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八章:曲水流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八章:曲水流觴字體大小: A+
     

    “依依,嫂嫂與你引見引見這位。”陸湘雪拉着杜依依的手一步步走到了一位面容清秀的男子面前。“這是嫂嫂的堂弟陸慶。”

    “杜姑娘有禮。”陸慶拱手作揖,笑容憨厚。

    “原來是嫂嫂的孃家人,有禮了。”杜依依福身之際目光從陸慶臉上一掃而過,也算是留了一個印象,陸慶在這一羣人里長得只能算是清秀,皮膚到不是衆人那麼白皙反倒是有幾分暗黃,在其眼角處有一道疤痕,揹着光看不明顯,但他直起腰身之後就可看到。

    “阿慶,以後若是沒事的話,多來沈府走動走動,幾日沒見到你們,倒是怪想念的。”陸湘雪明眸瀲灩,盈笑若鶯。

    “堂姐說得是,過兩日,阿慶邀着一衆兄弟姐妹來堂姐府上坐坐。”陸慶垂眉順耳,倒是對陸湘雪的話頗爲上心。

    “那便就好,那便就好。”陸湘雪含笑邁步,走到了陸慶右手下方的一名男子前。

    “依依,這位乃是吏部尚書之子肖競填,肖公子可是京城的里名人,去年年關那一首詠梅絕句,今年開春就收入到了國子監的課本里了。”陸湘雪一伸手,手腕上戴着的兩隻金鐲子就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杜依依一擡頭,掃到了一旁的陸慶的目光,落在陸湘雪身上的目光。

    “肖公子有禮。”杜依依頷首致意。

    “杜姑娘有禮,素聞沈將軍府上有一個美若天仙的妹妹,今日一見,果真如傳言一般啊!”先前幾人都只是與杜依依打了一個招呼,肖競填這兩句嘖嘖感嘆,聽得杜依依倒是有了幾分羞澀。

    羞澀也不過那一剎那,杜依依從腳到頭的打量了一便,身形與一旁的陸慶是一般高,但身形卻算足有兩個陸慶那般肥胖,一臉的肥肉擠壓着嬌小的五官,倒是,倒是有那麼幾分喜感,顏行祿有一雙深邃無底的眼睛,這個肖競填,卻有一雙鼠目。鼠目小而聚光,這個肖競填,可是一個精明人。

    “肖公子過譽了,我雖足不出戶,但也能聽到京城百姓對我的談論。”杜依依這一句隱喻的話,是想戳破肖競填的胡言亂語。

    肖競填聽着這句模棱兩可的話,也品味出了這話裡的意味,杜依依爲沈客跳下城樓之事京城裡早傳得沸沸揚揚,他又怎會不知道。知道是知道,精明的人,向來都是有一張巧嘴的,肖競填笑呵呵的說道:“杜姑娘謙虛了,杜姑娘兩月前不小心跌下城樓,現在傷勢痊癒,也是該出去走走了,三日後,肖某要在十里長亭舉辦一場詩會,若是杜姑娘不介意,肖某人,倒是想請杜姑娘三日後到郊外的十里長亭一聚。”

    這就直接邀請了?陸湘雪柳葉眉一彎,笑得好不開懷:“依依,肖公子一番美,三日後,你就去走一趟吧,你在家裡呆了這麼久,也是要出去走走了。”

    “詩會,我這個不會吟詩作對的人去了,怕是會擾了你們的雅興。”杜依依訕訕一笑,目光卻是飄向了肖競填身側的陸慶,陸慶的目光,還怔怔的落在陸湘雪身上。

    “哪裡哪裡,說是詩會,其實也有其他的玩樂,趁着秋日繾綣出城採風,也是一大樂事。”肖競填小嘴脣夾着笑,對杜依依的話不以爲然。

    杜依依朱脣輕啓,正要回話,卻只聽到人羣裡響起了幾個瑣碎的聲音。聲音很小,但還是落入了她的耳中。

    “出了那樣的事,哪裡還敢出去丟人現眼。”

    “那是當然,那夜的事情早已傳遍了京城,要不是有沈將軍在外壓着,哪裡還容得她惺惺作態。”

    來了這裡,杜依依就做好了聽到這些話的準備,但準備只是準備,真的在她聽到這些話的時候,她還是惱羞紅了臉,咬牙切齒手腳發顫。

    深吸一口氣,她走到了那兩人的身後,“我杜依依,雖不是熟讀聖賢書,但也知道背後嚼不得別人的舌根子,事無不可對人言,兩位有什麼話,不妨說出來讓大家聽聽?”

    正在交頭接耳說着悄悄話的兩人聞聲擡頭,對上了杜依依那兩道凌厲的目光。

    杜依依爲愛殉情的事人盡皆知,但這樣的事扯到了檯面上說只會徒增尷尬,兩人看着杜依依凌厲的目光,一時也不知該如何作答。

    陸湘雪匆匆走到了杜依依身側,朝着杜依依呵斥道:“依依,怎麼可以這樣怠慢貴客。”

    杜依依咬着牙關,藏在衣袖中的雙手緊握成拳。

    “諸位。”

    一個聲音,從另一側傳來,正爲形勢緊張的衆人大鬆一口氣,趕忙起身拱手行禮。

    “諸位好雅興啊!九曲流觴,賦詩作樂!”站在沈客身側的寧致遠拍着手中摺扇,耳畔兩縷黑髮隨風而動。

    “四殿下就坐龍頭吧,我們這也才玩了一半。“沈客引着寧致遠走到了他先前的位置旁。

    “獨樂樂不如衆樂樂,我也同諸位一起飲兩杯,沈將軍,那我就不客氣了。”所謂龍頭,那一個龍字,在有皇子在的時候,沈客就算如何的身份超然,也不能妄自尊大。

    寧致遠落座後,沈客在寧致遠左手側坐了下來,陸湘雪帶着杜依依回到了寧致遠右手側,本是該靠寧致遠而坐的陸湘雪讓杜依依坐在了寧致遠身側。

    杜依依也知陸湘雪的心思,不做推辭,反正有了昨夜的衝突,她不認爲四皇子還會對自己有什麼想法。

    昨夜月色朦朧她就已經對寧致遠白皙臉皮夾雜的那股陰柔氣極是不喜,現在秋日和煦,杜依依在才發覺寧致遠的臉色白裡透着一股暗黃,顯然就是多年沉痾所致,好好的一個男子,生了一雙魅惑的鳳眼,怎麼看都是陰柔有餘陽剛不足啊!

    “方纔正是走完了一次,該是從龍頭開始了。”尾頭的那名男子拿起了溪中托盤,交給了身後的婢女。

    “方纔以何爲題?”寧致遠大方接過托盤,俯身將其放到了溪中。

    “方纔乃是以水爲題。”沈客恭敬的回稟。

    “水…………”寧致遠凝眸,張口道:“千江有水千江月,萬里無雲萬里天。”說完,他就鬆開了握着托盤邊緣的手,任其憑水自流。

    “青山隱隱水迢迢,秋盡江南草未凋。”一名男子將身前的托盤推了推。

    衆人含笑怡然看着托盤漂流,倒也並不緊張。

    “昨夜見杜姑娘還是坐着滑椅,今日就可行走了,沈將軍,大喜之事啊!”托盤已經遠離龍頭,寧致遠閒着無事,就與左手側坐着的沈客攀談了起來。

    “其實舍妹的傷勢已經大好了,只是行動還有不便,再養些日子,就可痊癒了。”沈客看寧致遠主動說起了杜依依,急忙回了話。

    寧致遠昨晚含怒離去,今日又喜笑臨門,沈客還真是不解他的葫蘆裡到底賣着什麼藥。不過寧致遠不計較昨晚杜依依的無禮之舉,也算的是一件幸事。

    “那可就要恭喜沈將軍了,這杯酒,我敬沈將軍。”寧致遠身側有一托盤上放着三足酒杯,婢女方纔在裡頭到滿了酒水,寧致遠握起酒杯,向前一送。

    四皇子的敬酒,沈客怎敢不喝,命婢女斟滿了酒水,他握着酒杯一碰,仰頭一飲而盡。

    “四殿下大駕光臨,沈府真是蓬蓽生輝啊!依依,速速替四殿下斟酒。”陸湘雪笑着與杜依依使了一個眼神。

    杜依依本不想理會,但一擡頭卻看見了沈客銳利的眼神,也罷,反正這寧致遠是不會看上自己的,斟一杯酒就是了,懶懶起身,他拿起酒壺爲寧致遠斟了一杯滿滿的酒。

    “四殿下請用酒。”

    寧致遠鳳眼從杜依依臉上滑過,接過了她遞過來的酒杯。“沈將軍,來,我們再飲一杯。”

    “四殿下這幾日臉色看着可比以往好了許多。”沈客飲酒一杯,開始與寧致遠閒聊了起來。

    “這一切都有賴於常流的功勞,有他妙手回春,我這多年的沉痾,也開始有了好轉了。”寧致遠一手握着寬大的衣袖,將酒杯放到了一旁的平滑的石面上。

    “常流是我大賀聞名遐邇的神醫,有他在四殿下府上坐鎮,四殿下的病必然是藥到必除啊!”陸湘雪也在適合的時間插入了話題。

    “我這病,是生下來就有的,就是常流,也沒有十足的把握。”寧致遠嗟嘆一聲,又拿起了酒杯。

    杜依依一直在一旁聽着看着,方纔寧致遠那一低頭拿起酒杯的時候,她分明看到了他那兩道濃眉瞬間皺起又舒展,鳳眸之中也有一股戾氣凝聚隨即消散,這不是幻覺,她緊盯着寧致遠那雙已經恢復了明亮的雙眼,摩挲着手中酒杯的鑲金邊緣。香草說寧致遠的病是從孃胎裡帶出來的,生下來就是如此,多年皇上請了無數名醫都束手無策,她是知道,有些早產兒都會因器官發育不良帶有先天疾病,那寧致遠的病又是什麼?問香草,香草只是搖頭。



    上一頁 ←    → 下一頁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
    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最強升級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