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十五章:擺脫跟蹤(上)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十五章:擺脫跟蹤(上)字體大小: A+
     

    她閉緊了眼睛搖了搖頭不再去想,伊人已逝,這樣的答案,她知道了也沒意思。

    “小姐,醒酒湯來了。”李媽媽端着醒酒湯入了裡屋,卻只看到坐在軟榻前發愣的杜依依,念着府裡外頭的傳言,她只能乾咳了兩聲。

    “哦,給我吧。”杜依依遲緩的轉過了身,接過了碗。

    “還是老奴來吧。”李媽媽瞥了一眼杜依依,又看了一眼牀榻上昏睡的沈客,腦子裡千鍾念頭在打着轉,沈客因何打了人府裡現在已經傳開了,那些謠言她也早就聽說了的,只是怕陸湘雪傷心就沒有告訴陸湘雪,她是跟陸湘雪一同從丞相府來的陪嫁老媽子,護主是第一順位,眼下屋子裡就只有杜依依一人,她總不能讓她鑽了空子。

    “那就你來吧,這屋子悶得慌,我去屋外站一會兒。”杜依依明白了李媽媽眼眸底處那一抹異常,她只是笑了笑將醒酒湯擱在了一旁的茶几上就起了身,轉身就離開了屋子。

    終於離開了那滿滿的全是酒味的屋子,杜依依沉昏的腦子被這冷冷的寒風一吹,腦子裡那些念頭就不由自主的轉動了起來。

    沈客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他要做的事情到底是什麼事情?以他而今的成就,還要做什麼事情?想不通,想不透。

    “小姐,外頭起了風,你還是披件大氅衣吧,受了涼可就不好了。”李媽媽已經餵了沈客喝了大半碗的薑湯,正準備去吩咐廚房將燒好的熱水打到浴室裡去,一看到外頭緊抱着雙臂的杜依依,她就停下了腳步回了屋拿來了一件氅衣。

    “嗯。”杜依依莞爾一笑,接過披到了肩上。

    李媽媽笑着微微躬身,端着那半碗薑湯去了。

    “秋風吹不盡,總是玉關情。寒風這般緊,那院子裡的牡丹,怕是全落了。”

    “小姐。”徐媽媽拍着身上的灰塵一路走了來,她方纔去了一趟茅房,並不知曉這中間發生的事情。聽得杜依依這一生感嘆,她就寬慰了起來:“小姐也不用憂心。這些不切實際的謠言,皇上與睿王殿下是不會信的。”

    “徐媽媽,嫂嫂去了醫館,這裡沒人看着,你在這看一下,我去如廁。”

    睿王,一說到睿王,杜依依就覺得自己這身後的千萬隻眼睛盯得緊,要不是因爲自己要嫁給晉王,哪裡會有了這樣的謠言,她的時間很緊迫,不能再等了,她必須儘快離開,越遠越好,只有沒了自己這個礙眼的人,沈客與陸湘雪才能過上幸福的生活。

    “小姐,我伺候你一同去吧,去外頭叫個人來照看着就是了。”徐媽媽雖在疑惑陸湘雪爲何去了醫館,但也沒有發問。

    “不用了,外頭的人毛手毛腳的,哪有你看着放心。”杜依依緊了緊身上的氅衣,笑着下了臺階出了院門。

    徐媽媽望着離去的身影,正是納悶,李媽媽就匆匆奔了進來,身後還帶着幾個下人擡着五桶熱氣騰騰的水桶。

    “徐家的,快把浴室的門打開。”李媽媽看左右無人,就只要喚了徐媽媽一聲。

    徐媽媽趕忙開了浴室的門,讓幾人將水擡了進去。

    “你們去把將軍扶出來。”李媽媽指着其中一個身上較爲乾淨一些的道。

    “是。”

    徐媽媽側身讓着人過去了。“這是怎麼了?”方纔杜依依說夫人去了醫館,現在李媽媽又是說扶將軍出來,所以她一想,就認爲是沈客受傷了。

    “出了些事,你還不知道吧,將軍喝了些酒,又聽到了一些閒話發了火打了人,這會兒正在屋裡躺着呢,夫人去了醫館安撫那些個被打的窮措大去了。”李媽媽拍了拍被濺上了水漬的襦裙,關好了窗戶。

    “有這事?”徐媽媽嘶的吸了一口涼氣。

    “這是當然,現在這院頭沒人,你現在這幫把手吧。”

    徐媽媽點了點頭道了句好,幫着李媽媽一同關起了窗戶。

    **********

    杜依依並不出去如廁,而是一路抄了一條近道回了自己的院子拿起了自己昨天收拾好的一個包袱出了門。

    沈客的後門在後院,平日除了有商販送菜柴火等一些東西會走那扇門之外少有人走,當然也有一些丫鬟出門採辦爲了走近道也會往那裡去。

    後門一樣有護衛把守,不過比之前門要少了一半的人數,杜依依既然沒有換裝,就不打算偷偷摸摸的出門,反正她是小姐,現在又沒人管束,要出門那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後門因爲一般主人都不會到這裡來,所以大多的時候這裡的護衛都是形同虛設都是在打瞌睡聊天,根本不比前門的一個個英姿颯爽威風凜凜。

    “你們聽說了沒,將軍在景泰樓喝醉了酒還打了人。”一個護衛倚着後門的門框,雙手環胸。

    “有這事?將軍可從來沒有醉酒打人過。”坐在門坎上的護衛詫異的擡頭。

    “還不是因爲那些個人說了一些污穢話惹得將軍發了火。”雙手環胸的護衛懶懶說道。

    “什麼話什麼話?”坐着的護衛好不激動。

    “你們就沒在外頭聽說這幾日傳得沸沸揚揚的事情?”站着的護衛挑眉。

    “這兩日我都在府裡睡覺當差,哪裡有閒工夫去外頭。”坐着的護衛攤手無奈的搖了搖頭。

    “你們聽我說,原來小姐與將軍兩人之間,有一腿…………”站着的護衛掃了一眼四周,壓低了聲音。

    “什麼什麼?有一腿?”站着的護衛險些沒有跌倒在地。

    “不會有假,外面傳的沸沸揚揚,你看,兩個月前將軍成婚,小姐居然跑去跳城樓,你覺得會有假嗎?要不是早就有了苟且之事,怎會做這樣的傻事!你我都是男人,難道這都不明白?”站着的護衛淫笑一聲蹲了下來。

    “難怪了難怪了…………我就說了,男人哪有是不好色的,就是將軍也不例外,這次丁文才那個傢伙可該啞口無言了。”坐着的護衛瞭然大悟,笑着攔上了另一個護衛的脖子。

    “有人來了,站好。”另一個護衛正是要大笑,卻一擡頭就看到了不遠處走來的杜依依,只是隔着遠,還沒看清來者何人。

    兩人趕忙站起理了理身上的衣衫站到了大門兩側。

    看到走進的來人,兩人均是詫異的瞪大了雙眼,還互相饒有深味的笑了笑。

    杜依依只是看了一眼抿着嘴角笑着的兩人,就邁出了門檻出了府。

    等她才走到院牆外,就聽到了那兩人的低聲細語。

    “這下我看小姐要嫁睿王是嫁不成了。”

    “肯定,哪個男人會願意帶這頂綠帽子。”

    杜依依翹了翹嘴角,懶得理睬。

    果然,這後門的後巷裡有幾個乞丐,在巷子頭端還有一個賣菊花的小販,她緊了緊背後的包袱,低着頭從坐在地上的那幾個乞丐身側走了過去。

    她才一走過去,本是正在眯着眼養神的乞丐緩緩睜開了雙眼,扭頭看了一眼杜依依與她背後的那個包袱。

    “姑娘,可要菊花,今早剛摘的,新鮮着呢!泡菊花茶最是甘甜,唉,姑娘別走啊!”小販看得杜依依走進,捧起了一把菊花就吆喝了起來,可杜依依也只是瞥了一眼,就匆匆離去。

    這些人,她總覺得透着古怪!

    罷了,快些就是了。杜依依看了看身後那條幽深的小巷,快步走入了人羣。

    小販與那頭的乞丐招了招手,幾個乞丐就飛速的聚了過來。

    “你去報告上頭,你們跟我去跟着。”小販一邊說着起了身,在籮筐下拿出了一把匕首。

    幾個乞丐點了點頭,一人迅速離開了小巷,其他幾個跟着小販朝着杜依依方纔離去的方向去了。

    ******

    睿王府裡,寧致遠喝了一碗常流熬製的藥,一雙濃眉皺得跟都快要連成了一線。

    “這日日喝藥,都快被你的藥苦死了。”放下藥碗,寧致遠就飛快的拿起了果盤裡的一顆蜜棗丟進了嘴裡嚼了兩下緊皺的眉頭才舒展了一些。

    “睿王殿下,老夫有事稟告。”一個鬍鬚頭髮斑白的老先生快步走了過來。

    “什麼事說就是了。”寧致遠並沒有支開常流的意思,現在常流已經不管了他的事情,與他說說也無妨。

    老先生瞥了一眼常流,眼珠轉了一轉,就低頭說道:“地頭蛇送來了消息,說在沈府後門發覺了有一可疑的妙齡女子揹着包袱離開。”

    “揹着包袱?”寧致遠一妞眉頭,一上一下的眉頭煞是怪異。“走,帶我去看看。”

    “唉,你還要扎針呢!”常流的話才說出口,寧致遠已經走到了兩米開外。

    “回來再扎。”

    常流無奈的搖了搖頭,坐在了石凳上又是嘆了一口氣。

    “杜先生,睿王殿下。”

    寧致遠隨着老先生走到了睿王府後門,見到了一個蓬頭垢面的乞丐,乞丐到是很懂禮數,見到兩人就忙不迭的行了禮。

    “去了何處快帶我們去。”被稱之爲杜先生的老先生擡了擡手,作勢就要跨出府門。

    “我去就是了,你這一把年紀,還是歇一歇吧。”寧致遠一把按住了杜先生的肩膀,丟下一句話就與乞丐使了一個眼神,讓乞丐帶着自己去了。

    杜先生拍了拍大腿,有些惱怒又無奈的只能看着兩人離去。

    乞丐們聯繫都有自己的一套方法,那些人去跟蹤杜依依後,一路在路上都留下了記號,這些記號別人並不會認得,乞丐一路按着這些記號尋找,彎彎繞繞的過了不下十條街,最後纔在一座小酒館前停了下來。

    “記號只到這裡。”乞丐顧望了一眼四周,遍尋無果之後與寧致遠指了指酒館道:“他們可能在裡面。”

    寧致遠點了點頭,跟着乞丐進了酒館。

    這是一家破舊小酒館,裡頭的客人也多是販夫走卒,乞丐有時也會來,老闆並不會驅趕,倒是向寧致遠這樣身着錦緞華服的貴人卻是從來沒來過。

    老闆見着寧致遠就拔步迎了上來,這裡貴人從來是不屑來的,要是來,也是出了什麼事或者是例行檢查,老闆才迎上去,就看到了跟在寧致遠身後的乞丐,本是一張笑嘻嘻的臉頓時就僵硬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
    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蓋世帝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