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二十五章 阿卡傑耶夫的妹妹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二十五章 阿卡傑耶夫的妹妹字體大小: A+
     

    “契科夫,阿卡傑耶夫,什麼時候能到?”

    站在海邊,一望無際,但是在西北邊,不是很遠的地方,就是北極熊的國土,阿卡傑耶夫要來,也只能從那裡秘密的過來。

    李曉東已經有些等不及的想見到阿卡傑耶夫了,畢竟,只有阿卡傑耶夫來了,他才能好好的跟那廝商量一下,到底該怎麼做。現在他的心底哪怕是有萬千計劃,也是沒轍的,只能細細的想,細細的梳理,到底該怎麼對付山田組的人馬。

    這麼細細的梳理之下,其實對李曉東來說,也是有好處的,能夠想清楚很多東西,到時候走最少的彎路。

    山田康健,只是一顆棋子罷了,能不能起作用,還得看後期的發展如何。

    說真的,在這片土地上,李曉東的安全感不是很足,華夏國纔是他的地盤,在華夏國,睡覺都能踏實。黑哥、金瑞姬、西風刀他們已經到達了指定位置開始征戰了,小問題肯定是避免不了的,但是大問題絕對不會有,兵強馬壯,對付那些不歸順的小勢力,簡直是小菜一碟的。

    只是,在島國,看到了戰斧幫的勢力那麼強,都不能真正的對山田組構成威脅,那樣的話,李曉東自己一個人,在島國,到底能掀起多少風雲呢?

    說真的,李曉東已經沒有了多少底氣了。

    但底氣那種東西,在最開始的時候,能有多少?只能靠着一步步的努力,努力出底氣來,沒有什麼事兒能夠輕輕鬆鬆的成功,尤其是單身一人處在了異國他鄉,就更加難以成功了。要是能夠輕輕鬆鬆成功的事兒,也不會是什麼大事了。

    “老大那邊今早給我說,讓我繼續陪着您到處玩玩,他明天下午才能到,已經是最快的速度趕過來了。”

    契科夫已經知道了阿卡傑耶夫對李曉東的看重,所以他今天對李曉東的態度,也是好了很多,昨天就已經很客氣很恭敬了,今天更客氣更恭敬。阿卡傑耶夫在戰斧幫已經具備了全面的掌控能力,不忠心的人都被趕走了,契科夫屬於是那種從小就跟阿卡傑耶夫混在一起的人,忠心度方面一直沒得說,所以他才能在稚內縣混的那麼開,這麼重要的事情,阿卡傑耶夫才能放心的交給契科夫。

    “那好,我看你也挺忙的,就不用招呼我了,我自己轉轉就行,時間差不多了我晚上會回去的,到時候再說。”

    “那怎麼行呢?阿卡傑耶夫老大吩咐我要跟着你保護你的。”

    “得了吧,你這身板,一轉頭就撂倒了,還保護我呢。該幹啥幹啥去吧,我有大事要做,你別跟着我了,給我派輛車派個司機就行。”

    契科夫只能接受李曉東的條件,一個電話過去,很快,就有一名戴着墨鏡的俄羅斯美女開着一輛豐田霸道過來了,儘管天氣不是很好,氣溫有些低,但那個女人穿的很是清涼,胸前的大團景色都露出來了。猥瑣的契科夫,連派個司機過來,都是性感女郎,實在是沒的說。

    只是,在看到那個女人之後,契科夫的臉色變得有些詭異,貌似那個女人,不是她叫來的一樣。在這個島嶼上,契科夫那廝就是毫無爭議的第一人,就是老大,哪個人見到了她不是規規矩矩的,怎麼那個女人,見到了契科夫,連招呼都不打呢?

    奇了怪了!

    但李曉東也不在乎那麼多了,跟契科夫擺了擺手,他就直接上了車,道:

    “你好,我叫李曉東,你帶我在稚內縣到處轉轉就好。”

    上了車,李曉東拒絕了契科夫還要死皮賴臉跟着的要求,給那個女司機自我介紹了之後,那女人也不說話,直接就開車離開了那個島嶼,到了稚內縣的陸地上,以三四十碼的車速慢慢的行駛着,李曉東碰了一鼻子的灰,也無所謂,很多女人就是那個樣子,哪怕看的出來她們的老大契科夫對他的尊敬,仍舊是不給面子不迴應,你能拿她怎麼樣?

    “美女,你在稚內縣多久了?”

    “美女,你在戰斧幫是什麼位置?”

    “美女,你看那邊,風景不錯耶!”

    “司機小姐,你這車速不咋地啊,能不能快點?”

    ……

    任憑李曉東那廝怎麼說,美女司機就是什麼話都沒有迴應,她的車速,也保持着很慢的速度,像是觀光旅遊一樣。李曉東那廝很是無奈,這尼瑪的契科夫,派司機來,派個美女來,那是一點問題都沒有的,有美女司機,總比一個餓死了壯漢做司機的要好吧。可是這尼瑪的,她不說話,一句話都不說,那也太不給面子了吧?

    不給李曉東的面子,就是不給契科夫的面子,很難說,這個女人平日裡可能就是不給契科夫面子的,契科夫那廝故意派她來給李曉東當司機,也就是嚮導的意思,肯定有什麼貓膩。

    李曉東那廝給契科夫撥通了電話,當即就道:“契科夫,你給我派的這個司機,是不是啞巴?不論我問什麼,她都一句話都不說,這樣真的好麼?”

    契科夫被李曉東那麼一問,很是尷尬道:“尊敬的李,您就幫幫我吧,她在戰斧幫內的地位很高,我也拿她沒轍,我沒讓她來,是她聽說了您的名氣之後,自己來的。”

    難怪在看到這個美女的時候,契科夫的臉色會有些尷尬的樣子,原來還有這麼一出!

    “這樣啊,那我該怎麼做?”

    “看您自己的能力咯,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你,我現在很忙,晚上再聊。”

    契科夫那廝周邊都很安靜,肯定是在閒着,因爲他接電話的速度很快,幾乎只是響了一聲就接起來了,怎麼可能是在忙?他忙着掛了電話,無非就是因爲那個女人!

    這尼瑪的,很難得啊,契科夫那廝也會懼怕一個女人麼?這還真是太罕見了,很不尋常!

    “麻痹的契科夫,太不仗義了,阿卡傑耶夫說的好好接待我,就是這麼個樣子麼?”

    李曉東罵罵咧咧的,用的是中文,性感的女司機這個時候終於回過頭來,用俄羅斯語道:“先生,當着俄羅斯人的面,卻用你們華夏國的語言說話,可是不太尊敬人的。”

    那確實是很不禮貌的,但李曉東說的是罵人的話,難道還要用俄羅斯語說了給那個性感的女司機聽麼?

    雖然女司機說話的口氣不是很有善意,或者說一點善意都沒有,但是李曉東那廝卻一點都不介意,說真的,在這種時候,哪怕是那個女人鄙視他幾句都好,只要不是徹底不說話就行了啊!

    他一個人在那裡自言自語的,遲早得悶出病來的,要不是沿途的風景還不錯,他估計都要發瘋了。稚內縣幾乎接近北極圈了,風景跟華夏國南林市的一點都不相似,無論是房屋建築還是街道佈局還是植物綠化,都不一樣,看不煩,不然李曉東可受不了。

    現在好了,那個女人終於說話了,李曉東那廝興奮的緊,連忙換了嫺熟的俄羅斯語,嘿嘿笑道:“美女,你終於說話了,要是再不說話,我真的要把你當成是啞巴對待了。”

    “您不是已經跟猥瑣的契科夫報怨我了麼?我再不開口的話,啞巴的罪名,就要被你落實了。”

    “對不起,現在我明白了,你不但不是啞巴,你的聲音,還是很不錯的,不但聽起來很舒服,而且你的話俄羅斯話,也說的很清楚,不像是契科夫和阿卡傑耶夫,他們的俄羅斯語都說的不好,要不是我之前聽過他們的口音,第一次聽的話,我是聽不懂他們再說什麼的。”

    李曉東小小的恭維了那個女人幾句,她這才把頭轉了回去,李曉東暗叫糟糕,這尼瑪的,不會又要轉回去繼續開車繼續當啞巴吧?

    好在,這次沒有出現那種情況,那個美女點了點頭,道:“阿卡傑耶夫和契科夫都沒有接受過很好的教育,他們的口音一般人聽不懂也很正常。”

    “那你呢?”

    “我一直在莫斯科大學唸書,攻讀法律系,來島國的稚內縣,也才半年不到的時間。”

    女司機說完,又回頭看向了李曉東,仔細的審視着那廝,上上下下的打量,把他打量的心底毛毛的,李曉東那廝自然也不錯過任何機會,他打量的卻不是那女司機的臉,雖然那個女人很美,是難得的國際化的那種美女,任是誰,都會覺得她是美女,哪怕李曉東那廝喜歡的是東方人的面孔,也會覺得她很美。美是美,李曉東卻沒有細看,他的眼神,完全聚焦在了那個女人的胸上,那女人的胸很大,沒有川島杏子那麼誇張的大,是非常完美的大,跟她的整體身材氣質都很搭配的大。而川島杏子卻是爆炸性的大,兩個女人的大,都是一種誘惑,說不清誰的更好一點。

    被那女人用審視的目光看着,李曉東自然要回敬過去,看她的胸,就是最好的回敬了。

    只是,西方的女人大都是很開放的,她既然敢穿那種低胸的衣服,就不怕李曉東看了,哪裡會在乎李曉東的眼神是不是太猥瑣了一點?況且,要說猥瑣的話,在島國,隨處可見的都是一羣羣的猥瑣男,那個女人在稚內縣逛街的時候,可沒少被人肆無忌憚的猥瑣的看的。

    既然敢那麼穿,性感女司機就不會在乎別人怎麼看了。

    好一陣子,那個女人才收回了目光,視線最終凝聚到了李曉東的眼睛上,冷冷的說道:“你就是那個救了阿卡傑耶夫性命的人?華夏國的李曉東?”

    “是啊,我最開始上車的時候就給你自我介紹過了。”李曉東無語凝噎了,感情是他在上車的時候做的自我介紹,這個女人都沒有怎麼聽?

    “抱歉,那個時候我沒有聽到你在說什麼,我在想其它事情。”

    說完,那女人賣力的回過身子,伸出了右手,道:“你好,我是莎拉波娃,阿卡傑耶夫的妹妹。”

    李曉東的眼睛頓時睜的溜圓,這尼瑪的,阿卡傑耶夫還有這麼一個漂亮的妹妹?



    上一頁 ←    → 下一頁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
    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