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王妃威武 » 第二章:斯人獨憔悴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王妃威武 - 第二章:斯人獨憔悴字體大小: A+
     

    “施針?”陸湘雪緊皺的黛眉驟然舒展。

    “宋大夫說這是爲了活血讓小姐早日康復。”徐媽媽頭也不敢擡目光慌亂的看着陸湘雪的那繡着牡丹的鞋面。

    “徐媽媽,你可知現在府裡的狀況?依依那日鬧出了那樣的事情,我也很爲難啊!”一聲輕嘆,讓目光慌亂的徐媽媽更是心亂如麻。

    “夫人,奴婢對夫人,可是忠心耿耿的啊!”一咬牙,徐媽媽撲通一聲跪地。

    “忠心?我怎地沒有看到,徐媽媽,我念你原是李世伯府上的人,所以纔會對你寬容有加讓你管着依依着屋子的銀錢,前兩日常媽媽因何被攆出了沈府你也是知道的,沈府不比侯府,養不得那麼多的閒人。”一聲帶着輕蔑之味的冷哼,響在了徐媽媽頭頂。

    徐媽媽只覺五雷轟頂腦子一片空白,一個慌張伸手就扯住了陸湘雪的裙裾擡起了頭哭訴了起來:“奴婢知道夫人才是沈府的女主人,小姐自作自受丟了夫人的顏面,這與奴婢無關啊夫人!”

    “你既然說你忠心,那麼。”陸湘雪一抖衣袖從中拿出了一錠白銀,“替我做件事如何?”

    早已沒了主意的徐媽媽豈會錯過這個巴結夫人的大好機會,猛點了點頭後她胡亂擦了擦臉上淚水,等着陸湘雪發話。

    見徐媽媽聰明,陸湘雪不着痕跡的壓下了翹起的嘴角她將手中的白銀交給身側的婢女,與她使了個眼色。婢女心領神會,趕忙扶起了跪在地上的徐媽媽,而她手中那錠白銀,也趁機塞到了徐媽媽手中。

    “既然施針可以讓小姐早日康復,沒事的時候,你多勤快一些,你可明白?”

    徐媽媽不安的低頭遲疑了片刻,雖說杜依依現在在府上不得人待見,但沈將軍對她還是不錯的,若是一旦事發,那自己………………

    “這點小事都幹不了,我這府裡,可不養閒人!”陸湘雪一挑眉頭冷哼拂袖。

    徐媽媽仰頭一眼對上夫人冷冽的眸子心裡更是慌張,良禽擇木而棲,識時務者爲俊傑,也罷,只要自己多注意一些,總能找到一個兩方討好取巧的法子。

    “奴婢定會對小姐悉心照顧,絕不會有所差池。”

    “你若是伺候得好,本夫人還會重重有賞。”看徐媽媽識趣,陸湘雪冷冽的眸子瞬而就堆滿了笑意。

    徐媽媽訕訕一笑,盈盈福身。

    “湘雪,今日你怎地有空來了?”

    院門口傳來了一個聲音,徐媽媽緩緩擡頭打眼一看,正是沈客。

    陸湘雪聽得聲音,臉上的笑容當即就被傷感取代,她緩緩轉身,幽幽嘆了一口氣,雙眸更是閃現了淚花。“夫君,我路過此處,便就進來看看,怕依依不喜,故而沒有進屋。”

    “我明白你的難處,只是依依從小無父無母,你這個做嫂嫂的,可要多加照拂一些。”

    沈客,當朝驃騎大將軍,戰功赫赫,威名遠揚番邦,草原蠻人一聽到他的名字都會嚇得瑟瑟發抖,當初皇上聞得涇城大捷,曾欣喜贊‘得沈客,狼山燕然何足懼?’,文武雙全英俊倜儻年少有爲,這樣的男人,是無數女子心中的良人,陽光透過那一樹遮天蔽日的梧桐灑在沈客臉上,映出了他眸子裡那一縷感傷,雖算不得魁梧,但身經百戰浸染出的豪邁慷慨之氣,卻襯得年紀輕輕的男子沉穩如山,一座無法撼動的山。

    水,都是圍繞着山轉的,得此如意郎君,陸湘雪心底的歡喜是無可比擬的,越是歡喜,對陸湘雪而言杜依依的舉動就越是不可原諒。本是她期待了已久的大喜之日洞房之夜,杜依依卻害得好好的喜事差點便喪事,現在還臥榻不起,雖說將軍府也不怕養着這麼一個廢人,可只要有杜依依在只要杜依依一日未痊癒,沈客就難以安生,她也就別想擺脫了這一段陰影,她實是惱恨,那夜杜依依怎麼就沒死呢!

    “我明白,夫君,我定會待依依如親妹妹一般疼愛的。”

    陸湘雪低頭拭淚,讓人看着格外的楚楚可憐。

    “你有這樣的想法我也就放心了,等依依康復了,我會好好與她說說的。”沈客也是爲難,他從不知道杜依依對他還有這樣的情意,那夜杜依依從城樓上跳下,得知了這個消息的他甚至沒來得及去掀開陸湘雪的蓋頭就跑去了城門,現在杜依依也不知還能不能康復,當年是他親手把她從冰雪血泊中抱起,現在她卻爲了他倒在了血泊中,沈客的內疚,可想而知。

    “湘雪倒是沒什麼,可依依終究是還是一個姑娘家,外頭的謠言…………哎…………”欲言又止,一聲嗟嘆,陸湘雪的意思已經從她一雙通紅的水眸中傳遞了出來。

    杜依依還是未出閣的姑娘家,聲譽清白是最重要的,現在鬧出了這樣的事情,聲譽受損,日後就散杜依依康復了,恐怕也只會落下罵名。

    沈客也想到了這一點,這一月府上有不少人嚼舌根子他都嚴責了,他雖是縱橫沙場受人敬仰的大將軍,但也管不住大賀百姓的嘴啊!

    “此事我也有打算,等依依康復了,我就爲她擇一名好夫婿,你姐妹多,也多留意一下吧。”

    陸湘雪拭淚點頭,道了一句好。

    沈客昂頭看了一眼屋子,長呼了一口氣,轉身離去。

    陸湘雪也無意再留,只意味深長的看了一眼徐媽媽,也就離去。

    人去院空,還陷在恐慌中雙腿發軟的徐媽媽摩挲着衣袖裡的那錠白銀面色逐漸陰沉雙眼露出了一抹狠戾之氣:“也怪不得我了,要怪只能怪你命短福薄!”

    秋日和煦的陽光毫不吝嗇的打在寬敞的院落中,透過那窗格間那一層厚厚的高麗紙照進了屋,讓昏暗的屋子多了幾分暖洋洋的氣息,躺在牀榻上的杜依依蓋着厚重的棉被,眼睛時而瞟向深紫色繡花鳥的紗帳子,時而看着屋頂出神,院落裡的談話她提着耳朵也只聽見了嗡嗡蠅蟲之聲,根本就沒能聽真切。

    盈盈含笑的徐媽媽端着湯藥邁過了門坎將還滾燙的湯藥放在了桌上。“小姐,香草今日告假了,這段時日大夫也教了老奴鍼灸,等喝了湯藥,老奴就爲你施針。”

    杜依依心中煞是疑惑,自從她睜眼看到徐媽媽第一眼起徐媽媽就是一副要吃人的兇狠模樣,今日個是太陽打西邊出來了麼?

    她說不的話,這一點倒是讓徐媽媽很是放心,一個手腳不能動彈的杜依依,還不是任由她折騰?想着,垂眼吹着湯藥的徐媽媽嘴角翹了翹。

    “徐媽媽。”

    這聲音……徐媽媽打了一個激靈擡起了頭。

    “徐媽媽,今日我怎麼覺得手腳有些知覺了。”杜依依艱難的張合着嘴脣,半露在外的左手食指也在顫抖彈動着。

    徐媽媽低着頭陰沉着一張豬肝色臉,嘴角抽搐愣住了,若是杜依依動了,夫人的交代她如何去做,這該死的果然是倒黴胚子,禍害了夫人不說,現在連着她都沒法子在沈府立足了。雖然是這般想着,但徐媽媽也是常年在大戶人家當差的老人,心底的心思那是藏得極好的,理好了雜亂的心思,徐媽媽也就擡起了頭堆起了一臉的笑快步走到了牀榻旁焦急的喚道:“小姐,小姐感覺如何了?”

    “手有些發麻,腿也有些知覺了,徐媽媽,快快去叫宋大夫來。”躺了兩月,杜依依的心比誰都急。

    徐媽媽紅着雙眼噙着淚花,聞得此言,她忙扯着手絹低頭拭了淚花說道:“小姐,你等着,老奴這就去請宋大夫。”

    杜依依抿脣微笑,到未曾揣測徐媽媽的心思,在她看來,這屋子本就只有徐媽媽與香草兩人,杜依依做了這樣的蠢事她們在外受了別人的白眼心中有怨氣也是理所應當,徐媽媽雖平日兇蠻了一些,但對杜依依的心思到底還是好的,香草更只是一個年不過十五的黃毛丫頭,哪裡知道什麼是非。她在這個世界裡無依無靠,兩月內也就見了這徐媽媽跟香草,自然就親近一些。

    徐媽媽含淚奔出了屋,卻是在出了院子之後停住了腳步,這一事來得太快,她還得好好想想,夫人對小姐的心思她是明白的,此事還是要最先告訴夫人才是。打定了主意,徐媽媽轉過了身匆匆前去通風報信。

    聽着院子裡那一株梧桐被秋風吹得簌簌作響,杜依依深吸一口氣緩緩呼出,又努力的活動着手指起來。

    兩個多月了,她總算可以去看看外頭的世界了。

    只消一盞茶的時間,冷清的院子裡又有了響動,聽着腳步聲,不止兩人,這兩月杜依依無事可做,也只能通過聽聲猜想得趣味,但凡是瞎子,都會有一雙聰耳,以她目前的狀況,與瞎子也沒什麼區別。

    最先進入她視線之中的是陸湘雪,雖說她並不認得此人,但這段時日她也聽着徐媽媽說了一些府上的事情,沈府現在有幾個有婢女貼身服侍的年輕貌美女子?就看這一身貴氣逼人的裝扮還有全不把她這屋子當一回事的眼神還有站在其後的徐媽媽那一臉恭敬的模樣,她就可猜出陸湘雪的身份,可憐杜依依枉送了性命,卻連情敵一面都不曾見得,哎…………

    陸湘雪打量了兩眼屋子,匆匆兩步奔到了牀榻前,一對上杜依依打量的目光,她柔柔俯身,拉起了杜依依的手:“依依,聽說你大有好轉了,現在感覺怎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特種兵的呆萌妻修真高手的田園生活神級反派醫毒雙絕:冥王的天才寵權少誘歡,寵妻成性
    末日輪盤權武風云大聖傳龍符修真聊天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