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三章:偷龍轉鳳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十三章:偷龍轉鳳字體大小: A+
     

    寧朝戈無力沮喪的垂着頭,藏在衣袖中的雙手緊握成拳,父皇,你明明有了決斷,爲何卻要改變主意,我也是您的兒子,那個寧致遠,到底比我好在哪裡?要是他先前不知道皇上的聖斷那他也會好受些,因爲那樣他就不會跑去沈府,更不會送那一把封喉劍與沈客表明自己的態度與心跡,現在倒好,現在倒好,自己到手的靠山被別人撈了去,若是有了沈客,他就有足夠的力量扳倒寧誠,可現在,一切都泡湯了,一切都泡湯了。

    寧朝戈的沮喪對皇后也有觸動,她只有這麼一個兒子,什麼好的他喜歡的都想要給他讓他得到,她是一國之母,他的兒子本就該是明日之君,偏偏她就是被常妃算計了一道,居然讓她先生出了兒子,結果現在纔會有了寧朝戈這麼難堪的境地,不論是爲了自己,還是爲了自己的兒子,她都不可能讓其他人的兒子當上皇帝!

    “你們都退下。”

    “是。”宮婢們齊聲福身,蓮步輕移倒退着退了出去。

    “你父皇已經答應了我,不論是文武百官還是王侯公爵家的適齡待嫁小姐,只要你看中了,他都會準了你,母后會爲你挑選一個對你大業有助的賢妻,杜依依那隻破鞋,老四愛穿就讓他穿去,老四啊老四啊,他可真是隱藏得夠深的,這麼多年了,苟延殘喘的人,居然還敢有奪嫡的心思,不知死活,經一事長一智,今後,不能再對他掉以輕心了,不叫喚的狗才是咬人最狠的!”

    “母后,是兒臣一時疏忽,纔會讓老四鑽了空子,都怪兒臣不好!”

    “你沒什麼不好,這隻能怪老四心機太深,現在的他還躺在寧元宮,都已經是隻剩半條命的人了,卻還不知死活的來與你爭,本宮倒要看看,他能靠着沈客成什麼氣候,稍後去了你父皇那裡,一定要收起你的這些情緒,你父皇被老四這樣一刺激,現在心裡全是老四這個寶貝兒子,到時候不要說閒話,免得惹得你父皇發火,就算再不願意,你也要讓你父皇看到你們兄弟和睦的樣子,明白嗎?”皇后深吸一口氣,伸手揉了揉眉心。

    “兒臣明白。”寧朝戈拱手躬身,緊皺的濃眉卻宣示了他的不甘心,他怎能甘心,苦心派來尋來了了沈客與杜依依在涇城相識相親的資料,親手寫了一篇賦文,又在皇上面前費盡口舌的相求,又讓皇后在皇上面前說了諸多的好話,到了最後,卻被寧致遠一手抹去了,任誰也不會甘心。

    “我知道你不甘心,可你也要想想,沈客是你父皇的信臣,沈客之妹嫁給皇子,難道你父皇先前就沒有試探過沈客的態度?你父皇向來就不喜歡你們幾兄弟爭江山,你也不想想,是當皇子的大舅子好處大,還是當皇上的信臣當驃騎大將軍的好處大?以老四的能力,能爭取到沈客三分半點的支持,就已經是撐破了天去了!”皇后嗤笑一聲,起身道:“時候差不多了,去寧元宮。”

    寧元宮裡正是人心惶惶,四皇子寧致遠好幾年沒有發病了,今日卻吐了幾口血手腳抽搐,那個無法對症下藥的御醫在皇上餘怒難消閒他礙眼之下,被皇上罰去了宮門外長跪半個時辰,寧致遠躺在皇上的龍榻之上臉色發白嘴脣發黑,還是沒有半點好轉的跡象。

    皇上焦急的負手踱步,一遍又一遍的走得寧元宮的裡太監宮婢更是心中惶恐不安,常流一直坐在龍榻旁觀看者寧致遠的狀況,也會時不時的伸手搭脈探一探他的病情。

    “皇上。”

    “父皇。”

    寧元宮外,皇后與寧朝戈一前一後飛快的走了進來。

    “致遠的情況如何了?”皇后神色擔憂的走到了龍榻前,俯身查看。

    “半個時辰後就能醒過來了。”皇上看着隨在皇后身後一臉焦急擔憂的寧朝戈,突然的就嘆了一聲:“朝戈,你隨朕來。”

    這是一個極好表現自己委屈又展現一下寧朝戈與寧致遠的兄弟情深的機會,皇后給了寧朝戈一個鼓勵的眼神,寧朝戈不着聲色的望了一眼龍榻上的寧致遠,隨着皇上走了出去。

    “父皇。”

    “朕的旨意,想必你已經知道了!”空曠的大殿裡,皇上眯着眼,目光透過花窗窗格,落在了寧元宮外那個垂首跪着的御醫身上。

    “兒臣已經知道了。”寧朝戈微微弓着身子,目光看着腳下的白玉地板。

    “你可怪朕?”皇上回頭。

    寧朝戈擡頭。

    皇上目光深邃不可捉摸,寧朝戈目光堅定一覽無遺,兩父子這一即瞬的對視,各人都看到了各人想看的東西。

    皇上想看到寧朝戈的大度與從君命,而寧朝戈想看的,是皇上是否一如既往。

    寧朝戈的目光裡沒有慍怒沒有委屈,這讓皇上很是心喜,皇上的目光裡沒了對寧致遠的疼惜憐憫,這讓寧朝戈也得到了一定的安慰。

    “在兒臣七歲的時候,父皇與兒臣講了孔融讓梨的故事,兒臣深以爲然,尊敬長輩,親善兄弟,關照弱小,這纔是修身養性之本,兒臣是兄長,該讓的自然是要讓的。”

    “那什麼是不該讓的?”皇上目光如炬,死盯着寧朝戈的頭頂。

    寧朝戈低着頭,未加思索,便給出了回答:“該讓的,是仁義禮德,不該讓的,是大賀律法。”

    皇上眼眸一亮,嘴角漸漸露出了一絲笑容:“好,好,看來這一年,你長進了不少,兄弟之間,相親相愛,自然要讓,但若是涉及到了大賀律法,不論父子兄弟,都不該讓,讓不得,雖說律法之外不外乎人情,但位列第一的,還是律法,只有律法,才能維護大賀的秩序,才能讓大賀百姓安居樂業,才能讓大賀國泰民安千秋萬代,你可明白?”

    “兒臣明白。”寧朝戈知道自己幾句話已經取得了皇上的歡心,心中如釋重負,但隨即皇上的一句話,卻是讓他心頭的大石又壓了下來。

    “你既然懂得禮讓弟弟,那就知道也該禮待兄長,寧誠是你的兄長,有些事情,你也不要做得讓他太難看,此番朕爲致遠與沈客之妹賜婚,讓你受了委屈,朕也不會有偏頗,朕已經交代了你母后,讓她爲你物色一位合適的。”

    “父皇,兒臣也並不想與大哥爲難,只是他處處針對兒臣,兒臣被逼無奈,纔會予以反擊的。”寧朝戈後退一步,微微弓着的身子彎了下去。

    皇上眉頭一跳,臉色沉了下來:“看來讓你們兩個上朝聽政是聽不得了,罷了罷了,前日姚州知守呈上了摺子,姚州發生了一樁連環命案,無法勘破,朕已經下旨讓饒肅去勘破了,他明日啓程,你就隨他一起去吧,也看一看民生百態,體會人間疾苦,學學饒肅那一套破案的法子,省得你們兩個天天鬧不省心。”

    “父皇……”

    寧朝戈方纔一時之氣不甘示弱,這時才猛然驚醒回錯了話惹怒了聖顏。“父皇…………”

    “寧誠,朕也讓他去艾城走一遭,你們就是一天天的閒着沒事幹,才把些芝麻綠豆的小事描成大事,讓你們多看看民生疾苦,對你們大有利處。”皇上已經懶得多言,一扭頭轉身就回了寢宮。

    “是,兒臣遵命。”好端端的話被自己說得不歡而散,寧朝戈除了惱怒自己方纔的一時意氣,也無可奈何。

    皇后看得皇上臉色不好而寧朝戈又是隔着一段距離跟在其後,就知道方纔兩父子間的對話並不愉快,本來是大喜的是事情被寧致遠一攪到了而今的地步,她卻只能按捺着自己的惱怒憤恨,這種憋屈的感覺堵在她胸口,卡得她呼吸困難十分難受。

    半個時辰在皇上扶手踱步的威壓之下變得格外的緩慢,好在皇上還記得寧元宮外跪着的御醫,看不多的到了時間就讓書如海吩咐他回去了,寧致遠這一病,皇上也沒了處理政務的心思,有幾個匆匆趕來的大臣也一應被書如海堵在了寧元宮外,陪着皇上一同等待着。

    好在,漫長的時間只有半個時辰,半個時辰後,一直昏迷不醒的寧致遠醒了過來,寧元宮裡所有的人,都鬆了一口氣。

    “致遠,覺得如何了?”皇上的柔聲細語,惹得皇后頻頻給寧朝戈丟白眼。

    “父皇,兒臣昏迷了多久了?”寧致遠掃視了一眼四周的環境與人,欲要起身行禮卻被皇上按了下來。

    “一個時辰了,還在並沒有大礙,常流,你看看。”

    常流領命,伸手扣上了寧致遠的手腕。

    “回皇上,四殿下已經沒有大礙,無需擔憂!”

    “母后,二哥。”寧致遠又硬撐着身子欲要下牀。

    “致遠,皇后與朝戈通情達理,不會責怪你的,此事,朕既然做了主,你也就無需太自責!”皇上一把按住了他。

    “父皇,兒臣僭越肆意妄爲,還請父皇處罰。”寧朝戈這次卻死死不肯躺下去,寧願就這麼坐着。

    “四弟,這事二哥並沒有怪你,都已經過去了,你是真心喜歡杜姑娘,她嫁給了你,二哥也算是功德一件!”方纔惹得皇上不快的寧朝戈可不會放過這個表功的機會。

    果然,他這一句話一出口,皇上的目光就掃了過來,臉色的不悅也淡了許多。



    上一頁 ←    → 下一頁

    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
    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總裁的代孕小嬌妻同時穿越了99個世界紹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