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三十三章 陰霾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三十三章 陰霾字體大小: A+
     

    在那個時候,阿卡傑耶夫和契科夫都還不知道莫瑞娜琳-巴卡斯的身份,只覺得莫瑞娜琳-巴卡斯很是性感漂亮,契科夫那廝就上去想要調戲一下莫瑞娜琳-巴卡斯,問問價格之類的,結果卻是碰了釘子,要不是阿卡傑耶夫在,就那一次,契科夫也許就不能做男人了,要徹底完蛋的。

    後來弄清楚了莫瑞娜琳-巴卡斯的身份之後,契科夫給莫瑞娜琳-巴卡斯鄭重其事的道了謙,可也正是因爲那一次勾搭不成留下的遺憾,契科夫那廝念念不忘,久而久之的,莫瑞娜琳-巴卡斯就成了他的女神了……

    如今女神夢想破滅,跟李曉東那麼親密的關係,還怎麼做契科夫的女神?要是讓莫瑞娜琳-巴卡斯知道了她在不知不覺之間,在契科夫的心中,就從女神下降到了綠茶婊的角色,可能會哭笑不得的吧?

    又閒聊了一陣,在李曉東和契科夫的拱衛下,莫瑞娜琳-巴卡斯風風光光的進入了戰斧酒店,就住在了李曉東給她訂下的那一層,層層護衛下,莫瑞娜琳-巴卡斯的安全問題是可以絕對放心的,再說了,哪怕是莫瑞娜琳-巴卡斯自己,都是一個高手,連李曉東都自問不好對付的高手,要出什麼事兒,也是很難的。

    莫瑞娜琳-巴卡斯來到了稚內縣大富貴島,也沒有引起山田組的真正的重視,其實那也是他們重視了也沒用的問題,在稚內縣,山田組的勢力,沒有表現出來的那麼強就是了。再加上莫瑞娜琳-巴卡斯是秘密到達稚內縣的,山田組還沒有牛叉到能夠排查一切出入境外國人的地步。

    住進了酒店裡,就是緊挨着李曉東那個客房的,契科夫藉故離開後,李曉東跟莫瑞娜琳-巴卡斯單獨呆在一起,兩人對視了好一陣子,李曉東那廝才尷尬的開口道:“上次的確是事出有因的,很抱歉。”

    “我知道,你已經說過很多遍了,我也給你了幾鞭子,就不用道歉了吧。”

    莫瑞娜琳-巴卡斯表現的很是大度,但是李曉東那廝心底沒譜,不知道莫瑞娜琳-巴卡斯到底是怎麼想的,他明顯就是故意“逃走”的,莫瑞娜琳-巴卡斯竟然不繼續深究找茬?這可是找茬的大好機會啊,錯過了這個機會,事情就算是揭過去了,李曉東那廝也就沒有絲毫壓力可言了。莫瑞娜琳-巴卡斯不找茬,那可真是太可惜……

    要找李曉東的麻煩的機會,並不是很多。

    李曉東那廝尷尬的抓了抓頭髮,他在尷尬的時候,就是喜歡抓頭髮玩,那已經成爲他的習慣了。每個人在尷尬的時候,都會有一定的表現,李曉東的表現很是一般,抓頭髮的動作,很多人都能輕易的看出來那種動作的意思。

    “你再打我幾鞭子吧,我們華夏國人的負荊請罪,可不是輕輕的打兩下就能算數的,要重重的抽上幾鞭子才行。”

    “算了吧,我沒有那個愛好,最起碼,在這種情況下,我沒有那種愛好。”莫瑞娜琳-巴卡斯頓了頓,媚眼迷濛,指了指那豪華溫暖的大牀,笑道:“要是你能夠陪我去牀上,也許,我會跟你好好的商量一下,要用多大的力度鞭打你的問題,你有興趣嗎?”

    “沒興趣。”

    李曉東斷然搖頭,他都被莎拉波娃那女人壓榨乾淨了,實在是沒有更多的力量給莫瑞娜琳-巴卡斯了,再說了,莫瑞娜琳-巴卡斯那女人的開玩笑的成分很大,要是當真了,他就是傻叉了。

    誰當真,誰就是輸家,誰就是loser……

    “那就是了,你不敢玩,我也沒興趣打你。”

    莫瑞娜琳-巴卡斯慵懶的躺在了牀上,那身性感的小皮甲,對李曉東來說,有着很不錯的誘惑力,只不過,再大的誘惑力,也是沒用的,莫瑞娜琳-巴卡斯那女人就是一條絕對的美女蛇,輕易碰不得,惹火燒身,就麻煩了。別看她現在溫溫和和的樣子,巴卡斯家族唯一的繼承人,也是全世界範圍內唯一一個掌握了射擊出曲線子彈的人,甚至現在還掌握了整個南美洲的地下世界勢力,這種美女蛇,怎麼能招惹?

    李曉東敢對莎拉波娃用強,可是對莫瑞娜琳-巴卡斯,哪怕是那女人自願的,是那女人主動勾引他的,他都不是很敢的樣子。

    “李,你難道不想陪我躺一會兒嗎?我爲了來幫你,可是不遠萬里趕過來的。在島國,你幾乎是孤身一人作戰,我那麼遠的趕過來,你難道就不感動嗎?”

    莫瑞娜琳-巴卡斯對着李曉東又是勾手指又是拋媚眼的,李曉東那廝不敢上,可莫瑞娜琳-巴卡斯都那麼說了,他還不上的話,豈不是太不給莫瑞娜琳-巴卡斯那女人面子了?南美洲地下世界老大的面子,他還是要給的,儘管,他現在還不知道,莫瑞娜琳-巴卡斯來島國,到底是要做什麼,他總感覺,似乎是有點陰謀的味道,莫瑞娜琳-巴卡斯那女人肯定不是真正的來幫他的忙的。

    有那麼好的事情麼?有那麼好心的女人麼?

    莫瑞娜琳-巴卡斯的出發點,是很值得懷疑的。

    很無奈的,李曉東接受了莫瑞娜琳-巴卡斯的“招安”,躺到了牀上,但是卻沒有太靠近莫瑞娜琳-巴卡斯那女人,他是不敢的,在不清楚莫瑞娜琳-巴卡斯的真實意圖之前,還是不要玩火的好。玩火一時爽,但後果是什麼,他不知道,也不敢承受。

    “莫瑞娜琳-巴卡斯,你能不能告訴我,你來島國,到底是來做什麼的?”

    “來幫你啊,這都需要問麼?南美洲的局勢還沒有徹底的穩定下來,雖然不會出什麼大問題了,可我在這種時候離開了南美洲,總歸是不好的,你要知道,沒有我坐鎮,統一南美洲地下世界的進展速度,會很慢很慢。”

    “是啊,我也是那麼想的,所以你在這種時候離開了南美洲,大老遠的跑來島國,是很不明智的,我想不明白,你到底是爲什麼來的。”

    李曉東那廝斜眼看着莫瑞娜琳-巴卡斯,莫瑞娜琳-巴卡斯那女人已經把上衣脫了,皮甲之內,是一件黑色的背心,配合她淺棕色的皮膚,透露着一股誘惑之美,那已經不是簡簡單單的漂亮或者說性感能夠形容的了,在莫瑞娜琳-巴卡斯的身上,是一種難以言說的力量感,總之很是迷人就是了。李曉東那廝偶爾斜眼偷看幾眼,都被迷的要死。

    “我從來不在這種事情上開玩笑,我是來幫你的,你怎麼就不信呢?”莫瑞娜琳-巴卡斯有些委屈,天地良心,她確實是想着來幫李曉東的忙的,沒有任何的私心啊!

    李曉東癟癟嘴,道:“怎麼可能呢?你有那麼好心?”

    “怎麼不可能?我就是那麼的好心!”

    莫瑞娜琳-巴卡斯極力的爲自己辯解,但是李曉東那廝擺明了就是不信的態度,她能怎麼樣?簡直太坑爹了,莫瑞娜琳-巴卡斯很是傷心。

    那種傷心,一下子就表現在了臉上,能夠很明顯的看出來,李曉東頓時就迷惑了,難道這個女人,真的是完全出於好心的來幫忙的?不至於吧?他在巴西的時候,可不算是幫了莫瑞娜琳-巴卡斯的大忙啊,雖說殺了那麼多南美洲地下世界的大混子,可那也很簡單,要是莫瑞娜琳-巴卡斯下定了決心那麼做的話,她自己的力量,也完全能行。畢竟在那種情況下,她的人馬,完全可以把南美洲地下世界的大混子們都圍殺而死,直接擡着槍來掃射就行了,一點都不難。

    似乎是看出了李曉東的疑問,莫瑞娜琳-巴卡斯道:“上次要不是你在巴西,我不可能那麼簡單的就把幾乎是整個南美洲地下世界的大混子們都幹掉的,畢竟,我沒有那麼強的號召力,要不是你的面子,那個酒會,他們是不會來的。也許你覺得那不算是什麼,但我們巴卡斯家族的人,最注重的就是要懂的感恩,那是你的功勞,抹殺不掉的。”

    莫瑞娜琳-巴卡斯說的極爲認真,這一次,李曉東稍微有些信了。也對,像莫瑞娜琳-巴卡斯那種級別的人物,何必爲了這種事情開玩笑呢?並且李曉東仔細的想了,莫瑞娜琳-巴卡斯來島國,應該是沒有什麼生意要談的,就算是有大生意要談,她也不應親自來,在這種關鍵時刻,她應該鎮守在南美洲纔對。

    被莫瑞娜琳-巴卡斯這麼一說,李曉東已經有些相信她是真心實意的來幫忙的了,又或許,莫瑞娜琳-巴卡斯想從這件事情中,分一些好處,也說不定呢。

    李曉東直言無忌道:“莫瑞娜琳-巴卡斯,你要什麼好處?島國的三分之一的地盤麼?”

    莫瑞娜琳-巴卡斯無語的笑了笑,在這種時候,她已經沒有心思繼續躺在牀上了,她站起身,到了窗戶邊上,看向了遠方的大海,良久才道:“李,你當真以爲,我會在乎島國的地盤嗎?我在南美洲的地盤,已經足夠大了,就算是你要把島國的地下世界勢力分我一些,我也沒有心思掌控這邊的局勢的,我這次來,只是爲了幫你,並且帶了很多人來,都是我們巴西殺手聯盟的原班人馬,來了不少,想必以我們的力量,能夠幫助到你很多。”

    李曉東不可置否的笑了笑,也站起身,走到了莫瑞娜琳-巴卡斯的身邊,看了看遠方的景色,笑道:“既然是這樣,那就先謝謝了,等明天阿卡傑耶夫來了,我們再具體的商議一下,該怎麼對付山田組的問題,你覺得怎麼樣?”

    “這個隨便你就好,我無所謂的。不過,我倒是要提醒你,阿卡傑耶夫那個人,怎麼說呢,很不簡單,反正沒有他表現出來的那麼簡單就是了。表面上看起來,他是沒有任何野心的,但真實情況是怎麼樣的,誰知道呢?用你們華夏國人的話來說,那就是知人知面不知心!”

    莫瑞娜琳-巴卡斯深深的看了李曉東一眼,意有所指的樣子,李曉東頓時就有些不舒服的感覺升騰了起來,這個女人,怎麼能這樣呢?那不是挑撥他跟阿卡傑耶夫的關係嗎?

    他救過阿卡傑耶夫的命,阿卡傑耶夫也一直銘記在心,那種救命之恩,應該不會出什麼問題吧?

    莫瑞娜琳-巴卡斯聳了聳肩,隨意的笑了笑,道:“反正你還是小心一些的好,我對阿卡傑耶夫的瞭解不多,但是我看人一向都是很準的,你雖然有些小計謀,有時候有些小陰險,但總體來說,你還是一個光明磊落的人,不像是阿卡傑耶夫,看起來很爽快很仗義,可背地裡的小動作,誰知道呢?”

    “我知道你救過他的性命,按照你們華夏國的說法,那就是生死交情,很值得信賴,可在北極熊的教育中,卻沒有你們華夏國的那種傳統的迂腐,你想想看,你想想看,沒有好處的事情,人家憑什麼幫你?”

    隨着莫瑞娜琳-巴卡斯的進一步挑撥,一絲絲的陰霾,已經在李曉東的心頭升騰了起來,徘徊不散。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
    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