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五章:莫須有的揣測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五章:莫須有的揣測字體大小: A+
     

    連婚期都未定下,顯然這一紙聖旨下得匆忙,沈客搖了搖頭,“該是明天就會下來了。”

    “依依現在腿傷也快痊癒了,等到明日,那些夫人小姐們也會上門來拜訪,你看,要不要先給他們下張帖子,讓她們同一天來?免得依依受累!”陸湘雪當初也是有過這一次的,見各家的夫人小姐忙得不可開交,那時她都累得吃了幾貼滋補的藥,更何況是杜依依這大病初癒。

    “也好,你就吩咐着辦吧!”男主外女主內,這樣的閒事沈客也不會去管,只要合規矩就行了。

    有人在羨慕她的一步飛天,有人在感嘆她的未來坎坷,杜依依卻是一點都不未自己擔憂,她從未想過寧朝戈寧致遠等皇子之流,當初也不過是故意刁難沈客,她一直想的,都只是離開這裡,去過飛鳥游魚一樣的生活。

    她已經感覺到了,外頭的秋風颯爽,外頭的車水馬龍的喧囂,外頭那個陌生的世界,這本該不屬於自己的身子一日日的好起來了,腿也總算是回到了自己的掌控中了,再給她五天的時間,她就可以去過真正屬於自己的生活。

    “小姐,顏公子的信。”香草從外頭來,因杜依依還在用着藥,幾乎是每過三天香草就要去一趟宋大夫的鋪子去取藥,而前兩回顏行祿的書信就是通過找到香草送到杜依依面前的。

    這已經是她收到顏行祿的第三封信了,第一封信,顏行祿苦口婆心的勸說她不要自暴自棄該珍重自己,杜依依回了一封信挑釁到了顏行祿那根敏感脆弱的神經,激得他上門提了親,,第二封顏行祿義正言辭斥責杜依依背信棄義回絕他的提親,而杜依依卻沒有回信,本以爲是不會再有這第三封信了,卻不想來得這麼快。

    想着顏行祿那一番癡傻呆的話,她就不由得苦笑,這個顏行祿,怕又是拿着什麼大道理來指責自己了。

    “丟掉吧,我不想看。”事已至此,她還能再說什麼。

    “小姐,你就不看看麼?”香草沒有伸手去接信,只是眼巴巴的看着她詢問着。

    “香草,以後要是顏行祿再有書信來,你別送到我面前了。”反正自己已經拿定了要遠走高飛的主意,這些本就不該認識的人,何苦去招惹。

    “小姐…………”香草接過了信,目光卻是依舊不捨。

    “丟了。”方纔還是和顏悅色的杜依依臉色猛然就變了,那兩道銳利的目光,更是嚇得香草冷不丁的打了一個寒顫。

    杜依依也懶得多說,直接就進了屋。

    香草不明就裡的看着杜依依的背影,困惑着拉着徐媽媽問道:“徐媽媽,小姐這是怎麼了?”

    “今日朝廷下了賜婚的聖旨,難道你回來的時候沒看到大門口的那些馬車轎子麼?你也是的,小姐說丟掉就丟掉好了,你還還不情不願的勸說,小姐雖對你寬厚,但你也要明白你自己的身份,不能拿的好處就不能拿。”徐媽媽吃的鹽比香草吃的飯還多,杜依依惱怒的是什麼她豈會不明白,香草幾次替顏行祿帶信都是拿了他的好處的,這次苦口勸她看一眼也是因着那些好處,可下人就是下人,就算主子帶你好,也不能僭越了去,這一點,是年紀輕輕的香草不會明白的。

    “什麼什麼?賜婚的聖旨這麼快就下來了?”香草愣了一愣,扭頭看了一眼屋子。

    “是,與原來說的不一樣,賜婚的男方不是二殿下,而是四殿下。”徐媽媽哎的嘆了一聲,奪過了香草手裡的信:“這東西留着讓別人看見了不好,我正好去廚房,順便給你一把火燒了。”

    香草現在的注意力已經全被徐媽媽一番話吸引,哪裡還顧得上那封信,拉着徐媽媽就坐到了院子裡的石凳上問了起來:“四殿下,怎麼會是四殿下?”

    “聽說是因爲四殿下向皇上求賜婚,還發了病,聽說都昏迷了過去了,宮裡的御醫都束手無策,要不是有常神醫,只怕就是不好了,皇上最是疼愛這位殿下,眼見他都是如此了,也就改變了想法了。”徐媽媽拍了拍起了褶子的褙子將其捋平,望着那不見動靜的屋子唉唉的嘆了起來,主榮僕榮,杜依依要是嫁人,總是得挑幾個丫鬟陪嫁的,她本就是李國公府上出來的人,也算是見了世面的,再加上自己也多次與夫人示好,若是不出意外,這陪嫁的人裡頭就該有她,杜依依嫁了寧朝戈,那將來還有希望可能成爲皇妃,可若是嫁給了寧致遠也就是一個王妃,以這位四殿下的身體,有沒有個將來都是沒譜的事情,沒了男人做靠山,到時候杜依依一個人,如何撐得起一家門戶,越想,她就越替杜依依擔憂,爲自己的將來擔憂。

    “原是這般,皇上是疼愛四殿下,可哪裡又想過我們小姐,就四殿下那樣的身子骨,一發起病來,那可就只剩了半口氣,將軍呢,他可有說什麼?”香草到底年紀輕,想得就沒有徐媽媽那麼深刻那麼透徹。

    “這是聖旨,將軍還能怎麼說,就算有什麼想法,也只能在心裡藏着。”

    “那婚期可有定下來?”香草用顏瞟了瞟屋子,見還是沒有動靜,就放寬了心在懷裡掏出了包着蜜餞的手帕與徐媽媽攀談了起來。

    “暫時還沒有,不過夫人說該明天就會有旨意來了。”徐媽媽拈起了一個梅子,邊說着邊放入了口中,纔不過一嚼,就被這一股子酸勁刺得皺緊了眉頭。

    “那小姐有說什麼?”香草此時才注意到了這一點,小姐要出嫁,陪嫁丫鬟是少不了的。

    “小姐還能說什麼,好好的,賜婚的男方由二殿下變成了四殿下,小姐到也是坐得住,什麼話都沒說,對了,你給顏公子送信,可有察覺到什麼?”徐媽媽善察言觀色,這幾天,就說杜依依得知賜婚的人是二殿下也是無動於衷,改成四殿下也是神色依舊,看來這位主子,是不在乎這樣的榮辱了,可徐媽媽也是過來人,一個未出閣的姑娘家,哪裡會對未來的夫君沒有期望,杜依依這淡漠的態度,可着實透着幾分異常古怪。而杜依依與顏行祿有過一次通信,之前又讓她給顏府的小姐送去了一籃子的牡丹花,難不成…………

    “顏公子?你是說…………”香草咧了咧嘴,指了指那件沒有動靜的屋子。

    徐媽媽點了點頭,瞥了一眼屋子。

    “你這麼說,我倒是覺得那位顏公子對小姐,有些意思,不然他也不會三天兩頭的讓她給小姐送信。可小姐這說不準,雖說給顏府的小姐送過一次牡丹花,但小姐與我說了,那是感激他在宴會上替她解圍,前番的信小姐沒有回,這次是看都不想看了,估計,是徐媽媽你想多了!”香草吐出了梅子核,又拿起了一粒梅子放進了口中。

    “唉,最上次,小姐一回了信,顏家就有人來提親了,上次,將軍說了宮裡可能會有安排回絕了那些提親的人,小姐許是覺得委屈,就沒回信,這次聖旨又下來了,小姐的婚事已經是板上釘釘了,看了這封信,還不是徒增傷感?依我看,不會有錯!”徐媽媽神色堅定的點了點頭,極爲認同自己的猜測。

    “依着徐媽媽您這麼說,倒是有些像,若不是這事已經定了下來,小姐也不會這樣,小姐啊,還真是可憐,前番思慕着將軍,可憐兄妹關係不能透露做了那樣的傻事,現在好不容易看上了顏公子,皇上又賜了婚棒打鴛鴦讓她無出頭之日,徐媽媽你說,小姐會不會…………”香草指了指屋子,臉頰扭曲,臉色也刷的白了。

    那日杜依依被沈客抱了回來時,她們可都是在的,那種慘不忍睹,香草現在還是記憶猶新。

    “你這倒是點醒我了,這兩日你可別出門了,要寸步不離的看着小姐,我去夫人那裡一趟,讓她多派幾個人手過來,這要是出了事,皇上怪罪下來,我們就算有十個腦袋也是擔當不起的啊!”徐媽媽神色大變,連忙吐出了嘴裡的梅子核的她趕忙拍了拍手起了身,說完了這一番話就迅速出了院子。

    香草哪裡見過徐媽媽這般緊張的樣子,被嚇得呆傻愣在了當場,一陣清風襲來,她打了一個寒顫,趕忙收起了手帕進了屋。

    這也是在這個節骨眼上出了事,那真是小命難保啊!

    徐媽媽一路飛快的趕到了陸湘雪的院子,與她稟告了這一可能,有顏行祿那一封書信的爲證,又有先頭那麼多的事情作證,陸湘雪當即就信了徐媽媽的話帶上了幾個她平日使喚老媽子到了杜依依的院子。

    沈府已經出了上次那樣的醜聞,再也經不起什麼變故了。

    老天保佑,老天保佑,陸湘雪一路念着諸天神佛保佑,蓮步匆匆進了屋,才進屋,就看到了哭得梨花帶雨的香草與躺在軟榻上神色秉然的杜依依。

    “這是怎麼了?”陸湘雪只看了一眼香草,就坐在了軟榻旁柔和的詢問了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
    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大劫主師父又掉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