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冬妮婭的身份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三百二十二章 冬妮婭的身份字體大小: A+
     

    冬妮婭好像已經猜到李曉東會大吼大叫,已經用兩根手指分別堵住了自己兩隻耳朵,見李曉東發飆,冬妮婭還很是尷尬的吐了吐小舌頭,好像當年做了對不起李曉東的事情一樣。

    李曉東一臉要吃人的模樣,若是看樣貌,他自然認不出冬妮婭的真正身份,但是冬妮婭亮出了三根不同顏色的銀針後,李曉東瞬間就明白了很多事情。

    若是說黑色小飛刀代表着李曉東飛刀李的身份,那三彩銀針就代表着另外一人的身份,那人是一個神秘勢力的頭領,說起來名氣絲毫不弱李曉東,相傳她只用三彩銀針殺人,只是當年大英博物館事情之後,使用三彩銀針的那人就銷聲匿跡了,不然以後的很多年,也不會讓李曉東名頭這麼大。

    “你別這麼激動好嗎?老朋友見面也不用這麼誇張吧!”冬妮婭擺出一臉天真爛漫的表情。

    “誰跟你是老朋友,別跟老子扯這些沒用的。”李曉東依舊是一臉憤恨的模樣,“當年要不是你從中搗亂,老子能在牀上躺三個月嗎?你麻痹的,你怎麼不被雷劈死,草。”

    李曉東越說越來氣,當年追捕間諜的任務等級已經超越了S級限制,加上地點是大英博物館,再加上各個殺手組織強者雲集,李曉東好不容易找到了千載難逢機會卻還被冬妮婭攪黃了,以至於李曉東被衆強圍攻,任務沒完成不說,還差點兒丟了小命,這是李曉東一聲的恥辱,他曾暗暗發誓,若是逮到那個瘋女人一定會把她按在牀上XX一百遍。

    “你別這麼兇嘛!當時人家也是覺得好玩兒,誰曉得會攪了你的好事兒。”冬妮婭走下來不停晃着李曉東的胳膊,一副無辜受害者的模樣,這樣子倒像是李曉東做錯事一樣。

    “我有一種要幹你的衝動。”李曉東黑着臉看着冬妮婭。

    “人家還小嘛!你不介意再等幾年吧!”冬妮婭絲毫不生氣,一張古靈精怪的小臉兒加上撲閃閃的大眼睛讓李曉東一肚子氣沒地兒撒。

    “你不會以爲這事兒就這樣算了吧!”李曉東冷哼一聲,也對,他飛刀李出手哪有不完成的任務,也就那一次李曉東輸的稀里嘩啦的,被一個女人擺了一道,一世英名差點兒被敗光了。

    “當然不會這麼算了。”冬妮婭嘿嘿一笑,湊到李曉東耳邊小聲說道,“不知道教堂的聖水能不能撫慰你受傷的心靈呢?”

    “你會這麼好心?”李曉東雖然心動了,但還是一臉的陰沉,天曉得這次是不是冬妮婭設計的另外一個深坑。

    “那怎樣你才相信。”冬妮婭大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李曉東。

    “除非你把聖水交到我手裡,不然今天天王老子攔着我也要把你幹了。”李曉東冷冷說了一句。

    冬妮婭頓時撇嘴,白了李曉東一眼,“就知道乾乾幹,一點兒不知道憐香惜玉,聖水我可拿不來,不過我可以幫你製造千載難逢的機會。”

    李曉東不爲所動,對於冬妮婭這樣人一切都是要小心爲妙的,不然陰溝裡再翻船是絕對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冬妮婭扯了扯嘴角,一臉深意的看着李曉東,“華夏來了一個高手你知道吧!”

    李曉東皺眉沒有答話,他是剛從那個深巷出來怎麼會不知道,而且李曉東不僅知道華夏來了高手,而且還知道那人是自己最親近的人。

    “我的計劃呢就是糾集教堂的所有高手去追查華夏的高手,當人,這是掩人耳目,也是需要那個高手的配合,你要做的就是趁教堂空虛的時候取走聖水。”冬妮婭終於說出了自己的真正計劃,而且還拿出了一縷女人的髮絲證明這計劃的真實性。

    見到髮絲,李曉東慌忙奪了過來,情緒異常的激動,髮絲一縷,上面還飄着李曉東再熟悉不過的香味,僅憑這一點,李曉東就斷定冬妮婭見過華夏來的高手,而且李曉東有理由相信這計劃是他們定下的。

    “你見過她。”李曉東眼中滿是血絲的盯着冬妮婭。

    “很漂亮,高端大氣上檔次。”冬妮婭嘿嘿一笑。

    “我還是不能夠確定這是不是你設計的另外一個圈套。”李曉東收了髮絲開口說說道,“若真是圈套,這一次我真的就萬劫不復了。”

    冬妮婭無比無奈的揉了揉眉心,“飛刀李,你以爲憑你現在的修爲實力,我有必要兜着麼大的圈子來陷害你?若是可以的話,一秒鐘我可以秒殺你十次,我又何必設計圈套。”

    李曉東皺眉,依他殺手的敏銳直覺,他能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冬妮婭的可怕,雖然只是黑衣教主,但實力卻遠超黑衣教主,冬妮婭是他出道到現在見過最強的一個人,她的確有秒殺自己的實力。

    這樣一個分分鐘就能滅了自己的高手,是不屑於用陰謀軌跡來陷害自己的。

    “你爲什麼幫我。”李曉東問出了心中最大的疑問,他不認爲冬妮婭是在償還十一年前所欠下的債,冬妮婭一定還有更深的目的。

    “與其說是在幫你,不如說是在賭博。”冬妮婭的話很有深意,“五十年前我祖上把賭注押在你們李家身上,他們輸得一敗塗地,五十年後,身爲他們最傑出的後人,我會幫他們扳回這一城,你知道的,我這人一向很瘋狂。”

    “你的家族跟我們李家還有這麼深的淵源?”李曉東試探性的看着冬妮婭。

    “試問華夏的哪個勢力跟大夏天宗沒有淵源,時過境遷,只是很多人變了而已。”冬妮婭的話語依舊是那麼的有深意,給本就矇在鼓裡的李曉東再次蒙上了一層霧水。

    “大夏天宗?沒聽過。”李曉東有些白癡的搖了搖頭。

    “沒聽過沒事兒,以後你會知道的。”冬妮婭一句話差點把李曉東氣的吐血。

    冬妮婭見李曉東臉色再次黑了下來,便無奈嘆息的看着李曉東,“我是知道很多,但告訴你有用嗎?以你現在的修爲實力回去只是炮灰,我怕你知道了連回去的勇氣都沒有,與其這樣,還不如想想怎麼把聖水搞到手,你應該知道有多少人等你回去,更應該知道有所少人爲你的歸來賭上了一切,當然,你若爭氣的話,也不枉我在大英帝國潛伏這麼多年。”

    李曉東拳頭下意識的握了起來,風塵的話,冬妮婭的話,讓李曉東明白前路是一片荊棘,偏偏這麼多人圍繞着自己,處於最中心的自己卻全然不知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連自己最親最愛的女人來到倫敦都沒有見自己,李曉東實在想象不出此時的世界是多麼的複雜。

    “計劃定在哪一天。”李曉東深吸一口氣輕輕鬆開了拳頭。

    “你還是先統一了倫敦其餘四大地下勢力再說吧!在我離開前我會盡全力幫你的。”冬妮婭開口說道,“還有,我勸你在進階金丹境之前少惹黑暗教會爲好,他們不是你所能惹得起的,當然,血族就不一樣了,給那個老不死的找點兒事兒做也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李曉東點頭,冬妮婭也終是鬆了一口氣,起身拉着李曉東向着外面走去,“走吧!幫你洗禮,真是麻煩。”

    “有一件事情我很奇怪。”

    “問。”

    “你怎麼變成少女模樣了。”

    “這纔是我的真是面目好吧!”

    兩人出了小酒吧一路趕往倫敦市中心的教堂,嫺熟的握着方向盤,李曉東下意識的偏頭看了看副駕駛的冬妮婭,冬妮婭兩隻耳朵帶着耳機,嘴裡塞着一個棒棒糖,小腦袋搖的很是有節奏,一臉的悠閒自得。

    “這丫頭到底是怎樣的人。”李曉東小聲嘀咕了一句。

    李曉東不得不唏噓今天的所見所聞,教堂的聖潔教主竟然是這副模樣,更爲扯淡的是她還是十一年前害的自己差點丟命的瘋女人,這一切聯想起來,讓李曉東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看什麼。”冬妮婭瞥了一眼李曉東,隨後便拿出小鏡子很自戀的理着自己的垂下來的頭髮。

    “我還是想幹你,怎麼辦。”李曉東無奈的搖了搖頭。

    “洞太小,進不去。”冬妮婭的一句話讓李曉東手一哆嗦差點兒撞在路邊的大樹上。

    十幾分鍾後,李曉東驅車來到了教堂的門口,李曉東摘下墨鏡從車上跳了下來,隨後便狠狠的吸了一口氣,“哇,真是聖潔純淨的氣息。”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