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九章:痊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九章:痊癒字體大小: A+
     

    而前腳睿王府三個大字的匾額剛掛上去,宣旨太監書如海就帶着皇上的聖旨來了,封王自然要封地,皇上對寧致遠的疼愛這一次也並沒有折扣,封了寧致遠城郊外的十處莊園,統攏足有千畝的地,而黃金珠寶玩物一應的賞賜也不在話下,跟在書如海後腳臨門的箱子,就足足有一百二十擡。這等賞賜,讓寧承幼大是眼紅,一連着兩日都在府上雞蛋裡挑骨頭,嫌棄着自己的府邸破舊不如寧致遠那般威風。

    而在致遠府掛上睿王府的匾額的時候,戶部發下來的聘禮也到了沈府,皇子娶親,動靜非同小可,那頭皇上賞賜了千畝良田黃金珠寶,這頭更是琳琅滿目的從綢緞漳紗等布料香料胭脂到金銀翡翠首飾一應俱全,連着陸湘雪原本讓錦繡園做了的嫁衣,皇上也體恤的賞了一套一品夫人的鳳冠霞帔,讓陸湘雪無需再張羅。

    戶部下聘禮的時候,沈府外是聚齊了無數百姓圍成了一道通道,有些閒着無數的是從書如海那頭開始數起一直數到了末尾,整整是一百八十八擡的聘禮,這樣的數目,見到的一個個都是羨慕嫉妒眼紅,真是恨不得奪了一擡回去。

    兩月前沈客由皇上賜婚的時候,皇上也是下了一些賀禮的,也不過是八十八擡,纔不過這一個零頭,當然一個是未來的王妃兒媳一個是丞相之女這個身份是比不得的,眼看着一擡擡的聘禮被擡進了沈府,衆人還是意猶未盡的聚在沈府門外,津津樂道的討論着沈客之妹杜依依的傳奇故事。

    這些聘禮,到時候大多當然也是充進杜依依的嫁妝裡的,所以沈客也只是過了過目聘禮單子,到也沒有細看,這是皇上下的聘禮,就算想揩油也沒有那個膽子,這聘禮單子,書如海足足唸了有兩刻之久,最後唸完合攏的時候,已經是口乾舌燥,陸湘雪當即讓人捧了茶,書如海豪飲了一口,這纔算是潤了潤嘴皮子。

    “沈將軍,統共是一百八十八擡聘禮。沈將軍嫁妹,真是風光無兩啊!”這等喜慶的事,書如海當然少不得說幾句喜慶討喜的話,陸湘雪依舊備下了一個鼓鼓的錢袋子,讓靈兒塞了過去,這次書如海倒是沒有推辭,只說着沾沾喜氣接下了。

    “真是辛苦書公公了,沈某備了酒席,書公公要不要坐下來喝一杯?”沈客正是在宴客,書如海這來得也算是巧了。

    “不了,咱家還有事,得回宮了,下次有機會,咱家一定陪沈將軍喝上一杯。”

    只要是皇上身邊的人,就能說得上話,特別是書如海這種皇上用之不疑的心腹,別看是一個閹人,一句話的分量比之一個三品的大臣都要慣用一些,就算是沈客這樣的皇帝信臣,也是不敢得罪他的,沈客是如此,其他幾個賓客自然也是如此,京城裡大大小小的官員勳貴更是如此。

    所以每次書如海出宮頒旨,各家都會備些銀子做謝禮,書如海也不是貪婪之人,該收的會收,不該收的就算是金山銀山都不會多看一眼,也就是如此,皇上纔會對他深信不疑,連着許多緊要的事也會交託到書如海的手裡。

    書如海一走,四個賓客就起了身,一個個無不是掐媚討好的神色,嘴裡說着的也是讓人聽之心曠神怡的伶俐話,沈客對這些阿諛奉承的話早就是左耳進右耳出,只是一揮手說不提不提,坐下就與幾人幹了兩杯。

    陸湘雪將聘禮單子給了庫房去入庫,自己則是去了杜依依的院子,今日下聘禮搞出了這樣的動靜,對杜依依來說可是一件大好的事,畢竟杜依依跳城樓也是兩個月前的事,現在又有這麼風光的聘禮一衝,旁人對她的看法想法也會有所改觀。

    杜依依這兩日都是日夜不歇的在連着走路,沈府的路,從後院到前院,她一天就要特意彎彎繞繞的走上十多遍,這樣的苦練很有效果,本就在喝着宋大夫的要固本培元的她筋骨日益強健,走起路也漸漸的沒了疼痛沒了不便,她現在已經可以走得如徐媽媽一般快了,昨日宋大夫來了一趟,朝着陸湘雪與沈客連說了兩聲大喜,這困擾了兩個月之久的傷,終於是無後遺症狀的痊癒了。

    不過杜依依依舊苦惱,這兩個月的療養是沒給自己留下筋骨上的後遺症狀,卻在她的肉體上留下了一圈一圈的肥肉,原先她也只顧着要讓自己康復痊癒並沒有關注這些,這幾日吃了皇后給的那幾株人蔘,這發胖的速度居然是銳增一下子就長胖了足有五斤重。

    兩個月前還是瘦兒吧唧的人,現在已經成了臉上一掐就能掐出一坨肉的胖子,好在肥胖並不影響她的行動,不過以前那些衣服都是穿不下了。

    掐着自己臉頰上的兩坨肥肉,杜依依哎哎的嘆着氣,怎麼傷勢痊癒了,自己就要面臨減肥這樣的大難題了?

    “徐媽媽,從今兒個起,飯菜裡不可有肉,放油要少,菜要清淡,那些補品也不用做了。”

    正在爲杜依依梳妝的徐媽媽撲哧一笑,無不鎮定的以大人的口吻說道:“小姐,能吃是福,胖些沒什麼不好的,那楊貴妃胖成了那樣李隆基不一樣喜歡。”

    “徐媽媽,你可別站着說話不腰疼,哪個女子不喜歡輕盈的體態,你看我現在的模樣,還不得讓別人看了笑話,從明兒個開始,我得早起跑步了。”杜依依一動不動,讓徐媽媽挽起了自己的頭髮。

    “跑步?哎喲小姐,您可別折騰,這哪有大家閨秀會跑步的啊!”徐媽媽又是一笑。

    “那是那些小姐都是營養不足,我這是營養過剩。”杜依依挑眉眼珠向上望着,彷彿在看着徐媽媽再爲自己梳妝一般。“徐媽媽,前頭那麼大的動靜,現在怎麼沒聲了?”

    “小姐,您也是坐得住,前頭書公公在下聘禮,聽說那單子都念了有兩刻之久呢。”書如海在下聘禮的時候,杜依依還在睡大懶覺,徐媽媽本是不忍吵醒她這一連好幾日才能睡上一回的懶覺,可又覺得這樣的時候杜依依不該是這麼躺着告知了她,杜依依倒是十分鎮定,握握捏捏的在牀上賴了好久才下了牀,這不等到徐媽媽爲她梳妝的時候,書如海已經走了。

    “都有些什麼東西?”杜依依摸了摸整齊的鬢角照了照銅鏡。

    “可多着呢,綾羅綢緞,首飾胭脂,金銀二器,一擡擡的往庫房擡,小姐嫁了皇子,這些可是給將軍長臉了。”徐媽媽像是炫耀一般念念叨叨的細數着這些東西。

    “我們大賀分號最多的錢莊是哪家啊?”杜依依卻對這些毫不關心,冷不丁的來了這麼一句。

    “錢莊,那當然是大通錢莊了,各州郡都有他們的分號。”徐媽媽一語被打住,鄂鄂的回了神。

    “徐媽媽,既然皇上賞賜了那麼多的金銀首飾,這些東西我看也是用不上了,都是陳舊老年的首飾了,早不是現下時興的款式了,你幫我拿去換成大通錢莊的銀票吧!”杜依依在梳妝檯下拿出了一個紅漆盒子,裡頭都是陸湘雪給她的首飾。

    “小姐…………”徐媽媽先是疑惑不解,但轉念一想,就明白了杜依依的心思:“小姐想得也是周到,雖說小姐的嫁妝有夫人將軍爲小姐準備,但小姐能自己加些嫁妝底也是好的,奴婢這就去辦!”

    “可得小心了些,別讓嫂嫂看到了。”經過上次一事,杜依依又試探觀察過徐媽媽一段時間,看她是小心謹慎不再凡事與陸湘雪上報,她也算是對她寬心了些,徐媽媽是明白事理的人,按着現在的情況來看,徐媽媽是要隨自己去陪嫁的,到時候離開了沈府,誰讓是女主人,徐媽媽豈會想不明白這個道理與其中的利益。

    徐媽媽一聽,就明白了杜依依的打算,也就不在多說,道了句好打了保票拿着一塊黑布就包着這些首飾出了門。

    徐媽媽方走一會兒,陸湘雪就一臉喜氣的進了門。

    “依依,宮裡來了人下了聘禮了,足足一百八十八擡,看來皇上對你這個兒媳真是喜歡啊!”陸湘雪進門入座,看到襦裙上沾染的黃泥,她讓靈兒替自己擦了去:“你這院子外怎麼有了一個坑,這些下人也真是的,都不知道填一填。”

    “嫂嫂,聽說四皇子那邊已經賜了封號了?”杜依依雖足不出戶,但這些消息還是能在徐媽媽口裡知道的。

    “是的,現在是不能叫他四皇子了,該叫他睿王殿下了,皇上正是疼愛睿王殿下,不單把睿王府修葺一新,還封賜了千畝良田地,黃金珠寶玩物也有不少。”

    陸湘雪本以爲看到杜依依欣喜的模樣,可杜依依卻充耳不聞呆呆的愣了起來,想自己當初也是如此,陸湘雪對杜依依就不由多了幾分憐惜:“四殿下得此封賜,下半輩子就算不爭不奪也是衣食富貴無憂的。”

    “嫂嫂,哥哥現在在何處?”杜依依猛的擡頭。

    “你哥哥正在前堂會客,怎地了?”

    “無事無事。”

    杜依依失魂落魄的模樣怎麼像是沒事的人,陸湘雪緊張詢問,卻得不到杜依依的回答,最後還是賬房先生來尋陸湘雪有事將她請了去杜依依耳根子纔得到了清淨。

    致遠府變睿王府,四皇子也成爲睿王,寧致遠可說現在纔是真正的自立門戶,這兩天來着道賀的人也不少,這次他卻是沒有關起大門,而是大開中門日日迎賓,這日,寧致遠正與賓客相談甚歡,府門處卻是來了一個身穿布衣的中年男子,男子與府門口的護衛耳言了幾句,護衛就放了行讓他進了府。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
    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武器大師至尊毒妃:邪王滾一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