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九章:背後的主子來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九章:背後的主子來了字體大小: A+
     

    “杜姑娘昨夜一席話,讓我體會良多,這一杯酒,我敬杜姑娘。”寧致遠看杜依依怔怔看着自己雙眼空洞失神,笑着將酒杯舉到了她這一側。

    “依依。”陸湘雪推了一下發愣的杜依依,她雖不知道昨夜杜依依與寧致遠說了什麼話,但這是一個不錯的機會。

    “昨夜依依失禮,還未向四殿下賠罪,這一杯酒,就當依依向四殿下賠罪了。”緩過神,杜依依讓婢女給自己滿上了酒,也不碰杯,就仰頭飲盡。

    “杜姑娘果然好酒量,沈將軍,你有這樣的妹妹,可真是好福氣啊!”

    看寧致遠的神情與延伸,沈客當然能聽出寧致遠這話並沒有嘲諷之意,昨夜杜依依觸怒了寧致遠寧致遠非但不怪罪反而是讚賞有加,這是何意味,沈客心裡也清楚。這些世家公子王孫貴胄都知道自己請了他們來抱的是什麼心思寧致遠又怎會不知道?

    “四殿下,依依年幼無知冒犯,理應我這個做兄長的賠罪,這一杯酒,我敬四殿下。”沈客讓婢女斟滿了酒。

    “昨夜之事就無需再提了,沈將軍,我想與令妹單獨談談,不知沈將軍可介意?”寧致遠卻沒有舉杯,而是將鳳目看向了杜依依。

    “當然不介意,不介意。”沈客一臉笑意,眼底也是盪漾着歡喜,杜依依只是一個姑娘家,寧致遠總不會與她爲難,有什麼話要單獨聊?沈客怎會猜不到。

    “我介意,四殿下有什麼話在這裡說就是了。”沈客猜得到的事情,杜依依一樣猜得到,雖說她想不通寧致遠是發什麼瘋,但她若是去了,就更別想撇開與寧致遠之間的關係了。

    龍頭這邊的談話,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聽着四皇子杜依依沈客三人都在說着昨夜,衆人都是雲裡霧裡,但看雙掌說要單獨一談,衆人隱然間似乎又想明白了一些,而杜依依這一句我介意,更是讓衆人確定了自己所想不差。沈客是想撮合杜依依與四皇子的,但奈何杜依依心繫沈客心裡容不得他人兩人之間起了衝突,所以纔會有賠罪之言,可既然如此,四皇子今日到這裡來做什麼?難不成還真是對杜依依有了意思?

    同樣作爲男人,他們的心思其實都差不多的,今天他們來了這裡,杜依依不是重點,重點是沈客,杜依依現而今的聲名娶了回家也就是一頂綠油油的綠帽子,爲了錦繡前程他們可以娶回家供着,但寧致遠爲了什麼?排除杜依依現在那對男人而言近乎爲零的魅力,那就只有沈客,寧致遠來這裡的目的,其實與他們都是一樣的。這是一個重要的訊號,一個讓人有些措手不及的訊號。疾病纏身的藥罐子寧致遠深居簡出從走訪大臣也不培養勢力黨羽,就算有皇上寵愛也一直沒有被他的兄長視作有能力與他們一搏的對手,今日寧致遠來了沈府表達出的態度,確實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之外,連藥罐子四皇子都開始有了拉攏沈客的心思,是否也就表明他對太子之位有了想法?

    不是是否,在場大多的人,都認爲是肯定的。連寧致遠都可不顧這綠帽子參與了進來,這決心讓在場的這些皇子心腹怎能心安。

    當下,就有些人與身側的人互視了一眼使起了眼神。

    “四殿下沈將軍,我突感身體不適,今日怕是不能陪諸位把酒言歡了,抱歉,抱歉。”一名男子起身朝着沈客寧致遠拱手躬身。

    “胡侍郎身體不適?來人,去將宋大夫叫來。”沈客扭頭與身後的士兵吩咐了一聲。

    “不勞沈將軍費心了,昨日我本找了大夫替我開了藥,只是遺忘在家中了,待我回去吃了藥就行了。”男子趕忙出聲制止,此人名叫胡正裡,京城一望族子弟,年紀輕輕官居禮部侍郎,乃是大皇子的得力助手。

    “既然如此,那沈某也就不留了,胡侍郎可要保重身體纔是。”沈客也不好多留,起身與胡正裡還了一禮。

    “胡大人,看你臉色蒼白,一人回去怕是欠妥當,四殿下沈將軍,讓我去送送胡大人吧。”起身的是飲了幾杯酒卻依舊面不改色的楊長風,他與他爹都是擁護二皇子寧朝戈的。

    “如此,那就有勞楊公子了。”沈客抿脣淺笑,如沐春風。

    “胡大人,走吧。”得了這句話,楊長風呵呵一笑走到了胡正裡身側。

    胡正裡也不好推辭,只得讓楊長風扶住了自己的手離開了人羣。

    “諸位,來來來,我們繼續。”沈客落座,斟滿了一杯酒。

    有了這樣的小插曲,寧致遠方纔的尷尬也緩解了不少,陸湘雪一直在小聲勸着杜依依,奈何杜依依就是板着一張臉不給半點顏色。

    胡正裡與楊長風離去之後,衆人都心不在焉沒了行酒令的興致,但見沈客與寧致遠依舊喝酒喝得暢快,也就只得捨命陪君子,雖說觥籌交錯,卻依然沒了方纔的氣氛。

    精明如沈客,怎會不明白這些人心中的盤算,他今日只請了藥罐子四皇子前來,爲的就是造成衆人的恐慌,給他們背後那位主子傳遞一點訊息,杜依依昨夜壞了他的盤算,誰料今日寧致遠願者上鉤自己送上了門,所謂周瑜打黃蓋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兩人之間搭臺唱的這齣戲,正是沈客爲了替杜依依擇婿走出的第一步。

    既然杜依依要做那枝頭的鳳凰,他沈客就算拼了他的將軍之位,也將她捧上枝頭。至於寧致遠今日臨門表露給自己表露給他那幾位兄長的態度,他不會放在心上,若要做枝頭的鳳凰,那最好的選擇,該是二皇子寧朝戈無疑。

    又有一人說是家中有事離開了沈府,沈客也懶得去留,只是一心與寧致遠與衆人飲酒作樂,等着那些本不會臨門到訪的人踏破沈府的門坎。他不擔心誰會不來,只在猜想誰該是第一個來。

    想想杜依依還真是可憐,暗戀沈客十多年,卻無法打破沈客設下的兄妹囚籠萬念俱灰跳下城樓,明明沈客已經知曉她的心思,夫妻二人卻是一心要爲杜依依擇婿,一個女子,本活在這個世界就是不痛快的,現在…………杜依依悻悻苦笑,飲盡了杯中酒。

    酒是苦的,可終究也苦不過杜依依那顆心,苦不過她生命消散之後依舊深植於心的執念。

    酒,不過三杯。

    不過三杯,守衛就匆匆來報:“將軍,大殿下來了。”

    沈客呵呵一笑放下酒杯朝着衆人作了一個揖隨着守衛離去。

    聽得是大皇子先到一步,二皇子三皇子一派的人都是焦急萬分。寧致遠依舊怡然自得的喝着酒,傲慢冷漠得彷彿這一來人與全無關係。

    大皇子寧誠,昨夜杜依依做了功課,大賀祖宗的規矩就是立長不立嫡,這位大皇子只要德行端正有點腦子不英年早逝,那這皇位就鐵定有他的一大半,香草說,大皇子在其十五歲就行了冠禮登入朝堂,在朝堂多年根基穩固黨派衆多手腕強硬辦事有力,乃是太子之位的不二人選,杜依依當時就在想,這樣一個佔據了先天優勢又後天發力功業搖搖領先其他皇子的大皇子,對自己這個聲名狼藉的人定然是看不上的,所以她一度爲了自己提出的難題而沾沾自喜,今日大皇子臨門,是要攪了寧致遠的好事?還是要攪了她的好事?

    守衛稟報只有大皇子臨門,但沈客從府門回到後院的時候,卻帶來了大皇子與二皇子兩人。

    二皇子寧朝戈,也是一位不簡單的人物,大皇子佔據了長子的先天優勢佔了祖上的便宜,二皇子也佔據了勢力的先天優勢,當朝皇后母儀天下,其家族更是朝中砥柱名震京城有着世襲的爵位,這樣的出身,哪裡常妃比得上的。寧朝戈小寧誠一歲半,生的聰明伶俐,皇后爲了滅了寧誠與常妃的威風,讓皇上在寧朝戈十四歲之時就爲他行冠禮拜入朝堂,有皇后孃家支持的他成爲了攖住寧誠鋒芒的另一把利劍,也是目前來看唯一可撼動大皇子寧誠長子登太子之位的人。

    這兩人同時抵達沈府,功勞自然是要歸結於胡正裡與楊長風,但此時胡正裡與楊長風卻並沒有出現,大皇子二皇子本是派着自己的人來拉攏沈客,哪料四皇子卻是光起了胳膊親自上陣,這才逼得兩人不得不親自出面,杜依依提出了萬難的要求,沈客沒有退縮頹廢,而是迎頭直上,爲杜依依擇一位她心目中的良人。

    大皇子今日並非大擺陣仗而來,所以穿的是一身貴氣逼人的交領紫色儒衫便服而非官服,站在身高八尺的沈客身邊雖顯得文弱但也有着一股咄咄逼人的氣勢,看人一看氣質,在看不出氣質的時候看面相,在面相大衆的情況下看五官,大皇子雖面相白淨俊朗,沒有顏行祿那一雙深邃的眼眸,但身在天家也養就了不怒而威的威嚴,雖沒有沈客的豪邁氣概,但舉手投足之間也有着一股從容不迫的大氣,天家子,也並不都是如同寧致遠一般羸弱陰柔。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
    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狙擊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