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三章:撥得雲開見天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三章:撥得雲開見天日字體大小: A+
     

    可憐杜依依也不過纔是可以活動幾根手指頭的手被她這一把拉起,痛得差點就沒掉淚。

    “夫人,小姐也不過是纔有了知覺,切不可……切不可動作過大,動作過大……”方放下藥箱的宋大夫一見此景,慌忙兩步上了前,一觸到陸湘雪眼中那一抹冷冽,他嚥了咽口水趕忙賠笑了起來。

    陸湘雪被宋大夫一言喝住甚是尷尬,垂眸放下杜依依的左手拭去了眼角淚水後她起開了身。“宋大夫,你來看看。”

    宋大夫道了一句是,抖着衣袖上了前,徐媽媽搬着一把紅杉木椅在後等宋大夫俯身之時就輕巧的將木椅放在了宋大夫身後。

    落座,宋大夫折起了右手衣袖與徐媽媽使了一個眼神,徐媽媽走到了牀榻側接過了宋大夫遞來的軟枕放在了杜依依手腕下。

    “宋大夫,有勞了。”杜依依陷在深紫色繡着花鳥棉枕裡的腦袋微微挪動一下,嘴角扯出的笑容滿是友善親近。

    宋大夫替杜依依診治一月有餘,還是第一次聽她說話看她臉上露出笑容,因杜依依跳城樓一事他對杜依依的印象確實是不佳,要不是沈客尋到了他逼着來醫治他也不會站在這裡拿着自己宋家百年的招牌做賭注,杜依依這句體恤的話與友善親近的笑容,到掃去了他心底不少的不快,爲醫者,有什麼比見到自己的病人病情好轉還要高興的呢?宋大夫回之一笑問道:“小姐感覺如何?”

    “手腳麻麻的,有些知覺了。”杜依依艱難的動着自己的手指,像是一個完成了艱難任務的小孩歡快的與大人展示着自己的成果。

    宋大夫看着很不協調動着的五根手指捋着下巴下那一撮稀疏黑色山羊鬍子呵呵笑了起來:“這是好事,說明小姐離康復之日不遠了。來,讓我爲小姐診脈。”

    暗黑的手指扣在白皙的手腕上,宋大夫閉上了眼,不出片刻,一臉平靜的宋大夫呵呵一笑站起了身朗朗說道:“恭喜夫人,賀喜夫人,經過草民施針活血,小姐的病,已經沒有大礙了。再修養十天半月,小姐就可痊癒了。”

    “有勞宋大夫了,那這段時日可要注意一些什麼?”陸湘雪瞥了一眼牀榻上的杜依依。

    杜依依此時正偏頭聽着兩人的談話,目光直溜溜的打量着陸湘雪,不得不說這個陸湘雪真是一個美人胚子,丹鳳眼柳葉眉高挺的鼻樑略薄紅脣,加上那一身裝扮襯出的貴氣與大戶人家經年養出的知書達理,更是顯得陸湘雪端莊溫婉渾身上下都透着那麼一股她前生求而不得的淑女氣質,杜依依攤上了這麼一個情敵,也活該是她倒黴了。

    “多燉些補品滋養,有助於小姐早日痊癒。現在小姐手腳有了知覺,要扶着她多走動走動曬曬太陽。稍後草民再開兩張滋補的方子也就行了。”宋大夫笑呵呵拱手哈腰,杜依依的病情有所好轉,壓在他心頭的大石也總算是落地了。

    “依依得以康復,全有仗宋大夫妙手回春了,這是我的一點小意思,不成敬意。”陸湘雪一招手,身側的婢女就上了前從衣袖中拿出了一個鼓鼓的錢袋子。

    “夫人客氣了。醫治病人,乃是爲醫者本質所在,草民已經取了診金,這……”宋大夫拱手,面有難色。

    “依依是我夫君的妹妹,醫好了依依宋大夫功不可沒,這點銀兩是我的謝意,宋大夫不必推辭,靈兒,帶宋大夫下去開兩張方子。”陸湘雪抿脣微笑,一雙明眸宛如秋水盪漾顧盼生輝。

    站在陸湘雪身後的那個一身羽藍色深紫線雜銀色葡萄紋長衣名喚靈兒的婢女歡快的應了一聲熱忱的拿起了桌上的藥箱。

    宋大夫也不客氣,呵呵笑着隨在靈兒身後出了屋。

    “依依,可感覺好些了?”目送着宋大夫出了院子,陸湘雪才蓮步輕移再次走到了牀榻前。

    “還好,還好。”杜依依訕訕一笑,心裡泛起了嘀咕,扯的不是你的手臂,你當然不覺得疼。

    還好兩字是以往她的慣用詞彙,她從來也不覺得有什麼不妥。

    可這兩個還好落在旁人耳中,就嚼出了那麼一絲責怪之意,徐媽媽心覺這話說得不當,忙小心翼翼的將杜依依的手挪到了被褥中與她使了一個眼神。

    陸湘雪紅了眼眶,一雙水眸盪漾的滿是委屈:“你莫要責怪嫂嫂,嫂嫂也是見你康復心中歡喜纔會一時衝動,雖說你不是夫君的親妹妹,可你與夫君相依爲命多年早已情同手足,俗話說長嫂爲母,依依,嫂嫂今後一定待你如親妹妹,決不讓你再受半點委屈。”

    這一番話初聽着確實是陸湘雪一片愛護之心,可細細一品味,卻又覺得話裡藏針,現在誰不知曉杜依依爲何自殺,陸湘雪這一口一個嫂嫂妹妹的,還不是想讓杜依依斷了那份心思。

    陸湘雪這份細膩心思,杜依依自認是比不得的,挑起眼皮,杜依依與立在牀頭眼觀鼻鼻觀心的徐媽媽喊道:“徐媽媽,我口渴得緊,替我倒杯茶水來。”

    徐媽媽唉的應了一聲,兩步走到桌前與杜依依倒了一杯茶又拿來了一個湯勺送到了她的面前。雖杜依依傷勢有所好轉,但要自己動手也是困難,徐媽媽撇了一眼坐在牀沿的陸湘雪,有些爲難。

    “嫂嫂,我口渴得緊,您看,讓徐媽媽餵了我喝了茶水再說如何?”杜依依拿捏着方寸有氣無力的眯着雙眼,不就是裝麼?誰不會呢?

    垂眸拭淚的陸湘雪聽着這幾不可聞的微弱聲音擡頭,杜依依棄她的話不理不睬,卻偏偏在這個時候要喝茶,言下之意又是自己囉嗦無端礙着了她喝茶,明明這話裡帶刺又沒禮數,可看着杜依依那蒼白的小臉與那黯淡無光的眼神,若是這個時候陸湘雪與她辯論,只會讓旁人覺得她這個嫂嫂心思太重斤斤計較。

    她本以爲杜依依只是一個蠢貨只需好言好語落幾滴淚發揮一下她的母性關愛就可收服然後給她找個夫婿嫁了出去,可現在看來,杜依依可全沒把她這嫂嫂放在心上,也罷,在多忍幾日就是了,暗咬着脣,陸湘雪掃平了心中的憤恨呵呵笑了起來:“你看,嫂嫂這一激動,倒是沒顧及到這點,徐媽媽,把茶水給我吧。”

    “夫人,還是老奴來吧。”徐媽媽顫顫兢兢的訕笑着。

    “嫂嫂,還是讓徐媽媽來吧,這事她日日做着,順手了。”杜依依目光輕飄飄的瞟了一眼,煞是虛弱的閉上了眼。

    陸湘雪不受待見,憋了一肚子的氣又沒地方發泄,臉上的笑容霎時就僵硬了起來。

    “依依,依依。”

    屋外高喊之聲由遠而近,一道白影,飛速從外衝進了屋內。

    陸湘雪拭着眼角淚水,嬌滴滴的喚了一句夫君。

    “依依怎樣了?”沈客側身坐在牀沿,焦急的詢問。

    “夫君,宋大夫來看過了,說現在依依傷勢好轉,再有十天半月,就可康復痊癒了。”陸湘雪垂眸拭淚。

    沈客只看杜依依閉着眼臉上蒼白不見半點血色,心中又是焦急又是憤憤:“半月又是半月,他到底是要推幾個半月。”

    “沈客。”一直閉着眼的杜依依不耐的睜開了雙眼,本杜依依做了跳樓的傻事她是無顏面對沈客的,但她轉念一想自己總要有下地行動的一日,該面對的總是要面對的。

    她第一次見到沈客,是沈客紅着眼眸將她在血泊中抱起,只是那次也不過是一瞥就昏了過去並不記得沈客的模樣,今日這纔算得是真真正正的認識了沈客這個人。

    到底是身經百戰浴血奮戰在戰場裡殺出來的沈將軍,眉宇睥睨之下的霸氣,確實是輕而易舉的虜獲像杜依依這樣的小丫頭的芳心。

    “依依,可是覺得不適?”看杜依依目不轉睛的盯着自己,沈客一收焦慮,沉下了臉瞟了一眼身側的陸湘雪,見她依舊只是低頭拭淚,沈客嘴角才溢出了笑容。

    “死不了,我只是想喝杯茶,你們出去吧。”杜依依無奈的翻了一個白眼,掩飾住了心中悸動,或許是因爲這副身體原先主人的影響,她第一眼看到沈客的時候,居然生出了一股熟悉依賴的感覺。

    沈客臉上笑容一僵,目光停留在杜依依臉上看了許久,也不曾發現她有半點喜色。

    “夫君,依依剛有好轉,我們就別打擾她休息了。”沈客直愣愣目光讓陸湘雪心頭陰霾重重,從杜依依被沈客帶回沈府之後沈客就再未見過杜依依,爲了避嫌隔三差五看詢問病情也只是在屋外,沈客的爲難與不想讓她難堪的心思,陸湘雪還是知道的,這個當口,也就只能忍忍了。

    “依依,你先歇着,明日我再來看你。”沈客也知道杜依依的怨憤,這事已成定局,也只能日後慢慢化解杜依依的心結了。

    杜依依嗯的應了一聲,又閉上了眼,聽得一聲嘆與腳步聲漸漸遠去後她才睜開了眼,徐媽媽坐在牀沿,用湯勺攪着還有些滾燙的茶水。



    上一頁 ←    → 下一頁

    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末日輪盤
    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他與愛同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