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十八章:說風就是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十八章:說風就是雨字體大小: A+
     

    “現在還不知身在何處,要不是睿王殿下發現得早,只怕我們現在還被矇在鼓裡,我知道她行爲乖張做事衝動大膽,可也沒想到她居然會做出這樣的事情,所以纔會一時疏忽了。”陸湘雪苦嘆了一聲。

    沈客行一悸動,握住了陸湘雪的手。“錯不在你,她的脾氣我最清楚,她在涇城可是連殺人都看過的,怎逃婚對她來說,只是想不想得到的事情而非敢不敢做的事情。此事決不能聲張,爲今之計,是該儘快的找到她纔是。”

    “現在有睿王殿下在城中搜尋,這麼久還沒有音信,也不知道她會藏身何處。”

    沈客握緊了陸湘雪的手,神色頓時嚴峻了起來。

    雙手緊絞的徐媽媽咬咬牙,走到了兩人前,先是請罪,然後又說了杜依依交託她的那些事。

    “這麼說她早就有預謀了,只是看着今日夫君因她而打了人,纔會提早出逃,可這也不知道她現在在哪裡啊,過幾天宮裡就該來人接她去宮裡學禮儀了,這事瞞不了多久的。”焦急的陸湘雪根本無法顧及徐媽媽,只是低着頭邊說着邊思索了起來。

    “她沒有朋友,去的地方也就是隨着我去過幾處,京城這麼大,要找她是大海撈針,爲今之計,只有等她回來找我們。”沈客一手握着陸湘雪的手,一手揉着下巴沉思了起來。

    “等她回來找我們?她既然已經走了,又怎麼會回來!”陸湘雪不可置信的搖了搖頭。

    “依依的脾氣性情我最明白,她是個善良的人,現在看來,在被御史參奏與被皇子降罪之間,也只能選前者了。”

    沈客煩躁狂暴的揉了揉腦後的發,唉的嘆了一聲。

    “夫君,你是打算?”此事不是已經解決好了,難道沈客的意思,是要將此鬧大?

    “她既然還在京城,就不可能會聽到我出事的消息置之不理。”

    “我明白了,我先前已經差人打聽了那五人的住處,夫君不用出面,讓管家去說就是了。”

    “好,這事就交給你了,讓他們狀告到順天府,最好是散播出去皇上對我不滿欲要嚴懲的消息,我這現在就去與皇上請幾天的假,這幾天就呆在府上,這件案子,能鬧多大,就鬧多大。”

    沈客心頭已經有了打算,他不會看着杜依依出狀況的,就算是他揹負了罵名,他也不願意看着杜依依揹負罪名,而陸湘雪既然已經平復了那些人的情緒,說明這件事情就算鬧大也會在他的掌控之中,只要製造出了皇上雷霆大怒沈客火燒眉頭的假象,杜依依一定會露面,與其大海撈針的去尋人,請君入甕是更好的辦法。

    可陸湘雪擔心的是,這件事一旦鬧大鬧到了皇上的面前,皇上會如何處置沈客?御史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那些眼紅沈客有如今聲勢的人也不會放過這個機會,皇上對沈客的信任會不會因此大打折扣?君心難測,陸湘雪無法拿捏。

    “我自有辦法說服皇上,你放心就是了。”沈客拍了拍她的手背,朝着外頭大喊了一聲管家。

    外頭正是寒風乍起,管家一掀開簾子,就有一股寒風灌入,冷得陸湘雪打了一個激靈緊了緊身上的衣衫。

    沈客把方纔的話與管家吩咐了一遍,管家這這那那的許久,看着沈客的眼神也是古怪得緊,他想,好不容易纔擺平了那些訛詐的人,將軍怎麼還要去招惹那些人?怎麼居然還想讓那些人把事情鬧大?

    管家並不知道杜依依已經離開了沈府的消息。

    “讓你去就是去,一定要鬧大,越大越好,多使些銀子沒關係,記住,是要與他們商量着把這件事鬧大,萬不可得罪了他們,明白嗎?”

    管家不明白,但還是點了點頭應了句是,他本以爲陸湘雪會出聲勸阻,可沒想到陸湘雪也是沉默無聲。

    這兩人葫蘆裡找到在賣什麼藥?管家百思不得其解,一臉愁苦的出了門,帶着沈客的口令去了賬房支銀子。

    “小姐失蹤的事情萬不可說出去,明白嗎?”知道這件事的就只有陸湘雪沈客靈兒李媽媽徐媽媽,靈兒李媽媽對陸湘雪都是忠心耿耿,陸湘雪倒是不擔心,但徐媽媽,陸湘雪卻是有些不放心。

    “奴婢明白。”靈兒李媽媽徐媽媽三人簌簌的走到了兩人面前行了禮,發誓絕不外傳。

    “徐媽媽,這幾日你就不用出門了,就呆在院子裡,免得有人發現了什麼。”

    徐媽媽用眼角餘光瞄了一眼面無神情的陸湘雪,唉的應了一聲。

    “那我就先去了,我會讓人給睿王殿下一個口信,城裡就不用搜了,只需要派人去各個城門盯着就行了。”

    沈客起身,陸湘雪爲他寬衣,李媽媽徐媽媽靈兒三人互相看了一眼都悄悄出了屋,將空間留給了新婚燕爾的兩小夫妻。

    *********

    已經是深秋,白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夜晚總是來得快而漫長,杜依依成功的以每晚一兩銀子的價錢加上賣乖討好拍馬屁說服了一雙老夫妻,讓他們同意她住在他們家裡。

    這對老夫妻本有一個兒子,但現在去了姚州做生意,這一去就是大半年,這屋子也是一直空着,要不是杜依依敲響了他們的門費盡心思的說服他們,他們根本就沒打算將其租出去,事實上在此之前,杜依依爲了尋到一個安全的落腳處,已經在這些較爲破舊又僻靜的小巷裡詢問了不下十家這樣的人家,屋子雖是破舊,但兩位老人都是愛乾淨的人,收綴得十分整潔乾淨,這件屋子裡的東西都是罩上了黑布的,老婆婆本是要爲杜依依揭開,但杜依依想着自己也住不了幾日也只是落個腳,也就沒讓她揭開省得以後打掃麻煩,屋子裡的被褥都是老婆婆洗過的,雖摸着冰涼涼的厚重而不保暖,但也是乾淨,雖說比不得沈府,但此時的杜依依是無法挑剔的,去外頭吃飯她也怕不安全,索性她就給了老夫妻一些銀子入夥,與他們一同出了在外頭的第一頓飯。

    老婆婆看着杜依依年輕,看着也是細皮嫩肉的不像是窮苦人家的孩子,在杜依依找上門的時候還少不得多問了兩遍她的身份,杜依依編造了一段動人催淚的身世纔算是矇混了過去。

    吃了飯,杜依依就出了門,直接去奔着最熱鬧的大街去了,因爲她也知道,只有熱鬧的地方,纔不會那麼容易被人發覺了蹤跡,就算有了追兵來也有人羣做掩護不至於無處可逃。

    她出門不是爲了逛街,而是爲了去查看現在外頭的動靜,有些讓她意外的是,並未看到有任何可疑的人在打探她的消息。

    她還特地彎彎繞繞去了一趟沈府,也並未看到有任何的異動。

    倒是城門,卻依舊可以見到白天的那幾個人在那裡蹲着,讓她根本不敢有所行動。

    已經過去了這麼久,沈府的人不可能還沒發現自己離開的事情,沈客與陸湘雪到底是怎麼想的,爲何一點動靜都沒有?

    雖未聽到有人打聽她的事情,不過在熱鬧非凡的大街尾隨着一羣人的她也聽到了一些白日的事情。

    沈客打人的事情,並沒有因爲陸湘雪前去理賠安撫而得到了擺平,那些控制不住的流言還是傳了出來,有人說沈客是惱羞成怒,更是對沈客與她之間的那些傳聞深信不疑,也有人說着今日景泰樓裡的慘況,將沈客說得凶神惡煞一般。

    “雖說不是親兄妹,可也是過了認親的程儀有了兄妹身份的人,原先只以爲只是杜依依心生愛慕,現在看來,這兩人八成是有過哪些齷齪事了,倒是可憐了陸小姐,那麼水靈聰明的一個姑娘,就要這麼苦一輩子。”

    “原先,我倒以爲沈客是怎樣了不得的英雄,現在看也是賤男人一個。”

    “呵呵呵呵。”賤男人三字的評論,逗得幾位婦人哈哈大笑。

    杜依依無心再聽,怏怏不樂的回了住處。

    這一夜,雖是心緒百般,但夜過半時總算是睡着了,這一睡,就是日上三竿,要不是外頭老婆婆餵雞咯咯咯的聲音打攪了她的美夢,她還要睡上更久。

    “起來了?竈上給你熱着一碗小米粥。”老婆婆是一個心善的人,得了杜依依的銀子,總是覺得有些佔了莫大的便宜,總是希望把她照料得更好一些。

    “都這日頭了?”杜依依眯眼擡頭,看着快要近頭頂的太陽,伸了一個懶腰打了一個哈欠。

    “哎,我老婆子真是羨慕你們這些年輕人,睡得久睡的香睡得沉,老婆子就不行囉,一睡就容易被驚醒,好不容易兒子成才了也不能享享清福,哎……”

    老婆婆拍了拍手中的渣屑,又把手在圍裙上擦了擦。

    “婆婆,不知道有多少人羨慕你一把年紀還有這樣的身子骨呢。”杜依依簡單洗漱後端出了廚房鍋裡的那碗溫熱的小米粥喝了起來。

    老婆婆呵呵道了一聲老了老了回了屋,過了一陣子纔拿着掃把走了出來。“今日你不要去看看熱鬧?”

    “什麼熱鬧?”杜依依幾口下去,那清淡稀的小米粥已經喝了大半。

    “聽說昨日那個沈將軍醉酒打了人,那些人今兒個大早把沈將軍狀告到了順天府去了,這些人也真是的,光腳不怕穿鞋的,沈將軍是什麼人,他們就不怕給自己惹一身的麻煩?”

    “沈夫人不是曾去安撫過他們給了理賠嗎?”杜依依詫異的從大碗裡擡起了頭。

    “是啊,都得了銀子答應了和解,還反口狀告,一看還想得到更多,貪多嚼不爛,這些人也不怕惹禍上身!”老婆婆擦了擦有些癢癢的鼻子,低頭繼續掃地。

    “那順天府可受理了案子?”杜依依兩口喝完了小米粥,緊張的問道。

    “起初那順天府尹還裝着不知道不理不睬,可那五個人也是鐵了心,居然在順天府外扯起了冤枉的條幅長跪不起,順天府尹沒了法子,才受理了案子,聽隔壁的嫂子說已經休堂了,下午接着審。”老婆婆一掃帚下去,滿院子都是灰塵揚灑,杜依依往屋檐下避了避,目光卻還是停留扭動身子的老婆婆身上。“婆婆,那府尹大人怎麼說?”

    “現在重要的倒不是府尹大人怎麼說,而是聽說這是,聖上也已經知道了,今兒個沈將軍還沒去上朝,聽說皇上是龍顏大怒,更有御史搬出了聖祖當年立下的一些規矩,說沈客位極人臣而不理民生疾苦,有失臣子品德,該重罰,要降級,要嚴懲!”老婆婆說道着自己大早在鄰里間聽來的話,嘖嘖的感嘆了起來:“皇上最是愛護老百姓了,這下子,沈將軍不脫層皮,也要聖寵大減了,哎…………”

    這一聲聲嘆息聽得杜依依心浮氣躁心煩意亂,此時的她滿腦子都是沈客可能要面對的那些後果與順天府裡的那件案子,腦袋都覺得要爆炸了。

    “下午開堂在什麼時候?”



    上一頁 ←    → 下一頁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
    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海賊之最惡新星極品上門女婿我當道士那些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