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被強暴了?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七十四章 被強暴了?字體大小: A+
     

    李曉東說着說着就睡着了,不知從什麼時候,李曉東的覺就特別多,或許他平凡的夢想在夢中能得以實現。

    黑玫瑰輕輕摸着李曉東的臉龐,溫柔的笑了,隨後臉頰微紅,開始解開了李曉東的腰帶,爲李曉東脫衣服,連帶着自己的衣服也一件件的脫了下來,這裡有美酒映着月光,這是春曉的一夜,靜靜的夜裡總能聽到黑玫瑰那勾人魂魄的呻吟聲,她身下是李曉東,此時還在熟睡。

    清晨,李曉東一覺醒來,才發覺自己的胸膛上趴着黑玫瑰此時睡得正香,牀單上還有片片血紅,李曉東有些錯愕,但是很快就笑了,“我這是被人強暴了嗎?”

    伸出雙手,李曉東輕輕把黑玫瑰抱在了懷裡,依稀可以看到黑玫瑰嘴角露出的幸福笑容。

    中午的時候,黑玫瑰迷濛的睜開了雙眼,迎面就是一根粗壯的東東頂在了自己的嘴邊。

    唔唔,唔唔,黑玫瑰沒好氣的瞪了李曉東一眼,李曉東此時正壞笑的看着黑玫瑰,“你睡得可真香,有沒有一種被操的很爽的感覺。”

    “你說話能不能含蓄點兒。”黑玫瑰瞪了李曉東一眼,她知道自己在睡覺的時候總有一個人在自己身上壓着,總有一根硬邦邦的東西在自己的下身不停的抽動着,總有一股股的熱流射進自己的身體,不過那感覺的確是很美。

    唔唔,唔唔,李曉東腰間聳動,硬邦邦的小弟直接送進了黑莓的櫻桃小嘴中。

    又是一天清晨,黑玫瑰挽了髮髻,這倒是很新鮮,李曉東好奇的打量着,他還是第一次見到黑玫瑰這種造型,不過無論是什麼髮型,黑玫瑰都是那麼的漂亮。

    “我們刺陵的習俗,挽髮髻,就是要嫁人了。”黑玫瑰柔軟的躺在李曉東的懷裡。

    “真滴啊!你要嫁人了啊!”李曉東裝傻充愣的跳了起來,神態演的是惟妙惟肖的,“新郎誰啊!我不認不認識,完了完了,這次又要破費了,還得給你包紅包,你說咱倆這關係,我給你包多少合...,啊..,疼疼疼,輕點兒。”

    “李曉東,你要是敢不要我,我就閹了你。”黑玫瑰很是剽悍的抓着李曉東一隻耳朵拎了起來。

    兩人嘻嘻鬧鬧一個多小時最後黑玫瑰還是被李曉東壓在了身下,很快,女人的叫聲就穿了出來。

    自從進入大殿,已經是三天了,這天清晨柺杖老者就在大殿外走來走去的,“這什麼情況,都進去三天了。”

    “哎呀吳老,你別晃了,晃得我頭都暈了。”那個人字第一號殺手青年沒好氣的說道。

    “你那句話都說了三千多遍了,你不煩我都煩了。”地字第一號殺手美婦也撇了撇嘴。

    “師傅啊!主母怎麼做那是她的選擇,我們就別瞎擔心了。”天字第一號殺手灰髮老翁說道。

    “你們三個懂什麼。”柺杖老者瞪了三人一眼,“我聽說這李曉東可是有很多老婆的,薰兒這丫頭嫁給他真是太委屈她了,她可是我們刺陵的主母,不行,我的進去看看。”

    柺杖老者說着就要衝進大殿中,卻被合夥攔了下來。

    “男歡女愛很正常,只要主母喜歡就行,你起什麼哄啊!”青年說道,“再說了男人三妻四妾怎麼了,楊玄女,天眼紫心,她們不也都是李曉東的老婆嗎?這才顯得咱們主母有品位,你說這麼多厲害的女人同時喜歡上一個男人,這證明什麼,證明這男人牛逼啊!”

    “那也不行。”柺杖老者說着還要衝進去,三人就是不讓,死死拉着她。

    此時黑玫瑰挽着李曉東的手臂走了出來,柺杖老者看了之後當場就沒脾氣了,因爲他看到了黑玫瑰挽了髮髻,這足以代表一切了。

    “那個薰兒,你真的...。”柺杖老者慌忙跑了過去。

    “吳老,放心,他會對我好的。”黑玫瑰挽着李曉東的胳膊一臉幸福的笑容。

    “小子,你要敢欺負她,小心老子閹了你。”柺杖老者對着李曉東就是一通大呼小叫的。

    “你閹了我,曉不曉得有多少女人過來找你拼命。”李曉東撇了撇嘴。

    接下來刺陵小世界舉辦了一個小型的婚禮,算是黑玫瑰嫁給了李曉東,李曉東感覺怪怪的,這或許他第一次跟女人寫手走進殿堂,他這麼多的女人也只有這一次舉辦了婚禮,李曉東暗暗決定,等哪天有空了,一定要舉辦一場浩大的婚禮把自己的女人全都娶回家。

    李曉東當然不會忘記這次來的目的,當跟黑玫瑰說過之後,黑玫瑰還狠狠的瞪了李曉東一眼,她當然不會把茯苓怎麼樣,反而讓茯苓進入了刺陵的無上秘境進行修行,其實讓茯苓去倫敦刺殺李曉東也是她下的命令,目的自然不是真的要殺李曉東,最主要的目的還是想把李曉東引到刺陵來,事實證明,她的計劃成功了。

    “想見我一個電話就行了唄!何必整的這麼麻煩。”李曉東撇了撇嘴說道。

    “我不是怕你寂寞嗎?給你送去一個小妞兒,我這麼大度的老婆哪裡去找。”黑玫瑰狠狠擰了一把。

    “還是俺家薰兒好。”李曉東壞壞一笑,“那小妞操的的確很爽。”

    “那我操的就不爽了?”黑玫瑰再次擰了擰李曉東,李曉東慌忙點頭,“爽,爽,很爽很爽。”

    “好了,不鬧了,你跟我來。”黑玫瑰拉着李曉東向着大殿走去。

    大殿中豎立着一個巨大的熒幕錄像,裡面滿是猙獰可怕的怪物在作亂的場景,李曉東看到之後就不由的皺了下眉頭,這錄像正是碧水雲天的,至於正是這十幾天來發生的慘案,普通的警察找不到的線索在這裡卻是有,那些煩人的攝像頭也絕無可能錄下這樣的場景,這是通過秘密手段拍下來的。

    “你幫我看看,這什麼東西。”黑玫瑰看向李曉東,“這些怪物已經來了很久了,是最近纔出來作亂的,不知道的還以爲我們刺陵濫殺無辜呢?”

    “魔族。”李曉東沉吟了一句說道,“我在倫敦跟魔族打過幾次交道,他們的手段極其的殘忍,三年前曾經屠掉了倫敦的一個小鎮,慘不忍睹。”

    “你對魔族瞭解多少。”黑玫瑰再次問道。

    李曉東有些錯愕的看着黑玫瑰,說道,“刺陵好歹也是個大門派,就沒有關於魔族的情報啥的?”

    提起這些事情,黑玫瑰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冷冷的說道,“要說對魔族的情報,恐怕沒有任何一個宗門比得過我們刺陵。”

    “那怎麼個意思。”李曉東更加糊塗了。

    黑玫瑰深吸一口氣說道,“我們刺陵被襲擊過,包裹我在內的所有人,有關魔族的記憶全部被清除了,而且我刺陵情報庫有關魔族的情報也一夜之間消失不見了,那可是延續了千年的積累,就這樣消失不見了,所以此時我們隊魔族的情報也只是近些天才蒐集到的,只是這根本就是些皮毛。”

    “記憶都被清除,這是帝級強者做的?”李曉東一臉的沉吟,暗道這事情很不簡單,“只是清除了記憶,取走的情報,我怎麼感覺這不像是魔族乾的事情,若是他們他們大可滅了刺陵以免後患,不過若不是魔族,那會是誰。”

    “這件事情整個都透着蹊蹺。”黑玫瑰皺着眉頭說道,“直到這些天怪物橫行,我們纔開始對魔族展開了大範圍的情報搜尋。”

    “東海市有魔族的人已經可以確定了,不能確定的是東海市到底有多少魔族人。”李曉東說道,眼中滿是銳利的精光,“看來我這次來東海市沒算白來。”

    夜晚,李曉東和黑玫瑰悄悄的走出了空間小世界來到了外面的碧水雲天開發區,兩人各自僞裝了樣貌,躲在了一間小房間裡,靜靜等待着魔族怪物出來。

    今天的夜格外的黑,偶爾還會有瑟骨的冷風吹過,真如的士司機所說,這裡沒到夜晚就會有鬼哭狼嚎的聲音傳出來,格外的滲人,以至於住在這裡的貧民夜晚都是不敢出門的,一個個緊閉着房門。

    “尼瑪,還真有鬼魂。”李曉東透過窗戶看向外面,發現一個個虛幻的鬼魂飄出來,真如電視機裡演的一樣披散着頭髮,臉色比白紙還白,看的人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怨氣極深,人死了是很少有人能化成鬼魂的逗留在人間的。”黑玫瑰沉吟一句,“鬼魂我也見過不少,不過這些鬼魂怎麼感覺這麼奇怪呢?你沒發現他們在找什麼東西嗎?”

    “這些人死亡的時間都不一樣。”李曉東說道,“左邊那個是清朝的人,中間是民國的,最右邊的是明朝的,還有最近死的,還真不是一般的詭異啊!”

    “要不要抓來一個問問。”黑玫瑰看向李曉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從契約精靈開始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
    絕天武帝撐腰坑爹兒子鬼醫娘親大國戰隼快穿之龍套好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