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二十七章 車溫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二十七章 車溫暖字體大小: A+
     

    莎拉波娃在木板上盡情的嘲笑着李曉東,可那廝剛一入水的時候,就被嗆了幾口冰冷的海水,一時間幾乎都要喘不上氣了,在海水裡撲騰了幾下,就沉入了海中!

    由於是邊緣地帶,附近都沒有人煙的,沒有人看到李曉東入水,也沒有人聽到李曉東那幾聲微弱的呼救聲!

    莎拉波娃眼睜睜的看着李曉東消失在了海水裡,頓時慌了神,滿臉驚恐的趴在了木板頂端,正要大聲呼救,一隻手,卻是從海水裡伸了出來,拽住了她的腳,一把就拉了下去!

    “啊!救……救命!”

    莎拉波娃本身就不會游泳,那海水的溫度也着實是不高,只有七八度的樣子,簡直是冰涼刺骨,莎拉波娃一入水,就感覺身下有一隻恐怖的大手正拉着她的腳使勁兒的往下拽着,兩三秒鐘之內,她就徹底被拉到了海水裡面,驚恐的掙扎了幾下,又猛灌進了幾口海水,幾乎都要暈厥了。

    這個時候,兩隻大手環圍住了她的胸膛,還趁機在她的大山峰上使勁的捏了幾下,才摟着她浮到了水面上,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莎拉波娃那女人,已經暈死了過去。

    誰搞的鬼?是水鬼嗎?

    當然不是,這種惡作劇,必然是李曉東那廝搞的啊!在莎拉波娃投入他的懷中的時候,他就發現了那女人的不同尋常了,心念急轉之下,大約就明白了莎拉波娃那女人想做什麼,也就由了她了,反正李曉東那廝就是錙銖必較的性格,要是莎拉波娃真把他推入了海水中,他也有辦法把莎拉波娃那女人拉下去,這不,效果出來了,他自己沒事,倒是莎拉波娃那女人問題不小啊!

    李曉東連忙雙手使勁的按住了莎拉波娃的胸,狠狠的捏了幾下之後,纔開始了真正的按壓排水進氣,大嘴也湊到了莎拉波娃的嘴上,看似很猥瑣的動作,其實卻是最標準的人工呼吸,半分鐘後,莎拉波娃那女人吐出了幾口水,李曉東繼續着他的動作,又是半分鐘的時間,莎拉波娃醒了過來,滿是仇恨的盯着李曉東。

    “我要殺了你!”

    “你確定?”

    “我確定。”

    “好吧,再見。”

    李曉東那廝起身就走,這尼瑪的,這種天氣下了海水裡,被澆了透心涼,冷的要命,他得趕緊回去車上把空調溫度調到最高才行。雖然不至於會感冒,但總歸是不爽的。

    說走就走,李曉東那廝一點都不含糊,理都不理莎拉波娃,臨走之前都沒有往那個女人的身上看上一眼,也真夠絕情的,頗有幾分辣手摧花的味道。

    走出去了十多米,莎拉波娃掙扎着站了起來,也想往回走,但是她冷的全身直哆嗦,只走了幾步,就沒有了力氣,又癱倒在了地上。

    李曉東那廝聽到了莎拉波娃的響動,無奈的嘆息了一聲,停住了腳步,重新回到了莎拉波娃的身邊,道:“需要幫忙麼?我可以把你抱到車上。”

    “不需要,我自己可以!”

    莎拉波娃的語氣中滿滿的都是憤怒,她怎麼不想想,是她先把李曉東那廝推下水的啊!

    “好吧,你試試看,不行的話,我抱你過去。”

    “謝謝,不用。”

    莎拉波娃自己站了起來,可還是老樣子,冷的全身哆嗦了,還加上剛剛被海水嗆的暈死過去,現在還正在咳嗽着呢,沒有別人的幫扶,哪裡走的了路?

    在看看四周都是無人區,這個小碼頭是廢棄碼頭,沒人的,呼救都不可能,莎拉波娃感到了陣陣的絕望,一邊哭泣着一邊哆嗦着,我見猶憐的模樣。

    李曉東那廝不自覺的就有些心疼了,蹲下身子就是一個公主抱,時間宜早不宜遲,在外面繼續吹冷風的話,莎拉波娃可真得去住院了。抱起了莎拉波娃之後,李曉東那廝健步如飛的跑到了車子上,把莎拉波娃丟到了後排座,他自己卻是到了前面,三下兩下的就扯掉了身上的衣服,全部扯光了,纔在車子裡找了大量的紙巾把身上的水擦拭了乾淨。

    在空調的調節下,車廂內的溫度已經在急劇升高了,李曉東那廝很快就暖和了起來,但是莎拉波娃,仍舊是穿着溼漉漉的衣服,在後排座上瑟瑟發抖,連仇視着李曉東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個女人混到了這種份上,也真是夠慘的。

    李曉東那廝回頭,把紙巾盒丟給了莎拉波娃,道:“趕緊把衣服脫了好好的擦擦,不然的話,你得去住院。”

    莎拉波娃只是翻了翻眼皮,沒有給李曉東那廝任何答覆,李曉東無奈之下,只能繼續道:“現在你只有兩個選擇,一個是我直接送你回去島上,一個是找個就近的酒店給你去洗個澡,你自己選擇。”

    “不,我不要。”

    “莎拉波娃大小姐,雖然我知道你很牛B,但也不能牛B成這個樣子吧?你想死嗎?”

    “我不去,你過來幫我脫衣服幫我擦。”

    莎拉波娃眼神弱弱的看了李曉東一眼,那廝頓時就無語了,這尼瑪的,幾個意思啊?

    “給你這一次機會,錯過了你就再也沒有機會了。”

    莎拉波娃的話語中包含着無數的意思,李曉東那廝根本就不知道,莎拉波娃那廝到底想幹嘛。但是事已至此了,沒轍了,再不上去幫忙的話,莎拉波娃真會出問題的,他的身體沒事,只是覺得有些冷而已,現在已經重新熱乎了起來,但莎拉波娃是女人,哪怕她是強壯的北極熊女人,也經受不起那種刺激的。

    “好吧,冒犯了。”

    李曉東爬到了後排座上,還是全身光溜溜的,在爬過去的時候,他的那玩意兒就狠狠的吊着,被莎拉波娃看了個清清楚楚。那女人的眼中有一絲絲的驚訝,還是那個老觀念,華夏國的男人,不是都很小的嗎?

    不得不說西方女人真的很開放,看到了一個全身光溜溜的男人爬了過來,莎拉波娃也沒有多少反應,順從的被李曉東脫掉了外衣和外褲,只剩下了裡面的三點式,李曉東那廝不想動手了,道:“你自己來吧,不然等你恢復了,指不定還要怎麼對付我呢,我可不想死,你這女人心腸忒歹毒了,害怕的很。”

    “我沒力氣。”

    莎拉波娃不知道在想些什麼,車廂內的溫度升高了,她的身上已經在冒着層層熱氣了,最基本的脫掉內衣褲擦擦水的力氣,總該有吧?

    不過她就是懶得動手,要讓李曉東那廝幫忙,也真是夠奇葩的了。

    難道說,她已經飢渴難耐了?

    李曉東癟癟嘴,也沒有什麼不自然或者說覺得刺激之類的,就把莎拉波娃最後的防線剝光了。換個時間地點場景的話,他肯定就直接撲上去了,但是此時此刻,莎拉波娃的身上還是溼漉漉的水滴,那女人也在瑟瑟發抖的狀態中,哪怕是看到了那對晃盪顫顫巍巍的大山,李曉東也沒有咽口水,這種情況下,是不會有那方面的興趣的。

    脫光之後,李曉東又幫莎拉波娃把全身擦拭了乾淨,莎拉波娃的衣服也被他狠力的擰乾了不少水分,掛了前排的靠椅上,可能還要幾個小時才能穿。

    兩個人都是光溜溜的,很像是幹了那啥事情一樣,最難以解釋的是,在車廂內,還有大量的紙巾……

    弄完了之後,李曉東那廝的身體已經全部恢復了,還覺得暖洋洋的很舒服,就回到了前排座上舒舒服服的抽菸,偶爾在那種七八度的海水裡玩一圈,其實還是挺不錯的嘛。

    他就算是從後面往前面爬的時候,撅着屁股給莎拉波娃看了個清清楚楚,也不覺得尷尬,在那種時候,都到了那種樣子了,還有什麼好尷尬的?男女之間,一旦真正的原始自然的相對之後,就不會怎麼尷尬了,那是一個定律了。

    好一陣子,莎拉波娃也開始暖和了起來,車廂裡到處都是瀰漫的熱氣和李曉東那廝抽菸的煙霧,暖和了很多的莎拉波娃甚至把車窗開了一點點,通通風,證明她的身體已經差不多了。

    不愧是俄羅斯的猛女,身體素質真是不錯,也許也是被冷習慣了,要不然的話,這種情況下,不感冒發燒纔是怪事了。

    “李,你過來。”

    莎拉波娃再次呼喚李曉東,李曉東回頭,無奈道:“幹啥?”、

    “我有些冷,你過來。”

    “啥意思?”

    李曉東那廝雖然不知道莎拉波娃要幹什麼,但還是爬了過去,就那麼大咧咧的張開大腿,把所有東西都暴露在了外面,看起來很是邪惡。

    “我不該把你推下水的,對不起。”

    莎拉波娃那女人都開始道歉了,也真是夠奇葩的,李曉東笑了笑,道:“沒事,都過去了。”

    “我要給你補償。”

    “什麼補償?”

    在李曉東那廝驚愕的目光中,莎拉波娃已經爬了過來,爬到了他的腿上,伸手抓住了他的那東西,眼中閃過一陣驚訝的目光,就輕輕的湊了上去……

    那種滋味,當真是難以言說!

    前一陣子還在敵視他說要殺了他的莎拉波娃,這一刻,怎麼就變了一個性子一樣?

    在莎拉波娃盡心盡力的幫李曉東服務的時候,李曉東那廝也不閒着,伸手在大山峰上盡情的擠壓着,莎拉波娃的體溫在這種刺激下,也是越來越高了,都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車溫暖啊車溫暖,還真他孃的溫暖,全身都溫暖!

    可就在李曉東志得意滿以爲着要來一場超級大戰的時候,一陣鑽心般的疼痛,衝進了他的腦海!

    “啊!”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