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一十五章 川島杏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兩百一十五章 川島杏子字體大小: A+
     

    只可惜,李曉東那廝的確是沒有任何一個能看的上眼的,哪怕是身價最高的那幾個,都三百萬美金了,他也提不起絲毫興趣來,在迪拜的時候,他對這種事情,還是比較熱衷的,但是現在嘛,他一點興趣都沒有了。

    礙於契科夫的面子,他不得不挑一個,隨手指了一個島國的女人,頗有幾分成熟韻味的一個人,對那些少女,童顏那啥的小女孩,才十五六歲的年紀,他實在是提不起興趣來啊!強迫他玩那些小女孩的話,簡直就是逼良爲娼的犯罪啊!

    “就那個吧,其餘的人可以走了。”

    被李曉東選中的那個島國女人立刻就跪了過來,千恩萬謝之後,李曉東愈發的覺得煩悶,戰斧幫靠這個賺錢,怎麼說呢,感覺有些不是很好。但他也深深的知道,那就是地下世界,地下世界的存在,不是沒有道理的,那些生意的存在,也有自己的合理性罷了。要是全面禁止了那種生意,在全世界的範圍內,都得增加無數的犯罪率。

    況且,那些女人都是自願的,那就一切都好了,沒什麼大不了。

    李曉東對此,雖然覺得不是很舒服,卻也只能順應着走,他一個人的力量,改變不了什麼。就單單是契科夫的熱情接待,他都無法拒絕的,只能挑個人來敷衍一下,他的能力,看似很大,實際上,比一般人想象的,要小很多。

    畢竟,還只是人,不是神。

    “嘿嘿,尊敬的李,沒想到你喜歡那一口的,那個女人的胸,可真是大啊!雖說島國的女人尺寸普遍不小,平均下來有C了,可李曉東挑中的那個女人,偉岸的超人,都有G了!

    被契科夫這麼一說,李曉東才仔細的打量了一下跪在腳下的那個島國女人,他之前還沒怎麼注意,只覺得那個女人身上的某個地方很吸引人,現在他明白了,原來吸引他的,是那兩座大山啊!

    總之不可能是隨便指的,冥冥之中總有一些暗示性。

    “還行,我就喜歡大的。”對契科夫那種猥瑣的男人,他還能怎麼說?還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認了的好。

    “嘿嘿,那就祝你今晚過的愉快了。”

    契科夫說完,看向了跪在地上的那個島國女人,道:“七十六號,該怎麼做,之前已經交代的很清楚,明天會有人給你檢查,明白麼?”

    “我明白。”

    那個女人很怕契科夫的樣子,唯唯諾諾,連說話的聲音都很小。李曉東很無奈,他貌似,聽出了點味道。

    “尊敬的李,那您玩着,有事情的話,直接讓七十六號出去找我就行了。”

    “好。”

    契科夫走了,李曉東那廝無奈的坐到了沙發上,一個人抽着悶煙,那個島國的女人更是小心翼翼的跪在地上,沒有李曉東的指示,她連說話都不敢。

    胸那麼大,膽子那麼小,倒真是奇了。因爲那個島國女人是跪着的,李曉東只要稍微看上那麼一眼,就能把她的那對大山峰收入眼底,那點文胸,實在是包裹不住太多的東西,胸太大的女人,找不到合適的文胸戴……

    良久,李曉東抽完了兩根菸,才認認真真的打量起了那個女人,在她的腰牌上,寫着76的字樣,還有價格,三十萬美金,在島國的女人中,算是中上了。貌似契科夫那廝對俄羅斯的女人和島國的女人是區別對待的,島國的女人,價格普遍都不高。其實那也很正常,就像是李曉東看那些俄羅斯的女人不太漂亮一樣,契科夫看島國的女人,也不太漂亮。

    既然不漂亮,何來的高價呢?

    再加上一些深層次的鄙視,契科夫的定價,也是情理之中的。

    “你叫什麼名字?”

    “我叫川島杏子。”

    那個女人不敢擡頭回答李曉東的問題,更是不敢站起來,她們跪習慣了,那也是島國女人的傳統,對待自己的老公,都經常得跪的。況且,地毯那麼舒適柔軟,就算是久跪不起,也沒多少問題,難說習慣了之後還挺舒服呢。

    “你會講中文?”

    李曉*然間反應了過來,川島杏子,說的,是標標準準的普通話!

    “那是我們的必修課,在這裡的人,都會說三門語言,俄羅斯語,中文,島國語。”

    “你坐那邊去,別跪着了,我跟你說話難受。”

    “是。”

    川島杏子這才起身,坐到了李曉東的對面,規規矩矩的,一切,都要等李曉東的命令行事。三十萬美金,按照之前的說法,酒店不分成,那就全部是她的了,川島杏子已經很滿足了。

    “契科夫那個傢伙說的規矩,是什麼?”

    川島杏子沒有絲毫的不適應,大大方方的說道:“是我的身體,今晚一定要給您,不然的話,我不但是拿不到錢,在這個酒店裡,也無法繼續待下去。這裡的待遇挺優厚的,就算是一些島國三線女星,都想來這裡呢。有客人的時候,陪客人就好,沒客人的時候,一個月,也能什麼都不做的領到五千美元的薪資,並且吃住都有,化妝品也是最頂級的,隨便使用,穿的也不用愁,五千美元,一點都花不掉。”

    “這麼好?”

    “是的,這也是吸引我們的地方,哪怕是在島國內的演藝圈,很多人的收入,都沒有在這個酒店裡的高。她們也要經常陪人吃飯喝酒睡覺,我們相對來說,還算很自由的。”

    川島杏子對現狀看來是超級滿足的,其餘的那些女人,應該也差不多是那個心態。李曉東沉吟了一陣,按照這麼算,靠着這裡的女人,戰斧幫的確是賺不到多少錢的,開支太大了。他們能養着這麼多的女人在這裡,無非就是爲了吸引顧客罷了,真正賺錢的,酒店的支柱產業,還是賭場吧。

    “要是我不想動你呢?”

    聽了李曉東的話,川島杏子頓時一驚,幾秒鐘之後,她的眼淚都直接流出來了,眼中滿是絕望。

    “我知道您的身份尊貴,那些教給我們的誘惑男人的技巧,對您,我也不敢用,但我懇求您,當是做好事吧,讓我陪您。我的身子一點都不髒的,酒店的檢查很嚴,我的身子,還從來沒有給任何男人碰過。三十萬美金,我拼盡全力,也要保留着我的一切啊!”

    川島杏子重新跪了下去,那不是禮節性的下跪,而是跪求的跪。

    李曉東萬萬想不到還有這茬,從他進入這個酒店開始,似乎就註定了,必須得乾點大事啊!

    這尼瑪的契科夫,被那廝給弄的騎虎難下啊!

    “起來吧,我只是說如果,既然這樣的話,你的身子,我就要了。”

    李曉東無奈的很,完全是逼良爲娼啊,他都好久不在這些場所內找女人了,似乎只有在迪拜的那段時間,實在是心情不好苦悶的很,才經常流連在煙花之地的。

    “謝謝您。”

    川島杏子起身,重新坐了回去,眨巴着大眼睛盯着李曉東,那我見猶憐的樣子,弄的李曉東有些於心不忍。如果把川島杏子在這個酒店的工作比喻爲職業生涯的話,那麼,李曉東不跟她那啥的話,她的職業生涯,也就毀了……

    蛋疼的規矩,契科夫那廝還真想的出來啊!

    “你家是哪裡的?”

    “秋田縣。”

    “家裡人呢?你怎麼來這裡的?”

    “家裡人在工作呀,我來這個酒店,家裡人也是知道的,在這裡工作,比東京都的白領,都要好幾倍呢。”

    川島杏子一點都不覺得這是恥辱的事情一般,最奇葩的是,她的家裡人,竟然也不覺得恥辱,聽那意思,還很支持?

    奇葩的國度啊,只要能賺錢,簡直是什麼都不顧了麼?

    也許,是她的家裡人,太那啥了吧,要是每個人都這樣的話,這種國家不滅亡纔怪呢。島國雖然很猥瑣,但哪個當父母的,會希望自己的女兒做那種事兒呢?

    也他孃的說的對,作爲一個那麼漂亮那麼偉岸有大山掛在胸前的女人,大腿一張就是錢,比東京都的白領,必然是強無數倍的……單單是比賺錢的話,那簡直是太賺了。

    “好吧,那你們就不怕我們這些來的人有病?難道第一次也要安全措施麼?”

    “不,不用的……在海底酒店,我們都是非常乾淨的,不需要安全措施,至於傳染病,按照華夏國的說法,那就是聽天由命了,我們改變不了什麼。被檢查出來的話,酒店會賠償我們一筆錢,讓我們走。”

    “那上面呢?”

    “上面的酒店的話,就需要嚴密的安全措施了,哪怕是顧客要求,也不能違反酒店的規定。”

    這麼算的話,其實傳染病什麼的,是遠離這些女人的,只真正的跟男人赤膊上陣一夜而已,一夜之後,到了上面,就要消耗大量的安全用品了。

    一般來海底酒店的,都是大富豪和權貴一族,那些人,幾乎不存在什麼傳染病,一個個的把自己的小命看的比什麼都珍貴了,哪裡會有病?

    “據說,上次你們島國的首相,也來這裡了?”

    “是的,他一次性就挑了三個女人,但都不是我們島國的人,估計島國的女人他早就玩膩了吧,挑了三個俄羅斯的姑娘。真想不到,以他那種身體,竟然能承受三個俄羅斯姑娘……”

    “那你們會出去說嗎?”

    “不會,要是我們出去說了,不單單是我們,我們的親人和朋友,都會被山田組滅門。”

    後果很嚴重的樣子,在那種威壓之下,來這裡的客人,身份上,是絕對能被保密下來的,也難怪島國的老大都來玩了,就是不知道,那個猥瑣的老傢伙,是不是帶了錢,還是山田組請客的啊?

    猶豫了一陣,李曉東躺到了大牀上,無所謂了,事已至此,享受一下,也是不錯的。

    “來吧,讓我見識見識你們勾引男人的技巧。”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