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頭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七十六章 頭顱字體大小: A+
     

    “山..山那麼大?”黑玫瑰張了張嘴,腦海中像是在幻想那個畫面,一個頭有山那麼大,這是怎樣一副場景,這要是完整的人那該多麼巨大啊!這世間還有這樣巨大的人,饒是黑玫瑰也被驚到了。

    “我要請示師祖了,這地方太詭異嚇人了。”道士說着就要站起來,只是剛走出兩步就半跪在了地上,好像之前的推算讓了受了很重的反噬,連走路都很吃力了。

    “我看你是回不去了。”李曉東拍了拍道士的肩膀,帶着他一起消失在了這裡。

    刺陵小世界裡,吳老他們被叫了過來,一起爲道士療傷,道士的傷很是詭異,李曉東他們涌進渾身解數都沒有找到傷勢的來源,三個小時之後,幾人紛紛撤掉了手掌,道士的臉色好看了很多,但是氣息依舊萎靡不振。

    “我們需要大帝過來查探。”道士深吸一口說道,“那個頭顱太恐怖了,透露着帝級強者的氣息,而且能自創輪迴,太嚇人了。”

    “大帝?玩兒呢?你以爲大帝是白菜啊!”吳老沒好氣的說道。

    “那沒轍了,只能等我道門的老祖過來了。”道士無奈甩了甩腦袋。

    這件事情整個透着玄乎,李曉東他們也沒有辦法,只好靜靜等待着道門的老祖過來,又是一個夜晚,李曉東和黑玫瑰又溜了出去,連中重傷還沒好的道士也強烈要求跟着出去了,這碧水雲天一到晚上陰氣就濃重無比,三人躲在了房間裡靜靜看着外面的場景,凌晨剛到,就有厲鬼哀嚎的聲音響起,隨後便是一道道鬼魂飄了出來。

    “哪來這麼多鬼魂哪!”李曉東抽着香菸唏噓的說道。

    “都說這這裡曾經是萬墳冢,陰氣濃厚,凝聚成鬼魂不足爲奇。”道士說了一句。

    時間緩慢的過去,此時已經是深夜了,更多的鬼魂走出來,依舊是那個年代的都有,穿的衣服也是各色各樣的,今夜跑出來的鬼魂不止是華夏的,連島國的,美洲的也不少。

    “東哥,那是,江..”正在李曉東跟道士交談甚歡的時候,黑玫瑰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而且語氣中充滿了無法置信。

    “什麼江。”李曉東疑惑的回過頭,看着黑玫瑰的神色,李曉東目光看向了外面,頓時,李曉東的身體猛烈顫動了一下,目光落在了鬼魂羣中一個神色木然,如行屍走肉般的鬼魂,那是一個女人,穿着虛幻的黑風衣,披散着頭髮,從這個方向看去,依稀能看到她臉上還掛有的淚痕。

    嗖,李曉東瞬間跳了出去,眨眼來到了那個女鬼的身邊,李曉東雙手顫抖,想要觸摸女鬼,但是手掌卻是摸不到女鬼虛幻的身體,李曉東聲音哽咽顫抖,叫道,“夢婷。”

    沒錯,這個鬼魂就是江夢婷,李曉東的初戀,曾經傷害過李曉東,又在危急時刻救了李曉東的女人害的整個家族受牽連,而且她前身的石棺此時還在李曉東的空間戒指中,李曉東神色激動熱淚盈眶,當年的芥蒂他早就放下了,在他心底,他依舊愛着江夢婷,此時見到江夢婷以這種姿態現身,李曉東感覺心如刀絞,疼痛無比。

    江夢婷神色沒有半點波動,依舊呆滯,眼睛木然的看着前方,黑玫瑰和道士也跳了出來,黑玫瑰自然知道江夢婷,不過道士卻是一臉的愕然的看着李曉東,“怎麼?你倆認識?”

    “夢婷,你看看我啊!我是李曉東啊!”李曉東神情更加激動,想要把江夢婷抱在懷裡,卻是抱着的只是空空的。

    “她已經死了。”道士說了一句。

    沒想到李曉東回頭猛地抓住了道士衣領,死死盯着道士說道,“怎樣才能讓她還陽。”

    “哥,你丫逗我的吧!這怎麼可能,莫說是我做不到,就算是做得到也絕不會去做的,這有違天道,萬萬做不得的。”道士頓時大叫道。

    “我只問你怎樣才能讓她還陽。”李曉東眼睛血紅的看着道士。

    “她已經死了,三魂九魄早就消散了,哪裡還能還陽,我只能送她去輪迴,能讓她投身一個好人家,至於還陽,不可能。”道士說道。

    李曉東身體頓時鬆弛了下來,全身倍感無力,黑玫瑰上前輕輕握住了李曉東的手掌,見到李曉東這樣,道士有些於心不忍,小聲說了一句,“我家老祖或許有辦法。”

    “真的。”李曉東眼中再次冒出精光,情緒激動的無以復加。

    “我只是說或許,並不確定,等他來了你自己問他,要是連他都沒辦法,那她只能去投胎了。”道士說道。

    咦?就在此時,一道輕咦聲從虛無中傳來,下一刻空間扭曲,一個白鬍子老頭兒走了出來,穿着的道袍跟青年道士的是一模一樣的,不用說就是道門的老祖了,真真正正的帝級強者。

    “天琴聖女。”道門老祖目光放在了江夢婷的身上。

    “前輩。”李曉東慌忙走來,一臉希冀的看着到道門老祖,“您能不能讓她還陽。”

    “不能。”道門老祖很確定的說了一句。

    “怎麼可能。”李曉東的情緒激動無比,指着道門老祖就是一通大罵,“你是道門的老祖,帝級強者,執掌凡間地府通道,你怎麼會沒有辦法。”

    沒想到道門老祖比李曉東更激動,當場吹鬍子瞪眼的,罵道,“你奶奶的,她還沒死,還個屁陽啊!”

    “沒..沒死?”李曉東頓時愣了,連青年道士和黑玫瑰也頓時愣在了原地。

    ⊕тTk án ⊕co

    “老祖,她三魂九魄都消散了,怎麼可能沒死。”青年道士有些錯愕。

    “夢婷她真的沒死。”最激動的還是李曉東,慌忙擦乾了淚水看着道門老祖。

    “屁話。”道門老祖一看就是個暴脾氣,招手打出了一道黃符把江夢婷收了進去,“這事兒以後再說,還是先看看那顆頭顱吧!”

    道門老祖走路腳都不帶挨地的,一路是飄着過去的,不得不說每一個大帝都是至高的存在,一路走過去,道門老祖來到了那道黑色漩渦的旁邊,臉色頓時變得凝重很多,“自成輪迴,魔王,你篡改天道的手法果然高明啊!”

    “老祖,幹吧!我們把它拎出來滅了。”道士摩拳擦掌的準備大幹一場,李曉東和黑玫瑰也準備好了大戰。

    “幹什麼幹,跑啊!”沒想到道門老祖的一句話把李曉東他們驚得差點吐血,一個大帝竟然還有逃跑這一說,李曉東他們還是第一次見到,而且是連一招都沒有交手就要開溜。

    道門老祖衣袖浮動,李曉東他們就被帶走了,他們剛剛離開,漩渦之中就伸出了一隻黑色的手掌,當場抓碎了虛空。

    李曉東只感覺耳邊風聲浮動,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是一個蒼原之上,李曉東他們被扔到了地上,至於道門老祖卻是在一邊劇烈的喘着粗氣,一邊喘氣還一邊拍着胸膛說道,“好險好險哪!差點兒就被抓進去了。”

    “我靠。”李曉東見狀頓時跳了起來,指着道門老祖的鼻子又是一通大罵,“你個老不死的,你丫還能不能再出息點兒,你是大帝啊!帝級強者啊!怎麼一個頭顱就給你嚇得屁滾尿流的,感情你這逃跑的速度也是開掛的吧!”

    沒想到道門老祖的老臉頓時黑了下來,脾氣比李曉東的還要大,罵道,“你奶奶的,你知道漩渦裡是誰嗎?草,那可是魔王,堪與天宗老祖比肩的絕代大帝,你丫讓我跟他幹架,我沒病吧!”

    李曉東被吼得滿眼冒金星,要是不黑玫瑰扶着,他早就一頭栽倒在地上了,哼,道門老祖這才冷哼一聲捋了捋鬍子。

    “老祖,魔王真的那麼強?”青年道士小聲問道。

    “什麼強,那叫強的離譜啊!”道門老祖唏噓的說道,“你們都知道我是大帝,如何會知道大帝也有強弱之分的,可以這麼說,一個魔王橫掃像十個像我這樣的大帝跟捏死十隻螞蟻沒什麼區別,剛纔要不是跑得快,被拽進的話,我們都得玩兒完。”

    “可他只是一顆頭顱啊!”青年道士還不服氣。

    “一顆頭顱也不是我所能抵擋的。”道門老祖唏噓的說道,“看來得多找幾個幫手了,我一人指定不行的。”

    “魔王既然這麼強,到底是是誰斬下了他的頭顱,那人一定也是絕代大帝中的一個。”黑玫瑰一臉敬畏。

    “那必須的。”道門老祖捋了捋鬍鬚說道,“她曾經以一己之力擋住了整個魔族大軍,你說厲不厲害。”

    “天琴聖女?”李曉東也不再迷糊了,眼睛變得雪亮雪亮的,李曉東說着便把石棺拿了出來。

    “我靠,這石棺怎麼在你這。”道門老祖的神情變得無比的激動,一副要把李曉東掐死的衝動,“有這好東西爲嘛不早拿出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撐腰
    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離天大聖無相仙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