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十三章:跳出池塘的魚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十三章:跳出池塘的魚字體大小: A+
     

    “靈兒讓我支出去了。”杜依依笑着道。

    “什麼事這麼重要?”陸湘雪神色凝重了起來。

    “是一件莫須有的事情,但我必須給嫂嫂一個解釋。”

    “都是一家人了,哪裡還需要爲莫須有的事情解釋,嫂嫂也不是那等小心眼的人。”陸湘雪呵的笑道。

    “這件事,兩個月我就欠嫂嫂一個解釋,不與嫂嫂解釋清楚,我心裡始終有包袱。”杜依依收住了嘴角的笑容,神色嚴峻了起來。

    “不都已經過去了麼?嫂嫂也想通了,不怪你了。”陸湘雪聽得杜依依是爲了兩個月前的事情而來,輕鬆的笑了起來。

    “我必須得說。”杜依依卻是笑不出來。

    “好吧好吧,你要說就說吧,嫂嫂聽着。”陸湘雪看她堅持,也不再打哈哈,神色一秉正兒八經的等着杜依依的解釋。

    “嫂嫂,你也是女人,我想嫂嫂會理解我的,當初,我本是該要死的人了,在冰天雪地裡凍得手腳僵硬只剩了最後一口氣,要不是沈客救了我,我不可能會有今天,沈客也是無父無母的孤兒,與我一般,我感激他救了我,就留在了他的身邊,他也待我不薄,不要我做婢女,收了我做妹妹,而後,便是他沙場拼殺我爲他端茶送水相依爲命的好些年,嫂嫂應該也知道的,女兒家,向來是崇拜英雄的,沈客又於我有救命之恩,那時的我,便就…………便就喜歡上了他。”杜依依頓了一頓,看了一眼陸湘雪,見她聽得十分用心,才繼續說道:“後來,沈客在玉庭河一戰名動四方立了大功,被召進了京城封了將軍賜了宅子,我也就隨他入了京城,他依舊待我如親生妹妹,我也知道,從來就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知道說出來只會讓兄妹情分淡化,我雖有愛慕,卻始終礙於這一層身份不敢說出口,一直到,皇上給沈客賜了婚,那一日,就是我扶着嫂嫂進了新房,嫂嫂人長得漂亮,說話也和善,那日,我就知道我與沈客是不可能的了,可十多年的愛慕,哪裡又甘心,所以…………所以纔會不甘之心,做了那樣的傻事。”

    “這些你哥哥也與我說過,嫂嫂起先,是怪了你,那個女人不期盼洞房花燭夜,偏生就讓你毀了去,你哥哥那日慌張的樣子,你那一身血,嚇得我好幾日都睡不着,可那些都已經過去了,嫂嫂知道你是一個通情達理的人,那些事情,就讓它過去好了!”陸湘雪看得杜依依臉上發白,知她也是陳強撐着說出了這些話,有些話,雖說不說都是一樣,但說了,至少會讓她覺得窩心一些,她與杜依依這段時日雖親近,但只見始終隔着這一層,現在杜依依下定決心要把這隔閡化解,她這個做嫂嫂的,當然也不會攔着。女人的感情,她現在也是愛上了沈客,哪裡會不知道自己這個夫君對女人來說有着多大的魅力。杜依依認識沈客比她要早,愛上他不稀奇,這些,她現在已經看開了,反正杜依依也是要嫁人的,嫁出去的人潑出去的水,她計較那些又有什麼意思。而且,她確實,也需要這麼一個解釋。

    “我已經本該就會這麼結束的,可我命不該絕,沒有死,起先我肚子裡也憋着一口氣,什麼事都想與嫂嫂使個絆子,可後來我也想開了,我做了那樣的事,哪裡還有顏面留在沈府,再說我對沈客,是真的已經死心了,反正都是死過一回的人了,嫁人有算得什麼可怕的事情,嫂嫂爲我奔走張羅我都看在了眼裡,有這樣一個善良賢惠的嫂嫂,我還要想什麼呢?可卻偏偏有人,見不得別人風光,見不得別人的好。嫂嫂,我原本沒有給你解釋,開始是與你置氣,後來是知道哥哥已經與你解釋過,所以纔沒有與你說這些,但今日,是不得不說了,嫂嫂,有人在往沈客與我身上潑髒水,散播謠言說我與沈客…………說我與沈客曾有…………見不得人的事,嫂嫂,天地可鑑,我是曾對沈客有愛慕之心,連自己的感情都不敢說出口的人,哪裡會不知羞恥的做那些,今日我給嫂嫂這個解釋,就是要告訴嫂嫂,除卻我的一廂情願,我與沈客之間,就是兄妹,那一廂情願早已滅,我與沈客之間,生生世世永生永世,只會只能是兄妹。別人可以不相信我,但我不想嫂嫂懷疑我,嫂嫂與沈客是天作之合,若是因我而有了間隙,我就是造孽了。”說罷,杜依依起身,向着軟榻上的陸湘雪深深一鞠。

    陸湘雪靈動的眼珠一轉,緘默了起來。

    杜依依這一番話,說得直接坦白,她也是女人,她可以理解杜依依的那種感情,若是撇開她現在的身份不談,她甚至對杜依依有些同情,有些不該說的話已經被挑明,杜依依將真實的自己袒露在了她面前,她要如何看待她與沈客之間的那段感情?

    面前,是杜依依的真誠與歉意,她該不該接受?

    杜依依沒有說話,沉默的等待着陸湘雪給出答案。

    陸湘雪是個聰明的人,不然她就不會與杜依依和平相處到如今親近來贏得夫君對自己的尊重,可現在,杜依依說起的是她一直逃避的話題,雖說這是一個真誠的解釋,她也理解,可還是,無法淡然的看待杜依依對沈客的那段感情。

    可一個女人,一個初嫁的女人,若是無法相信自己的夫君,那麼她這一生,又該是何其的悲涼。

    她不相信杜依依,不管她說得如何動情都無法相信她,但她不得不相信沈客,就算,就算她們之間真的有過什麼,那也已經是過去了,兩個月前死在了她新婚之夜的過去了,現在他已有妻室,她要嫁人,這樣的過去,她還要挑起來麼?

    不要,這一輩子,最好是埋在十八層地獄裡頭,不要挑起來,不要讓她聽到看到想到。

    那個在這個關頭挑起這件事的人,是抱着什麼心態?潑沈客杜依依的髒水讓杜依依名節再受損讓沈客有嘴說不清?還是要看她這個沈夫人的難堪?

    這樣的人,她怎麼能讓他得逞。

    眼前的,是她的小姑子,被中傷的,是她的夫君,要是她都不信任他們,那沈客,就是一輩子也洗不清了,她不能憤怒,不該憤怒。她要是一怒,會有多少人出來看笑話?會有多少居心不良的人趁勢爲難沈客?

    忍一時,聰明一時,是日後的風平浪靜,她要是逞了這一時的意氣,那日後,家不是家,她也得不到半點好處。

    “嫂嫂怎麼會不信你,你哥哥待你親厚,那是因爲你們都是無父無母他感同身受,有人在你要出嫁的時候散播這樣的謠言,他的如意算盤難道嫂嫂看不出來麼?你放心,有嫂嫂處理,明日,你隨嫂嫂到錦繡園一趟,把訂做的那件喜服取回來。”

    錦繡園的喜服?杜依依明白了陸湘雪的意思,既然旁人都要看沈府的熱鬧看沈府的好戲,陸湘雪的意思,就演一出好戲,讓旁人知道沈府的和睦,讓旁人去體會體會謠言的真假。當旁人看到她們姑嫂和睦親近,那謠言自然不攻自破。

    這件事,最好的決絕辦法就是陸湘雪出頭,陸湘雪能壓下心頭不快出面,杜依依很感激,對這位嫂嫂的印象更有了改觀。

    “好。”

    終於,杜依依知道,此時此刻,那隔在兩人心裡的隔閡終於是消散了,她無需再提防嫂嫂,嫂嫂也不會算計自己。

    “依依,你放心,嫂嫂不會讓你難做的。”

    陸湘雪握着她的手,給了她一個堅決的眼神。

    “有嫂嫂這句話,我就真的放心了,別人怎麼說我沒關係,我就是怕嫂嫂不相信我。”杜依依握緊了這雙手,抿緊了嘴角。

    “嫂嫂相信你,冰凍三尺,非一日可解,只怕是明日你哥哥上早朝,會有那些御史參奏了。”陸湘雪擔憂的嘆了一口氣,抽出了手站起了身。“我現在寫封信給我父親,讓他到時候幫着沈客一些,免得我父親不明就裡。”

    “嗯。”杜依依隨着陸湘雪一路走到了書案前,替陸湘雪磨墨。

    陸湘雪坐下來握筆沉思了片刻,就提筆寫了起來,杜依依側目看了看,寫的不是旁的女子清秀娟細的篆體,居然是一手頗有顏真卿之風骨的隸書。

    陸湘雪才女之名,果不其然。

    英雄佳人,這樣的搭配,難怪諸人都是真心實意稱一聲天作之合,難怪就是杜依依看了,都只能暗自神傷。

    陸湘雪能理解杜依依對沈客的感情,並大度的願意出面破除謠言,這樣賢淑明理的女人,也是沈客的福氣了,可惜,杜依依,卻因此香消玉殞。

    “靈兒。”

    屋外的靈兒聽得這一聲喚,趕忙進了屋,一進屋,她就神色怪異的瞄了一眼杜依依與陸湘雪。

    “將這封信送去丞相府,不用避着人,就這麼送去就是了。”陸湘雪將信紙摺疊放入了信封之中封好,交給了靈兒。

    “小姐放心,奴婢一定親手交給老爺。”靈兒得令討了一個乖,拿着信就離去了。

    “你哥哥去了睿王府道賀,怎麼現在還沒回來?依依,你隨我去前頭看看。”現在兩人再無隔閡一心一意要破除謠言,陸湘雪當然也不會放過這表現兩人親近的機會。

    “嗯。”杜依依輕嗯一聲,隨在了陸湘雪的身後。



    上一頁 ←    → 下一頁

    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
    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陰陽鬼術嬌妻在上:墨少,輕輕親極靈混沌決異能之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