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八十一章 詭辯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八十一章 詭辯字體大小: A+
     

    殺害了山田化的人,他怎麼敢來這裡?

    殺害了山田化的人,他哪裡有資格來這裡?

    李曉東一出場,所有認識他的人,都有幾分呆滯了,誰都想不通,這是幾個意思?在場的很多人都是見過李曉東的照片的,那麼年輕的華夏國地下世界王者,又剛剛纔刺殺了山田化,怎麼可能會記不住他的樣子?

    就算是不認識他的人,在周圍的人的低聲介紹下,也都知道了他的身份。縱然他有再多的手下再高的地位,在這裡,他的身份,只有一個,那就是殺人兇手!

    那麼,這到底是什麼意思?

    謀士寒在這個時候,終於現身了,他的身邊,守衛着十數名黑衣人,那些黑衣人,清一色的都是山田組的最強者,所謂的天忍!

    在那麼多天忍的保護下,他的性命,絕對能夠保障,哪怕是李曉東,都沒有出手的機會。硬要出飛刀的話,飛刀根本找不到角度扎進謀士寒的身體,那麼多天忍護着,都是一些捨生忘死的兇悍之輩,天忍的榮耀,促使他們,即便是他們自己死,也不會讓所保護的人死。

    雖然都不算是什麼實力太強的人,李曉東一個人就可以在一定的時間內把那些人屠戮乾淨,可是,現在的局面,他卻是沒有任何機會的。

    無數的狙擊槍,已經在不遠處的高塔上瞄準了他,只等謀士寒一聲令下,他就要玩完了。

    情況對李曉東來說,可以說是十分危急的,但那廝的臉上仍舊是帶着那種懶洋洋的笑意,絲毫不在乎陷入了絕對困局的局面,他身邊的莎拉波娃也是淡定的很,阿卡傑耶夫那傢伙卻是被嚇的兩股戰戰了,無數的槍口瞄準了李曉東,但還是有很大一部分的槍口,是瞄準了他的,誰叫他是帶着李曉東進來的人呢?誰叫戰斧幫最近在島國北部攪起了萬般渾水呢?

    是以阿卡傑耶夫受到的“照顧”,卻也是不小呀!

    場面極其的詭異,那些島國的大人物們,雖然表面上都知道,山田化是李曉東干掉的,可是實際上,真正相信的,又有多少呢?李曉東跟山田櫻的事兒,已經被傳開了,他再怎麼六親不認冷血無情,也不至於當着自己的女人的面幹掉岳父吧?

    早就有人懷疑了,山田化也許,不是李曉東干掉的呢?

    現在李曉東來了,明目張膽的來了,就那麼幾個人,看起來手無寸鐵的,能掀起什麼浪花來?這裡可是山田組的總部啊,守衛何其森嚴,那麼,他來幹什麼?

    山田康健和鬆.井藤躲在人羣中,見謀士寒來了,鬆.井藤第一個跳了出來,在幾名保鏢的護衛下,遙遙的指着李曉東的鼻子,破口大罵道:“該死的,你竟然還敢來?殺了我們大組長,你還要來這裡假心假意的送葬嗎?”

    “是啊你這個雜碎,你還敢來?寒先生,把這個人抓起來,用他的血,來祭奠大組長的英魂!”

    山田康健也跳了出來,幾乎是在鬆.井藤剛剛跳出來的時候他就跟着跳出來了,只慢了一兩秒鐘,山田康健的反應速度,卻也是不慢的。

    那兩個傢伙,難道不是已經被李曉東收買了麼?

    怎麼,現在又來唱反調了?

    李曉東冷冷一笑,在戰斧幫保鏢的護衛下,走上前了幾步,冷冷的環視了一圈,朗聲道:“諸位,我這次冒死前來,只不過是爲了解釋一件事情,你們想不想聽?”

    “解釋什麼你這個雜碎?來人啊,殺了他!你們幾個,還愣着幹什麼,怎麼不殺了他?”

    “寒先生,殺了他,殺了他!”

    山田康健和鬆.井藤瘋狂的嚎叫着,異乎尋常的激動,似乎山田化就是他們的親祖宗一樣,那種激動,在旁人看來,就是一種忠心耿耿的表現了,山田康健和鬆.井藤,不愧是山田化一手提拔起來的精英啊!

    “讓他說完吧,殺了大組長,就要付出生命的代價!只是,事情的真相是什麼,我們都要弄個清楚!”

    “是啊,讓他說完,這其中,也許還會有什麼貓膩呢?”

    “說的沒錯,李曉東,我們給你這個機會!”

    島國的大人物們和山田組僅存的一些還算是高層的人也瘋狂的大叫了起來,他們的聲音,徹底壓制了山田康健和鬆.井藤的聲音。那兩個傢伙滿臉都是憤怒,可卻有什麼辦法呢?

    該表示對謀士寒的忠心,已經表示了,那麼,剩下的,就交給李曉東和謀士寒吧。

    按照李曉東的計劃,山田康健和鬆.井藤,是必須要有這麼一道必要的程序的。那是退一萬步的打算了,要是,要是李曉東這次沒有成功的話,謀士寒在山田組內掌握了大權,那麼,山田櫻那邊,需要人多照應着點,山田康健和鬆.井藤,就要承擔起那個責任來。

    在李曉東的種種好處許諾和威逼利誘下,山田康健和鬆.井藤別無選擇,全心全意的投入到李曉東的陣營下,纔是唯一的生存希望。他們可是知道的,最近這段時間,山田組的高層,到底死了多少?那些人,都是山田組內的大人物了,防守都是很精密的,但還是被李曉東的人馬瞬息之間幹掉了。李曉東的潛在實力,實在是太強了。

    開玩笑,世界排名第一的巴西殺手聯盟全力來幫他,能不猛嗎?

    不歸順李曉東,不按照李曉東那廝的要求做事,就是死路一條,隨時都會面對着死亡威脅的。

    所以李曉東說什麼就是什麼,不能有絲毫違揹他的意思,況且,李曉東給出的價錢也是非常不錯的,哪怕就是這一次失敗了,謀士寒成爲了山田組幕後老大,山田康健和鬆.井藤,也能每年都從李曉東的手中得到上億的資金,他們要付出的,就是保護好山田櫻的安全。

    那不是很難,所以山田康健和鬆.井藤表現的很賣力,得到了謀士寒的些許讚許之意,也就足夠了。真到了那一步的話,謀士寒追問起來,就把他們跟李曉東的密謀說出來就是了,想必謀士寒也不敢把他們怎麼樣。作爲倖存的兩個真正的高層,他們在山田組內,權柄不大,但威望卻是不小的,要是連他們都死了,山田組就真的很難混了,一下子失去了那麼多的高層,山田組這個組織,幾乎都要被打散了吧?

    山田康健和鬆.井藤表演結束後,被黑玫瑰收買的那些中層,終於開始了叫囂,他們沒有明目張膽的指責是謀士寒殺了山田化,但也有一些潛在的那層意思在裡面了,誰都知道謀士寒是山田組總部的安全總負責人,山田化死了,他的責任,本身就是很大,他要上位當大組長的話,絕對難以服衆就是了。

    並且,那些暗暗的指責聲,也開始把衆人的思路往另外一個方向帶走了,李曉東殺山田化,有些違背常理,那麼,也許,這是一次嫁禍呢?

    山田化故意選擇李曉東在場的時候,殺了山田化,可恥的栽贓給了李曉東!

    這個念頭,一經出現,就在衆人的腦海中徘徊不散了,還真別說,那種可能性,也是很大的!

    謀士寒顯然也聽到了那些陰陽怪氣的話,那把說那些話的人全部記在了腦子裡,等着事情結束之後,顯而易見的是,那些山田組的中層,全部都要受到謀士寒的打壓。

    李曉東冷冷的一笑,朗聲道:“諸位,你們都知道我是誰,也大都是知道的,我的實力,我的地位,我在華夏國以及全世界範圍內的能量。”

    聽到李曉東終於開始說話了,場面頓時安靜了下來,所有人的目光,都是凝視到了李曉東的身上。

    “你們既然都知道我的一切,那麼,山田化的死,又何必一定要潑污水潑到我的身上呢?我真的殺了山田化的話,那麼,我今天還敢站在這裡嗎?”

    “又或者說,我真的殺了山田化的話,我今天,還有必要來這裡解釋嗎?我不想把不該屬於我的帽子戴在自己的頭上,是我殺的,你們又能拿我怎麼樣?是我殺的,我又有什麼必要來解釋?我又有什麼必要隱瞞呢?”

    “真心沒有那個必要的,我李曉東,天不怕地不怕,只要是我做的事,我都會承認,那是我這麼多年馳騁地下世界的本錢,也是我做人的準則。”

    李曉東還是帶着幾分笑意,可是那種笑意,卻是讓人不寒而慄的。但他的話,也讓很多原本鐵定堅持是他殺了山田化的人,心底的情緒也開始變化了,這種局面,是他們之前的時候都沒有想過的,是啊,以李曉東的實力和地位,真是他殺了山田化的話,需要解釋嗎?需要掩飾嗎?

    直接告訴全天下人,就是他殺的,別人能怎麼做?

    “我這次來,在戰斧幫的見證下,只是想告訴諸位一個鐵一般的事實,山田化的死,跟我不是沒有關係的,我當時就在現場,誰殺的山田化,我看的清清楚楚。我跟櫻子小姐的關係,想必很多人都知道,那一次,正是利用了這一點,我在現場,山田組總部內一些別有用心的人,就動手了,這個髒水,也是我承受了下來。”

    “可是我李曉東,從來沒有幫人承受髒水的習慣啊,不是我乾的,我爲什麼要當接盤俠呢?”

    李曉東一連串的說了這麼多,謀士寒,終於開口了。

    他一開口,就命中了一個李曉東的死穴!

    “那麼,李曉東,你能不能解釋一下,我們山田組的三把手、四把手、五把手,還有十位分部長,是怎麼死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
    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