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七十九章 戰鼓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七十九章 戰鼓擂字體大小: A+
     

    李曉東的臉色微寒,殺機凌然!

    莎拉波娃頓時就愣住了,睜大了眼睛盯着李曉東,不好好的看看的話,還以爲那廝是開玩笑的呢。

    “你下定決心了嗎?”

    “是的,那是自然。讓阿卡傑耶夫來吧,就再也不用回去了。”

    李曉東的臉上閃着殘忍的笑意,莎拉波娃莫名的心頭一寒,迷惑頓生,有些不對勁啊?

    她已經蠱惑過李曉東很多次了,也許都算不上是蠱惑的,可李曉東那廝都是不爲所動,根本下不了決心要殺阿卡傑耶夫。可是這一次,莎拉波娃還沒有怎麼說呢,李曉東爲什麼就要下決心殺阿卡傑耶夫了呢?

    雖然那會是對莎拉波娃極爲有利的事兒,但莎拉波娃不放心了,用那句話來說,就是幸福來的如此之快,根本就來不及感慨嘛……

    莎拉波娃的幸福,可不就是讓阿卡傑耶夫徹底死翹翹,她好自己上位麼?

    三年前的時候,她手下的反叛者,幾乎都要成功了,只可惜李曉東中途殺了出來,壞了她的好事,那麼這一次,又會怎麼樣呢?

    故事,還會重演嗎?

    莎拉波娃沒有了半分底氣,李曉東就是一個任何人都琢磨不透的人,有時候,你明明看到他的臉上帶着笑,可是下一瞬,他的飛刀,就很有可能射入了你的心臟!

    “親愛的李,老實說,我不是很安心,一直以來,你都不想幫我的,除非是阿卡傑耶夫那個廢物主動對付你了,想殺你了,你纔會反擊的,老實說,我也很期待那一天的到來。可是,阿卡傑耶夫現在還沒有表露出多少要對付你的意思來,那麼,你能不能告訴我,你是因爲什麼,才做出了這個對我來說很重要的決心呢?”

    莎拉波娃的語氣和眼神都很真摯,李曉東無奈的搖搖頭,笑道:“莎拉波娃,難道我突然對你好一點,你就不習慣了嗎?”

    “是的,很不習慣,我還是習慣那個把我當成是玩物的李,而不是當成情人的李。”

    莎拉波娃那種神奇的思維,就是很典型的犯賤了,見不得別人對她好啊!

    可是,李曉東那廝到底怎麼想的,誰知道呢?

    “玩物和情人的區別嗎?”李曉東點點頭,又搖搖頭,臉上的表情變化很是豐富,終究還是輕輕的嘆息了一聲,道:“莎拉波娃,你跟我在這裡這麼長時間了,每一次都是盡心盡力的滿足我,就算像是你說的,我把你當成是玩物,可是,玩物玩的時間長了,總要付出一些代價的。我願意給你的代價,就是幫你殺了阿卡傑耶夫,讓你成爲戰斧幫的頭領,我這麼說,你能明白麼?”

    “當然能明白,只是不能理解罷了。像你這樣的利益主義者,也會有良心發現的那一天麼?”

    莎拉波娃的中文學的不錯,良心發現這四個字,是用中文說出來的。她對華夏國的文化可能還真是很癡迷,這種四字短語,對任何外國人來說,都是最難攻克的難關。

    “也許吧,我是利益主義者麼?實際上,我是一個感情主義者呀!”

    李曉東大呼冤枉,很是委屈的樣子,但他真的怎麼想的,就只有他自己知道了。

    東風已經開始吹了,戰鼓也開始擂起來了,什麼都不欠缺,只差一個替死鬼了!

    “感情主義者……那好吧,希望這次你能兌現承諾了,我可是等了好久了呀!”

    莎拉波娃纏上了李曉東的身體,用她自己的身體去感謝李曉東……

    阿卡傑耶夫正在趕來東京的路上,李曉東的“命令”,他是不可能不在乎的。現在島國的局面錯綜複雜,誰都不知道下一步會發生什麼,要說有人知道的話,那個人,也只可能是李曉東了。

    李曉東就是掌控者,方方面面的事情他都掌握着,阿卡傑耶夫在接到了莎拉波娃的消息之後,就火速的朝着東京方向趕來了,絲毫不耽擱。猥瑣的契科夫也跟來了,那傢伙很少離開稚內縣大富貴島的範圍,這次他跟着來東京,足以證明阿卡傑耶夫對山田化葬禮的重視。

    山田組的日子最近不好過,死了絕大多數的高層,各項指令都難以被很好的實施,整個組織都呈現出一副非常混亂的狀態。但短時間內,這種局面難以得到改觀了,只能等新的組長上位,才能重新認命新的分部長等等職位,並且還要一個熟悉的時間,總之山田組的日子真是不好過了。李曉東這次單槍匹馬的,卻有那麼多人幫他,全靠他之前的積累了。成功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很長時間的積累才行,李曉東在特別行動組的時候,結交了無數的猛人,全世界範圍內都有不少的朋友,那就是他能夠成功的源泉了。要不是那樣的話,他想成功,也是很難的。

    這一次島國之行,已經慢慢的接近了尾聲,只差一步,就是成功了,可是那一步,卻不是那麼好做的。

    要殺了那個幹掉山田化的幕後主使人,李曉東自己的力量,卻是不行的。

    就拿最基本的一點來說,李曉東都進不去山田組的總部,怎麼殺那個人呢?

    別以爲葬禮的時候他就可以進去,暫時的話,他還沒有想到怎麼混進去呢。山田組總部的人不是白癡,肯定要熟面孔才能進去,李曉東再怎麼化妝,都不可能化妝成爲一個熟面孔啊!

    “還真是難產啊,他孃的,山田化都死了,還冒頭出來一個更猛的主使人,殺那個傢伙,可能還真得靠莎拉波娃了。只是,我不在的話,誰來掌控大局呢?”

    李曉東一直在想,要用什麼辦法才能混進去,可卻是沒有任何辦法的,就算是躲在汽車後備箱內,恐怕,在那種場面下,都會被嚴查出來的吧?

    悲劇啊!

    想不通的事兒,李曉東也不打算繼續費時間了,兵來將擋水來土掩,到時候再說了,所謂的車到山前必有路,船到橋頭自然直,他就不信真的會沒有辦法。

    實在是不行的話,潛水過去都要去!

    但想想最近的氣溫不是很高的樣子,李曉東就放棄了那種打算了,山田組總部還沒有發佈出來消息說一隊人馬可以帶多少隨從呢,也許,可以混在阿卡傑耶夫戰斧幫的隊伍中?

    閒來無事,李曉東終於聯繫了野原美。接到了李曉東的電話,那女人激動的都要哭了,最近幾天她一直被人跟蹤,擔驚受怕的,那種日子,她從來沒有經歷過,是以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做,完全就是不知所措的。

    接到了李曉東的電話,野原美先是大哭了一場,才顫顫巍巍的問道:“楊君,你最近還好嗎?”

    “以後叫我東哥吧,楊君那個名字是假的,只是我在島國用的一個假名字,實際上,我是華夏國人,這次來島國,也是爲了侵蝕島國地下世界山田組的。”

    “山田組?那些人都是不要命的亡命徒,你要小心啊!”

    野原美對山田組的瞭解不多,只以爲是一般的地下世界混子罷了,打打殺殺砍砍人那種。可也就是那種人,纔是最得罪不起的,野原美只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小市民,真心是得罪不起那些人。

    對無數的小市民來說,地下世界,都是一個遙遠的稱呼,按時上班按時下班,結婚生孩子過一輩子,哪裡接觸的到什麼黑.社會的人?

    在他們的理解中,地下世界,可不就是黑.社會麼?

    野原美的擔心李曉東非常能理解,但是在這種時候,卻是沒有必要跟她說太多的,李曉東只叫她別擔心,過幾天就去找她,其餘的東西,根本不能跟她說,一是沒作用,二是那些東西,對她說了,反而會給她帶去危險,李曉東的這個電話,也就是爲了讓她安心罷了。

    至於山田櫻那邊,李曉東暫時沒有聯繫,山田櫻的電話肯定被監控了起來,不管說什麼,都是不好的。那個女人雖然很柔弱可憐,可是經歷了這次的事兒,也成熟了不少,她堅信李曉東會去幫她的忙,即便李曉東不給她說什麼,她也能慢慢的等。

    第二天一早,阿卡傑耶夫就到了東京,他沒有直接去找李曉東,而是在戰斧幫的一個小據點內駐紮了下來,現在人多嘴雜,東京城內到處都是山田組的眼線,不得不小心點,任何一點點的閃失,也許都會帶來萬劫不復的。

    “親愛的李,我那個廢柴哥哥到了,你現在要去見他嗎?”

    莎拉波娃充當了李曉東和阿卡傑耶夫之間的傳話筒,對這個工作,她很是歡喜,畢竟,傳話筒也就意味着,無論是李曉東和阿卡傑耶夫的消息,她都是第一個知道的,那種洞察了一切的感覺,讓她對這次的行動充滿了期待。

    可是,李曉東那廝的想法,真是這麼簡單的嗎?

    誰都不知道李曉東在想什麼,甚至是李曉東自己,都不知道,接下來的局勢,到底會怎麼發展。

    黑玫瑰和莫瑞娜林-巴卡斯也悄悄的潛伏到了東京,她們的兩隊人馬,是李曉東的左膀右臂,接到了黑玫瑰和莫瑞娜林-巴卡斯的消息後,李曉東那廝就徹底安心了。左膀右臂都到了,那麼,還有什麼好說的呢?

    下午四點,全島國的各種社會團體甚至是一些政要,都已經集結到了東京城通往山田組總部的要道上,山田化的葬禮,豈能是開玩笑的?無數人想來,卻都沒有資格呢。

    通往山田組總部的專車道上,已經雲集了上千輛高檔轎車,其中的十數輛,都是軍工版防彈車,島國的大人物都在車裡焦急的等待着,那種級別的車子,每一輛都有起碼十輛以上的護衛隊,既是爲了安全,也是爲了來炫耀武力值的。

    山田化的死,在近十年的島國內,都是毫無疑問的第一大事,也只有這等級別的葬禮,才能吸引那麼多島國大人物前來。

    同樣的,無數的記者也已經趕來了,紛紛佔據了道路兩邊的有利地形,對着那些頂級防彈車就是一陣猛拍。



    上一頁 ←    → 下一頁

    三體逍遙小書生凌天劍尊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
    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桃運神戒金色綠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