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七章:預謀在先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七章:預謀在先字體大小: A+
     

    “沒什麼,丫鬟以前熟語管教,今日管教管教,好讓她知道知道什麼是本分。”杜依依臉頰鼓起,顯然還是餘怒難消,香草服侍了她有一段時間了,她見她年紀小,一直待她都是和顏悅色從不說半句重話,想不到這到成了香草自傲的資本,居然是不把她這個小姐放在了眼裡。

    “香草,你是做了什麼惹得小姐這般動怒。”陸湘雪也不再多問,起了身走到了香草面前大聲呵斥了起來。

    ”奴婢有罪還請夫人小姐責罰,奴婢保證不會再有下次了,再也不會有下次了。“香草一邊嚶嚶細語的哭着,一面又是看了一眼徐媽媽,方纔她們兩人的談話,其實早已被杜依依聽了去,她一直沒有發出半點動靜,只是等自己進了屋才呵斥了自己起來,都說背後莫倫主人是非,香草這回是記得了。

    “還有你,徐媽媽,現在的形勢還不夠明顯嗎?要得你們搬弄是非。”杜依依的聲音不大,但話裡含着的那股金玉之音,卻是讓一旁的陸湘雪都爲之側目。

    此言一出,徐媽媽就知道了杜依依怒從何來,也是,怪自己一時疏忽,怎能在院子裡說起那樣隱秘的事情,小姐惱怒成怒,也是正常。

    “小姐,奴婢知錯,奴婢知錯了。”徐媽媽也不似香草那樣嚶嚶落淚,而是高呼一聲跪了下來磕了一個頭,現在正是小姐煩心的時候,她要哭了,那隻會增加她的惱怒。

    “徐媽媽,你是李國公府上出來的老人了,怎麼也會跟着香草犯一樣的錯誤。”陸湘雪從徐媽媽那一個求救的眼神裡已經大略猜出了所以然,雖杜依依一向待下人寬厚,但這次這樣隱秘的事情在院裡說出來,在這個當口,確實是影響不好,所以這次,她是站在了杜依依這邊。

    “夫人,奴婢再也不敢了,還請夫人小姐恕罪!”那些話杜已經說了,在爲自己辯解也是徒勞,徐媽媽在李國公府裡呆了那麼多年,豈會揣測不出此時主子的心思。

    “別哭了,要不是你嚼舌根子,我會責罵你?自己犯的錯就要自己承擔後果。”杜依依橫眉冷眼一掃,沉聲說道:“以後要是再讓我聽到這些話,看別怪我不顧主僕之情,徐媽媽,一僕不侍二主,你是老人了,該是明白忠誠兩個字怎麼寫,你既然跟了我,我就是你的主子,就是李國公府的人,也只是舊日的人,要是讓我知道你做了什麼我不利的事情,可就別怪我無情了。”杜依依橫眉瞥了一眼身側的陸湘雪,殺氣盎然的眸子就在兩人身上打轉。

    杜依依這話裡的意思徐媽媽豈會聽不明白,只怕香草受的這一通罵,還有自己這一層面的關係,一僕不侍二主,杜依依是在警告她了。

    “奴婢不敢。”

    “依依,徐媽媽與香草雖然有錯,但她們一向也是安於服侍你的,對你也是護着的,依着嫂嫂看,罵兩句罰一罰也就算了。”陸湘雪還要再說,杜依依卻是喝聲打斷了她的話。

    “香草,我平日對你你是知道的,今日念在你是初犯,就不處罰你了,下次讓我聽到了你嚼舌根子,你就小心自己的舌根子。”杜依依厲聲一喝,嚇得香草雙手捂着嘴巴退後了一步。

    “多謝小姐,多謝小姐,香菜再也不敢了。”香草趕忙下跪磕頭。

    “你先下去吧,徐媽媽,扣你一個月的月錢,若還有下次,決不輕饒。”

    “是是是,奴婢明白,奴婢明白。”徐媽媽連連磕了三個響頭,起身隨着香草一同出了屋。

    “奴婢犯錯,處罰是應當的,你還是心善了一些,此事,你也不要怪徐媽媽,是嫂嫂不放心你,纔會讓徐媽媽與我稟告的。”陸湘雪忙着爲自己解釋。

    “嫂嫂,想來徐媽媽跟香草嚼舌根子嚼出來的話你也都已經知道了,這兩人不守本分,攆了出去都不解氣,我是她們的主子,哪有人會這般污衊自己主子的名聲的。”杜依依餘怒難消,方纔她一直在屋子裡聽兩人的談話,本一直也是平聲靜氣,可聽着徐媽媽居然是要去報告給陸湘雪,她的火氣噌的就上了頭,杜依依是曾經喜歡上沈客,可那也只是曾經,杜依依已經付出了生命的代價,她不會再喜歡上任何人,更何況在這個時候若是這些花流了出去,對她的名聲會帶來多少損害,對顏行祿會有多少抨擊。她之所以會動這樣的怒火,原因還有一方面,徐媽媽說要多調些人手過來,要知道她的那個計劃若是有太多的人在她周遭看着的話,就無法實施了,都已經爲自己的計劃訓練了這麼久,決不能紕漏出現在這上面,

    “嫂嫂知道,只是你與顏公子之間又書信來往,她們有這樣的猜測也是正常的,我先前還並不知道有這事,只知道徐媽媽去過顏府給顏小姐送去了一籃子牡丹花,爲了怕旁人誤會,我與顏府說道過是我送去的,依依,你與嫂嫂說,你到底有沒有那樣的心思?”陸湘雪其實對徐媽媽的話百分之百相信的,一個未婚一個未嫁,錦書傳情也不是沒有可能,可要讓別人知道了被蓋上了私相授受的名頭,那對而今的杜依依來說,可就真是雪上加霜了。

    “嫂嫂,若是有,我會等到今日皇上下旨賜婚?”杜依依想要呵斥,可話一出口,卻不由自主的變得和順了起來,也是她有疏忽,也是顏行祿孟浪,纔會讓她們有了這樣的揣測,說來,又怪得了誰呢?

    “你要沒有這樣的心思,那嫂嫂也就放心了,放心,嫂嫂會告誡徐媽媽與香草的,你只管安心等着出閣那天就是了。”杜依依那一瞬強硬後的頹廢眼神,讓陸湘雪的語氣也柔和了許多,不管此事是真是假,傳了出去對杜依依對沈府都是有百害無一利的,就算她與杜依依之間有過那一些摩擦,她也不能坐視不理。

    “我知道。嫂嫂,反正一應事務有嫂嫂與哥哥操勞,這幾日,我只能安靜安靜,香草畢竟年幼太鬧,嫂嫂看哪裡有要她的地方,將她先調去幹些重活磨磨性子吧。”

    “這怎麼行,徐媽媽一個人怎麼能服侍得過來,你身邊缺不得人,也不知道婚期定在什麼時候,嫂嫂還想着給你多派幾個人呢!”

    陸湘雪態度堅決決不讓步的搖了搖頭。

    “嫂嫂,太鬧了我哪裡靜得下心,聽着她們說閒話都煩,香草你就先帶去幾天,過幾天你再派回來就是了,徐媽媽穩重,不會有事的,我這次是賜婚給皇子,婚期就算快少說也得十天半個月後了,又哪裡有那麼多的事情。”杜依依也是一副堅決的神色,全不因陸湘雪的話而有任何的轉變。

    陸湘雪不想在這裡與杜依依僵持下去,想了想,也就答應了,“要是你因這事覺得惱了,我先把香草帶走幾天調教調教也好,你這一說,我倒是忘了這一些,你出嫁,也得要幾個拿辦事的一陪嫁媽子丫鬟,嫂嫂從孃家帶來的那個李媽媽穩重信得過,我將香草順帶挑幾個辦事得力手腳勤快的丫鬟交給她去調教調教,到時候你嫁人了,也用得習慣一些。”

    “那就辛苦嫂嫂了。”杜依依暗鬆了一口氣,微微彎身與陸湘雪致謝。

    “依依,嫂嫂也知道,讓你嫁給四殿下是委屈你了,可你也要體諒體諒你哥哥,這是皇上的旨意,他也沒有辦法。”

    “嫂嫂,我不是那麼不明白事理的人,四殿下的病不是說大好了麼,再說,不爭也有不爭的好處,以後也安逸,哥哥已經位極人臣了,我哪裡還需要一個奪嫡的夫君,能得平安喜樂,就已經足夠了。”杜依依按了按陸湘雪的手背,輕聲細語的安慰着她。

    “你能這麼想,嫂嫂也就放心了,有件事,嫂嫂還是要與你說的,前番四殿下在寧元宮發病發得很厲害,說是這幾年好不容易調理好的身子又跟以前差不多了。”杜依依這一番熨帖的話說的陸湘雪心窩暖和得很,她雖與杜依依有芥蒂,但她到底也是一個女人,杜依依這一嫁就是終身,沈客因無力爲她去爭取而自責,她也爲杜依依將來的命運感到擔憂。

    “有常神醫在,總是會好的,我當初傷得那麼重,不也是好了,他是命不該絕的大富大貴之人。”她也有聽說,當初這位皇子生下來救被御醫斷定話活不過半個月的,可現在他不是還是好好的活着,還不露聲色的讓寧朝戈吃了這樣的癟,這樣的人,又哪裡是甘於就這樣等死的人,若這樣的人,她嫁了過去,更是悲慘。

    她不會成爲誰的借力,也不會成爲誰的棋子,她雖佔着杜依依的身軀,可她骨子裡,還是自己。

    ”還是你看得通透,好了,你好好歇着,嫂嫂就帶香草走了,有什麼事,你讓徐媽媽去支會我就是了。“

    等到杜依依點了點頭朝着她露出了笑容,陸湘雪才放心的離開屋子,院子裡,香草正在小聲抽泣着,見陸湘雪出了屋,她趕忙擦去了臉上的淚水,低下了頭行了禮。

    “香草,這幾天依依這裡就不用你服侍了。”

    陸湘雪與香草身後正要說話的徐媽媽使了一個眼色,徐媽媽一領會,閉上了嘴。

    “夫人,你可別趕奴婢走,奴婢知錯了,奴婢再也不敢了。”香草一聽着話,也顧不得其他,哇的一聲哭就跪了下來。

    “你別多想,只是依依眼看着就要出嫁了,你又是毛毛躁躁的性子,少不得還是有調教調教才能隨她陪嫁。”陸湘雪本被杜依依一番話說得眉開眼笑,但香草這一聲哭,卻是讓她上揚的嘴角再次拉聳了下去,可又看這可是可憐,只能耐着性子解說。

    “謝夫人,謝夫人。”香草一聽大喜,破涕爲笑,咚咚咚的就磕了三個硬實的響頭。

    “要謝你該謝小姐,收拾收拾,等下去我那裡見我。”

    陸湘雪無奈的搖了搖頭,離開了院子。

    陸湘雪一走,香草就起了身,與徐媽媽說了幾句好話,她纔在徐媽媽的催促下進屋收拾了東西,離開了院子。

    徐媽媽目送着香草遠去,看着那間屋子許久,也沒有走進去,她還是低估了杜依依的脾氣,連那麼高的城樓也敢一閉眼跳下來的人,一動怒起來,居然有幾分夜叉的煞氣,此次也是她忘了自己的本分,這樣的責罰已經算得是清了,她可是曾在李國公府見過那些吃着鍋裡看着碗裡的下人最後被主子發現是慘成了什麼樣子,她想,好在自己還沒有做什麼對不住小姐的事情,不然此事的自己就算想回頭,也無法回頭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
    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醫手遮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