徐媽媽瞟了一眼杜依依的臉,看她說得煞是認真又是堅定,顫抖舉着的雙手還是收了回來“是…………”

    ………………

    睿王府裡,興高采烈回到睿王府的寧致遠正在聽着小曲,聽得下人稟告沈府來了人,當即就讓管家請了進來。

    徐媽媽在管家的帶領之下緩緩走到了大堂,顫顫兢兢的將手中的卷軸交給了寧致遠,寧致遠只是看了一眼衣服穿得不少嘴脣四肢卻在打顫的徐媽媽,就讓管家將徐媽媽送了出去。

    “杜姑娘必然是來道歉的了!”坐在一旁的常流笑着道。

    “想她雖行爲乖張,但也算知道些禮儀。”寧致遠附和着一笑,解開了卷軸的的繩子緩緩將其打開。

    看到這副不完整的《裴將軍貼》最末尾那個塗滿了墨汁的地方,寧致遠臉上一僵,嘴角抽了一抽。

    “怎麼?”常流疑惑,歪着身子就看了過來。

    寧致遠一歪身迅速的將字帖重新捲起,常流這一看也只看到了開頭的那一行字。

    “沒什麼,沒想到她居然寫得這麼一手潑灑豪意風發的字而已。”將繩子重新系好,寧致遠才舒緩了一口氣,這杜依依,送人也不知道送些好東西,這寫廢了的字帖居然也往他這裡送!不過這倒也符合她那肆意妄爲的性子。

    “不過就是一張字帖,不至於這麼小氣吧。”常流搖頭笑着打趣。

    “咳咳。”寧致遠尷尬的咳了兩聲,一聲不響的起了身回了屋。

    這樣的字帖,讓常流看去了自己多沒面,他看了看廢紙簍,想了想又尋了一個盒子將它放了進去。“到底是你我之間的第一份禮物,雖入不得眼,也要留着纔是!”

    寧致遠平日閉門不出,大多的時間都是在看書練字畫畫聽歌看舞的,這一幅裴將軍貼他當然知道,可他卻不知杜依依臨摹得好好的字帖爲何在這裡卻是墨跡一團,難道是硯臺裡的墨汁灑了出來了?他歪着頭想了想,笑着走到了書案前,拿起了筆,在昨晚挑燈才畫好的那幅畫的左上角寫了起來。

    “字帖已收到,筆走龍蛇行雲流水,甚妙,吾心甚慰!”

    杜依依非文雅小姐,他也非風雅公子,好好的一幅畫,他不提詩不提詞,卻寫了這麼幾句不着邊際的話,杜依依今日送的這幅字帖,正是落了寧致遠的偏好。

    管家拿着寧致遠的畫匆匆出了府追上了徐媽媽,將東西交到了她的手上。

    這幅畫,很快的送到了沈府。

    看着畫角上那一行字,杜依依撲哧一笑就笑了出來,徐媽媽還是心有餘悸,她方纔看到睿王府的管家來追的時候,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本還以爲會是一通責罵,沒想到睿王居然是回了禮,一個送了一幅寫廢了的字帖,一個送了一幅提着不着邊際話的畫,這兩人還真是絕配了…………徐媽媽小聲嘀咕着。

    沈客是什麼人?京城裡就算是賣紅薯的貧民老百姓也會不假思索的告訴你,沈客乃是大賀年輕一輩裡最出類拔萃的文武全才!在二十年前,陸以安陸丞相曾經也是被世人這般稱讚着敬仰着,只是當年以相貌世無雙文武皆通而聞名於大賀的陸以安走上了文臣這條路而且一條道走到了黑一直走了二十年一直到坐上了丞相的位置,當年的陸以安雖是文武皆通高中狀元,但最讓大賀百姓爲之津津樂道的是他的相貌與他寒士成公卿的傳奇,而現在的沈客讓大賀的百姓最津津樂道的,則是皇上對他的信任,一往而深的信任。

    從涇城到京城,從一個小小的騎兵營校尉到今日的驃騎大將軍,從一個孤子到而今的位極人臣,這些,都是皇上給予的信任,可就是今天,這個有着皇上的信任讓天下百姓文武羣臣公卿王侯都羨慕側目眼紅的沈客,卻被皇上硬是撂在了寧元宮的風口上站了半個時辰,有人說起從宮裡傳出的沈客那時鼻紅臉青的情況就忍不住的心頭暢快,皇上雖是九五之尊親近不得,但天底下的人都是想離着他更近一些的,可這個沈客,卻是一直獨佔着皇上的信任,不過是一個破落戶的崛起,不過是一個蠻橫的武夫匹夫,憑什麼?憑什麼爬到多年辛辛苦苦兢兢業業的自己的頭上?好啊,現在有報應了,連皇上都開始對你冷顏厲色了,還想讓那個聲名狼藉的妹妹嫁給睿王攀上皇親?做夢去吧!

    做夢去吧!在這個消息傳揚開來的時候,很多人都是這樣想的,他們終於是看到了沈客的笑話,終於是看到了皇上對他一往而深的信任動搖的開始。

    樹大招風,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可讓他們沒有想到的是,在沈客離開寧元宮不久后皇上下達的第一道聖旨不是取消婚約,居然是讓禮部加升半月後婚禮的格儀,要將其辦得隆重一些,而在衆人詫異之時,又是一道聖旨抵達了沈府,沒有斥責也沒有處罰,而是讓宣召杜依依進宮學習禮儀!

    沈客吹了半個時辰的風反倒是讓皇上化解了心中怒氣對這婚事更是上心重視了?諸人惶恐,瞬而憤怒,那種恨不得背後捅沈客一刀的小人嘴臉就顯露了出來,旁人不敢說,都察院裡的幾位御史卻是無不敢言,在書如海前腳才離開沈府,幾位御史後腳就帶着摺子去了寧元宮。

    可這次,他們也如同沈客一般,被皇上乾乾的撂在了寧元宮外,一站就是半個時辰。大賀選拔御史極爲嚴格,必須極有名望聲譽有所成就的文臣,這些成就,並不是在治國之上,而是在學術上,這些人是文壇泰斗倍受天下士子敬仰,自然就擔得起這份納諫進言的職責,從大賀開國那時的那幾位御史到現在,這些御史除了相貌之外除卻那一兩個異類之外,脾氣幾乎都是一個模子裡刻出來的,頑固得就像是茅坑裡的臭石頭。

    這半個時辰,皇上不見是其一,他們壓根不想走也是其一,一個個都是上了年紀鬍鬚鬢角斑白的老臣,穿着幾件厚厚的秋衣外套着官服,在寧元宮外居然一站就是半個時辰,書如海勸說之時他們更是一個個放出了話,說今日見不到皇上寧願死在寧元宮外也不回去。

    這等以身作則,卻並沒有感動皇上,皇上批閱完了奏摺,就躺到龍榻上睡了起來,外頭的風聲鶴唳與那幾個在風中冷得打顫的老頑固全被他拋到了腦後。



    上一頁 ←    → 下一頁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
    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帝道獨尊隨波逐流之一代軍師重生校園女神:明少,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