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十三章:賓客雲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十三章:賓客雲散字體大小: A+
     

    寧誠甩下一句話走了,這齣戲也隨之他的離去謝場,寧朝戈對於寧誠的威脅不以爲意,反是看着那一羣腳底抹油的人的背影冷笑了起來:“莫以爲我手上就沒你的把柄!”

    寧朝戈的聲音極小,只有站在他身後那幾人聽入了耳中,兩位皇子的正面交鋒,看得他們都是心驚膽顫,寧誠一走,一直秉着一口氣的他們總算是伸直了腰桿,笑呵呵的誇讚起了寧朝戈起來。

    “沈將軍,今日對不住,攪了你的宴會了,改日有空,我必設宴謝罪!”

    寧誠發怒離去,沈客這個主人的面子是徹底的丟了,可這是杜依依一手撩撥起來的事情,他又能算到誰的頭上?看來,是自己太操之過急了!

    “二殿下,今日招待不週,讓您見笑了!”

    “哪裡哪裡,倒是本殿下愧疚得很,今日就不多叨擾了,告辭!”寧朝戈扭頭,看着正在酒桌旁自斟自飲的寧致遠說道:“老四,你與我一同走吧,我有些私話要與你說!”

    沈客爲其妹擇婿只是衆人心知肚明卻並未挑明,今日宴會在外人看來,就與一次普通的宴會沒有差別,寧誠都已經離席,寧朝戈邀請寧致遠一同離去,也並不會拗了沈客的面子。

    寧致遠一直安靜的坐在酒桌邊上喝酒,一直沒參合到他們的爭吵中去,寧朝戈平素與他的關係也只限於表面上兄弟如手足表現的那一套,他們兩人,又去哪裡說勞麼子的私話,不過就是想斷了自己的心思,這些個兄長,哪裡容得下他這個弟弟!

    “呵呵……”酒桌旁,他昂頭一笑,蒼白的臉上因酒氣上頭浮現了兩抹淡淡的紅暈,爭先恐後的趕來了攪黃了宴會,他們不想得到的東西,也不讓自己去得到!好霸道的兄長,好霸道的道理!“二哥,我只怕是喝醉了,走不得路了!”

    “嘖!你身體不好,喝那麼多酒做什麼,讓沈將軍派頂轎子,二哥送你回去!”

    “這是自然要的,管家,去備三頂轎子!”

    三頂,沈客是順帶着把寧承幼也算上了。

    一直沉着臉冷眼旁觀的寧承幼冷哼一聲,扭頭避開了寧致遠賣醉寧朝戈扮演好哥哥的一幕與沈客道:“沈將軍,我就不用轎子了,今日好好的宴會鬧成了這樣,我替大哥向沈將軍賠個不是了。”

    “唉,使不得使不得,是沈某沒有盡到主人之宜,還壞了大殿下的興致,該是沈某賠罪纔是!”沈客抱拳躬了躬身,煞是真誠!

    “今日沒能讓諸位盡興,妾身實在是慚愧,這酒席還未用,二殿下就要走麼?”這還是陸湘雪與沈客成婚之後的第一次宴請賓客,她這個做主母的今日特地讓杜依依成爲矚目的焦點,卻沒想到這焦點聚焦過了頭,自己苦心安排的宴會被攪得一團糟,弄得沈客沒面子不說,還連得自己擔了一個不會持家治家的名頭!這個杜依依,實在是讓人氣惱!

    “老四已經喝醉了,我得送他回去,這酒席,下次沈將軍就去我府上補上吧!”寧朝戈早就奪了寧致遠的酒杯將他攙扶了起來,寧致遠是有幾分醉了,但還不至於是神志模糊,聽寧朝戈拿自己做擋箭牌,正是低着頭的他就嗤笑了起來:“二哥事務繁忙,就不勞二哥了,沈將軍,還是你差個人,送我回去吧!”

    “沈將軍,那我就先行一步了!”瞥見此情此景的寧承幼嘴角抽動了一下,厭惡的連忙與沈客抱了抱拳,頭也不回的就走了。

    寧承幼一走,又有一些人開始請辭離去了,寧致遠是勢單力薄,餘下的人裡除了一些才子還有一些未依附皇子黨派的公子哥,就全是寧朝戈的人了!

    “哪裡要麻煩沈將軍派人,我順路送送就是了,沈將軍,走了!”人去了一半,寧朝戈也無心再留,拽了拽沉重的寧致遠,命他的貼身侍衛搭了一把手,就擡着寧致遠走了!

    寧朝戈的那些人,也先後隨之離去。

    方纔還是熱鬧比花好看的園子裡,煞時就安靜了下來,幾位皇子都走了,這酒肯定是喝不成了,有幾人看着勢頭不對,也尋了一個藉口走了。

    “唉!多好的汾酒,沈將軍,你可得讓我捎帶幾罈子回去纔是!”人都走了,張景也不用顧忌直接拿起一個酒壺就放到了嘴裡灌了起來。

    “今日招待不週,你若是喜歡,稍後我讓人送些到國舅府!也算是表達沈某的一點歉意了!”

    “顏公子,你這是在做什麼?”陸湘雪錯愕的盯着花叢裡的身影,方纔的人羣裡並沒有顏行祿,原來是躲在了這裡!

    “拾花,都是難得一見的牡丹品種,它們的花瓣可是大有妙處!”顏行祿聞聲擡起了頭,揚了揚手中的兩片花瓣。

    “看不出顏公子居然對這些還有研究啊!”陸湘雪方纔沒了風頭,心覺此時正是奪回一些立場的時候,拾花這等風雅事她也做過,所以自認還是與顏行祿有些共同話語的!

    “陸夫人面前,顏某可不敢賣弄,只是覺得花落紅塵太可惜了一些,想收回去給我家妹妹。”可顏行祿卻沒有按着文人的那一套風雅接話,他拾花不是爲了葬花,而是前兩天他那個妹妹就天天與他念叨着想做香囊沒有材料!

    “哦!原來是這般,顏公子對顏小姐兄妹情深,真是羨煞旁人啊!”陸湘雪呵呵一笑,似乎是格外的開心!她怎麼能不開心呢,顏行祿這番話這番舉動,對她來說,正是可以利用去糗一糗杜依依的!

    “哪裡哪裡,沈將軍與杜姑娘,還不一樣是兄妹情深羨煞旁人,有人說修得五百年,才能生在一家成爲親人,這麼不容易的一世情緣,豈能不珍惜!”

    杜依依起初覺得顏行祿該是一個圓滑的人,可這一番話,圓滑裡卻透出了一股子書呆子氣,他在借親人親情難得在藉慰自己,借生在一家諷刺方纔寧誠寧朝戈那一幕,又似乎是在藉此提點陸湘雪!

    事情哪裡是他想得那麼完美,世上的人,哪個不是認爲親人天生,親情是最好獲得的東西!越是容易獲得的東西人們越是不珍惜,所以纔會有那麼多的人間慘劇家庭崩散,親情,有人惜之如命,有人棄之如敝履,這呆子,還真以爲自己攪黃了這宴會只是還眷戀着沈客麼?

    “杜姑娘笑什麼?”杜依依的笑,讓顏行祿大是不解。

    雖是呆了些,可還是一番好意,兩個月了,在冷漠而陌生的世界裡,還是第一次有一個非親非故的人好意與自己提點這些,她不是一個不講情理的人,是好意,她就會收下他的好意。“昨日舊人早已逝,顏公子,現在站在你面前的杜依依,不會再做出傷害自己的傻事了!”

    昨日舊人早已逝,杜依依的一句話,顏行祿卻聽出了別的意思,他是太尉顏柳之子,生在書香門第,天生的就比之將門侯門達官顯貴之門的人要多了幾分多愁善感,杜依依這一句話,他聽得既是心酸,又是心喜,心酸的是一段真實的愛情死去,心喜的是杜依依苦海回頭。“杜姑娘能想開,實乃幸事!顏某不多叨擾了,沈將軍,告辭!”

    “代沈某向顏太尉問好!”顏行祿不是官場上的人,沈客對待他也不似別人一般拘謹,顏行祿抿嘴一笑應了句好,大步闊闊帶着一香袋的花瓣與滿腹的惆悵,離開了園子!

    哼!陸湘雪貝齒咬朱脣,心中如蟻蟲過境一般瘙癢難受,這兩人,居然敢當着自己的面提起那麼一檔子事,這不是存心在與她難看嗎?難不成那事杜依依還佔了理?還偏偏一個說曉之以情一個坦然處之,不要臉!偏偏她的丈夫,今生往後的依仗,這個時候,卻是半句話都沒有!好,一個是憐香惜玉,一個是兄妹之情愛之深切,她倒是夾在中間左右前後不是人了!

    顏行祿走後,最後那八九人也三五成羣的離開了,沈客念着今日有失禮數,立即讓管家把幾罈子汾酒封好送去了國舅府,又讓陸湘雪去給各人備一份致歉禮,陸湘雪雖心中有氣,但也不好這個時候發出來,只能忍着氣備好了禮,差人一一送去了各人的府上。

    花開依舊,眼看着酒席鋪開,眼看着羣賓歡樂,眼看着人去園空,這一天,幸好!險中得償心願!昨日舊人早已逝!昨日的杜依依早已經死了,她,不過是佔着杜依依這副軀殼的迷路人罷了。

    從賓客離去之後,沈客的臉色就一直陰沉着,就是說話的時候也沒半句話,憋得陸湘雪只得把想說的一番話繼續憋在了心裡,杜依依行動雖有不便,但也可以下地行走了,賓客散去後,她就讓香草將那滑椅收了起來,從今天開始,她用擺脫一切外在力量的支持,靠自己,在這條路上走下去!

    今日的宴會雖然散了,但她也知道陸湘雪不可能會就此打消這個念頭,這幾天,該是會有幾個人到沈府提親了,她該要如何避過已經惱羞成怒的陸湘雪,讓沈客推了這些人?沈客雖對杜依依沒有愛情,但那份兄妹情是真的,就算是生了那檔子事,沈客也該是想讓她嫁個好人的!只要把持住了沈客的想法,陸湘雪暫時不足爲患!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
    狙擊天才上門兵王盛寵萌妻神級龍衛籃壇紫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