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無恥的交換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近身全職高手 - 第一百三十九章 無恥的交換字體大小: A+
     

    楚明玉惡狠狠的瞪視着李曉東好一陣子,確實是自己來!那對山峰晃晃蕩蕩的跳了出來,李曉東卻是沒有遵守承諾,他的眼珠子都飛上去了,哪裡是什麼醫者父母心?他癡呆呆的盯着眼睛都不眨,楚明玉的臉色卻是越來越冷了,她已經開始後悔,怎麼會上這麼個地下世界的混子的當呢?

    李曉東的名氣是很大,但也不是什麼都會的啊!鍼灸之術何其神妙,豈是隨便什麼人都會的?

    在李曉東的注視下,楚明玉不自覺的就伸手捂住了那東西,但是在李曉東眼裡,那就非常美妙了,比不遮掩還要美妙!

    “快點開始,再看我割掉你的眼珠子!”

    楚明玉看到李曉東那種樣子就氣不打一處來,都說醫者父母心,可李曉東那樣子哪裡有什麼父母心?完全就是不加掩飾的色心好不好?

    “真兇,我給你治病你還不領情,好人沒有好報。”

    李曉東低聲嘟囔着,左手攀附到了楚明玉的手臂上,輕輕的捏了幾下,見楚明玉有幾分掙扎,那貨不屑道:“你放心,我醫治了那麼多的病人,什麼樣的女人沒有見過,你也就是一般般罷了,我沒有興趣佔你的便宜。”

    說起謊話來一點都不臉紅,那是一種境界!

    楚明玉憤恨的看了李曉東一眼,卻是沒有再說話了,李曉東迅速下針,曲池穴、陽溪穴、溫溜穴、、巨骨穴……很快,楚明玉的手上就扎滿了銀針,要不是李曉東那廝太色了,楚明玉肯定會佩服他的。李曉東的鍼灸之術很厲害,楚明玉看的出來,他的手法和針法,都是頂級的,那種速度和準度,見所未見。

    “現在一點晃動都不能有,到頭上了,扎歪了針,會出大事的。”

    楚明玉眨了眨眼睛示意明白,她又不是傻子,扎頭上的針都還亂動的話,簡直是不要命了。

    很快,楚明玉的脖子上就出現了一隻大手,李曉東那廝裝作是找穴道的模樣,實際上卻是在撫摸的,楚明玉哪裡看不出來?

    “李曉東,如果你再這樣,楚家絕對會被你弄到對立面上,我在飛揚叔叔那裡是有話語權的,你試試看。”

    威脅是不管用的,李曉東那廝不屑的笑了笑,卻也沒有繼續他的動作,銀針在手,開始了!

    水突穴、人迎穴、下關穴、頰車穴、大迎穴、承光穴、通天穴等穴位上,都在李曉東的妙手之下,很快就把楚明玉的腦袋已經成了刺蝟頭,銀針閃耀。

    結束了那一切,李曉東的視線又到了楚明玉的那對大山上,耀眼奪目的白,引人遐思的紅,李曉東怎麼會忍得住?

    楚明玉的身材,實在是太棒了!李曉東那貨都開始了呼哧呼哧的粗氣,楚明玉聽到李曉東那猥瑣的聲音,但也無能爲力,她能怎麼辦?都到了這種程度了,不繼續嗎?

    “你快點弄完,早點離開這裡,過了今夜,我不想再看到你這個人。”

    “你這話真是好玩,這樣的鍼灸治療,你以爲能一次性就把你的先天性偏頭痛治好嗎?別逗了,最少也要五次的,還是我的特殊針法了,換成是別人,就算是一百次,都不一定起效的。”

    李曉東實話實說,先天性偏頭痛一直都是疑難雜症,哪怕他的本事再怎麼大,也不至於一次到位的啊!這倒不是有意要佔楚明玉的便宜,事實就是那樣,他不是神,他只是一個有血有肉有慾望的人……

    “那你速度點。”

    楚明玉妥協了,李曉東被那女人的眼神弄的有些憤怒,卻是不再猶豫,也不管那女人會不會爆發,他大手一手一個的抓住了山峰,騎到楚明玉的腰間,邪惡猥瑣的捏着楚明玉的那東西,還一邊弄一邊道:“充分的推.拿,穴道纔會顯露出來,你別這種眼神,換成是任何鍼灸大師,這都是很必要的程序。”

    李曉東那廝很不爽的冷笑,並且這麼說的話,楚明玉只能無奈的閉上了眼睛,任憑李曉東那廝施爲了。

    此時此刻楚明玉的全身上下就只剩下了一條小內,李曉東的那玩意兒,也在楚明玉的某些部位摩擦着,簡直邪惡到了極點!

    楚明玉早就想爆發了,無奈的是她被那麼多針扎着,沒有機會爆發!隨着時間的推移,足足半個小時了,李曉東那廝都還沒有從楚明玉的身上下來,最開始的牴觸到憤怒到接受到順從甚至是享受的跟着李曉東的動作發出一些在房間內迴盪不息的聲音,全是李曉東那廝的大手的功勞……

    他的鍼灸之術高超,按摩功夫更是一流的,在特別行動組練了那麼多,又在那麼多的女人身上實踐過,怎麼能不高超!

    “好了,開始扎針,會有點疼,你咬咬牙也就過去了。”

    李曉東拿開了他罪惡的大手,楚明玉那對兇器變得更加兇悍了,比之前足足大了半圈,那種視覺衝擊力可不是開玩笑的,李曉東差點就把持不住想要直接把那女人給硬來了,可最終還是沒有,機會有的是,何必拘泥這一時?

    最少五次鍼灸才能根治,到了第五次的時候,他有的是辦法,讓楚明玉那女人激動的主動去騎他!

    李曉東那廝選擇了庫房穴和周邊的幾個穴道,隨便紮了幾針,意思一下就行了,總不能玩了那麼長時間卻什麼都不做吧,那也太假了一點。

    到了這個時候,楚明玉再不知道她是被李曉東騙了的話,她就是智障了。狠狠的盯着李曉東的眼睛,那女人的眼神都快噴火了,憤恨道:“李曉東,你真不是男人!”

    李曉東一愣,“什麼意思?”

    “真正的男人,不會趁着女人虛弱的時候佔便宜,你還算是男人麼?”

    李曉東啞口無言,旋即苦笑道:“那我這就走了,不佔你的便宜了,你自己休息吧。”

    說走就走,李曉東那廝快速的收拾了他的工具,出了楚明玉的房間,到了一樓大廳,正要開門出去,樓上卻是傳出了楚明玉的哭聲。

    那哭聲不是很大,卻聲聲都是撕心裂肺一樣的感覺,李曉東的眼前回蕩起在楚明玉的腰肢上騎着給她按胸部的爽感,心底有幾分內疚和迷戀,卻是走不掉了。

    重新回去,那女人還在躺着,開什麼玩笑,身上那麼多針,不躺着能做什麼?她甚至一動都不敢動,流着淚的眼睛看向了李曉東,頑固和憤怒沒有了,只有哀求和可憐。

    李曉東嘆了一口氣,道:“何必呢?”

    說着,他重新坐回到了楚明玉的身邊,看了看那塊孫麗送給他的江詩丹頓,道:“再過半個小時,我給你拔針,然後再推拿一下,就行了。總共五次,差不多就斷根了,到時候你可以回去京都找楚飛揚,隨便你怎麼說都行,光腳的不怕穿鞋的,你想找我的麻煩,我能有什麼辦法?”

    “只是,我這麼費勁的幫你推拿,你卻是不懂得感恩,還要陷害我,我爲你治療,又是何苦呢?”

    所謂的費勁的推拿,就是大力的玩弄人家的偉岸了,李曉東的猥瑣真不是一般人能想象的,可楚明玉偏偏有一種無法反駁的感覺,這尼瑪的,佔了便宜還要裝可憐?

    無恥,真是太無恥了!

    在楚雪菲介紹她來南林市的時候,就說過,那廝很好色,可怎麼也想不到,第一次見面,自己還是楚雪菲的堂姐,李曉東怎麼能那般做呢?

    “我真服你了,你不用再說,五次就五次,只要能治好我的病,就算是給你上五次,又算的了什麼?”

    楚明玉能說出這種話,實在是心底已經無語到了極點了。可偏偏李曉東那廝就抓着不放了,眼睛一亮,道:“你的意思是,給你鍼灸一次,我就可以上你一次?”

    “放屁!你若是真的那麼飢渴,等五次治好了我的頭疼,如果不再復發的話,我就給你上五次!但前提是我的偏頭痛全部治好,我就當被狗騎了就是了。”

    楚明玉的話很難聽,但李曉東那廝絲毫都不在乎,隨便你怎麼難聽,我只要我自己的好處!

    “一言爲定,給我上五次。”

    邪惡的交易,在楚明玉的無心之舉中達成了,李曉東那廝興奮的很,一口咬定之後,楚明玉已經沒有了反悔的餘地。

    這麼一段時間,楚明玉感受到了效果,儘管裸着身子很羞憤,但偏頭疼從李曉東扎針開始,就越來越弱了,到了現在沒有一絲疼痛!

    不管怎麼說,只要能告別偏頭疼的折磨,上就上,誰怕誰!

    楚明玉難免的開始細細打量李曉東,那廝簡直是一個神乎其神的人,在楚家,楚明玉自然知道李曉東的事蹟,跟那樣的猛人上,也不算虧吧?

    她的老公死了有些年頭了,一直沒有再嫁,也沒有再戀愛,夜夜空虛的時候,只能靠着某些島國產品來解決問題,也真是辛苦……

    “取針了,別動。”

    李曉東下針速度快,取針速度更快,一分鐘不到的時間裡,楚明玉身上的銀針就全部到了李曉東的盒子中。

    “別說我佔你的便宜,先天性頭疼難治,待會兒勢必會接觸到你的身子,你自己先想想,到底要不要那個程度?”

    “來吧。”到了這種份上了,還不要的話,豈不是太虧了?剛纔都讓李曉東摸過了啊,再來一陣,也只是享受罷了,羞澀羞憤憤怒什麼的,都已經減弱不少了。

    女人就是這樣,有了第一次,就會有第二次第三次,到了後來,一切都是順理成章的,甚至女人會比男人還要奔放還要主動!楚明玉的便宜都快被李曉東佔光了,還有什麼好逃避的?甚至,她在看向李曉東的眼神中,還多出了幾分異樣。

    李曉東拿住了楚明玉的秀足,一絲不苟的推拿着各處穴道,足部的穴道很是敏感,隨着李曉東的推拿,楚明玉全身都燥熱了起來,一絲絲火,也在楚明玉的體內升騰而起。李曉東故意在那幾處穴道之上使勁的按,楚明玉哪裡受的住?楚明玉腹中一團火在燒,躁動不安扭着,不敢看李曉東。李曉東那廝弄了一陣,見差不多了,就不再繼續折騰楚明玉,停了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