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十章:一出好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王妃威武 - 第十章:一出好戲字體大小: A+
     

    相比之下,在大皇子身側,一身灰色儒衫手持摺扇的二皇子寧朝戈沒有大皇子的意氣朝勃卻顯得沉穩內斂,眼中雖有鋒芒但也不會讓人望而生畏,在大皇子那一股讓人膽顫的威嚴之下,他卻是從容淡定的與沈客談笑生風。

    龍生九子子子不同,看來這天家子,也是各不相同,寧誠霸氣側漏,寧朝戈內斂沉穩,寧致遠陰柔有餘,只是不知那還未大駕光臨與大皇子一母所出的三皇子會是如何?

    “沈將軍,聽聞府上今日羣英薈萃,我不請自來,沈將軍可莫要見怪啊!”大皇子目光在一衆人身上一一掃過,最後停在了正在飲酒的寧致遠身上。

    “怎會,沈某本是要邀請大殿下大駕,但念想大殿下事務繁多就打消了這個念頭,今日大殿下與二殿下大駕光臨,實乃蓬蓽生輝,蓬蓽生輝啊!”沈客征戰多年染就的一身崢嶸霸氣,讓他就是在大皇子面前也是泰然自若。

    “沈將軍,我與大哥未有先行通知貿然到訪,還請勿見怪纔是。”寧朝戈一攏手中摺扇,目光穿過了楊柳落在了寧致遠的身上。

    “哪裡哪裡,是沈某有失遠迎,還請兩位殿下莫要怪罪。”

    這一來一往的表面話聽得杜依依是沒了繼續看下去的心思,明明都是心知肚明的事,你說得再好聽又能如何?

    “老四,想不到你平日大門不出,對羣會這種事情會這麼有興趣比我們來得都早。”寧朝戈a揚了揚摺扇,匆匆幾步在兩顆楊柳之間穿過走到了寧致遠的面前。

    “二哥。”寧致遠風袖輕昂,笑得怡然:“這幾日身體好了許多,常流囑託也讓我多出來走走,沈將軍也是見我悶得慌,才邀請了我。”

    這一兩句話,就將矛頭推向了沈客。

    “大殿下二殿下,我們正在行酒令,不知兩位殿下可有興趣?”沈客自然會把話題轉移開來,寧誠寧朝戈也不會傻到在這上面找沈客的麻煩,呵呵一笑道了一句好。

    “將軍,膳食已經準備好了,不知要何時開宴?”沈府管家匆匆而來。

    沈客擡頭看了一眼天上日道:“日近午時,你讓廚房準備着,等下我就請客人們去大堂。”

    “是。”管家領命而去看都不敢多看寧誠一眼。

    “諸位,有酒無菜不歡,行酒令還是開宴之後再繼續吧,後花園裡的牡丹花開得不錯,諸位可有雅興隨沈某前去一觀?”兩位皇子已經臨門,這就是沈客預計中的開始,只要他手中還握着兵權得皇上信任,四位皇子登門求親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眼下,不能操之過急。

    “牡丹,花之富貴者,沈將軍府上的牡丹,想必是怒放滿園了!”寧朝戈輕搖手中摺扇,耳畔兩縷黑髮隨風而動。

    “今年這牡丹確實是開得不錯,沈某斗膽,請大殿下二殿下入園一觀。”沈客也不多推脫,牡丹是京城裡這些名流所好,這個年頭,哪個高門大戶家不養幾株牡丹都不好意思跟別人打招呼,牡丹寓意富貴,這可是望族世家名流家中必備之物。

    “那就請沈將軍在前帶路吧!”寧誠邁步向前,走到了沈客身側。

    杜依依雙腿走不得太快,只能在陸湘雪的攙扶之下一步一步的跟在衆人的後頭走着,後花園那裡種植的都是四季花卉,現在這個季節種的大多都是牡丹,後花園就在後院之中,離着着小溪也不過是五十步的距離。

    “庭前芍藥妖無格,池上芙蕖淨少情。惟有牡丹真國色,花開時節動京城。”寧致遠信口拈來的是前代一位才子的名作,牡丹因寓意富貴而得人歡喜,在每年十月十五下元節之時,天家就會主辦一場牡丹花節,爲的就是讓百姓與天家同樂,一觀牡丹國色。

    園子裡的牡丹花花顏色各異,花朵碩大,花瓣肥厚,花蕊也非常多。紅的似火,黃的似金,粉的似霞,白的似玉。

    一陣微風吹過,陣陣清香便撲鼻而來,讓人心曠神怡。

    “咦,那兩朵,不正是豆綠?”張景搖手指着不遠處被擱置在一方木墩子上的兩盆綠色花瓣的牡丹。豆綠,是牡丹中的一種,以花瓣近似葉綠而聞名遐邇,乃是牡丹中的名貴品種。

    在園子正中央,有一方空地,空地上有一張石桌與幾個石凳子,在空地四周,圍着一圈高低不一的木墩子,上面都擺放着牡丹花。

    “沈將軍這後花園,可着實是讓人驚喜啊!連着冠世黑玉都有。”寧致遠目光盯在那一圈木墩子上,嘖嘖感嘆。

    “冠世黑玉?這可是千金難買的牡丹品種啊!”有人驚訝的呼了起來,有激動的還連忙走到了一個木墩子上的那盆花瓣顏色深紫發黑的牡丹面前俯身細細觀看了起來。

    “皇恩浩蕩,這些都是聖上賞賜的,只是沈某是一個粗人,辱沒這些名花了!”沈客搖了搖頭,盡是謙虛姿態。

    “這藍田玉我在御花園也見過,聽說也是極名貴的。”肖競填俯身看着一盆花瓣粉裡透白的牡丹,眼中盡是驚奇。

    “那花瓣最多的,名叫魏紫,一朵花約有六七百片花瓣,乃是名副其實的牡丹花後,那魏紫一旁那盆花瓣近似硃砂的,名叫火鍊金丹,那一盆有紫紅、粉白兩色花瓣的,名叫二喬,也叫洛陽錦,這些可都是千金難買的品種,沈將軍有福,有福啊!”寧朝戈闊步走到空地中,用手中摺扇一一指點着木墩子上的牡丹,這些品種他也就在御花園裡見過,連着他的府上也只有一株二喬,沈客一個後花園就齊聚了這麼多名貴品種,足以見得皇上對他的器重啊!看來今日他這一趟,是沒有白來啊!

    “想不到二殿下對牡丹品種也有涉獵,實乃才學淵博啊!”肖競填俯身輕嗅,怡然自得的恭維起了寧朝戈起來。

    “要說最爲名貴的,當屬青龍臥墨池。花心綠色,周圍是墨紫色的多層花瓣,似一條青龍盤臥於墨池中央,這等只能天家享用的極品,想不到今日居然在沈將軍的府上看到了。”顏行祿站在最高的那個木墩子前陶醉的嗅着花香。

    方纔顏行祿一人用身子擋住了這盆青龍臥墨池寧朝個沒有看見,現在他側開了身子,站在石凳子旁的他一眼就看到了這株只有御花園才能種植的牡丹。青龍臥墨池並不是最好看的牡丹,但卻因爲這個名字而被皇上認定是真龍天子的花園才能種植之物,單說這一株牡丹,萬金難買,無人敢買。

    單就這一株牡丹,就足以證明皇上對沈客的器重了。

    看着被衆人圍着介紹牡丹品種怡然自得頗爲傲然的寧朝戈與謙虛恭敬卻不乏傲氣肆意的沈客,寧誠斂眉沉思,沈客確實是得父皇器重,可他想得也未免也太美了一些,就杜依依現在的名聲,難不成還想當王妃不成!

    “將軍,三殿下大駕光臨,管家正恭請着來了後花園!”方纔通報的守衛又匆匆的穿過了人羣抱拳站在了沈客身後。

    四位皇子都來了!正在品論牡丹吟詩作對的才子名流擡起了自己高傲的頭,打望了一眼自己的主子。

    三皇子寧承幼,乃是與大皇子一母所出的親兄弟,雖是親兄弟,但平日的關係並不怎地融洽和睦,寧承幼七歲之時就被國師認爲是骨骼清奇是練武奇才而一直被帶在國師身側學武藝,這一學就是十多年,在前年除夕夜的天家宴會上,寧承幼以一己之力斬殺了兩名欲圖行刺的刺客護得皇上週全贏得了皇上讚賞獲得了禁軍統領之職。大賀重文輕武,除非是你成爲了萬人之上的大將軍,寧承幼守衛皇宮有功勞也有苦勞,但在羣臣心裡卻沒佔據多少位置,都是一母所出,都是皇子,都是姓寧的,一個拿的是筆,一個拿的是劍,卻有了這麼大的差別,寧承幼是十分介懷的,兩人之間的關係,也是因爲如此而變得劍拔弩張!

    兩人之間的矛盾,早在三個月前如火如荼的夏季皇后奉皇上之命帶着一干後宮妃嬪去艾城避暑之時就有過一次大爆發,不過那時有皇后在也沒鬧出多大的動靜,而之後的兩人,更是除了在闔家飯桌與向皇上皇后常妃等四妃之時纔會假以顏色問候一兩句,其他不相見的時候,卻沒少申飭各人。

    今日各人前來都是帶着各人背後的主子的任務來的,所以各人也料見今日沈府宴客不會有多喧譁,可誰想轉瞬之間,因爲寧致遠的到來,其他的三位皇子都來了。

    一出好戲,是要登臺了!

    一盆傲立枝頭雍容華貴的魏紫旁,顏行祿捻起了一片因方纔衆人擁擠觀看名花而打落枝頭的牡丹花瓣,舉手閉眼輕嗅,花,倒是香,只是,殘花敗柳,誰會多看一眼?

    三皇子寧承幼穿着一件深紫色穿花大紅箭袖,束着五彩絲攢花結長穗宮交領絛,外罩着石青起花八團倭鍛排穗褂,登着一雙青鍛粉底小朝靴負手闊步,如閒庭信步一般從拱圓門走了進來,一眼掃見人羣裡那幾個刺眼的兄弟,他高昂的頭又微微向後昂了昂,與此同時,他的手從身後抽出提在了腰間一抖衣袖道:“今日沈將軍這裡真是熱鬧啊!想不到大哥二哥四弟都是這樣的好興致,來得比我這個閒人還要快一些!”



    上一頁 ←    → 下一頁

    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
    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上門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