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十五章:姑嫂較量(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十五章:姑嫂較量(一)字體大小: A+
     

    “那可得讓姐姐妹妹們留個心了!”舊話不提,只說新貌喜事,陳妃心頭最後一絲惆悵化開,整個人也是精神了幾分,皇上也總算批閱完了最後一個摺子,起身伴着陳妃一同進了寢宮。

    夜來寒風緊,門中似暖春,明燈照金碧,對影兩成雙。

    突如一夜寒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翌日清晨,杜依依起了一個大早,在香草的攙扶之下,在後院裡繞了一圈,園中的牡丹有許多被寒風吹落了枝頭,倒是那圓角的幾株梨樹開了簇簇花苞,一個個緊抱枝頭沒有被吹落。

    昨日,有人在這裡拾花,卻只是想帶回去給妹妹做香囊。今日,滿地的落花,卻已經無人理睬了。

    “縱是千般好顏色,也經不起寒風一襲啊!”杜依依俯身拾起一朵有些焉聳的牡丹花,信手抹去了花瓣上的露珠沾染上的黃泥,“香草,把這些花都撿起來!”

    “是,小姐!”香草歡快的應了一聲,立即蹲下了身子撿了起來。

    又是突如其來的一陣風,吹着一地花瓣起揚,杜依依低下了頭,捋了捋被風吹亂的發,擡頭,卻在那一叢奼紫嫣紅中,看到了迎面而來的徐媽媽與,沈客。

    “小姐,風大,穿件衣裳吧!香草這丫頭也是的,大早上出來不知道帶件衣裳!”徐媽媽一邊說着,一邊將手中的一件粉紅色雲錦斗篷抖開披在了杜依依的肩頭繫上了帶子。

    “也不是很冷!”她可不是要風度不要溫度的人,在牀上躺了兩個月,她這一輩子都不想再那麼無助的躺下去了,她出門的時候已經穿了足夠的衣裳,只是這一陣風,吹着是有些寒意了!

    “病來如山倒,病去如抽絲,還是多穿點的好!”徐媽媽笑呵呵的走到杜依依身後,爲她把斗篷抖了抖,使其熨帖的貼在杜依依身上,牡丹多粉紅,穿着這一件粉紅斗篷,杜依依倒是有一種重新年輕了起來的感覺。

    昨晚吃過了飯之後她就沒再見過沈客,一夜了,想不到他竟然還是那副冷死人不償命的神情,看沈客步步走近,杜依依揚起了斗篷,坐了下來,她知道,沈客這是來秋後算賬了!

    徐媽媽看沈客臉色不對,正是要攔一攔,但杜依依卻讓她與香草一同去撿花去了。

    “昨日可痛快了?”沈客今日穿着一件寶藍色律紫團花繭綢袍子,如此凝重的顏色襯着他那張陰沉的臉,更是添了一絲肅殺之氣。

    “不痛快!”

    “你說要嫁皇子,我爲你請來了皇子,你還有什麼不痛快的?”

    “就是不痛快,心裡不痛快,嘴巴不痛快,痛快不起來,哪裡都不痛快!”

    “昨日的人,你是一個都看不中了?”杜依依這一番俏皮的話,聽得沈客忍俊不禁的揚了揚嘴角,好在他迅速的低下了頭,並未讓杜依依瞧見。

    “那些人都只是看着你的面子爲了應付上頭的主子而來的,哪裡又是爲了我!”

    “你到底是想做什麼?”沈客再好的脾氣,也被杜依依這些直接露白的話刺激得不行,他苦心安排了這一場宴會,她卻絲毫不領情。

    “不想做什麼,沈將軍的妹妹,難道還愁嫁麼?我都不急,你急什麼?”一挑眉,一垂眸,一聲嗤笑,掩不住眼中一抹哀愁!

    “依依!”沈客終於是再也端不住了自己的冰冷神色,整個人都柔和了下來,他又怎願意去強迫她,只是出了那樣的事情,她再不嫁出去,就更難嫁了!他心裡其實也是在怕的,怕她會再一次想不開,拿生命來與他博弈。

    “沈將軍的名頭雖然大,可我杜依依的名頭卻只有京師裡的人知道,實在是嫁不出去,我換個地方,換個名字,不一樣可以生活,沈客,我的婚事,不用你操心!”她也很明白,沈客急着將她嫁出去是爲了什麼,她已經是死過一回的人了,這一生的任何一件事,她都不想被人操控了。

    “依依,就當是,我沈客求了你!”

    眼前的人,已然不再是那個傲然一世凌雲幹天的沈客了,他放下了所有的架子,終於,第一次,不想像一個將軍,而是,一個哥哥。

    杜依依變了,以前的她,柔弱得就像一隻小白兔,每天都需要他的保護,可現在,她卻是一直刺蝟,就連他的保護,她都要拒之千里之外!他明白,這是那件事的刺激太大了,改變了她的心性,這種蛻變成熟,讓他一時有些無法適應,所以纔會一連兩天,都被杜依依打得連連敗退,退到他與她最起初的當初。

    雖然昨日舊人已經消逝,但這畢竟是同一副身軀,從一張頭髮到腦子都是一樣的,不同的,是主使掌控這一切的那個思維,沈客的輕聲細語與無奈,讓她的心有隱隱作痛了。

    每次在她與沈客作對的時候,她的心就在與自己作對。

    看她臉色發白,沈客張口欲關懷,卻還是悻悻閉上了嘴。

    “明明是你在逼我,怎麼卻成了我在逼你了?沈客,我有自知之明的。”心又開始痛了,她佔了杜依依的身軀,心卻依舊還是杜依依的,蠢貨,這個男人,當真就那麼值得你去愛麼?

    “依依,別這麼說自己!”沈客失落的低下了頭。“你既然不想嫁,那就等等吧!”

    “好。”輕飄飄淡淡的一句好,是她給他的回答。

    “小姐小姐,夠麼?”香草也不知道在哪裡拿來了一個竹籃子,提着滿滿一籃子的花跑了過來。

    沈客起了身,將這園子留給了這三主僕。

    “小姐,將軍也是爲了你好!”徐媽媽到底是國公府裡出來的,一看沈客與杜依依的神色,就能大概猜出方纔他們談了什麼。

    “徐媽媽,拿去送去送去顏太尉的府上,就說是送給顏小姐的,別說是我送的!”杜依依並不理會徐媽媽的勸說,她早已經打定了主意,現在沈客又鬆了口,就算陸湘雪又千般萬般的手段,也是一時難以將她嫁出去了!

    “是,小姐!”徐媽媽看了一眼籃子裡一朵朵豔麗乾淨完整的牡丹,不由疑惑的看了一眼杜依依,顏太尉的府上,還是給顏小姐,什麼時候小姐與顏小姐有了交情了?雖是想着,徐媽媽卻是不敢耽誤,隨即就出了園子。

    “香草,扶我去找嫂嫂!”昨日之事不成,陸湘雪定然不甘心,誰知道會不會想出讓她措手不及的法子,畢竟這是古代,是一個遵循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朝代!

    才走到陸湘雪院落的院門,正好就碰到了陸湘雪,沈客冷了一天的臉,這多少也爲陸湘雪長了一點底氣,所以她就想着去找杜依依說說姑嫂之間的私話,探探杜依依的口氣,誰想到還沒出門,就碰到了迎面而來的杜依依。

    “我正想着去找你呢你就來了,來來來,去屋裡座!”

    杜依依還是第一次走進她這個嫂嫂的屋子,不得不說,這個嫂嫂正是聰慧的人兒,在家肯定也是沒少受母親關於相夫理家的教誨,這個少女與人妻之間的身份轉換,在陸湘雪身上竟然是看不出半點的維和,要是沒有杜依依的那一跳,她與她之間或許還會有一些真心實意的話,可現在,卻是不可能了。

    “依依,昨日的事,你也別怪你哥哥,畢竟鬧得那樣,他臉上也不好看。”陸湘雪拉着杜依依的手,這一次卻是拉得格外小心。

    “我明白!”

    “嫂嫂也有過你這樣的時候,在我沒嫁給你哥哥的時候,家裡也沒少給我物色,最後皇上賜了婚,我也是心不甘情不願,雖說我與你哥哥之前沒見過面,但婚後生活卻也是恩恩愛愛和和睦睦,盲婚啞嫁也不一定是壞的,有我與你哥哥把關,怎麼也會給你找一個品行兼優的,昨日來了那麼多青年才俊,你可有喜歡的?你要是喜歡,就與嫂嫂說!與你哥哥說不得,我們姑嫂之間,難道還不能說?”陸湘雪說着,又轉頭與身側的靈兒說道:“去,把櫃子裡那個果盒拿出來,今天我要與依依好好的聊一聊。”

    靈兒應了一聲,隨即就拿來了一個漆着紅漆鏤空的食客放在了桌上。

    “嫂嫂,方纔,哥哥到園子裡找過我了,與我說了昨日的事情!”杜依依不緊不慢的道。

    “哦?你哥哥怎麼說?”陸湘雪有些詫異。

    “沒怎麼說,看我不願意,就說婚事,可以先放一放,以後再說!”杜依依擡起了眼皮,溫柔的笑着說道。

    陸湘雪捻起了一顆杏仁,正送到嘴邊,放一放三個字一說出口,她方纔還是歡喜的神色頓時就凝重了起來,杜依依是不能不嫁的,不然她這個做家母的沒有威嚴,還會連累沈客的名聲,杜依依那麼一鬧,她最介意的就是沈客對杜依依過分的好,現在聽着會危及他名聲的事情也隨着杜依依,她的心就忍不住的怨恨起來。

    心裡百般滋味千種念頭她卻沒有表露出來,故作鎮定的把杏仁放下的她甚是懇切的說道:“你哥哥這個大老粗,哪裡知道姑娘家的光陰珍貴,當然是要趁着年輕選個好的,他的話你可聽不得!”



    上一頁 ←    → 下一頁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
    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帶著火影重生日本東京斂財人生之新征程[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