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十章:封喉、封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十章:封喉、封侯字體大小: A+
     

    杜依依入宮,只能說皇上有意讓杜依依嫁入天家,他也知道寧承幼與常妃的那些算盤,未報萬無一失,他還是打算入宮一趟,可才走到府門,皇后身邊的柳姑姑就來了。

    “二殿下,皇后娘娘讓奴婢給殿下帶來了一句話,皇后娘娘說,稍安勿躁,皇上已經有了決斷,只等御筆一提玉璽一印,二殿下的姻緣,就來了!”柳姑姑是在皇后還是太子妃之時就跟在皇后身邊的老人了,是皇后推心置腹深信不疑的心腹,她的話,寧朝戈自然是不會有懷疑。

    “柳姑姑,你與本殿下帶一句話給母后,讓母后快些督促父皇,以免遲則生變!”

    柳姑姑柔聲應了一句是,恭敬的行了一禮,纔則身回了宮覆命。

    得了皇后這一劑安心的良藥,寧朝戈心也定了下來,皇后向來謹慎,這麼多年從來沒出過岔子,聖意決斷這樣的事情,皇后也絕不會亂說,沈客是一有力臂膀,但也要運用得當才能發揮出十分力,既然皇上已經有了決斷,那在聖旨下來前,這沈府他是不得不去一趟的了。

    沈客是武將之首之一,更有一個好妻子連帶上了丞相那樣的好岳丈,丞相是文臣之首,只要他把握住了文臣武將,這江山社稷,不愁沒他的一半,想着,他轉身回了府,挑選了一件沈客鐵定會中意的禮物,火急火燎的趕往了沈府。

    他就是要做給別人看,他就是要做給寧承幼與常妃還有寧誠看,有些東西,不是他們想染指就能染指得了的,不是他們的,想着惦記着也沒用。

    自從沈客將上門求親之人一一回絕之後,沈府前的車水馬龍就少了大半,聖旨還未下來,那些出嫁需置辦的嫁妝禮物也就可以先放一放,這難得的輕鬆,沈客也樂得享受,這一天,他就關起了大門,躲在了後院裡練起了劍。

    他能在千軍萬馬中立下赫赫戰功,這一身武藝就是最大的依仗,日久生疏,這劍多日不練,更是有了幾分不稱手,一套劍法耍了下來,沈客面色微紅氣息均勻腳步穩重,並沒有絲毫的累乏。

    “夫君這一手游龍戲水的好劍法,可當真是讓人望而膽顫!”

    陽光微絢,秋風捲落葉,站在一旁的那兩把椅子與高腳茶几旁的陸湘雪在懷中掏出了一方香帕,親暱細心的與沈客擦了擦額頭上細密的汗水。

    “進了京師後,就少練了,這把跟了我十年的游龍劍,都有些鈍了。”沈客呵的一笑,微微偏頭,目光錯過陸湘雪在自己額頭上移動的手臂,望向了手中擡起的那把游龍劍。

    劍光寒芒,映在陸湘雪臉頰眼角,刺得她眯緊了眼:“游龍驚鴻,這劍好名字。”

    “你說得倒是對了,以前依依還纏着我硬是要我去打了一把驚鴻劍,可惜後來不知被那個賊子給偷去了。”沈客在懷中掏出一方潔白光滑絲綢,忙不迭的擦着方纔在落葉之中掃過沾染了不少塵土的劍身。

    望着沈客不由自主上揚的嘴角與溫柔的眼神,陸湘雪動作一僵,不過隨即,她就壓下了心頭那一絲醋意,收回了手理了理衣袖將香帕收到了衣袖內的暗囊之中。“夫君,而今你功成名就身居高位,再不用去沙場廝殺搏命,真好。”

    妻子的柔情細語,讓沈客停下了自己的動作,他年少有爲功成名就,又娶得了這麼一位才貌雙全的賢妻,京師大賀不知有多少人在羨慕着他的幸運,人要惜福,他焉能身在福中不知福。

    觸及到沈客溫柔的目光,陸湘雪垂下了頭,纖長的睫毛如蝶翼一般輕輕顫動,在眼瞼上打出了一團動人的影子,垂眸瀲灩,這樣動人的風景,這樣動人的柔情,縱然是冷冰如他,也覺得打在身上略帶深秋寒意的陽光驟然溫暖了起來。

    “湘雪,能娶到你,是我沈客百世修來的福氣。”還要再說,柔軟而細滑的手掌卻是擋了過來。“夫君,湘雪能遇上你,纔是湘雪百世修來的福氣。”

    她雖沒有如別的新娘一般有一個完美的洞房花燭夜,可在她看到他的第一眼,她就已經認定,今生今世,一生一世,她都是沈客的人。

    沈客莞爾一笑,握住了那隻隻手可握的手腕,將覆在自己嘴上的手掌移到了臉頰上。“湘雪,讓你受委屈了。”

    委屈,她是覺得委屈,可遇上他,她寧願受這樣的委屈。

    一笑,抿怨仇。

    正是郎情妾意濃烈時,卻有閒人閒事羈絆人。

    一名護衛匆匆跑來,抱拳稟道:“將軍,門外二殿下來了。”

    這麼快就來了?沈客握着陸湘雪的手,與她一笑,鬆手轉身邁步道:“知道了。”

    大堂內,輕歌曼舞水袖盈盈,笙歌起,絃樂伴,水袖揚,沈客與寧朝戈並坐正座,而陸湘雪卻是應沈客的話並沒有路面,身着殷紅底五幅棒壽團花的玉綢袍子的寧朝戈一手端着天青色舊窯茶盞,另一隻手伴着絃樂節奏在手旁的高腳茶几上打着拍子,時而晃腦,時而眯眼挑眉,神情怡然,泰然自若。

    沈客方打開手中的那隻紅杉木長匣子,取出了其中物。是一柄劍,沈客一掃看了一眼劍鞘上精緻的雕刻,就一把拔出了劍,拔出五寸,就看到了劍身上那兩個篆書小字:封喉。

    劍出封喉,好一個殺氣稟冽霸氣的名字。可這名字,封喉封侯,這其中的意味…………沈客用眼睛餘光掃了一眼身子微微傾斜歪坐着凝神專注的寧朝戈,心裡就轉了開來。以他如今的恩寵,再上一步就難了,若是不出意外,也就是在這個位置上安然到老了,當然若是出了岔子走錯了路的話,更可能會退下去,先皇與皇上治理天下的這百年來,大賀就未有出現過新的王侯公爵,寧朝戈在這個時候送了自己一把封喉劍,其中寓意,發人深思。

    “寶劍贈英雄,沈將軍這樣的英雄,就應當配這樣的寶劍。當然這倒是及不上沈將軍的那把游龍劍,沈將軍收起來,無事的時候把玩一下就是了。”寧朝戈雖看着歌舞,餘光卻一直沒有離開過沈客那張臉,方纔沈客那疑惑的一撇,他也盡收眼底,自己一把封喉在這位年輕將軍心中掀起了什麼風浪,他當然也知道,他要的不就是如此?

    他就是要告訴沈客,只要你助了我登上大寶,何止寶劍封喉,將軍封侯?

    收起來,無事的時候把玩,寧朝戈這話裡的意思,沈客還不至於聽不出來,寧朝戈這個時候臨門,該就是聽到了宮裡的準信,特意趕在聖旨下來之前與自己表一表態,拉攏一下自己,又不好做得太明,只能用這些隱秘的法子。

    “二殿下美意,沈某卻之不恭了。”沈客從容不迫的收好了劍,將其放回了匣子裡封好了匣子交到了管家的手上:“管家,送去給夫人,讓她好好收起來,二殿下所贈,實在是貴重。”

    管家接過匣子,應了一句是,匆忙離去。

    “沈將軍果然是性情直率之人啊,有美人歌舞,卻沒有美酒,實在是不美不美,那日沒在沈將軍府上喝道那百年的汾酒,深以爲憾,這次,可是涎着臉特地來求一口酒喝的。”沈客的態度,就是一場氣氛和諧的宴會開始的前提。

    “二殿下要喝酒還不容易,來人啊,去酒窖把那幾罈子汾酒取出來!”沈客呵呵一笑,揚手吩咐着下人去取了酒。

    歌舞廖曼,美酒解憂,大堂之上,寧朝戈與這位皇上信臣推杯換盞氣氛歡快,卻不知此時的皇宮裡,正在發生着什麼。

    蟬撲住了,螳螂鬆懈掉以輕心了,也就是黃雀出手的時候了。

    皇上是決斷了,消息也從各人的行動而得到了推斷認定了,但聖旨,不是還沒有下達麼?

    在寧致遠的人一來報寧朝戈去了沈府的時候,寧致遠就帶着自己早已準備好的東西,進了宮。 щщщ☢ тt kān☢ Сo

    皇上怎麼也不會想到,一個杜依依,居然會把自己這個一向清心寡慾從來不與人爭的兒子,引得如此瘋狂。

    寧致遠闖進寧元宮的時候,皇上方纔在皇后的宮裡出來,耳邊還是皇后那次催促的話,所以一回到寧元宮他就讓書如海磨墨,打算擬旨,誰想,這個時候,寧致遠來了。

    “父皇,兒臣有一事相求。”寧致遠如是說。

    “何事?”寧致遠是皇上認爲最省心的兒子,從來不與幾位兄弟爭奪,也從未與自己提什麼要求,因爲寧致遠的體弱,皇上這些年更是把對蘇妃的愛惜全都加諸到了寧致遠的身上,他從來沒有駁回過寧致遠的請求,這一次他本也不想,可他沒想到,寧致遠會提出這麼一個要求。

    “兒臣要娶杜依依爲妻。”寧致遠一抖襟擺,跪了下來。

    這一跪的重量,讓皇上笑呵呵的臉瞬間就冷了下來,握着狼毫筆的手也不由得發顫起來,嘴角已經僵硬的肌肉也是冷冷抽了一抽。

    “不得胡鬧。”這冷冷的呵斥,將方纔父子間的溫馨直接擊碎,皇上從一個父親的身份,轉換成了皇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
    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絕世天才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