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四十章:輾轉路歸來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四十章:輾轉路歸來處字體大小: A+
     

    人羣裡,再次傳出了聲音。

    沈客沒來…………杜依依倒吸了一口氣,沈客這到底是要做什麼?一直躲着是最蠢的辦法纔是…………

    “讓一讓。”前頭,傳來了一個暴躁的聲音,隨即人羣就向兩邊擠動自覺的讓開了一條道,杜依依看到了那彆着一根孔雀翎的高帽,這是順天府的官差捕快!

    “這是去捉拿沈客的?”

    “咦,他可是一品,府尹大人也才七品,捉拿什麼,是請,是請!”

    “哦!”

    杜依依身側,一個婦人煞有其事的教誨着身側那個年不過十八的姑娘,姑娘回答得十分認真。

    “姑娘,這人實在是太多了,我這老婆子可受不了了,我得出去透口氣!”老婆婆捂着胸口,對前頭那些佔據了地勢之優還踮着腳伸長了脖子觀看的人很是不耐煩。

    “我陪婆婆一同去吧,反正這也看不到什麼。”沈客沒來,在這裡等着也沒有意義。

    老婆婆高興的唉了一聲,挽着杜依依的手就在人羣裡擠動了起來。

    可她沒想到,一出人羣,還未來得及呼吸一口新鮮清爽的空氣,就看到了一個她不應該看到的人。

    “小姐!”是管家,沈管家。

    “你怎麼會在……”話才問了一半,杜依依就苦笑了起來,管家爲什麼會在這裡,現在還不明白麼!沈客織了一張網,而她,不過是那隻心甘情願又泛着迷糊的飛蛾。

    “小姐,請隨奴才回府吧!”管家弓着身子,雙眼卻在戒備着杜依依,以防她會有什麼意外突然的動作。

    “他呢?”她知道,現在的沈客,應該正藏在某一處看着。

    “將軍與夫人,就在那輛馬車上面!”管家指了指不遠處那小巷子口上停着的一輛馬車。

    果然,杜依依也不知道自己這嘴角的笑容是嘲諷自己愚鈍還是如釋重負,沈客能如此鎮定的在那裡坐着,想來,這事並沒有那些百姓傳言的那麼複雜,說不定,這一切,都只是,一個局。

    聰明蓋世的周瑜,也需要一個願捱打的黃蓋。

    “管家,你退幾步,我與婆婆有些話說!”

    “這……”管家略有遲疑。

    “放心,你們這麼多人,我就算有心逃走,也無法走出這順天府外百步!”杜依依長吐了一口氣,抿着嘴脣壓下了嘴角的笑容,至少,她的願捱打,得到的不是一個太壞的結果。

    “是。”管家躬身退步,偏頭與周遭埋伏的一些人使了一個眼神。

    管家退到了五米之外才停了下來,杜依依也才與身側早已目瞪口呆的老婆婆開了口。

    “婆婆,沈客並不是壞人,我與他之間,只是兄妹,還請婆婆不要再信謠言,謠言猛於虎啊!”

    “姑娘,原來…………”老婆婆一個驚恐,抽回了還挽着杜依依手臂的手。

    “婆婆,你我相識總算是有緣,我放在你們家裡的那個包袱裡還有些銀子,你拿去吧,今日一別,有緣再聚,不能送你回去了,婆婆保重!”杜依依說着,朝着老婆婆深深一鞠。

    “姑娘起身,我哪裡當得起啊!”老婆婆惶恐的將她扶起。

    “婆婆,你兒子一定會平安的帶着富貴回來孝敬二老的。”杜依依笑着握緊了婆婆的手。

    “那就,承姑娘你的吉言了!”婆婆深深一鞠。

    杜依依點了點頭,深吸了一口氣,朝着那輛馬車是邁開了步子。

    她想着離開,卻也只是竹籃打水,終究還是放不下,放不下他!

    她有莫名的感動,不,該說是痛苦,沈客寧願自毀聲譽也要逼她露面,爲的,就是讓她半月之後平安嫁人!他是爲了她好,自認爲是爲了她好,用他認爲對的方式最好的方式對她好!

    難道,只要這個身體的名字叫杜依依,不管是誰的靈魂主宰,都會不可自拔不可抑制的,愛上他?

    馬車離着順天府不過是百步的距離,她與沈客,卻是隔着千山萬水,萬水千山,這一生,下一生,都不敢再走得更近一些。

    因爲,馬車裡,有着一個陸湘雪,馬車外,站着一個寧致遠。

    皇上賜婚,何其榮耀,對她來說,卻是一壺鎏金嵌玉的胭脂燙,冷暖辛酸自知。

    “原來,那日在那酒館裡看到的人是你!”杜依依哧的一笑,抿着嘴角低下了頭。

    寧致遠身後的不遠處,就站着那個賣菊花的小販。

    “是我。”寧致遠別無他說。

    “你可知道我爲什麼要逃?”

    “知道。”

    “你不動怒?是個男人就該動怒的。”

    “我會動怒,但不是現在。”

    “經此一事,估計不會有以後了。”

    “呵呵……”寧致遠身着修長的中指摸了摸耳垂,笑着轉身離去。

    杜依依不知道這一聲呵呵代表着什麼意思,但寧致遠這依舊如故的輕佻傲慢卻是讓她也笑了起來。

    逃不過的終究是逃不過,這時間什麼都是一環扣一環,她想逃,有人要阻止她逃,身如草芥有草芥的無奈,身在枝端有枝端的無奈。

    “依依。”陸湘雪撩開了車簾子,纔不過一日,這位曾經光豔得讓杜依依自慚形愧的沈夫人眼眶裡卻是佈滿了血絲,臉上也未着粉飾蒼白得很。

    她知道這是陸湘雪爲沈客擔憂,但她一樣還是覺得感動,沈客做這些是爲了自己,她做這些是爲了沈客,一物剋一物!一物降一物!

    “嫂嫂…………”陸湘雪伸手握住了她的手腕打斷了她的話:“回來了就好了!”

    簾子半卷,杜依依可以透過陸湘雪嬌小的腰身看到沈客那張冰冷的臉,她不由回頭看了一眼他的瘋狂造就的這一齣戲,那個還站在原地的老婆婆,那些還踮着腳伸長脖子的百姓,站在她身後的管家,每人都以自己的方式活着,她也不能例外。

    馬車駛向沈府的這一路,馬車呢ide三人都是寂靜無言,陸湘雪倒是想說些話,但卻看着沈客那張臉開不了口,今日之事雖如沈客所想一般找回了杜依依,但接下來的事情還是會對沈客有所影響。

    杜依依只是一路透過那扇窗戶的小簾子看着窗外不停倒退的人羣與屋子,時而冷笑,時而垂眸。

    一路的寂靜,讓陸湘雪本就沉重的心情染上了一層冰霜,就算是下了馬車,她也只覺得打在身上的陽光冰冷沒有溫度,僵硬的嘴角難以扯起一絲一毫的笑容。

    “將軍,書公公在大堂等了好久!”

    該來的總要來,沈客理了理衣衫,大步闊闊向前。

    陸湘雪與杜依依對視一眼,相顧無言,卻一同邁步,隨在了沈客身後。

    大堂裡,看着來人的書如海放下了手中的茶盞起了身。“沈將軍沈夫人。”

    “書公公久等了,見諒見諒!”沈客抱着拳邊說着邊踏上了臺階進了大堂。

    “沈將軍,皇上召見,現在就隨咱家入宮吧!”書公公等得及早已心急如焚,見到了沈客就恨不得快馬加鞭趕回宮中。皇上差他來沈府的時候可是雷霆大怒,讓皇上等了這麼久,回去肯定是免不了一頓痛罵了。

    “書公公,還請等我換一身衣裳!”沈客低頭看了看自己這一身便衣。

    “無妨無妨,皇上焦急着,還是快些好。”

    “那好吧,走吧!”沈客與書如海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隨着他急急忙忙的離開了大堂。

    陸湘雪看着越走越遠的兩人,焦急的踱着步子絞起了手帕,沈客這一次進宮一頓罵是免不了的,君心難測,要是一個應付不了有別的責罰也是有的。

    “管家,快去通知那些人撤訴,再安排些人把真相散播出去,就與之前我與你說的那些一樣!”

    “是。”管家匆忙離去。

    “依依,你可知道你這一時的意氣,惹了大事了!”陸湘雪拍了拍手,憤怒的擡高了聲音。

    “我知道。”事已至此,多說無益。

    “以後可不能再有這樣的事情了,你可知道你哥哥這次爲了找回你費了多大的功夫,你要知道,那是皇上賜婚,你要逃了,就是違抗聖旨,別說是你,到時候我們都是要被處罰的,爲了找回你,你哥哥寧願自毀聲譽讓已經和解的人把事情鬧到了順天府,今日早朝,那些御史把你哥哥罵了個體無完膚,皇上現在召見,多半不是什麼好事!”

    陸湘雪焦躁的絞着手帕,看着杜依依的眼神百種滋味,要不是杜依依來要這一出,事情哪裡會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嫂嫂,皇上一直拖到了現在才召見了哥哥,說明他心裡也是有底的,嫂嫂這次的事情全由我而起,我不想成婚,可也不想因我而壞了你與沈客的感情,所以纔會選擇出逃,是我任性考慮不周,讓你們擔心受怕了!”這事要不是因她,也不會誇擴散到現在這種局面,現在的她,是沒有說話的權力的。

    “我知道,你出逃的消息還是睿王殿下告訴給我的,要知道再過幾日宮裡就該接你進宮了,到時候找不到你的人,你可知道會有什麼後果?現在只是你哥哥面子上過不去,皇上還可以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要是讓皇上面子過不去,誰也保不住你!”

    “夫人,丞相大人來了!”

    正要說話的杜依依閉上了張開了一半的嘴,退到了一旁。

    這還是杜依依第一次見沈客的老丈人,丞相陸以安,這個曾經是老婆婆那一代姑娘心目中最有魅力的老男人。

    陸以安匆匆而來,腳下生風,比之前來通報的護衛也只慢了一步,他是早上那些事情來的。

    “父親!”本是焦急的陸湘雪一看到陸以安,就像是吃了一顆定心丸一般,臉色也紅潤了起來,眉頭也舒展了開來。

    陸湘雪的聰明,大多是緣由路以安,她對這個父親有着大賀百姓一樣的崇敬。

    “本來上午就是要來的,被一些事情拖住了,怎麼樣了?”陸以安忙扶起了躬身的陸湘雪。

    “皇上召他進了宮,現在還不知道!”

    “皇上那裡該不會有什麼事情,朝堂上那些御史費盡了口舌也沒能讓皇上動容分毫,可到底是太莽撞了一些,怎麼會打死了人!”

    “父親,事情並非如此,那人沒死!”

    “嗯?這是爲何?”陸以安本是緊張的神色更是緊張。

    陸湘雪望了一眼一旁的杜依依,拉着陸以安到了一角與他低聲說了起來。

    “什麼,怎麼都這麼莽撞!”陸以安大是詫異不滿。

    “父親,當時也是情況緊急,夫君也只能出此下策!”陸湘雪愛夫心切,當即爲沈客辯解了起來。

    “好端端的離家出走,真是添亂!”陸以安怒哼一聲瞪了一眼杜依依,拂袖坐了下來。

    “父親,這事你得聽我慢慢說,事情並非是外界傳言的那般!”陸湘雪坐在了陸以安手側的椅子上,耐心的與他解說了起來。

    “這麼說,這些都只是有人在散播謠言了?”陸以安聽了這一番解釋,對杜依依的態度也和緩了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
    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滄元圖大明帝國日不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