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一十九章 真正的豪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一十九章 真正的豪賭字體大小: A+
     

    “沒想到你們也來這裡玩,契科夫的經營策略可真是好,能把大名鼎鼎的李先生都吸引來了,那可真是我們山田組和戰斧幫的榮幸啊!”

    山田組是這個酒店的名義上的半個主人,說這種話,也沒什麼。但李曉東那廝心如明鏡,他的話,看起來簡單,實際上,卻是一種試探!

    他不知道李曉東來這裡做什麼,是不是跟這次的行動有關!敏感時期,他不得不打探一下李曉東的口風!作爲華夏國的近鄰,山田組知道華夏國內地下世界的所有事情,在這種關鍵時期,李曉東到了島國,可真是大大的不妙啊!

    李曉東微微一笑,道:“我之前還不知道在這裡有這麼美妙的地方,華夏國地下世界的局勢安定,我也可以出來透透氣了,就跟着我的朋友一起來了,怎麼,山田康健先生不歡迎嗎?”

    “歡迎歡迎,怎麼可能不歡迎呢?您能來,是我們的榮幸啊!”

    山田康健顯然是不相信李曉東的言論的,在這裡遇到了李曉東,他第一時間就愣住了,反應過來之後,心底的焦慮,已經把他的心思徹底佔滿,那簡直比三把手山田二郎的威脅還要重啊!

    “一起玩色子吧。”

    還是契科夫打圓場,但他沒有坐下來,他只會做生意,搖色子的技術爛成一B,來玩就是給人送錢的,之前的時候給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那兩個富得流油的沙特王子送了錢,他現在後悔藥都找不到的吃。

    “好,怎麼玩?”

    山田康健坐了下去,作爲山田組的二把手,他的錢也不少,但是要跟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兩位沙特王子相比,那就簡直是小巫見大巫了,跟李曉東和楚唐龍相比,他都比不上的。

    一個二把手而已,哪怕是一把手來,都比不上。山田組內的勢力很複雜,幾個頭領之間互相都是不服氣的,哪怕是一把手,在山田組內,也沒有絕對的權威就是了。山田康健只是二把手,錢不少,但要跟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李曉東在一起賭錢,他的底氣,幾乎是不存在的。

    “七個色子,比點數,點數最大的就是贏,一局一百萬美金。我們現在是五個人了,點數最高的話,一局就能贏到四百萬美金。”

    “要是出現點數相同的話,那就作廢,到下一局。”

    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兩兄弟很喜歡賭,很熱情的給山田康健做着介紹,那個傢伙別看衣冠楚楚的樣子,實際上被一局一百萬美金嚇到了,當即額頭上就出了冷汗!

    “這羣人怎麼能這麼有錢?兩個小時下來,得輸多少錢?”

    山田康健本想着隨便弄點錢輸出去,陪着玩玩也就行了,但是他怎麼都沒有想到,這些猛人會玩的那麼大!

    作爲山田組的二把手,他再怎麼怯場,也不能輸了面子啊!

    是以他只能硬撐着,點頭道:“那就來吧。”

    戰局繼續開始,只不過這一次,李曉東沒有那麼兇悍了,輸了很多次,但因爲他之前贏的太多了,暫時間也輸不了多少。楚唐龍也開始轉運,小小的贏了幾次,就給那廝開心的緊了。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手法很不錯,點數從來都不差,他們兄弟兩,成了最大的贏家,最大的輸家,必然是山田康健。

    半個小時的時間,總共玩了十二局,他一局都沒有贏,也就是說,他輸了一千兩百萬美金!那幾乎已經是他所有的錢了,賭錢輸掉的,山田組的財務部,可是不會報賬的啊!他之前僱傭黑玫瑰來殺山田二郎,就已經出了很多錢了,實在是沒有多少錢可以拿出來撐面子了。

    “你們繼續玩,老實說,我沒錢了。”

    山田康健滿臉苦澀,他不是輸不起的人,但都基本上輸光了,還怎麼玩?繼續這麼玩下去,他砸鍋賣鐵傾家蕩產,都刷不出那麼多錢來啊!

    “山田先生,要是你沒錢的話,我可以先借你點翻本。”

    契科夫那廝圍觀的開心着呢,要是山田康健不玩了,少了一個人,勢必會有些難產,五個人玩,總比四個人玩的好。

    “不用了,你借我錢玩,我也是會很快就輸出去,我山田康健不是輸不起的人,凡事量力而爲,這一陣子輸的錢,已經是我在山田組最近三年的全部收入了,用華夏國的話來說,那就是捨命陪君子,我還是不玩了吧,你們玩開心,我在一邊看着就好。”

    說着,山田康健已經起身離開了賭桌,賭桌的規矩是,一旦坐下來,就必須要玩,不可以坐着圍觀,只可以站在一邊悄悄的看,雖然不經常玩,但這點規矩,山田康健還是懂的。

    站起來之後,他整個人的臉色都好了不少,這尼瑪的,之前的一個小時,他完全就是豬肝色,每一局都是額頭冒汗手心冒汗的,靠着運氣搖色子,跟人家玩技術的,怎麼比?按照概率來算,七個色子,能搖出幾個點來?

    山田康健不是玩色子的料,也不是贏錢的料,輸了那麼多的錢,也是礙於面子問題了,他自己的面子可以丟,但是當着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李曉東、楚唐龍、契科夫的面,山田組和島國人的面子,卻是不能丟的!

    輸了錢,差不多的時候,退出,直說自己家當少,輸得起玩不起,就不會很丟面子了,甚至,他這麼做,還可以給山田組贏來不錯的口碑,明知道沒錢要輸錢還捨命陪君子的玩,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都對山田康健好感度大大增加了。

    “山田先生是一個值得尊敬的人,要是有機會到了沙特,我們都會好好的招待你!”

    “是的,山田先生輸了錢,但沒有輸名氣,這一點值得敬佩!”

    又是逗逼的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哥倆,他們給山田康健戴了真心實意的高帽子,那廝有苦難言,這尼瑪的,老子寧可不要名氣,也想贏幾千萬美金裝着口袋裡啊!

    山田組,不是他的山田組,他只能拿錢,沒有掌控任何實質性的產業,就這一點,決定了他在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李曉東、楚唐龍、契科夫的面前,就只能是窮逼一個。想想也真夠憋屈的,都山田組的二把手了,還那麼窮逼,跟其它規模差不多的地下世界勢力,真是無法比。

    其實這也很正常,像李曉東的手下,最牛叉的應該是黑哥和小槍了,也是最鐵的,他們理所當然的是二把手和三把手,但說起來,他們能有多少錢呢?換成是他們,這種賭局,也是玩不起的。

    戰局繼續,氣氛也不錯,沒有了山田康健,就沒有了墊底的,楚唐龍又恢復了之前的水平,一個勁兒的輸錢。但李曉東那廝一個勁兒的贏錢,哪怕是填上楚唐龍輸錢的窟窿,也還有不少的。

    一直這樣玩也不是辦法,李曉東玩着玩着就沒興趣了,當即把色子一推,丟出了剛剛那把輸掉的一個黑色籌碼,穩穩的落在了薩烏爾德的身前,笑道:“你們有沒有覺得,這樣玩,沒多少意思?”

    “怎麼說?”

    “一百萬美金一局,不算少,但也不算多,繼續這麼玩下去,贏的還是我,意義就不大了,我也沒有那麼多心思一直坐在這裡玩色子,耗費一整夜,賺那點錢,雖然很划得來,但也沒有意思。”

    李曉東那廝抽着雪茄,享受着川島杏子的按摩,再加上他面前的籌碼實在是有些多,那完全就是一副人生贏家的模樣,把站在一邊悄悄觀察的山田康健弄的驚悚無比,這尼瑪,就搖色子玩,一把就是一百萬美金,還嫌玩的小麼?

    哪怕是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也覺得李曉東那廝實在是有些牛叉,雖然他的技術好,可也不是這麼玩的那!

    阿爾法德眼神微變,沉聲道:“尊敬的李,你想玩多大?”

    “今晚也差不多了,就最後一局吧,一億美金,你們敢不敢玩?”

    “我們自然敢玩,但我們只圖開心,玩那麼大,要是贏了您的錢,就不是很好了啊!”

    阿爾法德把色子丟進了篩鍾,又把薩烏爾德身前的篩鍾拿了過來,一手一個,嘩啦啦的在空中劃了幾下,就按到了桌面上,不聲不響的打開了。

    除了李曉東,其餘的人,都被阿爾法德的手法給驚住了,兩個篩鍾一共是十四個色子,清一色的六點!

    沒等李曉東說話,這個時候,薩烏爾德收起了色子,也是兩個篩鍾,順手一藥,嘩啦啦的響了幾聲,按倒在桌面上,打開,仍舊是十四個六點!

    這尼瑪,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哥倆,都是在藏拙啊!感情之前他們一直在輸錢,都是故意的!靠着那種手法,每一把都能贏!

    “尊敬的李,你還要玩麼?”

    阿爾法德沒有鄙視李曉東的意思,他完全是不想讓李曉東白白送錢,他們不缺錢,不要別人的錢,但也不會故意認輸輸出去一億美金,那個數字,對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來說,也是有些多的。

    契科夫和山田康健兩個看客都驚呆了,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原來真是深藏不露的高手,那種功夫,沒有苦練,是不行的。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應該是那種在賭場內混了無數時間的老手了,他們今晚一直都在輸錢的樣子,實際上卻是輸的不多,他們圖的,當真只是一個開心就好。

    楚唐龍更是無語凝噎了,他當即就站起身,用不太嫺熟卻能勉強表露出意思來的英語說道:“我也輸不起,你們三位玩吧,我看着就好。”

    認慫,也是一種方式不是麼?

    李曉東笑了笑,在薩烏爾德和阿爾法德臉上掃視了一陣,道:“你們的意思,是不想玩了?”

    “尊敬的李,您想玩的話,我們就奉陪到底好了。”

    阿爾法德不明白李曉東那廝爲什麼還會想玩,難道還看不出來,他們能夠輕鬆搖出七個六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