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八十二章 槍聲起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八十二章 槍聲起字體大小: A+
     

    謀士寒仍舊是滿臉的笑意,跟其他人的難看臉色完全不一樣的笑意盈盈。

    在他的眼角深處,卻是惡毒的,不帶一絲一毫生氣的惡毒!

    李曉東說的那一切,都在他的算計之內,他會在乎嗎?

    看他的那種樣子,顯然是不在乎的,有什麼值得在乎的呢?

    李曉東說再多,都是沒用的,既然他出現在山田組總部公開對峙了,那麼,就給他這個機會吧,把握好的話,謀士寒的威望,卻是可以再上一層樓啊!

    要不然的話,他怎麼會讓李曉東進來山田組總部呢?

    “我怎麼會知道呢?”

    謀士寒的一句話,幾乎就讓李曉東的那些話全部丟失了信用,山田組的人都是竊竊私語了起來,是啊,李曉東再怎麼解釋,山田組的那些高層們,可都是死了啊!

    難道,那不是李曉東一手主使的麼?

    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一些信用值,被謀士寒的一句話就給打消了,李曉東那廝貌似是陷入了一個不太好的局面,可是,對這種說法,他也早有準備啊!

    “我確實是不知道的,天地良心,山田二郎是死在稚內縣的吧,那個時候,我正在大富貴島海底酒店度假呢,那件事,跟我一點關係都沒有。至於山田組的其餘的分部長,有證可查的是,我那個時候,跟莎拉波娃小姐正在櫻花酒店躲避你們山田組的莫須有的罪名帶來的追殺呢,也許,櫻花酒店的監控,可以幫我作證的。隨便去找找吧,我雖然經常呆在酒店客房內,但也還是會偶爾出去走走的,你們可以去調查監控就知道了,那些人的死,跟我,真的一點關係都沒有。”

    沒人會去調查監控,也沒人懷疑李曉東的話,畢竟,他敢這麼說,那就是一定會有不在場的證據的。只是,不在場,難道就不可以用電話指揮人去殺嗎?

    但李曉東的這些話,也告訴了衆人一點,戰斧幫,跟我是站在一個戰線上的,處理不好的話,戰斧幫從稚內縣開始,也許真要開始往南部擴張了,之前的山田組兵強馬壯,能夠抵擋的住,也不在乎,可是在這種時候,山田組自己都不穩了,哪裡有實力抵擋住戰斧幫的進攻呢?

    內外交困啊!

    這等局面,山田組都多少時間沒有經歷過這種局面了呢?

    很久很久了吧?

    同時,很多人看向李曉東和莎拉波娃的眼神,也開始變味了,那個戰斧幫幫主的妹妹,跟李曉東有一腿?

    真是複雜的局面啊,無論是島國的那些大人物,還是山田組的人,都不希望真正的跟戰斧幫開戰的啊!

    這個時候,阿卡傑耶夫點頭道:“我可以作證,那些事情,跟李沒有任何關係,他是我的貴賓,我邀請他來島國稚內縣玩,真沒想到,會出這麼多的事兒。”

    “我也可以證明,前一段時間,李都跟我在一起。”

    莎拉波娃公開承認了她和李曉東的關係,引得了無數男人的眼饞,她那種身材,在猥瑣的島國男人心目中,簡直就是女神!

    正躲在祭奠大堂內悄悄的觀察着現場局面的山田櫻,聽到了莎拉波娃的話,不免陣陣的心寒。她的父親剛死不久,她還在這裡辛辛苦苦的等待着李曉東來救她來幫她,可是,那個薄情郎,就這麼跟另外的女人鬼混在了一起了嗎?

    儘管,現在的李曉東,不是在公司裡接觸她的那個楊君了,臉不一樣,可是,音容笑貌,卻都是一樣的啊!

    山田櫻有些絕望了,李曉東,接觸她,真是爲了對付山田組嗎?

    無聲的淚水,劃過了山田櫻的臉龐,她本來都想出去幫李曉東說話了,但卻又悄悄的退了回去……

    失望到了極點,心寒到了極點,還有什麼理由出去呢?

    “阿卡傑耶夫首領,戰斧幫和山田組,一直都維持着比較不錯的關係,這一次,你們卻是在北邊大肆的侵佔我們山田組的地盤,這又是何意呢?”

    謀士寒只是微微的責備了幾聲,但也不敢太過於得罪戰斧幫的人,畢竟現在戰斧幫的人兵強馬壯,山田組內外交困,不是對手,是以他只能暫時穩住阿卡傑耶夫,並不能多說什麼。

    下一瞬,他的眼神卻是猶如鷹隼一般的盯視向了李曉東,冷聲道:“李曉東,你再怎麼解釋,都是沒用的,你有不在場的證據,但是誰能保證,那些殺手不是你主使的呢?再說了,你化妝成爲了另外一個人的樣子,故意接近櫻子小姐,意欲何爲呢?要是你不想對付我們山田組的話,來島國玩,我們山田組自然是會禮遇對待的,奉爲上賓,可是你意圖不軌,接近櫻子小姐,不就是爲了找機會來山田組總部襲殺大組長嗎?”

    “這是顯而易見的事兒,你再怎麼解釋,都沒用!”

    謀士寒又給李曉東那廝將了一軍,李曉東看似,又是要陷入被動了吧?

    “這個問題,我無法解釋,我能說我只是爲了感受生活嗎?”

    李曉東還真無法解釋,這一次,他是真的陷入了被動了。

    “感受生活嗎?你在華夏國的局勢都還沒有穩定,就跑到我們這裡感受生活,有些不同尋常吧?那麼多人親眼看到你殺了山田大組長,你種種掩飾,都是沒用的!”

    謀士寒,已經佔據了絕對的上風,李曉東的詭辯,戰斧幫的幫助,都不能讓他獲得太多的支持。

    李曉東自己也知道,這一次,是要失敗了。

    最起碼,想把那個污水拿掉,不是很簡單了。按理說,山田櫻早就該出來幫他說話了,畢竟山田櫻是親眼見到殺人兇手的,按照李曉東的計劃,山田櫻也該出來了,坑爹的是,山田櫻一點動靜都沒有,那是李曉東完全沒有想到的,沒有山田櫻的幫助,他想弄掉身上的污水,就很難很難了。

    山田櫻不出來,他就沒有希望翻盤了。在他的計劃中,最重要的一步,就是山田櫻啊!

    難道說,山田櫻看到他的這張臉,就不喜歡了麼?

    李曉東極爲蛋疼,難道說,他的本尊臉,還不如之前的那個面具小白臉麼?

    果然都是一些無情的人啊,這麼坑爹的,這個看臉的世界,李曉東都要絕望了。

    “無話可說,你們動手吧,戰斧幫和華夏國洪門,我的全部勢力,都會在很短的時間內全部集結到島國來。我是一個實在人,我敢來這裡,一方面是不想承擔那種罪名,那本身就是最無恥的陷害!另一方面,我也不在乎你們殺了我,我們華夏國洪門和戰斧幫,共同進退。”

    阿卡傑耶夫在這種時候,雖然有些慫了,害怕山田組的人也把他幹掉,六神無主很慌亂,但是李曉東都那麼說了,他還能如何呢?

    “我們戰斧幫跟尊敬的李同進退!”

    阿卡傑耶夫也表態了,他的那些手下,也各自都是擺出了防禦陣型,把李曉東和阿卡傑耶夫、莎拉波娃、契科夫圍在了中間。雖然山田組就此動手的話,他們的那種人牆肉盾,是沒有任何效果的,可是,他們卻也沒有任何辦法來面對這種局面了,在山田組的總部,到處都是山田組的人,李曉東一行人,真的危險了。

    哪怕是李曉東那廝再怎麼強悍,都不會有那個本事逃出去的,山田組總部內,精銳槍手,何止上千呢?況且,還要通過那座大橋才能出去,只要山田組的人動手,李曉東也只能拼死一搏了!

    最起碼,也要殺了謀士寒!

    他自信,他有那個實力!擊殺謀士寒,也不是什麼太難的事兒!

    謀士寒有所猶豫,畢竟,戰斧幫和李曉東的勢力加起來,就超過山田組太多了,那麼,他即便是殺了李曉東,自己上位成爲了山田組的主宰者,又有什麼用呢?山田組本身就死了那麼多的高層,很難在短期之內組織起有效的進攻和防禦了,戰斧幫和華夏國洪門壓境的話,山田組如何自處?

    身爲一個上位者,這些事情,都是要好好考慮的,絲毫馬虎不得。

    謀士寒甚至已經有了幾分放走李曉東的心思了,殺不得,只能放啊!

    但是要是在這種時候放走了李曉東,又要如何呢?山田組的人,會答應嗎?放走了李曉東,能夠在一定限度內守住山田組,但是他自己,卻再也不可能成爲山田組的掌控者了。

    山田康健和鬆.井藤,可能很期待那一幕的出現吧?

    已經撕破臉皮攤牌了,謀士寒的心情,卻是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甚至可以說,他的心情,壞極了。

    李曉東見謀士寒有所顧慮,臉上帶着幾分陰狠的笑意,嘿嘿一笑,又道:“洪門同氣連枝,華夏國洪門,也是世界洪門的一個分支!只要華夏國洪門出了事,全世界的洪門,都會一起對付你們山田組!東南亞的洪門,美國的洪門,歐洲的十多家洪門,都會一起進攻你們山田組!到了那種時候,山田組,還有什麼活路?”

    “這不是威脅,這只是最基本的事實!我想讓你們知道,我今天死在了這裡,對我,也就是一條命罷了,對你們,卻都是滅頂之災!洪門的影響力之大,是你們無法想象的,到時候不單單是地下世界的勢力,就連很多國家的政府,都會在一定範圍內抵.制你們島國!”

    “刺殺山田化的帽子,我不想戴,今天我冒着死亡的威脅來到這裡解釋,卻也是抵不過一些有心人的算計。我可是知道的,山田組總部內的某些人,出了十億美金買了山田組高層的人頭,動手的,正是世界排名前三位的殺手組織!如此喪心病狂的人,陰謀奪位,山田組的末日,也要來了。”

    李曉東頭上的污水清洗不掉,他卻是可以把更大的污水潑到謀士寒的頭上,這只是小事一樁罷了,一點點的提示,就會讓謀士寒在山田組內被無數人質疑。

    謀士寒正要反駁李曉東的血口噴人,可是,一聲槍響,猶如是平靜湖水中跳起又下墜的一條魚,打破了整個局面的平靜!

    謀士寒的嘴角,迸發出了燦爛的血花!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