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十九章:出府,進宮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十九章:出府,進宮字體大小: A+
     

    沈客回來帶來的消息,卻是出乎了她的意料,她知道寧誠的人上了門提親,其他幾位皇子卻沒有動靜,原以爲這裡面不會再有幾位皇子的事了,可沒想到的是,寧朝戈與寧承幼都在皇上面前求了賜婚!

    而沈客更是告訴她,皇上應該是已經定下了寧朝戈。

    沈客明白皇上的意思,既然不想那麼早立儲君,就像借用自己的力,拉一拉這兩個爭得熱火朝天的皇子。

    而在當晚,沈客也與杜依依說了皇上的意思。

    寧朝戈,杜依依第一眼對她的印象就是溫文儒雅,比之大皇子的鋒芒畢露,看着是要順眼許多,可那也是在與寧誠做對比才會有的順眼,牡丹園裡寧誠與寧朝戈的交鋒,讓她看到了這位二皇子的急躁,頓時那溫文儒雅的表象就煙飛雲散,更何況,這個人要娶自己,也不過是爲了爭取到沈客的支持,成爲王妃飛上枝頭,也不過是一個華麗的表象,這樣的人,她怎麼可能託付終生!

    可這是皇上的意思!

    她又能如何!

    吃了飯,沈客又迎來了上門提親的人,這一次,沈客卻是婉言回絕了,而先前那些前來提親的人,沈客也一一親自登門去回絕了!

    先前擺出那樣的陣仗傳言嫁妹,現在卻都一一回絕,去過沈府提親的人一個個惱怒不堪,卻也不好撕破臉丟人現眼的與沈客發脾氣,只好忍了下來再不提此事。

    顏行祿得知沈客登門,也是拗着脾氣與他父親一同去迎接了,可聽着沈客抱歉的說出了那番話,他臉上洋溢的笑容頓時就冷了下來,他畢竟不是他父親,有年輕人的火氣而沒有世事圓滑的忍耐,於是,一番冰冷的言語就說了出來,好在顏太尉一把攔着讓人將他拖進了屋,又讓人將沈客送了出去,才總算將此事平息了下來。

    顏行祿是一個倔脾氣,先前是被杜依依激勵下定決心要娶杜依依,現在卻又被沈客回絕,感覺被人當猴耍了的他怎麼會好受,心中怒火難消的他當即給杜依依寫了一封信,義正言辭的指責了她背信忘義言而無信!

    杜依依收到信,一字不落的看完了,不過這次卻沒有回信,反正已經是無緣了,說了也是沒用,此時她說什麼話,都只能換來顏行祿的怒火。

    遲遲等不到杜依依的回信,顏行祿更是怒火中燒,顏柳看着他行爲不對,也不多說,下令將他關了幾天讓他消消火。

    沈客回絕提親之人的消息,沒一天就在京城裡傳了開來,衆人都在疑惑不解,寧朝戈與寧承幼也都錯愕了,寧朝戈當即進了宮,得到了皇后的一番話,他也就定下了心。

    第二天大早,沈府的兩位女主子就起了牀,陸湘雪梳了一個凌雲髻,簪上了一應當初朝廷頒發下來的頭飾,批上了封誥命之時賜下的蹙金繡雲霞翟鳥紋霞帔,而杜依依,則是穿上了那件陸湘雪特地讓錦繡園做的天青綠垂柳暗花綢緞長裙,徐媽媽又給她挽了一個飛仙髻配之以八寶簇珠白玉釵,戴上了赤金嵌紅寶石石榴花耳墜,脖間也戴上了一條赤金鑲翡翠色貓眼石墜子,整齊裝點一番後,兩人才一同動了身,坐着兩輛翠蓋珠纓的轎子車去往了皇宮。

    陸湘雪在嫁給沈客的第二天,朝廷就頒下了一品誥命夫人的誥書,入宮拜見,自然是以這個身份,皇后也早就派了人在西北門與西南門守着,轎子一到,兩人就在內侍的引領之下去往了皇后的宮裡。

    兩人來得不早不晚,正是方纔三妃與皇后請安退去的時候,陸湘雪以前曾在皇后舉辦的宴會上露過面,她們也都有些印象,再加上有那位內侍的提點,衆人一聲錯愕之後,都明白了這兩人的身份。

    特別是常妃,一看陸湘雪來拜見皇后,加上寧承幼與他問的那些話,心裡隱隱就猜測到了一些,當即她就問道:“原是沈夫人,沈夫人等下見過了皇后娘娘,可得到本宮宮裡坐坐啊!”

    “謝常妃娘娘擡愛,等下一定去!”陸湘雪舉止端莊從容,見到了幾人也絲毫未有羞澀膽怯,這多少給杜依依做了一個樣子,讓她也從容了幾分。

    “這位,想必就是令妹了,真是長得標緻水靈,難怪求娶的人,都把將軍府的門檻踏破了!”德妃呵呵一笑,目光毫不避諱的就在杜依依身上上下游走。

    “依依,這位,就是大公主生母,德妃娘娘!還不快謝德妃娘娘!”陸湘雪小心翼翼,不落別人半點口舌。

    杜依依明白過來後也趕忙行了一禮,道了句謝德妃娘娘讚賞。

    “好了,就不耽誤兩位去拜見皇后娘娘了,妹妹們,散了吧散了吧。”常妃乃是四妃之首,說話自然管用,加上德妃陳妃對陸湘雪杜依依的興趣也不大,所以也就依着她的話散開了。

    陸湘雪杜依依行禮等幾人散去,聽着內侍催了一聲,才又邁步趕往了皇后的住處。

    這還是杜依依來到這個世界第一次走出沈府,而這一走居然是走到了皇宮,這心驚膽顫忐忑不安自然是有的,想着自己方纔見的幾個人就是翻手爲雲可任意取人性命的四妃,想着眼前這個人是一國之母的風儀,她更是心裡發寒額頭冒汗有些不知所措。

    皇后身着一身銀線繡梅花桃紅宮裝,頭戴着朝陽五鳳掛珠釵與兩根碧玉七寶玲瓏簪

    ,耳垂上墜着赤金鑲貝殼玉蘭花耳墜,端着景泰藍茶盞的左右手的中指上都戴着一個纏絲嵌三色寶石赤金戒指,看着好不端莊貴氣。

    “見過皇后娘娘,皇后娘娘千歲千歲千千歲!”陸湘雪盈盈福身,斂手行禮,杜依依依葫蘆畫瓢學着,也算是有模有樣。

    “平身吧!做吧!今日,還是你出嫁之後第一回進宮吧?”皇后一擡頭,隨即就有內侍奉上了茶水。

    陸湘雪帶着杜依依謝了恩,坐在了一旁。

    “回皇后娘娘,是第一次!”陸湘雪進宮之前沈客有對她說過,皇上這意思該就是讓皇后看看杜依依,沈客也提醒過她,杜依依從未進過宮,這些娘娘也從未見過,自然難免會緊張,所以她這個做嫂嫂的,就必須在這個時候給她擔待着,不能讓杜依依出了錯!

    這金碧輝煌敞亮的大殿刺得杜依依有些恍惚,捏着繡帕的手心也是冒出了熱汗,對於大殿中堂上方高坐的皇后,她更是看都不敢看一眼,生怕出了錯惹得她不快。

    “這位,就是沈將軍的妹妹了?看着真是一個標緻水靈的人啊,難怪本宮的皇兒,也是對她愛慕思蜀。”皇后呵呵一笑,卻沒能讓杜依依的緊張緩解,反而是因爲那句愛慕思蜀更是對這座皇宮生出了排斥。

    “依依,皇后娘娘在與你說話呢。”見杜依依沒有動靜,陸湘雪忙小聲提點了一句。“皇后娘娘勿怪,依依她還是第一次進宮,不懂規矩!”

    “第一次進宮緊張是會有的,當初本宮第一次進宮的時候,也與她這樣差不多,一晃,這都多少年的事情了。”皇后呵呵笑嘆一聲,放下了手中的茶盞拿起了推見放着的一個小玉如意。

    “皇后娘娘,我當初進宮,那也是緊張得很,還是您派柳姑姑與我說了一會兒話,我才膽子放大了一些。”杜依依不說話,氣氛也不能冷下來,這話頭也就只能是陸湘雪先接過去了。

    “現在的孩子,就是膽子小,也是我們年紀大了,與她們這些年輕人說不到一處,上次蕭兒來見我,還說本宮一句話是一遍又一遍,閒本宮煩了!”皇后低頭摩挲着手背,拿着斜眼瞥了一眼杜依依,見她依舊是正危襟坐,雖有些膽小沒大家閨秀的風範,但也有規有矩,不算出格。

    她哪裡知道,這是杜依依以前的時候看多了古裝劇,對於皇后皇上這類的角色早就留下了一個冷酷專橫冷血的印象,現在她親眼見到了這個隨意就可決定人生死的人,怎麼不心生畏懼,不說皇后這幾句放鬆氣氛的調笑話還是很管用的,方纔她進來時的那股子緊張已經淡化了不少,現在之所以還擡不起頭張不開嘴,還是因爲她對寧朝戈的不樂意。

    “皇后娘娘您是親近和善,所以小公主纔會與您開這樣的玩笑!”

    “後輩兒孫福,湘雪,你也是快了!依依,聽說你前段時間受了傷,現在該是痊癒了吧?”皇后突然問起,又是說起了自己受傷的那件事,皇后說得含蓄,並沒有說起那時候的事情,可若是自己與寧朝戈成了婚,她真能這麼善待自己的兒媳?杜依依心裡打着鼓,慌而擡頭,鎮定了一下心神之後,她纔回道:“回皇后娘娘,已經痊癒了。”

    “痊癒了就好,但也要固本培元,本宮這裡有從南洋進獻來的一些人蔘,稍後你帶些回去!”杜依依總算是開口接了一句話,雖有些慌張但說話還是利索,皇后既然已經同意了這個兒媳,在她過門之前,不管是什麼也是要憋在心裡的。

    “謝皇后娘娘關懷,謝皇后娘娘賞賜!”杜依依起身行禮。

    杜依依終於放鬆了下來,陸湘雪自是滿意得很,爲了讓氣氛更融洽一些,她也爲杜依依說道:“依依身子還是有些弱,不過依舊沒有大礙了。”

    杜依依一開了口,皇后就滿意的笑了,陸湘雪又在旁邊爲兩人活躍氣氛,不知不覺,半個時辰就過去了,皇后也沒忘盡一個未來婆婆的本職,在杜依依出來的時候沒少給她備見面禮。

    離了皇后的住處,陸湘雪就帶着杜依依去了常妃那裡,畢竟也接應過,常妃變着法的問陸湘雪與皇后的談話,不時也會提起自己兒子的好,與杜依依套着近乎展示着自己親近和善平易近人的一面,陸湘雪在沈客那得了準信,自然不會在常妃這頭表現得太過熱情,閒坐了一會兒,她就稱家中有事帶着杜依依走了。

    而後又盡禮數的去了德妃陳妃宮裡走了一趟,陸湘雪才帶着杜依依離了宮。

    沈夫人攜杜依依入宮拜見的消息,在陸湘雪杜依依兩人還沒回到沈府的時候,就已經傳到了幾位皇子的耳中,陸湘雪有誥命在身,入宮到不是稀奇,但她卻帶着杜依依去了,這就不由得寧朝戈不多想了,前腳沈客回絕了那些上門提親的人,後腳陸湘雪就帶着杜依依入了宮拜見了幾位娘娘,這裡面的意思,再顯然不過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
    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總裁寵妻很狂野烈火軍校三國遊戲之回歸我渡了999次天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