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十四章:酒後吐真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十四章:酒後吐真言?字體大小: A+
     

    沈客去睿王府道賀已經有了一段時間,但一直到現在都還未見回來,又沒看到他支人回來送信,今日也不是他當值,現在外頭起了那樣的謠言,陸湘雪當然會擔心,沈客雖是一個粗中有細的人,但有些事情確實固執得很有自己的原則,就像當初沈府有人說了杜依依的不是,沈客勃然大怒當即就把那些下人驅逐出了府,而在朝堂上也沒少因這些事與大臣爭執,皇上對他也是信任,那些大臣久而久之也就不敢當着他的面說杜依依不是了。

    兩月前的風波剛剛過去,現在就有了這樣的謠言,陸湘雪明白,這是陣隊這沈府一家三口的,她沒有動怒,是不想讓別有居心的人得逞,但沈客呢?一旦有人觸到了他的那些原則,他會不會闖下什麼禍事?畢竟這次的謠言比之上次的傳言可是猛烈了百倍不止。

    “管家,你差人去睿王府問問將軍還在不在,要是不在的話再去三軍司,再去將軍平日愛去的那些地方找找看,就說家裡有事,讓他早些回來。”陸湘雪站在門口觀望了好一會兒,才依依不捨的進了府吩咐了管家。

    管家領命去了,杜依依又細心的安慰了幾句,陸湘雪這才舒展了眉頭,可她還是覺得不放心,就領着杜依依坐在大堂裡等了起來。

    管家這一去,就是半個時辰,沈客依舊不見歸,陸湘雪起先還與杜依依說着話,可後來也沒了言語找不到了話頭,耐心都已經被磨滅,她又急了起來。

    “夫人,夫人。”管家匆匆本奔來,正是焦急踱步的陸湘雪趕忙出了大堂下了臺階迎了上去。

    “可找到了將軍?”

    “夫人,找到了,在景泰樓喝醉了酒,還打了人,要不是奴才去得快,那幾人可就得躺上幾個月了,奴才找了頂轎子將將軍擡了回來,我先一步回來報信,將軍就在後頭。”管家一頭熱汗喘着粗氣,這一路他是跑着回來的。

    自己的擔憂成真,陸湘雪焦急的跺了跺腳,也顧不得體恤一下管家的勞碌就奔去了府們,杜依依在後跟着管家一路同行,替陸湘雪說了一些體恤的話。

    她也在管家的口中知道了更多當時的情況,沈客從睿王府出來後就遇上了國舅的公子張景,隨着他一路去了景泰樓,兩人喝了些酒,聽到了那些謠言,沈客就動怒了,沈客是驃騎大將軍,勇猛過人,又喝醉了酒下手沒個輕重,兩三下就把說話的那幾人打趴下了,要不是管家去得快,只怕打死都是有可能的。

    “奴才可從未見將軍動過那樣的怒火,一拳拳的打,誰禁得住啊!那些人也是該死,說了些什麼污穢話。”管家憤慨填膺的伸着拳頭,腳下的步子卻沒有耽誤。

    沈客已經聽到那些話了,杜依依,你也該安息了,沈客無法向一個男人那樣愛你,卻能像一個男人疼愛妹妹一般待你,今日他出了怒火逞了一時意氣,也不知道明日朝堂裡要掀起怎樣的風浪了!

    “那些個被打了的人呢?”沈客而今位極人臣,就是家事也要小心處置,在外頭打了人這樣的事要是一個處理不好,這頂不愛民無德的帽子就要扣上去了。

    “奴才已經找了人將人送去了醫館。”管家也是一個八面玲瓏的人,一到現場看到那情況心裡就有了譜,在將沈客送回之時他已經讓掌櫃找了幾個夥計把人擡去了最近的醫館,當時還貼上了自己身上的一錠十兩的銀錠子。

    “一定要小心處理,稍後…………哎,稍後讓嫂嫂去一趟,安撫一下幾人的情緒,別讓人鬧去了順天府。”

    “是。”管家快步上前,走到了大門前。

    “管家,將軍打的人是什麼身份?”陸湘雪站在門口翹首以盼,雙手緊張的緊緊絞在一起。

    “奴才與掌櫃的打聽了打聽,倒不是什麼有身份的人,幾個窮措大,就是怕他們會因此訛上了將軍。”管家莫不擔憂的搖頭哀嘆了幾聲。

    “來了來了。”門口的護衛指着不遠處的轎子,一個跑得比一個快的奔了過去。

    陸湘雪也匆匆下了臺階站到了府門外。“該理賠的還是要理賠的,安撫費補品都不能少,不能讓別人落了口舌,要訛我們沈府,也得是要些有身份的人。”

    “是是是。”管家快步上了前緊張的護着轎子停在了府門前。

    “夫君!”

    管家趕忙撩開了轎簾。

    轎子裡,沈客癱坐在其中,臉頰通紅早已醉了過去,轎簾一掀開,濃重的酒味撲鼻而來,惹得陸湘雪揮着衣袖扇了扇。“怎麼喝了這麼多,管家,把將軍扶進去。”

    管家招呼着幾個護衛做了幫手,七手八腳的把沈客擡了起來扶進了屋,陸湘雪付了轎子錢,才隨着杜依依一同進了屋。

    “讓廚房去煮碗醒酒湯,去備熱湯,等下夫君醒了酒得讓他好好洗洗這一身的酒氣。”陸湘雪一面走着一面吩咐着到了逸夅居,讓管家護衛把沈客放在了軟榻上。

    “管家,一共打了幾個人?”

    “五個。”

    “去庫房取些人蔘二十五株,燕窩十斤,再支一千兩的銀票,,備成五份包好,速度快些。”

    “夫人,這一千兩,太多了一些了吧。”

    “有備無患,先去取了來。”

    “是。”

    “來人,去備轎子。”

    “是。”

    “來人,去景泰樓看看有沒有砸壞了什麼東西,點算一張清單回來。”

    “是。”

    “來人,去查查將軍打的這五個人都是什麼身份家住何處。”

    “是。”

    陸湘雪一聲聲吩咐示下後,一個又一個的人接着走出了逸夅居,管家手捧着幾個大盒子匆匆趕來,身後還跟着一個小廝手捧着一堆的盒子。

    “找四個人手來,我們去醫館走一趟。”陸湘雪用手摸了摸髮鬢,將斜了的一支朱釵插好。

    “是。”管家趕忙叫來了四個人,叫盒子分了些到他們手上。

    “嫂嫂,我與你一同去。”杜依依也不放心讓陸湘雪一個人去面對那樣的事情。

    “你哥哥這裡也要人照顧,還是我去吧,有管家在,不會有事的。”

    忙得滿頭熱汗的管家一聽着這話,當即直起了腰身恨不得放下手裡的盒子拍胸脯打保票。“小姐你就放心吧,有我們在夫人不會有事的。”

    “那嫂嫂可要小心着點。”杜依依細想想這樣也好,那些人就是因爲討論自己的話題而受傷,看到了自己只怕更是怒火中燒。

    “夫君就交給你了,我先走了。”陸湘雪拉着杜依依的手拍了拍她的手背,就匆匆帶着靈兒管家等人去了。

    屋子裡的下人都背支去了打探消息與幹活,本下人衆多的逸夅居現在卻是隻剩下了她一個。杜依依本想拿着與沈客擦擦臉,可想想現在外面的流言蜚語,又臉上蒼白捂着胸口坐了下來。

    杜依依,你是終於後悔了麼?

    沈客啊沈客,你一世英名,卻要毀在了這個妹妹身上,看着沈客那隻滿是鮮血的手還緊握着拳頭,她心猛然又是絞痛,沈客,你這麼維護杜依依,爲何,卻是沒有察覺她對你的愛慕之情?不然,也就不會有今日了。

    鮮血早已凝固,鮮紅的顏色以及變得烏黑,杜依依也不做聲,只是呆呆的看着這個拳頭,看着那幾處破了皮的傷口裡還插着的那一根根細小的木屑,她是有感動的,沈客爲的是杜依依,現在的她,就是杜依依,除了愛,沈客想要可以給她想要的一切。

    可是,除了愛,杜依依是什麼都不要的,連性命都可以不要。

    她開始一直不明白,杜依依的名字是沈客取的,爲何他姓沈,她卻姓了杜?但在她窺探了那段甜蜜的記憶之後她懂了,正是一開始就萌生了愛慕,她纔會不願以他之姓冠之爾名。

    “沈客,你爲什麼,就是不能愛她呢?”

    沈客的臉,她的印象裡一直都是冰冷的,可如今,卻是熱得如火燒一般,鼻息口齒之間吐露的都是濃烈得讓人窒息的酒精味,那雙深邃而寒冽的眸子緊緊閉着,兩道濃眉像是化不開的江南煙雨,擰成了山脊。

    他在做夢,一個噩夢。

    “依依!是我對不起你,是我對不起你。”杜依依側耳聽着他的呢喃,她還是第一次,這般靠近他,那段記憶裡,杜依依躺在沈客的臂彎裡,那麼歡喜,那是杜依依離得沈客最近的一次,那一次,就讓杜依依愛上了他。

    “我不能害了你,不能,不能,不能…………”沈客搖着頭,本就有些鬆散的髮髻散了來看,一頭烏黑的長髮散開,徹底抹滅了沈客最後一絲的冰冷氣息。

    “我不能害了你,不能害了你,我有苦衷,我是有苦衷的!”他語無倫次,根本就是一些酒後的醉話,可她卻聽得很認真,因此沈客從來不會失態的說着這些。

    “那些人都該死,居然敢那麼說你,居然會那麼說你…………”

    “等我做了我要做的事情,我就帶着你離開這個地方,遠遠離開…………”

    他猛然的睜開了眼,迷離的雙眼,這是一個噩夢,閉眼睜眼都是一樣。

    杜依依尷尬的坐正了身子,不知該如何解釋。

    可比她的解釋先說出口的,是他又一番醉言:“依依,我好痛苦,好無能,什麼都做不了,你可知道,那日你跳下城樓,我是怎樣的揪心?你怎麼可以做這樣的傻事?你不是答應過我永遠也不會再做傻事?我好害怕,我好害怕你就會那樣的離開我,我不是不可以愛你,只是現在不可以,不可以,不可以。”

    “爲什麼不可以?”

    迷離的雙眼緩緩閉上,沈客沒有給她回答。

    杜依依陷在這句話的震驚裡,久久沒有回味過來。爲什麼?沈客說的話,到底只是醉言,還是…………

    難道………………

    不該,不能是這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
    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寧小閑御神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