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七十章 江菱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七十章 江菱萱字體大小: A+
     

    果然,老者悶哼了一聲,速度頓時下降了一大截,李曉東見狀,一臉瘋狂,接連三道天怒吼出,隨後轉身竄進了空間之中,不斷的施展這五行瞬身。

    噗,再次從空間中跌出來,李曉東臉色已經極度蒼白了,全身上下都流淌着鮮血。

    “殺。”四面八方都傳來了喊殺的聲音,八卦門的高手直接鎖定了李曉東,兩個元嬰境已經殺到了李曉東不遠處。

    “這次真尼瑪玩兒大了。”李曉東暗罵,手握皇龍劍朝着身後殺了過去,這邊沒有元嬰境,若想脫身還是很容易的。

    噗噗噗,李曉東一路橫衝直撞,凝氣境的弟子根本就沒有半點兒阻擋之力就被李曉東劈的漫天亂飛,至於金丹境的修士,以前李曉東是不在乎的,只是此時卻也變得棘手,阻擋李曉東一分,李曉東就有多一分的危險。

    “滾開。”李曉東雙手握劍,一路劈砍,殺出了一條血路,渾身站滿了鮮血,如深夜的殺神一般無可匹敵。

    不過這耽擱的時間終究是讓兩個元嬰境給追上了,兩個元嬰境明顯不是普通的元嬰境,至少也是一隻腳踏進登仙境的強者,兩人一同出掌打了出去,李曉東橫劍在身前,生生擋住了攻擊,隨後轉身竄進了空間裡,五行瞬身施展,李曉東竄出去了幾百米遠。

    “皇龍劍,借我點元力。”李曉東跌身出來對着手中皇龍劍吼道。

    只見皇龍劍輕輕顫動,龍吟傳出,一道道金色的光芒竄進了李曉東的體內,李曉東沒有多想,五行瞬身再次施展溜進了空間裡,李曉東剛剛消失,兩個元嬰境就殺了過來,兩人都掌握了空間挪移,很快就追了進去。

    “再借點兒。”李曉東大吼,剛剛跳出空間就又消失了,這樣瘋狂的進行了十幾次的五行瞬身,李曉東終究是逃出了八卦門的小世界,再次出現便是幽深的深林之中,這是狼族的地盤,只是此時李曉東也顧不了那麼多了。

    一路跌跌撞撞,李曉東來到了深林的深處,趴在一個岩石上劇烈的喘着粗氣,臉色蒼白如紙,“你個老不死的,草。”

    “好大膽的人類,竟然闖進狼族的深林。”黑暗中四面八方都是詭異的幽光,隨後便走出來十幾個狼首人身的怪物,這要是在以前,李曉東鐵定會被嚇到,只是如今不同了,修煉者出現,什麼怪胎都有可能跳出來。

    “我是無意冒犯。”李曉東擦了擦嘴角的鮮血訕訕一笑。

    “給我抓起來。”十幾個狼人頓時圍了過來。

    “你奶奶的。”李曉東上前把一個狼人踹到在地,隨後竄了出去,十幾個狼人大怒紛紛追殺了過來。

    不知什麼時候,李曉東再次停下來,一座黝黑的深潭前,李曉東一屁股坐在了地上,體內鮮血翻江倒海的,身體劇痛讓李曉東身體忍不住的顫抖。

    “好險,好險。”李曉東拍了拍胸膛,從介質中拿出了很多療傷的丹藥塞進了嘴裡。

    就在此時,一股恐怖的威壓籠罩了李曉東,讓李曉東當場噴出了鮮血,不遠處,一個虛幻的身影走了出來,正是八卦門的那個老者。

    “草泥馬的,你真是陰魂不散哪!”李曉東捂着胸口大罵,很想再給老者來一擊天怒,只是卻沒有那麼力氣了。

    “我會生生抽乾你的鮮血的。”老者臉色猙獰,像是九幽的厲鬼,若非李曉東tu然殺出來,他也不會變成元神體,若想凝聚出肉身,起碼要等上幾十年了,想想老者就暴怒無比,他在八卦門蟄伏了這麼多年,終於復活了,卻是被李曉東攪黃了,他對李曉東已經動了必殺之心了。

    說着,老者虛幻的手掌就抓了過來,一路鬼哭狼嚎,狂風大作,碎石崩潰,雷聲轟鳴,這一擊就算是元嬰境都是擋不住的,李曉東苦笑,暗道這次豪賭真的是輸的徹徹底底的了,面對一個大帝的攻擊,他是如何也逃不掉了,老者這一掌封鎖了周圍數千米的空間,就算是李曉東能動用五行瞬身,也會被空間裂縫絞的稀碎,李曉東知道,自己的大限到了。

    只是就在此時,李曉東手指上的戒指輕輕顫動了一下,一座石棺飛了出來擋在了李曉東的身前,石棺紋絲不動,但是卻卸掉了老者這一掌的所有威勢。

    嗯?老者眉頭猛地一皺,能輕鬆擋下自己的一擊,這石棺在他眼中的確是不凡,裡面葬的人,生前也絕對是帝級強者。

    “江菱萱。”李曉東輕輕說了一句,臉色有些複雜,在自己最危機的時刻,竟然是葬着江夢婷前身的石棺救了自己,可想而知李曉東此時的心情。

    “閣下,我勸你還是休管這事爲好。”老者沒有輕舉妄動,反而在打探石棺的虛實。

    “滾。”石棺中竟然傳出了冷漠的女人音。

    “放肆。”老者大怒,他是帝級強者,什麼時候有人這樣跟他說過話,頓時,老者氣勢攀升了上來,將方圓幾千米之內的岩石和大樹震得粉碎,周圍的空間也是轟鳴的作響。

    就在老者將要動手的時候,石棺顫動了一下,裡面飄出來一道優美的琴聲,這琴聲悠遠冗長,仿若天籟之音,猶如高山麗水,彷彿眼前出現了一汪清新聖潔的碧泉,讓人聽了心境格外的寧靜。

    “你?天琴聖女。”老者踏出去腳步又生生放回到了原位,眼睛微眯的看着石棺,冷冷的說了一句,“你竟然還活着。”

    老者有些膽怯了,他雖然是大帝,但此時儼然已經是一道元神了,早就跌落了那個級別,而面前的這個石棺中葬的人曾經是名震華夏的絕代女帝,曾以一己之力擋住了整個魔族大軍護佑了華夏,雖然都是大帝,但是加上絕代那可就差到天上地下了。

    “造化啊!造化啊!”就此老者抽搐的時候,深林中一道比老者還要強悍的威壓傳了出來,滿聲都是陰笑,在這狼族的地盤,不用說就是狼皇了。

    李曉東臉色瞬間凝重到了極點,老者皺眉,眼睛盯着一個方向,很快,那個地方空間扭曲,一個虎背熊腰的種男人走了出來,眉心還有狼頭印記,胸前更是刻着一道惡狼虛影。

    “空天,你丫竟然還活着。”狼皇瞥了一眼老者,他的氣息兇悍無比,連老者都被壓迫的不斷後退,至於李曉東,若非有石棺護着,早就爆開身體了。

    “狼皇,休要在我面前猖狂。”空天冷哼一聲。

    “我沒工夫搭理你,我感興趣的是天琴聖女。”狼皇冷笑一聲把目光放在了石棺之上,陰笑說道,“聖女,怎麼不現身一見呢?我對你的美貌可是很傾心的。”

    “你媽了逼的,刻個紋身就他媽了不起了。”李曉東跳了出來大罵道。

    “小子,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狼皇眼睛一道驚芒閃過直逼李曉東而去,李曉東渾身頓時冰涼無比,只感覺身體被拽進了無底深淵,只是石棺輕顫,李曉東頓時沒有了絲毫的壓力。

    狼皇再次冷笑,直接出手,對着石棺兇悍一掌拍了過去,石棺猛顫,琴聲再起,狼皇的大手掌被生生震碎,狼皇悶哼後退,舔了舔舌頭,陰笑一聲,“絕代女帝果然名不虛傳,不過你身已死,我看你怎麼跟我抗衡。”

    狼皇說着,身後浮現出了一個巨大的狼影,狼影揚天嘶吼,震動天空,狼皇的眼睛也頓時變成了血紅色,氣息徹底把老者震退了出去。

    哼,石棺中傳來冷哼,一個虛幻的身影緩緩走了出來,穿着古代女子的衣服,三千情絲飄搖如水波流淌,一襲白衣,不然塵世纖塵,如再世謫仙,容顏風華絕代,這畫面,加上垂落的月輝星光,看的李曉東是如癡如醉的。

    “這就是江夢婷的前身,天琴聖女江菱萱?”李曉東喃喃的說了一句。

    “一道化身,江菱萱,你也太小看我了。”狼皇大笑,身後巨大的狼影抓了過來。

    江菱萱臉色淡然,玉手微動,青光浮動,震開了龐大的狼爪,隨後便盤膝坐在了半空中,一把素琴橫在身前,玉指輕彈,琴聲再起。

    “天琴。”狼皇慌忙後退,冥冥之中像是有無形的東西攻擊着他讓他疲於應付。

    “好強大。”李曉東驚駭,一把素琴,一手琴曲就逼退了狼皇,這是何等的威勢,李曉東被驚得無以復加,不過李曉東也發現,江菱萱每次撥動一下琴絃,她的身體就虛幻一份,或許真如狼皇所說,她只是一道化身,還不能真正與狼皇抗衡,不過僅僅是一道化身就逼退了狼皇,這絕代女帝的稱號當真不是白叫的。

    “空天,我們聯手如何。”狼皇對着老者大吼一聲。

    “正有此意。”老者冷笑一聲,打出了一個八卦大陣壓了過去,狼皇也動了真火,驅動着龐大狼影衝了過去。

    “草泥馬的,兩個大帝圍攻一個大帝化身,要不要臉了,你麻痹的。”李曉東怒了,卻是無可奈何,他實力只有金丹境,在此時是幫不上任何忙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何以笙簫默豪門小甜妻太初都市之最強紈?從契約精靈開始
    機戰無限朱雀記大奉打更人食全酒美絕天武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