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六十四章 狂野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六十四章 狂野字體大小: A+
     

    一下班就來地下酒吧,李曉東那廝肚子在抗議,他很快就明白爲什麼野原美會來這裡,野原美將車鑰匙交給停車小弟,拉着李曉東那廝的衣服並沒有立即進去地下酒吧,而是去了旁邊的烤肉店。

    “這烤肉店和地下酒吧是一個老闆,在這裡吃了烤肉再去地下酒吧,可以有贈飲。”

    野原美看着李曉東那廝似乎沒什麼興趣,她咯咯咯的笑着:“楊君,贈飲可是用錢買不到的,你試過了,就會愛死那感覺。”

    說着話,野原美對着李曉東那廝拋了個媚眼,那眼波就像在空氣中盪漾開一層層勾魂的漣漪。

    李曉東那廝喉結滾動,心裡暗自發泄的爆了句粗口。這麼風騷的女人,還真是有點扛不住。

    最近李曉東那廝都是中規中矩,雖然和山田櫻有過那麼激烈的熱吻,不過對於他來說,終究是不解渴,面對着野原美隨時隨地毫不掩飾的誘惑,李曉東那廝倒是真的很想看看她最後玩的是什麼把戲。

    野原美點的是烤好的肉,搭配着清酒,她可不想弄的那種油膩膩的,還要自己翻來翻去的掌握火候,加上肚子餓了,她等不及。

    “楊君,這裡的烤肉很出名的,保準你來了第一次,就想來第二次。”

    “那要看看有沒有美女作陪了。”

    李曉東那廝的這句話讓野原美很受用,她挑眉對着李曉東那廝拋了個媚眼,紅潤的脣瓣含着一片烤肉,十足一副請君品嚐的架勢,那姿態撩人的很。

    正在喝清酒的李曉東那廝差點一口酒噴出來,這女人今天晚上看樣子是要活吞了他嗎?

    “不都說男人是食肉動物,爲什麼楊君似乎對烤肉沒什麼興趣?”

    “我對下面的節目比較有興趣。”

    將清酒嚥下去,李曉東那廝眼睛半眯看着對面被自己的話逗得咯咯咯笑的野原美,她現在和第一次見到她時的冷豔完全不同。

    野原美雖然餓了,吃的倒是非常優雅,一塊烤肉沾着醬料送進口中,她的口味很重,烤肉已經之前就醃製了下入了味,野原美卻一定要沾很多醬料才吃。

    李曉東那廝記得自己曾經聽說一個有趣的說法,一個人心裡太空虛或者是承載了太多的事情,就會需要途徑來發泄,有的人性子甚至大變,也有的人通過吃東西來調節。

    野原美沒有喝太多清酒,她和這裡的侍應生也很熟悉,在烤肉被兩個人吃的差不多時,侍應生送來了兩盤精緻的點心和兩盤水果沙拉。

    侍應生是個非常年輕的小男人,長得非常具有島國男人的特殊,看着就是公司女職員口中真正的小鮮肉。

    李曉東那廝感覺到了侍應生停留在自己身上的視線,他不動聲色,因爲那侍應生的目光是嫉妒居多,這不知道這個野原美沾惹了多少桃花。

    野原美對着侍應生淡淡的笑了下,那侍應生立即臉紅紅的行禮退了下去。像野原美這樣的女人,在島國,也是極品中的極品了,就魅力而言,她的魅力比山田櫻還要深。李曉東漸漸的有些不明白,野原美,就這麼突兀的接觸了他,其中的內涵,就值得細細思考了。

    李曉東那廝的手指在杯子邊緣輕輕的繞着圈,這個野原美引起了他想一探究竟的興趣。

    發現李曉東那廝有些探究的目光,野原美伸手撩撥了下自己的長髮,含笑着問李曉東那廝是不是吃醋了?

    “我吃辣不吃醋,除非是餃子。”

    李曉東那廝吃餃子有蘸醋的習慣,他需要那種搭配來刺激味蕾。

    和美女吃飯,當然沒有理由讓美女掏錢請客,李曉東那廝拿出錢夾付了現金,如果在國內,他一定會刷卡。

    野原美見李曉東那廝絲毫沒對着賬單皺眉,神情不變的付了錢,她眼底一亮,和男人接觸,她最討厭就是斤斤計較的男人。

    她哪裡能想到李曉東那廝和別的男人一樣,一是李曉東那廝有錢不缺錢,二是他性子好爽,從不在這方面斤斤計較,男人要能賺能花,不能花自然也就賺不到了。

    收銀員將找零和一張卡片遞給李曉東那廝,微笑着低頭哈腰說着:“謝謝惠顧,歡迎下次光臨。”

    在看見那張卡片時,野原美眼睛一亮,她告訴李曉東那廝有了這張卡片就可以享受贈飲,李曉東那廝知道野原美心心念念着那個贈飲,他隨手將卡片遞給了她。

    野原美眼睛一亮,卡片落在她手心裡的時候她的臉上閃現出一種像孩子得到心愛玩具的表情,這讓李曉東那廝心頭被輕輕觸動了下,女人終究是女人,她們很多時候會很容易就滿足。

    李曉東那廝不明白爲什麼野原美這麼喜歡地下酒吧的贈飲,一般贈的東西都並不是特別好的,他隨着野原美進了地下酒吧。

    這裡的氣氛很嗨,一推開門,震耳的音樂就迎面衝來,此時裡面已經有很多人在舞池裡扭動着身體,奇裝異服已經隨眼可見,妖異誇張的妝容,穿着性感清涼裝的女人在舞池中間的臺子上極盡挑逗的舞姿惹得男人們一陣陣尖叫。

    李曉東那廝不是很喜歡這樣的氛圍,不過看樣子野原美已經非常適應這裡的一切,她輕輕的和着音樂搖着頭,扭腰踩着舞步,卻沒立即進入舞池去跳舞,而是拉着李曉東那廝去了吧檯。

    對着吧檯裡的調酒師,野原美將卡片放到吧檯上對着調酒師舉起了兩個手指。

    調酒師對着野原美比劃了個OK的手勢,轉身開始去調酒,李曉東那廝掃了一眼,他看見在酒吧邊緣站着的酒保,只一眼他就知道這裡的酒吧身手都不錯。

    在這裡,除非扯着嗓子喊,要不然任何聲音都會被震耳的音樂淹沒。

    野原美拉了拉李曉東那廝的衣袖,將一杯顏色漂亮的雞尾酒遞給李曉東那廝,在曖昧的燈光裡,野原美那雙描畫精緻的眼睛折射一種迷人的光芒。

    李曉東那廝接過酒杯,他並沒有看出這一杯贈飲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到調酒師看向自己的目光,李曉東那廝側頭迎視了過去。

    調酒師對着李曉東那廝咧嘴笑了笑,露出他缺了個門牙的嘴巴。

    這調酒師的笑容,真是猥瑣,李曉東那廝有點排斥這贈飲,倒是一邊的野原美很享受的喝了一口,愜意的眯起了眼睛。

    看着李曉東那廝只端着不喝,野原美舉杯對着他示意了下,美女的邀請,李曉東那廝還是決定給她面子,他低頭喝了一口,入口辛辣,劃過咽喉後,又留下一點點甘洌,在舌尖仔細回味了下,綿長清甜。

    李曉東那廝重新審視了下手裡杯子的酒,他還是第一次喝到這麼有特色的雞尾酒。

    野原美已經喝下去半杯了,此時她臉蛋酡紅,有着幾分醉酒的美意,她的身體靠着李曉東那廝,幾乎要依偎進他的懷抱裡,她大半的體重也都放在了李曉東那廝的身上。

    隨着野原美的呼吸,她的胸口一起一伏,惹得周圍的幾個男人眼睛都直勾勾的看過來。

    李曉東那廝的手自然的攬着野原美的腰,他能感覺到周圍羨慕嫉妒恨的目光,不得不說美女效應是非常大的,如果不是酒保在周圍,那些男人估計都會上來挑釁。

    就這樣靠着吧檯,李曉東那廝不動聲色的喝着杯子裡的酒,他發現每一口的味道都不一樣,而且感覺越來越迷幻,身體懶洋洋的,彷彿置身在雲端一般,如果不是酒裡下了藥,就調酒師是真的厲害。

    “我沒有騙你吧,楊君,每一杯酒都不一樣的,調酒師會依據每個客人來時給他的感覺來調配這酒,我來這裡很多次,從來沒有喝過一杯相同的。”

    野原美說到最後,一口將杯子裡的酒喝光,將杯子放到吧檯上,她的手就順勢自然的摟住了李曉東那廝的脖子,將自己的身體掛在了他的懷抱裡。

    這個姿勢非常的曖昧親暱,李曉東那廝的身體開始有了反應,尤其是剛纔野原美帶着儂軟撒嬌的語氣在他耳邊說着話,男人本能瞬間被挑起,李曉東那廝依然紋絲不動的站着。

    他想看看野原美想玩什麼花樣,想看看這個地下酒吧是不是也和山田櫻家族有關係?

    不過在最口一杯酒嚥下去後,李曉東那廝發現自己還是低估了這杯酒,他整個人都開始發飄,這杯酒度數應該不高,去能很快的時間裡擊潰人的理性,讓人只能順着感覺去支配自己的身體。

    野原美拉着李曉東那廝進了舞池裡,她的身體隨着音樂扭動着,長長的頭髮在空氣中恣意率性的甩動着,原本就低胸的短裙,隨着野原美的動作,時不時的春光驚鴻一瞥,惹得周圍的男人們開始擁向野原美。

    在這種地方,男人都是衝動型的動物,也最容易爲了某個漂亮的女人發生暴力衝突。

    李曉東那廝一直將野原美護在身邊,對着那些男人趁亂伸過來的豬手都是不着聲色就給了教訓,卻讓對方察覺不出來是自己動的手。

    這個擁擠的舞池給李曉東那廝提供了很好的環境發揮,周圍開始出現騷動,幾個男人混打在一起,他們以爲都是對方出手傷了自己。

    酒保迅速的過來,將他們隔離開,舞池的混亂並沒有持續多久,顯然對這樣的事情酒保有豐富的處理經驗,那些人都是經常來玩的,對酒吧背jing也清楚,不敢鬧出太大的動靜來。

    野原美在跳的一身汗後拉着李曉東那廝出了地下酒吧,外面夜幕降臨,野原美的眼睛比夜空的星星還亮,剛剛李曉東那廝的動作瞞的了別人,瞞不住在他懷抱裡的她。

    “楊君,你很棒。”

    這是野原美出口的第一句話,她的腳尖翹起主動將紅脣吻上李曉東那廝的脣瓣上,她的身體緊緊的依偎在李曉東那廝的懷抱裡,曲線玲瓏的身體足以挑起任何一個正常男人的火熱來。

    李曉東那廝大手一撈,帶着幾分野勁的抓着野原美的臀部,將她壓向自己,送到嘴邊的美味沒有不吃的道理。

    在公司走廊拐角出現,共飲一杯咖啡,主動約酒吧之行,那一杯讓李曉東那廝有些失控的酒,這一切都讓李曉東那廝不得不感覺野原美在有意的接近自己。

    那一天晚上,李曉東那廝終於見識到了野原美的狂野,還有她的主動,也差點被榨乾在她的身上。

    一直壓制着酒勁上來的李曉東那廝倒在牀上的瞬間,所有的感覺釋放開,他迫切的需要一場酣暢淋漓的運動。

    白嫩的手指上,黑色的指甲在閃着魅惑的光澤,在李曉東那廝寬厚的背部留下道道指痕。

    野原美的頭微微後仰,她能感覺到身體被拋高在拋高,她的身體彷彿置身在雲端,野原美從沒有經歷過如此美妙的時刻。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