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懼威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一百四十四章 不懼威脅字體大小: A+
     

    “你要小心點,孫書記那個人還好說話,是我的老朋友了,但是董靜申,卻不是善於的貨色,他向來都是剛正不阿,不屬於任何派系,是最難纏的一個人。至於馬廳長,牆頭草罷了,沒什麼發言權,估計他也只是跟着來看看而已,產生不了什麼效果。”

    “謝謝提醒,我會注意的。”

    李曉東點了點頭,歐陽景洪現在已經算是他的“下屬”了,不管怎麼說,歐陽景洪都不會害他。孫書記爲人和善,也可以說識時務,跟歐陽家和鄭家的關係都很好,歐陽景洪和鄭化揚的面子,他必然要給。

    但是那個董靜申,鄭化揚早就提醒過李曉東了,要小心爲之,不然的話,也許會在陰溝裡翻了船。

    可是李曉東那廝不是很在乎,京都的要員,足足比董靜申要高出兩個層級的大人物,他都不怕,又何況是那董靜申?

    跟着歐陽景洪來到了一個雅間,那裡面,三個年過半百的中年在坐,一眼看去,李曉東就把一把手孫書記和董靜申、馬廳長區分了開來,一臉和善的笑意的那個,肯定是孫書記,臉色微寒眼中充滿敵視的那個人,自然就是董靜申,至於一臉媚笑那個,不要說了,馬廳長是也。

    “李曉東?”

    孫書記一見李曉東,臉上的笑容就更深了,他甚至主動站起了身,把李曉東那廝引到了身邊坐下,客氣的很。

    “孫書記,久仰大名,今日一見,果然名不虛傳啊!”

    “哪裡哪裡,你纔是大名鼎鼎,我們這些人,哪裡有什麼名氣,跟震驚全世界的飛刀李比起來,那是萬萬比不起的。”

    孫書記那異乎尋常的熱情和慈善,讓李曉東有些摸不着頭腦了,不管怎麼說,他都不該那般表現的吧?

    並且,在說到飛刀李三個字的時候,他還別有深意的看了董靜申一眼,似乎在提醒那個江南省第二號人物,這個人是飛刀李,是特別行動組出來的,是民族英雄!

    “孫書記我們就不要互相吹捧了,初次見面也沒有準備什麼禮物,還請見諒啊!”

    “不用不用,我們冒昧打擾了,纔是事實啊,李先生不要見怪纔好。”

    孫書記簡直對李曉東客氣到了極點,並且李曉東感覺的出來,那是真心的維護,並不是什麼陰謀詭計,他孃的,這尼瑪什麼情況?

    這個時候,一直在旁邊看着孫書記“示威”的董靜申開口了,一開口,就是嚴詞苛責:“李曉東,我是董靜申,想必你也聽過我吧?那就開門見山了,昨晚的事兒,你是不是應該解釋一下?”

    “第一,我不認識你,之前也沒有聽說過你,你不要太自作多情!第二,昨晚的事兒,具體是什麼事兒,請您說清楚,說話不清不楚的,你叫我回答什麼?第三,不要用那種口氣跟我說話,我昨晚受到了驚嚇,現在心情很不好,你要是把我惹毛了,我可不敢保證,我不會做出什麼過激的事情來!”

    別人對他客氣,他也對別人客氣,別人對他不友善,也別指望他能友善!那就是李曉東的信條,也是他一直在堅持的待人處事的風格!不管對方是什麼身份,他都不在乎!

    董靜申被李曉東的第一第二第三氣的夠嗆,全身都微微顫抖了起來,指尖哆嗦着指着李曉東“你你你”你了半天都沒有說出話來,在那種位置上,竟然還有人用這種口氣跟他說話,那是他從來都沒有想到的!

    “你好大的膽子!”

    終究,董靜申控制住了情緒,暴吼一聲,看向了馬廳長,怒道:“馬廳長,證據確鑿,昨晚的案子你想就那麼草率的了結麼?當事人就在這裡,你們竟然把這麼一個殺人狂魔給放了,這是你們的集體失職!給我抓人,這個人極度危險,你們是幹什麼吃的?”

    面對董靜申的暴吼,馬廳長嚇的直哆嗦,但是抓人?別搞笑了行不,那麼多的美國K戰警都沒能殺的了他,憑着自己這把老骨頭,都沒有帶人來,還想抓人?

    只是,馬廳長心中的念頭怎麼都不敢說出來,他只是把眼神投向了孫書記,在這裡,孫書記最大,但是孫書記明顯是在維護李曉東的,別說真正的抓人了,就算是做出一種抓人的姿態來,馬廳長都不是很敢啊!

    這尼瑪的,簡直太坑爹了!

    孫書記連忙站起身,擺擺手道:“有話好好說,不管怎麼樣,都不要傷了和氣嘛。昨晚的案子跟李曉東並沒有多少關係,他只是正常防衛嘛,市局趙局長都已經定案了,這就是一起針對平民的恐怖襲擊,李曉東還算是立了一個大功呢!”

    “孫書記,我一向敬重你是一個光明磊落的好書記,但在這件事上,你維護人,也未免太明顯了吧?”

    董靜申冷冷的看着孫書記,哪怕孫書記的級別算起來比他高,他都敢當面頂撞!他的耿直是出了名的,這件事,想要善了,恐怕沒有那麼簡單的啊!

    孫書記無奈的攤了攤手,道:“抓人還是需要從長計議的,上頭的意思,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這件事就這麼算了吧,不然的話,豈不是違背了上頭的意願?”

    “哼!就算是拼着烏紗帽不要,我也要把這個殺人狂魔弄倒!地下世界的混子而已,你們還真當他是根蔥了?”

    董靜申的話很不客氣,李曉東那廝瞬間就被激怒了,狠狠的一拍桌子,直接把那張桌子拍碎!董靜申眯着眼睛看了看那成爲了碎末的桌子,卻是不害怕,難道李曉東還敢殺了他嗎?

    再怎麼說,他都是江南省的二把手,給李曉東一百個膽子,他都不敢殺!

    “李曉東,你這是給我示威?”

    “示威嗎?呵呵,省長大人,你太高估你自己了。我還沒有資格讓我示威的,我跟京都的真正的大人物平起平坐的時候,你恐怕還沒有坐上現在這個位子吧?”

    李曉東滿臉冷笑,董靜申卻是滿臉的怒容,道:“傳聞你是民族英雄?呵呵,如果你這樣的地下世界混子都能算是民族英雄的話,那民族英雄也太不值錢了!”

    “我從來都沒有以民族英雄標榜自己,說起來,我其實是一個很低調的人,但被你這麼羞辱,我也可以直接的告訴你,跟你比起來,我就是民族英雄!”

    “你就是一個傻×,徹頭徹尾的傻×!也難怪都快入土了,才當了這麼屁大點小官!”

    被激怒的李曉東,直接爆粗口罵董靜申傻逼,一般情況下,他哪裡會說這種話?董靜申也真夠厲害的,能把李曉東逼到這種份上,李曉東經歷了那麼多事,都沒有幾個。他雖然說着自己不以民族英雄標榜自己,但實際上,他一直都覺得自己是民族英雄,不說起來還好,一說起來,就是滿肚子的自豪!

    “你不過是一個在地下世界打打殺殺的混子罷了,你有資格在我面前狂?”

    董靜申冷笑一聲,轉頭看向了孫書記,冷冷道:“孫書記,今天就算是徹底得罪你,我也要把這個人渣帶走!”

    氣氛已經劍拔弩張,孫書記張了張嘴,卻是什麼都說不出來,歐陽景洪也被這種激烈的氣氛弄的有些無語,他怎麼都想不到,事情會發展到現在這個地步啊!

    “我爲鄭氏集團辛勞這麼多年,給國家創造了幾百億的稅收,直接或間接的解決了十數萬人的就業,你呢?”

    人渣嗎?

    李曉東彎了彎嘴角,突然間沒有了多少爭辯的力氣,坐到了座位上,自顧自的抽出了一根香菸,歐陽景洪眼疾手快的幫他點燃,那種動作,是很明顯的站在李曉東那一邊,只求給董靜申施加一些壓力。脣亡齒寒,要是李曉東出了什麼問題,歐陽家也沒有好日子過。

    “省長大人,你聽好了,這些話,我只說一次!並且,你只能聽,不能傳出去。要是你傳了出去,我保證你的烏紗帽保不住,還會進入大牢度過後半身。”

    李曉東平平淡淡的說了一句,猛烈的吸了一口煙,緩緩說道:“八年前,我第一次執行任務,殺了一位島國人,差點就死在了那裡。那個人很出名,只過去了八年,你們想必都能猜出來,他到底是誰。那段時間,新聞上到處都是這件事,他在島國的地位,可比你在華夏國的地位高的多。”

    “後來,我又單獨執行任務殺了一位東南亞國家的反對黨領袖,如果他成了那個國家的領導人,因爲他對我們國家的仇視,我們的損失,你們應該都想的到。至於他是誰,想必你們心中都有數。”

    李曉東說完了,滿臉冷笑的掃視着全場,在孫書記和董靜申、馬廳長、歐陽景洪四人身上掃視了一圈,那四人都是一臉的震驚,即便他們早就猜到了那些事情都是華夏國的人乾的,但當那個殺手水落石出,幾人還是有些驚訝!

    “大約是六年前,我帶隊解救了一艘遊輪,三百多人,那麼多的生命,換成是你們,在那麼遠的地方,在海盜手裡,換成是你們,你們能做什麼?”

    四人啞口無言,換成是他們,他們的確是什麼都做不了。

    “省長大人,你能做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