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七章:賓客雲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七章:賓客雲集字體大小: A+
     

    “沈夫人乃是有名的才女,沈將軍,不若讓沈夫人也一同歡樂?”坐在沈客手下方的一名男子捧着青銅三足樽,笑咧咧與身側的男子對視一眼。

    “對對對,沈夫人滿腹才學深得陸丞相真傳,行酒令這等趣事怎能沒了這一位鼎鼎有名的才女。”衆人隨聲附和了起來。

    “既然諸位這般熱忱,內人也不能掃了諸位的雅興,湘雪依依,你們尋個位置坐下吧。”沈客朗聲一笑,揮手讓身後侍女將酒壺端起。

    沈客是宴會的中心,他的四周早就圍滿了人沒了位置,沈客也不可能讓他們讓位,所以也就只能以退爲進的說了這句話了。

    陸湘雪是沈客的妻子,是沈府的女主人,當然是要坐在一起了,坐在沈客左右手兩側的人一聽這話,立刻自覺的站起了身,“沈夫人坐這裡吧!”

    “大家不用這麼客氣,那裡有空位置,我去那裡坐就行了。”陸湘雪自然推辭。

    “沈夫人嘛,自然是要坐在沈將軍身側的,來來來,諸位都後退兩個位置,讓沈夫人與杜姑娘落座。”方纔出言邀請陸湘雪加入行酒令的那名男子與他右手下方的人都擺了擺手,衆人笑呵呵的起身挪步,一下子就騰出了兩個空位置。

    位置都騰了出來,陸湘雪再推辭就是故作矯情了,道了一句多謝,陸湘雪拉着杜依依的手,坐了下來。

    小溪不過是半米的寬度,兩隊人各錯落坐在小溪兩側,身後都站着一名捧着酒壺的侍女,而小溪之中的各人面前都有大石突出水面,文人的行酒令當然要講究一個文雅,以沈客爲龍頭,以九曲流觴做線,沈客往水中放下酒杯,酒杯會被大石阻攔,若是停在了誰面前,誰就要賦詩一首,如若不然,就飲盡杯中酒再將酒杯放到水中任其順水而流。

    行酒令不論輸贏,只是作樂,再有樹蔭遮頭清風拂面,氣氛自然融洽。

    這些人中有將門之後文臣之子,有的才華橫溢,有的武藝出衆,但都有一點是相同的,那就是家境富裕爲人不錯,沈客宴請之前也有留意篩選,那些人品敗壞之人自然他自然是不會請的。

    這些人除了陸湘雪指給她看的那個顏行祿其他杜依依都不認得,但她也知道一點,這些人前來赴宴,卻大多的人肯定都是衝着沈客的面子,她又不是如陸湘雪這等才貌雙全的千金小姐,現在又是聲名狼藉,有個腦子的人都不會動娶她的念頭,雖說不排除會有人爲了拉攏沈客這一方的勢力而甘願戴一頂綠帽子,但這種機率還是不大。

    “楊長風,方纔到你這裡了,繼續吧。”那名主動騰位置的男子伸手指着對面下頭的一個紫衣男子。

    “張景,加入了兩人,按着規矩是要重新開始的,沈將軍對吧?”那名被直呼名字的楊長風握着酒杯伸着食指從人前一掃而過。

    “這是當然,內人與舍妹坐在龍頭,當然是要重新來過。”沈客大笑一聲舉杯,讓身後的侍女爲他斟了一杯酒。“那就從我這裡開始,方纔我們是以柳爲題,還沒人受罰,那就再用此爲題吧。”說着沈客看着垂柳乾咳兩聲,負手舉杯吟出了一句詩:“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柳斜。”

    接着,沈客俯身落座將酒杯放在一托盤容器中,輕輕一推,任其憑水而流。

    托盤在水中漂流,碰到石頭便就停了下來,顏行祿只看了一眼身前的酒杯,笑吟吟的吟出了一句詩將托盤再次推開。“沾衣欲溼杏花雨,吹面不寒楊柳風。”

    “拂浪堤垂柳,嬌花鳥續吟。”一名男子俯身將托盤推開。

    “薄紅梅色冷,淺綠柳輕春。”酒杯繼續在水中漂流了起來。

    “長榆息烽火,高柳靜風塵。”

    “輕雲嶺上乍搖風,嫩柳池邊初拂水。”

    托盤乘載着酒杯又漂到了楊長風面前。“柳……哎……”楊長風垂首醞釀了許久,還是沒能憋出一句詩來。

    “喝吧楊兄。”張景看着楊長風搔首弄耳的模樣,笑得倍加開懷。

    “喝吧喝吧。”衆人均是朗聲大笑附和。

    “喝就喝。”楊長風焦躁的哎了一聲,拿起了酒杯仰頭一口飲盡杯中酒,在侍女手中奪過酒壺滿滿斟了一杯酒把酒杯放到了托盤的卡槽中。

    “楊柳縈橋綠,玫瑰拂地紅。”酒杯最後停在了最後一位男子面前,男子信口拈來一句詩,俯身拿起了托盤交給了身後的侍女:“沈夫人是京城有名的才女,這第二轉的龍頭,就由你來出題吧。”

    陸湘雪淺笑頷首,朱脣輕啓:“那麼,就以這水爲題吧,我先來,水光瀲灩晴方好,山色空濛雨亦奇。依依,我們是後加入的,爲了以示公正,我就將酒杯推給你,你接好了。”

    陸湘雪出題其實並不是隨意,在此之前她就怕杜依依對不上教了她幾句關於水的詩句,但杜依依既然不打算讓自己成爲菜市場的大白菜,就不會在這些人面前爲出風頭,在陸湘雪遞過來酒杯之時,她扭頭朝着衆人道:“我自小隨哥哥在軍中生活,哪裡會吟詩作對,不過這酒水,倒是可以喝上三四斤,爲了以示公正,今日我就飲酒一杯。”說罷,舉杯仰頭,也不用衣袖遮擋,一飲而盡。

    陸湘雪臉上一陣紅一陣白,衆人也被杜依依這一豪邁的舉動嚇了一跳。

    “依依性情直爽,諸位不要見怪,既然是玩行酒令,願賭服輸,舍妹與內人也不能例外。”沈客在陸湘雪乾脆接過托盤之時就已經大略猜到了她的打算,現在看杜依依這模樣,他也猜到了杜依依心頭的想法,女子,三從四德溫婉端莊那纔是這些名流公子才子的所愛,杜依依今日,是刻意的想讓讓自己打消了爲她擇婿的念頭啊!

    “沈將軍治兵有方軍令如山一律同視,我等實是敬佩,敬佩!”又沈客出聲化解尷尬,衆人也是聰明的將話題轉到了沈客的身上。

    如此,正中了杜依依下懷,但陸湘雪的下懷,卻是想讓今日杜依依大出風頭讓這些恃才傲物的才子名流折服,杜依依方纔與她相處還好好的言聽計從,一到人前就變了樣,這讓她怎能不氣。

    “夫君……”她一邊揮手致意侍女替杜依依放下了托盤一邊與沈客說道:“依依這是看打斷了你們心有愧疚,才自罰一杯。

    “將軍,門外四殿下來了。”沈客正欲說話,一名士兵卻是一路跑了過來。

    皇上爲了以示自己對沈客的看重,特許他可將自己軍中的親兵帶回沈府做護衛,沈客也不推脫,在軍中挑選了五百人帶回了府中,對此京城百姓也是知曉的,這五百親兵看上去是爲沈府來看家護院的,但實則已經被沈客收於門下成爲了私兵。

    一個大將軍,軍功等身,可是極易被冠之以擁兵自重的名頭的,皇上的特許也是有意試探,沈客直率挑選,但也只選了五百親兵,其中還有皇上特指的幾人,沈府又未養有護衛,比之京城裡那些家有千名護衛的高門大戶根本算不得什麼,這麼一來沈府的防衛就鬆了,沈客大方的將自己的一舉一動展示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自然就可解了皇上的擔憂。

    有了昨夜之事,杜依依本以爲寧致遠是不會來了的,他的出現,可確實出乎了她的意料。看沈客的神情,倒是一點也不覺得詫異,難不成他們兩人另有再議此事?

    “諸位先坐坐,沈某去迎接四殿下大駕,失陪了。”沈客與衆人抱拳致歉,迅速的隨着士兵消失在了九曲楊柳岸。

    四皇子是皇親貴胄,但在這些日日與皇親國戚打交道的人眼裡卻也不是什麼了不得的人物,今日來的這些人裡,大多又是擇了自己心中明君依附的,不談及朝政,到還可以齊聚一堂談笑作樂,若是提及,也只會針尖對麥芒的爭論不休,沈客之前之所以對爲杜依依擇婿一事這麼自信,也就是算到了這些人依附的那幾位皇子的所需,只需迎娶杜依依就可以拉攏一位手握兵權的大將軍,怎麼算都是一門值當的買賣,他們必然會讓自己手下的這些人來爭取這個機會。

    可昨夜杜依依才告訴她,若是她要嫁,就要四位皇子的媒人齊齊臨門。這麼一來,就直接斷了這些人的機會。杜依依是沈客寵愛的妹妹,若是要娶,側室沈客斷然是不願的,但一杜依依一片狼藉的聲名,娶之爲正室又會爲自己的前途抹上一層灰,一方勢力與光明的前程,他們的取捨自然明確。換句話來說,杜依依現在就是一隻落了毛的鳳凰,在孔雀羣裡呆呆還沒事,要想躋身鳳凰羣,那就是癡心妄想了。

    那四皇子大駕光臨沈府葫蘆裡賣的是什麼藥?

    這一點就是沈客也不清楚。

    陸湘雪沒放過這個爲杜依依引見貴人的好機會,在沈客離去之後,她就拉着杜依依從頭到尾的走了一遍,都是爲了自己身後靠山的利益而來的人,杜依依也不放在心上,只有走到顏行祿身前的時候,她纔好奇的打量了一番,先前她一直只看到了那雙眼睛,倒是忽略了其他就這麼站在顏行祿身前擡頭觀看,這個角度可看到他剛毅的輪廓、那一張突出臉頰的嘴脣和高高的鼻樑,從這個角度看去,杜依依依舊還是覺得他有一雙好看撼人心靈的眼睛。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
    他與愛同罪明日之劫逆天神醫妃:鬼王,纏上全職抽獎系統一劍斬破九重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